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淚飲酒,在什麼樹林,把親人埋葬

在什麼河岸,你最寂寞

搬進了空蕩的房屋,你最寂寞,點亮燈火

什麼季節,你最惆悵

放下了忙亂的籮筐

大地茫茫,河水流淌

是什麼人掌燈,把你照亮

哪輛馬車,載你而去,奔向遠方

奔向遠方,你去而不返,是哪輛馬車

《眺望北方》

我今夜跑盡這空無一人的街道

明天,明天起來後我要重新做人

我要成爲宇宙的孩子 世紀的孩子

揮霍我自己的青春

然後放棄愛情的王位

去做鐵石心腸的船長

走遍一座座喧鬧的都市

我很難夢見什麼

除了那第一個七月,永遠的七月

七月是黃金的季節啊

當窮苦的人在漁港裏領取工錢

我的七月縈繞着我,像那條愛我的孤單的蛇

——她將在痛楚苦澀的海水裏度過一生

《死》

死神是一個少女

我們相擁而眠

只不過

我沒有醒來

《海上》

所有的日子都是海上的日子

窮苦的漁夫

肉疙瘩像一卷笨拙的繩索

在波浪上展開

想抓住遠方

閃閃發亮的東西

其實那只是太陽的假笑

他抓住的只是幾塊會腐爛的木板

房屋、船和棺材

成羣游來魚的脊背

無始無終

只有關於青春的說法

一觸即斷

《來生,願爲一棵樹》

如果有來生,

要做一棵樹,

站成永恆,

沒有悲歡的姿勢。

一半在塵土裏安詳,

一半在風裏飛揚。

一半灑落陰涼,

一半沐浴陽光,

非常沉默非常驕傲,

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黑風》

還有一些我們熟悉的將要死去

我們不熟悉的慢慢生根

——————————

人們啊,所有交給你的

都異常沉重

你要把泥沙握得緊緊

在收穫時應該微笑

沒必要痛苦地提起他們

沒必要憂傷地記住他們

《我年紀很輕 不用向誰告別》

我年紀很輕

不用向誰告別

有點感傷

我讓自己靜靜地坐了一會兒

然後我出發

背上黃挎包

裝有一本本薄薄的詩集

書名是一個僻靜的小站名

《給你(組詩)》

我相信天才、耐心和長壽

我相信有人正慢慢地艱難地愛上我

別的人不會,除非是你

《太陽和野花》

該忘記的早就忘記

該留下的永遠留下

太陽是他自己的頭

野花是她自己的詩

總是有寂寞的日子

總是有痛苦的日子

總是有孤獨的日子

總是有幸福的日子

然後再度孤獨

是誰這麼告訴過你:

答應我

忍住你的痛苦 不發一言

穿過整座城市

《或以夢爲馬》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

和物質的短暫情人

和所有以夢爲馬的詩人一樣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

我甘願一切從頭開始

和所有以夢爲馬的詩人一樣

我也願將牢底坐穿

衆神創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