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讓她,安心學習一會。你不想學習,人家還想學呢?」

「吳大哥,你瞎說什麼呢?誰說我不想學習呢?我就是想學電腦,所以才來的你宿舍。

不然,我下了班。不在宿舍躺著,來你宿舍幹嘛。在宿舍躺著看電視,不要太爽呀。」

頂點 第二道天道關卡,劍山!

山上,劍芒縱橫天地間,劍氣可滅萬靈。【風雲閱讀網.】

修者登山,需避過、接下一道道劍氣。

而在劍山之上,將不同於壓力山。

壓力山敗了,只是失去了闖天道關卡的資格。

但闖劍山,一旦失敗,便是死亡。

所以,闖第二道天道關卡,需要很大的勇氣。

不過,六道神殿前五百名額,卻是更是吸引修士。

哪怕有生死兇險,他們依舊義無反顧。

江寂塵可不是為了那前五百的名額,他是為了殺凌耀才闖天道關卡。

軒轅青衣、謝曉嫣、安詩音,都是內定名額,可直接進入六道爭霸擂台。

但是也正因如此,凌耀已經放言要針對她們。

針對她們的理由是因為他江寂塵。

所以,他不可能不站出來。

作為一個男人,又豈能讓女人因他而受到危險?

江寂塵強勢而出,直接踏上虛空古道,闖天道關卡。

此時,一道劍光,快至極致,便是強大的神念都難以捕捉到。

但江寂塵擁有七彩神念,自然可以捕捉到這一道劍光的軌跡了。

江寂塵臉色森然!

因為,這一道劍芒不是從劍山飛來的。

畢竟,不可能他才踏上第一步,劍山就會有這麼強大的劍芒針對他。

這一劍,是人為的!

第一重劍山半山腰上,一名劍士,竟然可以C控劍山的劍芒,斬殺向江寂塵。

這是一名亡靈劍士,天道八重境!

但戰力絕對的無比可怖,不弱一般的半神道高手。

而且,他專修劍道,一念可控劍,在劍山之上,只會更加的強大、可怕。

能夠把他的優勢最好的發揮出來。

此時,他冷冷地盯著江寂塵,目光之中有冰冷的殺意。

而面對這一道可怕的劍芒,江寂塵不閃不避,手中出現禁忌匕首,向前一劃。

江寂塵出手,無比的精準。

輕易的就把這一道劍芒剖滅!

「江寂塵,在南州,你竟然敢屠我亡靈修士,今日這劍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重生之最強棄少 亡靈劍客冷冷地開口道。

同時,在他一念之間,劍山之上,漫天劍芒,疾飛而來。

「憑你,能又豈阻我前路?」

「我之前說過,阻我前路者,死!」

江寂塵神色淡然,面對漫天劍芒,他也大步踏出。

他手持禁忌匕首,看似隨意的劃出,但卻是精準無比、妙到巔峰。

「噗噗……」

無數可怕強大的劍芒,紛紛破滅,無法傷到江寂塵分毫。

自然,也無法阻擋江寂塵分毫。

他的速度,此時終於變了。

此時,他大步踏出,一步百米,身體如同閃電疾S。

剎那之間,已跨越第一重劍山半山腰,出現在亡靈劍客面前。

「我接你這麼多劍,不如,你也接本尊一劍試試!」

江寂塵淡淡的開口。

然後,他劍念一動,整座劍山驀然之間顫動起來。

那名亡靈劍修,臉色瞬間大變起來。

因為,他突然感受到整座劍山的劍芒都失控了,再不受他半分的控制。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竟然可以溝通整座劍山的劍芒?」

亡靈劍修大驚失色的驚呼。

眼前一幕,他感到難以置信。

因為,便是他也只能做溝一片小天地劍芒而已。

但江寂塵,一劍念之間,億萬劍芒,同時顫動,直指向他。

「我以乾坤天地鑄劍念,這小小劍山,自然要聽令於我了!」

江寂塵傲然地開口。

然後,劍山之上,億萬劍芒,剎那之間集聚一體,凝成一劍。

這一劍,凝集了整座劍山的劍意!

