“倘若按出力計算報酬的話,那林師弟的報酬該如何算?”葉修不緊不慢的聲音從費耀背後傳來,“而且,等待補償份額下來以後,你打算怎麼分配?”

費耀心中一凜,轉頭看向葉修,想要說辯解,張開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若是沒有林清雨,恐怕這次不但任務失敗,恐怕還會有性命之危。

“這……”費耀吞吞吐吐,“林師弟的那份,我心裏自然清楚。林師弟,請將你的炎牌給我。”

林清雨皺皺眉頭,對於費耀這等行徑頗爲不齒。

“費師兄,若是沒有範師兄,恐怕這裏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將兩隻魔血虎引過來,這一點,你明白麼。”

費耀皺起眉頭,“林師弟,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想請師兄遵守承若。”林清雨一字一句講的很清楚,他仍舊記得範哲不顧危險砍出的那一刀。

“林師弟,”費耀的語氣有些特別,“你想清楚,按照以前的安排來分配的話,你和葉師弟就只有那22炎晶值了。”

“我想得很清楚。”林清雨面無表情,心中對於費耀又多了一份鄙夷。

“好。”林清雨將話都說到了了這份上,費耀也只能咬着牙同意了。

神医嫡女 再次接過範哲的炎牌,光芒閃過,範哲的炎牌上多了十幾炎晶值。

範哲接過炎牌,向林清雨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林清雨只是向他點了點頭。

“好了,費師兄,現在該商量一下補償份額的分配了吧。”葉修看問題解決,笑了笑。

“補償份額?”林清雨露出不解的神色。

“林師弟,是這樣的。”範哲看向林清雨,熱心的解釋道,“法衛閣的任務,除了固定的獎勵外,若是出現什麼意外,就會有額外的炎晶值發放,比如任務中有額外發現,就會有額外獎勵份額,信息錯誤導致任務難度增大,就會有補償份額,我們這次一下遭遇兩隻魔炎虎,這已經算是重大失誤了,補償費額絕對不會少,估計至少有三四十額外的炎晶值補償吧。”

“這麼好?”林清雨眨眨眼睛,“法衛隊很人道嘛。”

“這是自然,”葉修笑了笑,“林師弟,我已經將你的表現告知了法衛隊,恐怕到時候對你個人還有額外的獎勵。”

“那多謝葉師兄了。”林清雨報之一笑。

葉修擺了擺手,轉頭看向費耀,“費師兄,對於補償份額,你打算如何分配?”

費耀思索許久,“我們三個武尊和林師弟平均分一半,另外再由其他的武師分另外一半,如何?”

衆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尤其是幾個武師,畢竟他們也出力不少的。

“我不同意。“範哲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他是一個懂得知恩圖報的人,剛纔林清雨爲他說話,此刻他第一個站了出來。

“範師兄有何指教。”費耀心中不悅,但還是忍着怒氣,和顏悅色的問到。

“這次任務,若不是林師弟,別說完成,就是保命都成問題,我個人認爲,林師弟應該獨自佔一半。”這話也不無道理。

範哲接着說,“至於剩下的一半,少了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這次恐怕我們便會喪命,平均分配最好了。”

“可是,“費耀還想要爭辯,他一指衆位武師,“他們只不過是操控陣法而已。”

“費師兄,按照每個人作用的大小分配酬勞,這個只適合任務獎勵。”林清雨說道,“我們將要得到的不是補償份額麼。正如範師兄所說,若是沒有他們,我們一個都逃不出,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九位武師齊齊的看向林清雨,目光中透着感激。

“至於我,”林清雨停頓了一下,“如果沒有你們牽制助另外一隻,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即便能從虎爪下逃生,恐怕也要落得個重傷的下場,我也參與平均分配吧。” 楊恆倒是知道墨豐城,因為他去天星大陸的啟門城就要經過墨豐城。而且墨豐城的啟門城之間隔的並不遠,都處於兩個大陸的邊緣地帶。

「這次我們海賓國皇子娶的這個妃子可大有來頭,楊恆兄弟肯定想不到這個妃子是來自哪裡。」程星一邊往前面走去一邊說道:「這個妃子是皇子和國君一起去光明大世界帶回來的,聽說不僅人長的漂亮,而且還精通醫術。」

