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神道:進不進你自己決定。

楊九天道:雖然我不想問理由,但我還是想問一問,你爲什麼要我去荒神之都。

修羅神道:因爲一個人。

“誰?”

“帝殺羅。”

楊九天道:帝殺羅是誰?

修羅神道:是一個女人。

“額…”

楊九天咳了咳道: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修羅神道:我知道,但你不需要問那麼多,我們只要救了帝殺羅,我可以保證,在未來三年的時間裏,只要你不遇到靈武高手,就一定不會有性命之憂了。

“噢?”

聽得此言,楊九天的興致大起。但他對荒神之都仍然有些害怕。

正當猶豫,眼前突然閃過一條曼妙的女人身影。

“咻!”

風聲在耳邊響起,那人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

她一襲青裳,背上有一柄尚未出鞘的青色長劍。她的目光很冷,冷得而已將一團炙熱的火焰凝結成冰。

楊九天觸及到她冰冷的目光,全身都不寒而慄。

“怎麼,你的身體這麼快就好了?”

楊九天確信眼前這個長得很精緻的少女就是櫻落,而不是櫻雨。

“我是來找奶奶的。”櫻落冷聲道。

聽到這句話,楊九天更加可以堅定地認爲她就是櫻落。

但他更爲好奇,剛纔所見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以飛行速度來看,那人應該就是櫻雨。

可是櫻雨朝着西陵城趕來,究竟所爲何事?

還有櫻雨的呻.吟之聲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櫻雨受了傷?

這一切,楊九天都無法得知。

“你找奶奶你就去啊,你擋住我的路了。”

楊九天不想與櫻落有任何交涉,便是舉步從櫻落的身邊繞了過去。

然而剛剛走到櫻落身後,櫻落暴退兩步,一手擋在楊九天的身前,道:“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奶奶在哪裏。”

“我不知道。”楊九天道。

櫻落道:“我一路追蹤你到這裏,我知道你是去楓葉山莊找奶奶的,但我猜想,你一定是沒有在山莊內看到奶奶,所以你來這裏,就是追蹤奶奶而來的。”

“噢?”楊九天聞言,清澈無邪的眸子裏閃現出一絲淡淡的欽佩之色,道:“沒想到你這孩子,推理能力還挺不錯。”

說着,楊九天又是冷然伸手,欲將櫻落推開。

農家醜妻 而這一次,櫻落似乎早有準備。

“誒,你還要推我?”

櫻落冷然閃開,這一次,換作是楊九天推了一空。

但不同的是,楊九天並未失足跌倒,

“呵呵,我不是故意的。”楊九天也冷冷說道。

“其實這不算什麼,我只是要知道,你真的在追蹤奶奶?”櫻落似乎對此也不確定。

“我也不知道。”

楊九天同樣不敢確定。

修羅神之前猜測櫻雨已死,但他方纔所見的那個女人,的確像極了櫻雨。

但像不代表是,更何況刁勝利身邊的女殺手個個都長得差不多。

“你也不知道?”這一次,櫻落變得冷靜,“這麼說,你在追的可能是另一個人?”

“嗯。”

沒想到櫻落有此一問,楊九天心中雖然好奇,但卻不想多問。只是呵呵一笑,繼續朝着荒神之都走去。 也如預料中一樣,楊九天沒走多遠,櫻落就屁顛屁顛地跟了上來。

“你站住!”

櫻落追着楊九天的腳步大喊。

楊九天對女性向來都會給予足夠的尊重,他聽話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正視着櫻落,問道:

“怎麼,難不成你還想跟我一起去荒神之都?”

櫻落追上楊九天,站在距離楊九天還剩下最後五步的位置,停下來,筆直地站在那裏,反問道:

“你告訴我,你去荒神之都做什麼,你可知道荒神之都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楊九天當然知道,聞言,溫和秀氣的面上又是泛起一絲溫柔的笑意,清澈無邪的眸子裏閃動着明亮的光芒。

“怎麼,難不成,你還想跟我一起去荒神之都?”

楊九天不予回答。

櫻落一陣無奈,道:

“誰告訴你我要去荒神之都了,我只是要你告訴我,你到底知不知道奶奶的下落。”

“不知道。”

楊九天歪了歪脖子,作出慵懶的神態,轉過身去,繼續趕路。

櫻落也再一次擋在楊九天的身前,認真道: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你爲什麼要去荒神之都。”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楊九天又一次伸手,欲將推開櫻落。

“不爲什麼,你今天就是非告訴我不可!”

這一次,櫻落不退反進,在楊九天的手尚未伸直之前,業已站定在楊九天的近前,用她高聳的胸脯緊貼住了楊九天的身體。

她的身高只有楊九天的肩膀那麼高,胸脯只能緊貼在楊九天的腹部。

櫻落穿着薄薄的青裳,而楊九天身穿破爛的粗布麻衣,他們的身體這麼近距離地緊貼在一起,楊九天的心裏突然生出一種異樣之感。

“你到底想怎樣?”

一直對櫻落有些排斥,且思想略顯保守的楊九天冷然退出一步。

他那種緊張的心情,幾乎是想要從櫻落的手裏逃脫一般。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只是要你告訴我,奶奶到底在哪兒。”

櫻落的確說得很清楚。

“我也已經說了,我不知道。”

然而楊九天也的確不知道櫻雨的下落。

“你!”

櫻落得到這個答案,自然並不滿意。

“你什麼,少廢話,給我讓開。”

楊九天說罷,就不再多言,冷冷瞪了櫻落一眼,繞過櫻落,繼續趕路。

櫻落似乎認定了楊九天已經知道櫻雨的下落一般,不管楊九天是否給她答案,她都死死地跟在楊九天的身後。

如此一來,楊九天想起之前自己出手傷了櫻落,而刁勝利作爲一個高高在上的貴族公子,竟對她表現出格外的關心。

於是頓了頓腳步,回眸反問道:

“你是刁勝利身邊的女殺手,她好像對你特別照顧?”

櫻落知道楊九天不喜自己,也不看楊九天,別過臉去,道:

“這與你無關,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管好自己?”

這樣的話,倒是跟修羅神說的一模一樣。

“那好。”

楊九天也不多言,繼續趕路。

櫻落也是寸步不離地跟在楊九天的身後。

時過午後,眼看他們就要進入荒神之都的地界。

很奇怪,荒神之都原本是人跡罕至的,有茂密的叢林,和漫山的野花,雜草,本就是稀鬆平常之事,但在那寬闊的官道之上,竟有錯綜複雜的車輪痕跡,這顯然就有些異常了。

於是,楊九天又在頓住腳步,道:

“荒神之都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

櫻落一臉堅定,道:

“我決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變!”

“呵呵。”

楊九天嘴角一笑,心道這小姑娘說話的語氣神態,的確跟自己有幾分相似。

不知是否因爲彼此太過相似,楊九天總能在櫻落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此就算是不多作交流,他也可以感受到櫻落此刻的心情。

他知道,就算自己再多說什麼,既然櫻落已經認定了這條路,她就一定會堅持走下去。

“那好,我們走吧。”

楊九天果然不再多言,而是率先走入那條被茂密叢林覆蓋的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