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說,開槍是什麼感覺?”蕭宇對着葉寒三人說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後坐力很大。”劉天陽說道。

學生們像打了雞血似得嘰嘰喳喳的討論個不停。

軍營位於一座山腳下,三面環山,周圍綠茵茵的一片。

和燈紅酒綠的市區不同,軍營沒有摩天大樓,只有類似火柴盒般的建築物。

見慣了大城市的學生們,下車後看到與衆不同的軍營,都顯得很激動。

然後,學生們還沒反應過來,冷漠的教官們讓所有學生集合。

衛龍眼神冷漠的看着動作慢吞吞的學生們,陰冷的說道:“以後你們集合的速度還是那麼慢,就給我滾去跑十圈。”

軍營的操場一圈是八百米,十圈,就是八千米。

衛龍的威脅讓學生們倒吸一口涼氣,特別是女生們,一開始的激動瞬間消失無蹤。

“現在開始,全體都有,放下你們的行李,給我站軍姿。”衛龍彷彿一個惡魔,說出了讓學生們崩潰的命令,“站一個小時,然後你們就可以滾去吃飯了。”

此時已經是中午,陽光毒辣,站一個小時軍姿會死人的。

葉寒撇了撇嘴,小意思。

而站軍姿對從來沒軍訓過的許東來來說,這是一個新鮮的東西,那麼問題來了,怎麼站。

看着周圍的學生們的動作,許東來扭扭捏捏的開始模仿起來。

而衛龍的眼光不是一般的準,一眼就看到扭扭捏捏的許東來。

衛龍走到許東來身旁,大聲喊道:“你幹什麼,我叫你站軍姿,不是叫你在這扭腰。”

“報告教官,我不會!”許東來說道。

“不會,好,你給我去操場跑十圈,我允許你不用站!”衛龍吼道。

葉寒皺了皺眉,人家不會站,教就是了,讓人去操場跑十圈是咋回事。

“報告教官,這有點過分了吧,我朋友他從來沒有站過軍姿,不會很正常,你不教就算了,讓人家去跑十圈,操場一圈八百米,十圈就是八千米,你想跑死他嗎?”脾氣本來就不好的葉寒頓時說道。

衛龍冷漠的眼神看向葉寒,“你想替他出頭是吧,那好,你代他跑,去啊!”

葉寒不屑的笑了笑,轉身往操場跑去。

許東來看着葉寒離開,對衛龍說道:“教官,這事是我挑起來的,我也有錯,我和葉寒一起跑。”

不等衛龍同意,許東來奔跑着跟上葉寒的腳步。

學生們看着在操場上奔跑的兩人,眼裏有的是擔憂,有的是在看戲。

葉寒的身體素質可想而知,十圈對他來說只是小意思,許東來也是從小鍛鍊,兩人十圈下來,許東來呼吸有點急促,滿天大汗,迷彩服都沒汗水溼透了,而葉寒只是微微出了點汗而已,呼吸依然很平穩。

衛龍很驚訝,想不到葉寒和許東來兩人的體質居然這麼好,換做是他,十圈下來,能站穩已經算不錯了。

“好了,你們兩個歸隊!”衛龍看到葉寒和許東來兩人這麼猛,只好讓他們歸隊。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學生們結束了痛苦的站軍姿時光,但軍訓纔剛剛開始,等着他們的“驚喜”還有很多。

葉寒拒絕了許東來和他一起吃飯的好意,轉身走向藝術系訓練的地方! 「那是?……」聽了小鬍子院長的話,清靈就知道頭上那隻強大的靈獸絕對是和小鬍子院長有關係的,可是又不敢確定,故而問道。

小鬍子院長聽了清靈的問題,得意的仰起臉,炫耀的笑,「那就是我的靈獸夥伴,玄靈鷹!它的實力可比得上大成中期修真者的實力,比我都要高上一點,我也是奇遇得來的。哈哈哈~~~」

玄靈鷹是一種鷹類的高級靈獸,據說成年的玄靈鷹身體長達百米,鷹身為黑色,頸下一圈白色的羽毛,全身翎羽堅硬,金色鷹爪可碎巨石,鷹翼可呼嘯颶風,紅色鷹嘴能穿透最最堅硬的金屬,全身凌烈之氣。這樣的靈獸都能被小鬍子院長收服,他還確實是有些得意的資本。

小鬍子院長笑呵呵,能夠有一個比自己還強大的靈獸夥伴是不可多得的。因為每個修真者一生之中只能有一個靈獸夥伴,和靈獸簽訂契約,今後相互幫助。而且靈獸夥伴的選擇可不是說你抓到什麼樣的靈獸就能和靈獸簽訂契約,還要那隻靈獸心甘情願才行,所以每個修真者所能夠降服的靈獸夥伴一般都是要比自己弱。

因此一旦修真者的實力足夠強悍時,他才會選擇去降服靈獸夥伴,這也是清靈和身邊的同伴都沒有靈獸夥伴的原因,現在的他們實力太過弱小,就算收復了什麼靈獸夥伴,也是那種實力不強,沒有什麼用的靈獸夥伴。而且靈獸夥伴也不能多收,因為每個修真者一生之中只能有一個靈獸夥伴,即使靈獸夥伴死亡,他也不能再收其他的了。