楊恆本來是個話不多的人,但是聽到這個妃子來自光明大世界,便好奇的問了一句:「她是來自光明大世界哪裡?」

「聽說皇子是在光明帝庭遇到她的,可是她好像是來自一個叫郡城的地方。」程星說完轉頭問道:「莫非你也去過光明大世界,這可是要虛空飛行法寶才能達到的地方啊。」。

「沒有,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楊恆此時正好來到了程星給他安排的房間門口,他匆匆說完就進了房間。

光明大世界,光明帝庭,郡城,精通醫術!

楊恆腦子裡一直在回憶程星的話,其中有三項都和林若水的情況吻合,而且精通醫術的修士基本上是鳳毛麟角,他覺得海賓國皇子要娶的妃子很可能就是林若水。

他在幽魔森林被血鬼神人抓走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林若水,而且饒素娥也是在那個時候沒有了消息。

如果是饒素娥把林若水帶到了光明帝庭的話,那所有的條件都符合,那這個妃子就更有可能就是林若水。

楊恆想了片刻之後,打算明天先留下來看一下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接下來就布置陣法,和分身一起修鍊。

此時在一個和楊恆相隔甚遠的房間里,程星身後的一位老者對他問道:「城主,那小子只是靈人境修為,你怎麼對他那麼客氣?」

程星嘴角出現一抹冷笑,眼神一凝,陰狠地說道:「我用秘法看出來這個小子身上有龍族的氣息,跟著他的兩個也是化形的凶獸,我肯定他是龍族的後代。」

「龍族後代?」老者驚問道。

「不錯!龍族的人基本很少出來走動,出來的都是一些實力非凡的。像他這樣靈人境修為就出來走動的,百年都難遇一次,我怎麼可能會錯過。」程星眼裡精光閃爍。

老者點了點頭,隨即又有些疑惑的問道:「如果明天我們去給皇子賀喜的時候讓他們跑了怎麼辦?而且我們沒人可以對付那兩隻化形凶獸吧?」

「這個我自有安排!」程星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盛。

翌日,楊恆從客棧出來就看到街上人流涌動,都是往一個方向而去。他帶著火雲和魔甲也跟著人群後面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越往前面走就越擁擠,速度也越來越慢。

楊恆劍眉一挑,把靈識慢慢的釋放了出去,發現所有的修士都在朝著一座城牆走去。

在那座城牆之外,早就已經人山人海,擁擠不堪。

楊恆不徐不疾的跟在人群後面,慢慢的來到了離城牆一里開外的地方,城門口的情況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沒多久,城牆上的城門緩緩而開,一支披紅戴彩的隊伍從城內走了出來。

走在隊伍最中間的明顯的就是喜結良緣的這對新人,新郎是一個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青年,而新娘正是楊恆認識的林若水。

楊恆本來也只是打算來看看新娘是不是林若水,他和林若水也算是朋友。如果真的是林若水結婚,他也理應來祝賀一下。

此時他看到林若水,心裡倒是有些小小的失落,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和林若水在幽魔森林裡,抱在一起掉入寒潭的情景。

可以說林若水是除了吳夢君之外,第一個和他有過身體接觸的女孩,他一直沒有多想什麼,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是有些有些懷念和林若水在幽魔森林裡度過的那段日子。

「這新娘長得可真漂亮,但是這大喜之日的,新娘怎麼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啊?」

「你不想死就小聲點,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小皇子經常用見不得人的手段逼迫一些漂亮的姑娘來做他的妃子。」

旁邊兩個修士交頭細語的聲音落入楊恆的耳朵里。他接著往林若水看去,發現對方眉頭緊鎖,臉上毫無表情,目光也有些痴獃,絲毫沒有一點大喜之日該有的喜慶。

他想到剛剛那兩個修士說的話,心裡隱隱覺得可能有些不對勁。

但是這周圍的高手太多,他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慢慢從人群里擠過去,朝著那支娶親的隊伍靠近。

