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運氣還真是好,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找到這麼好的料子的。”卡爾有些羨慕的說道,他剛纔也想要一塊,但是希伯來說沒有布料了。

“哈哈,看來我比較幸運。”

蘇盛晨一笑,心中對於系統之前獎勵的“旅行幸運光環”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定製西裝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期間還得經過一兩次的試穿調整。

等到成品真正到自己手上的時候,估計十一月了。

“哥哥,小白也想要西裝。”在蘇盛晨懷中的小白擡起小腦袋,藍色大眼睛一眨一眨,有些撒嬌的說道。

“俺也一樣!”小黑在這種事情上永遠和姐姐保持一致,此時歪着狗頭,臉上的毛一抖一抖的。

“小白還想要那種紅色的小蝴蝶結。”

“俺也一樣!”

“小白還想要一頂圓帽子。”

“俺也一樣!”

······

蘇盛晨有些好笑的看着兩個小傢伙,靈智開啓的久了,一舉一動越來越貼近一個人類,現在竟然要起衣服來了。

小白暫且不提,小黑你是認真的嗎?

還想要帽子,知不知道以前有種厚實暖和、物美價廉的狗皮帽子?

“宿主,滿足寵物的要求是一個鏟屎官應盡的義務,也是這種職業存在的意義——【淘寶】衣服專區今天搞活動,看一看?”

系統趕緊推銷自己的產品。

“不要。”蘇盛晨言簡意賅的拒絕。

“哈?宿主,你這種心態要不得啊,千里大堤毀於蟻穴啊!”系統苦口婆心的勸誡。

“又不是什麼特殊產品,我自己花錢買它不香嗎?”蘇盛晨面無表情:“跟你做生意,鬼知道被吃了多少回扣。”

“宿主,你竟然懷疑係統的品行?”系統氣的哇哇大叫:“我不管,我要卸載,我要換個宿主!”

“你去吧。”

“去就······誒?你不應該勸我嗎?”系統被搞懵逼了。

“從沒想過。”

蘇盛晨聳聳肩:“咱們認識多長時間了,你是什麼系統我還不知道嗎?你雖然喜歡坑我、喜歡拿你各種各樣的同學膈應我,但是總體你還是個好系統。”

“宿主,沒想到你這麼懂我!”系統感動的眼淚汪汪的(如果它有眼睛的話)。

蘇盛晨真不是在諷刺系統,其實對於系統,他始終是抱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經常懟它也只是讓雙方相處的更自然。

系統雖然是奸商了點,但是從擁有它到現在,得到好處的永遠是自己,這一點他還是看的很清楚的。

“兌換吧,有沒有推薦?”

“有有有,一共有九十八套寵物服裝推薦······”

最終的要價是3000男神點一套,雜七雜八的加起來接近八千了,根據系統說的,這還是它感動情況下的大處理呢。

身邊還有卡爾,蘇盛晨沒有第一時間拿出衣服,他不認爲這個老頭會單純的相信這是個魔術。

“親愛的蘇,我認爲明天你還是準備一下吧,畢竟你後天就要進行大師認證了。”卡爾好心的提醒道:

“之前我也有過一個非常看好的後輩,天賦卓越,但是就在這最後一關折掉了。” 蘇盛晨這兩天一直呆在錢莉爲他安排的鋼琴室裏聯繫。

由於全程開着直播,許多粉絲隨時隨地都能欣賞得到蘇盛晨的個人獨奏,他的人氣也居高不下。

無論是清晨還是下午,一打開電腦就能看到男神的一天還真是美妙啊。

如果手中有杯醒好的紅酒,輕呡微醺之間,男神似乎在自己面前微笑·····

週三就要開始大師認證了,企鵝音樂的宣傳推廣愈發不遺餘力,幾乎使用電子產品的華夏人都躲不開。

霸寵無上限:首席只歡不愛 常規的廣告途徑自不必說。

甚至,有些人瀏覽某種顏色網站的時候,那一條條博彩、真人娛樂之間,“音樂之城,蘇盛晨大師認證”郝然在列!

這是一場全民的狂歡,也是全民壓在蘇盛晨身上的重擔。

至少在葉苓語看來,現在的晨哥讓她心疼。

見過他溫柔體貼的樣子、體驗過他賤賤痞痞的調戲、與黏人小奶狗一樣的他逛過街,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他。

沒有笑容、目光疲憊,十指機械······即便音樂一如既往的好聽、即便直播間裏依然好評如潮,但是她就是高興不起來。

音樂之城。

蘇盛晨確實很累,練過鋼琴的人都知道,不間斷的練習一種很枯燥、很乏味的事情,即便彈出來再好聽的音樂也無法將其撫平。

(作者體驗過,那段時間練習《土耳其進行曲》,累炸了,也煩炸了)

蘇盛晨的水平是鋼琴大師,但是別人無從得知啊!