一劍的威能,用可怕已不足已形容。

「斬!」

江寂塵輕喝一聲。

下一刻,劍芒衝天,光耀天下。

那名亡靈劍修,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應,當場就被斬滅,化成虛無。

而六道修士,皆被這一劍驚到了。

更為江寂塵的強勢無敵而震撼。

之前,六道界的修士,對江寂塵還輕視無比,只停留在一個道聽途說上。

只有這一次,才親眼所見,直觀的認識到他的強大與可怕。

第一重劍山,只在江寂塵一念之間,化成一道劍芒。

貫穿天地,劍意盪乾坤。

而江寂塵此時直接出現在第二重劍山上,第一重劍山在天道規則下,才終於恢復了原樣。

江寂塵他擁有如此驚人的劍念,餘下的兩座劍山,自然也無法阻擋他分毫。

而只要跨過第五重山,也便是第二重劍山,便已擁有了進入六道爭霸擂台的資格。

所以,基本上,所有闖天道關卡的修士,都只是走過了第五重山,便選擇了進入六道爭霸擂台。

他們不會選擇再繼續向前,都會保留實力,在六道爭霸擂台上爭奪好名次。

當然,也不是絕對的,有少數的修士,擁有絕對的自信,還是會選擇繼續向前的。

畢竟,闖天道關卡,每闖過一關,便都會獲得巨大的好處。

對修為感悟,有巨大的作用。

比如第一道天道關卡,可以讓修士感悟天道壓力;

第二重天道關卡,可以讓修士感悟無上劍道。

江寂塵出現在第七重山時,看到這裡只有六名修士了。

其中有一名還是人族修士。

而且,江寂塵還認識,他是少年問天!

才兩年的時間,少年問天竟然已經是天道五重境的強者。

而且,身上冥王氣息,翻滾不休。

毫無疑問,當年的那一顆冥血果竟然真的讓他覺醒了冥王血脈。

難怪只是天道五重境而已,竟然已經如此的強大,可以踏上第七重山。

虛空古道,第三道天道關卡,是問道山!

三重問道山,問地問天問己心。

第一重,問地道山!

以道心問山,一路向前,唯有支持到最後者,方能過山。

而問天,竟然能夠走到第七重的問地道山。

不過,在問天的前面,還有五名修士。

由此可見,這世間,天驕人物從不缺。

此時,少年問天就在問地道山三分之二處。

他臉色蒼白,身體顫抖,顯然快到極限了。

畢竟,他的境界尚低。

而走在前面的五名修士,都已是天道九重境血脈覺醒者。

「垃圾、廢物,你的玉墜就在我手中,你有本事就追上本公子,來取吧!」

然而,這個時候,從第七重問地道山之巔,一名黑暗族修士對著問天嘲諷道。 見吳諧翔,不相信她說的話。姜西紅也不依了。扭過頭轉身,背對著吳諧翔。

吳諧翔見此。立馬追到,姜西紅的前面。伸出手。用手勾了勾,姜西紅低沉的,不能再低沉的下巴。

雖然很快,他的動作引起姜西紅的不滿。並且把他的手給打掉。不讓他去碰她的下巴。接著又轉了個身。不去面對吳諧翔。

但吳諧翔,仍然沒有罷休。接著用的口吻詢問姜西紅「是嗎?真的是那樣嗎?」

「當然是真的。那還能有假。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問李姐。」

「不用問她,我相信你說的話。並且,只要是你說的話,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相信你。 1627崛起南海 絕不會有半點疑心。」

「少來了。你剛才就有不相信我說的話。…」

「…」

談話間,姜西紅不知不覺。就跟著吳諧翔進了卧室。而坐在電腦旁的李雪梅。

等到。吳諧翔他們,進去了卧室。關上了門。立馬就站了起來。 豪門交易:惡魔總裁的情人 躡手躡腳,來到吳諧翔卧室門口。

把她的耳朵豎起來,又慢慢的給貼在了門上。不僅是耳朵貼上,眼睛也掙得很大。

像是眼睛掙的越大,也能夠聽的更清楚一樣。可這一次,她卻什麼都沒有聽到。

裡面靜悄悄的,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就像裡面沒有人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聽不到聲音。李雪梅以為是自己的姿勢不對。

或者是耳朵貼著地方,門板太厚,所以才會聽不見。於是,她又換了一個地方去聽。

可是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之後,又連換了好幾個地方。可是依舊沒有聽到一點動靜。

咋回事,今天這門上了隔音條,還是怎麼一回事。後來越貼越緊。整個人都貼到了門上。

恨不得,整個人都鑽進門裡。如果不是門鎖著,估計都要被她給擠開來。

可是照樣一無所獲。難道是這吳諧翔還在醞釀。本來就還沒有開口說話嗎?不如自己再等一會試試。

結果,沒有等來吳諧翔她們的談話。還沒有聽到。關於他們任何一點,私密性的話題。

這門突然,從裡面迅速打開。然後原本,緊貼在門上的身體。一下子沒有了支撐物。

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撞了進去。差點撞到吳諧翔的身上,吳諧翔及時躲開,才免於被撞。

「李姐,你這是?你現在門口乾什麼?你不是在學習嗎?」

「小紅啊,我剛剛是在學習。可是…可是呢…那個電腦用著用著呢?突然就死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