他來到這支隊伍邊上的時候,被維持秩序的護衛隊給攔了下來。

此時他正好看到程星跟在隊伍後面在跟其他的人閑聊,他立即對攔住他的那個守衛修士說道:「我也是受邀來參加皇子的婚禮的,只是忘記帶邀請函了,你可以去問下皇子。要不去問下那個程城主也可以。」

整個守衛修士聽到楊恆說自己是皇子的貴賓,心裡雖然有些懷疑,但也不敢怠慢,立即朝著程星走了過去。

沒多久,楊恆就看到程星笑著朝他點頭示意,那個守衛的修士也把他放了過去。

「楊兄弟怎麼突然有興趣來參加我們皇子的婚禮啊?早知道你要來的話,一開始就可以隨我一起進宮。」程星樂呵呵地說道。

「我以前一直在山門中修鍊,沒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一時好奇,所以就想過來看看。還好程城主願意幫忙,不然我就只能遺憾離開了。」楊恆客氣回道。

程星臉上笑意更盛,把他旁邊的幾個城主全都給楊恆介紹了一下。

這些城主雖然看不起楊恆靈人境的修為,但是看到跟在楊恆後面的火雲和魔甲,立即猜到楊恆的身份不一般,一個個都很是客氣。

楊恆和這些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心裡卻是一直在想著該如何接近和他相隔一里多遠的林若水。

不找林若水把情況問清楚,他是肯定不會甘心離開的。 葉修依舊笑吟吟的,“我同意林師弟的看法。”

“我也同意。”範哲也開口了。

“那……好吧。”費耀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支持,再爭辯下去也是徒勞,只好同意。

商議完畢,林清雨心中掛念紫煙,便告辭轉身離去。

葉修跟他並肩走在一起,看向林清雨的眼神有些變化。

崇拜,敬佩!

林清雨是何等感知,如何能感受不到葉修的目光,只是那種目光使他渾身不自在,只好目不斜視一直向前走着,兩人一路無話。

最終,還是葉修忍不住開口了,“林師弟,你,是陣法師?”

林清雨眉毛一挑,“葉師兄爲何這麼說?”

“我見你離開了陣法之後,陣法也沒有受多大影響,依舊能夠運行,我想,可能是你做了什麼吧。”

林清雨暗想,自己以後用得到陣法的地方頗多,陣法師的身份想來應該是隱瞞不住的,坦白了也無妨。

“葉師兄真是慧眼,師弟也是剛剛接觸陣法,還不太瞭解。”

葉修雙眸發亮,“果然,不知林師弟是幾級的陣法師?”

“這個……”林清雨猶豫了一會兒,“二級吧。”

雖然目前刻畫三級陣紋對林清雨沒什麼難度,但在涼國的時候他確實只進行了到了二級陣法師的測驗,這麼說也沒有錯。

葉修有些不信,“我看師弟比那些四級的陣法師也不會弱到哪裏,否則怎麼能夠對三級陣法稍一修改便能使之少一人也能正常運轉?”

“這個,師兄過獎了,也是實屬運氣而已。”

……

兩人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宅。

天色尚早,紫煙還被林清雨禁足在屋子裏,告別了葉修,林清雨轉身走進了紫煙的房間。

“清雨哥哥!”小丫頭早就無聊透頂了,此刻林清雨進來,她便立刻飛身撲上。

“清雨哥哥,我好悶啊。”紫煙大眼睛頻頻眨動,水汽瀰漫,在林清雨懷裏不住的撒嬌,嬌小的身體不住的扭動,林清雨尷尬無比。

“咳咳!”清咳一聲,林清雨扶起紫煙,她也知道紫煙性格活潑,生性好動,現在小丫頭一副可憐樣,看的着實令人心疼。

“煙兒,沒有去鬥靈場看看麼。”

“去了啊,可是他們看我的眼神好怪哦,怪滲人的,而且,他們都長的好醜啊。”紫煙響起那些眼神,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林清雨:“……”

“哦,對了,裏面的確有個大美女,我聽別人說,她好像還是你的師姐吶。”小丫頭一驚一乍的說道。

林清雨相當淡然,但心中對於紫煙口中的世界也有幾分好奇,“是麼?是誰啊?”

“好像叫什麼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