與其說是比賽前的突擊。他的練習,本質上是在爲所有人打上一劑強心針。這一針一直打到週二的傍晚,蘇盛晨才停止了自己的練習。

“哥哥,你不用這麼辛苦的。”早就心疼的不行的小白蹦到蘇盛晨懷裏。

小傢伙今天穿着一件黑色小西服,系統專門定製版,修身合體。領口處的小紅蝴蝶結有點歪,多了一絲俏皮。

小黑這兩天一直在衛生間的梳妝鏡前臭美,它身上的白色西服和蘇盛晨以前那個型號很類似,搞得蘇盛晨都不大想穿了。

沒聽過嗎?撞衫不可怕,誰不是狗誰尷尬。

揉了揉小白的小腦袋,蘇盛晨微微一笑:“沒事兒,還有一天就結束了,到時候我們就回華夏!”

······

週三。

音樂之城,金色大廳!

這座享譽已久的建築擁有1654個座位以及300個站位,早早就被前來的人們坐滿了。

此時大詩認證會尚未開啓,人們在自己的位置上或站或坐,好奇而又期待的等待着那個年輕人的出場。

“他沒問題吧?”某一塊地方,黑人小哥維爾遜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卡爾的眼光你還不相信嗎?”傑夫曼有些自豪的拍拍胸膛:“他說過,只要穩住,絕對沒有問題!”

琳達屬於那種喜歡胡思亂想的女孩,見狀忍不住插話道:“萬一他被這麼多人看着,因爲緊張發揮不好怎麼辦?”

衆人一陣無語,姑娘,你能盼點好嗎?

“快看,出來了出來了!”一直坐在旁邊沒有說話的莉莉指着臺上叫道。

一身雪白的蘇盛晨從後臺走來,向着衆人微微鞠躬示意,俊朗的面容和優雅的微笑引得無數女人爲之尖叫。

在她們眼中,現在的蘇盛晨就像是年輕的紳士,抑或是童話中高貴英俊的王子。

主持人是一個白皙迷人的女士,身上穿着的那一件小禮服根本遮掩不住她火爆的身體弧線。

她嬌笑着向來客揮手,用自己的專業能力暖場,其實一顆心早就飛到了鋼琴後的小帥哥身上去了。

真帥啊。

她心中暗贊,像這種大男孩最棒了。年輕有衝勁,有多大力使多大力,等一下結束之後看看能不能留個聯繫方式發展一下。

“現在在我身邊的是來自華夏的蘇盛晨先生,相信你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爲他的鋼琴曲而瘋狂,今天,他將要進行自己的大師認證!”

“現在向大家介紹一下本次大師認證的評委——

德國的卡爾·艾德勒大師!

米國的湯姆·傑瑞大師!

法國的萊昂·瑪蒂爾達大師!

霓虹的野原大雄大師!

華夏的張忠澤大師!”

這裏不是主世界,沒人知道他們的名字到底是多麼的那啥。

“各位評委、各位觀衆,接下來讓我們依次欣賞蘇盛晨的成名作品!”

蘇盛晨微微一笑,十指律動。首先響起的旋律是《瞬間的永恆》,緊接着是《夜的鋼琴曲》。

這兩首曲子,衆人都是一臉享受的微閉着眼睛,整個大廳只剩鋼琴聲在遊蕩。

幾位大師皆是微微點頭,拿起鋼筆在自己面前的評分表上寫寫畫畫。

但當《小星星變奏曲》兒歌般的開頭響起的時候,現場還是有不少人沒有控制住情緒,鼓掌尖叫起來。

東西文化有時候是共通的。

比如,扮豬吃虎。

住在音樂之城的居民,對於音樂的薰陶是自小開始的,誰不會彈上兩首?至於那些不遠千里跑到音樂之城的人,更是不必贅述了。

和琳達一樣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先被嘲諷再用事實狠狠打臉的感覺絕對是讓人慾罷不能!

《秋日私語》是蘇盛晨所有鋼琴曲中最受歡迎的一個,畢竟在系統的評定中被冠與“愛與浪漫”之名。

在這首鋼琴曲響起之時,來自法國的萊昂大師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很是欣賞的說道:“多美的一首曲子,即便我已經聽了不下二十遍。”

五位大師代表着五種語言,各自之間是無法交流的。

霓虹的野原大師同樣低聲讚歎:“吶,爲什麼會這樣呢?明明已經聽過好幾次了呢······”

面色最爲複雜的就是來自華夏的張忠澤大師了,作爲華夏鋼琴協會的會長,他是很高興看到自己國家的青年才俊的。

可是就在不久前,他最得意的弟子王勝男(又拉出來鞭屍了)被企鵝音樂拒絕投資,意味着沒有足夠的勢力支持她完成一場認證會。

雖然他和王勝男的關係稱不上多麼的好,但是幾年下來也算是有些師生情分了,乍見弟子消沉,他也是有些不好受。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好弟子現在正在······ 王勝男倚在牀頭,看着電視機上揮灑自如的青年,眼中滿是桀驁與不服。

不就是幾首鋼琴曲嗎?

我也可以!

想到這裏,她從一旁的牀頭櫥上拿出紙筆開始譜曲。只不過她好像並沒有什麼靈感,乾瞪眼了十分鐘依舊沒有下筆。

“該死!”

王勝男將手中的東西拋得遠遠地,動靜之大,使得原本在浴室裏洗澡的女朋友伸出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