想到靈獸,清靈就想到了泉泉,她和五爪金龍泉泉簽訂了契約,泉泉成為了她的靈獸,可他們簽訂的是共生的主僕契約,而不是平等的靈獸夥伴契約。強大的靈獸是高傲的,他們不會委身去簽什麼主僕契約,平等契約也是靈獸所能忍耐的極限了,因此清靈能夠陰錯陽差的和泉泉簽訂,簡直是走了萬年大好運。也之所以這樣,清靈將來還可以收服一隻靈獸夥伴的,和她簽訂平等契約的靈獸夥伴。

但是清靈不在意那些,有了泉泉,她已經知足了,泉泉現在的實力可是能夠和飛升期的修真者相媲美的!相信對上小鬍子院長的玄靈鷹,是絕對的獨佔上風。有了這樣的靈獸在,清靈就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樣去處心積慮的為以後馴服到強大的靈獸夥伴而頭疼。

頭頂的玄靈鷹飛離上空,向著西面的連綿大山飛去,小鬍子院長帶著清靈和靈冰襲兩人走進了他的雙層小樓,一座純白色的巨大小樓。

走進樓內,清靈才發現這座巨樓不僅是從外面看起來巨大,就連裡面也是那麼巨大。巨大的桌椅擺設,巨大的房間。彷彿真的是巨人所居住的地方。

和靈冰襲一起按照小鬍子院長的指示,兩人雙雙躍起,一左一右的跳到了大廳中那足有五米高的椅子上,兩人坐下,顯得是那麼渺小。

小鬍子院長也坐上了正中央最前方的主座,遠遠看去,他也顯得那麼渺小。

清靈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所想:唉~~~這裡明明就沒有住什麼巨人,可是小鬍子院長卻搞這麼大的擺設,這不是找不方便的嗎?真想不懂那些修為高深的修真者老頭們是怎麼想的。

「院長先現在可以說說您叫我們過來有什麼事情嗎?」清靈開口問道。

小鬍子院長手臂一揮,三隻白玉所雕漆的茶杯從他的手中憑空出現,其中兩杯又一左一右飛到了我和靈冰襲的面前,懸浮著。

清靈雙手接過茶杯,朝著小鬍子院長緩緩點頭,以示謝意,心中還鬆了口氣,還好茶杯不是那種巨大的東西,現在這樣的大小和氣查來才算正常。

靈冰襲也接過茶水,沒有喝,而是放在了自己身邊巨大的椅子上面。

小鬍子院長直接開口,「既然你們兩個的關係不一般,那我就不隱瞞的直說了。首先,清靈你的體質可是六屬性的絕世奇才啊,這樣的體質可是要好好的珍惜,要保持冰清玉潔,這樣到了渡劫的時候才容易渡過去。對你的將來發展也是前途無量。」

說著,他又轉頭看了一眼靈冰襲,繼續說道,「至於靈冰襲,你現在雖然還是出竅中期的修真者,和清靈相比相差甚遠,雖然你的資質也不錯,可是風水熟悉,又隱含火屬性的你……」

………………………

晚點還有一更 葉寒來到藝術系訓練的地方,但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林夕瑤躺在地上,唐雨燕和柳依依坐在林夕瑤的旁邊不知所措。

葉寒用盡最快的速度飛奔到林夕瑤的身旁,伸手抱住林夕瑤,快速的檢查了一下,還好沒什麼大礙,有點低血糖而已,但林夕瑤的右臉上,清晰的可以看到一個掌印,葉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林夕瑤,居然被打了一巴掌!葉寒忍住滔天的憤怒,冰冷的眼神看向唐雨燕,問道:“怎麼回事,誰打了夕瑤!”

唐雨燕被葉寒看的直發毛,背後冒着冷汗,“站軍姿的時候,夕瑤站的有點累了,沒站好,教官就過來打了她一巴掌!”

“什麼!!!”葉寒瞪大了眼睛,想不到軍訓一開始,林夕瑤就受到這樣的懲罰,頂着烈日站一個小時的軍姿,很多人都受不了。更別說體質本來就很弱的林夕瑤了,但教官居然還打了她一巴掌,林夕瑤是葉寒的逆鱗,葉寒忍着殺氣,將林夕瑤交給唐雨燕,咬着牙說道:“麻煩你將夕瑤送去醫務室,謝謝。”

說完,葉寒站起身,“哪個是你們的教官。”

柳依依愣愣的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名女子,這麼女子背對着衆人,所以看不到樣子。

“她叫什麼名字!”葉寒的殺氣慢慢的釋放出來,唐雨燕和柳依依頓時覺得周圍的氣溫急降。

“她叫慕容雪珊。”唐雨燕的聲音已經開始發抖了,此時的葉寒,讓她覺得就像是面對着一個死神,隨時都能拿走她性命的人。

“還愣着幹什麼,快帶夕瑤去醫務室。”葉寒看了看唐雨燕,聲音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唐雨燕連忙點了點頭,抱起林夕瑤往醫務室跑去,柳依依連忙跟着。

葉寒一步一步的走向慕容雪珊,慕容雪珊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頓時看到葉寒正在往自己走來。

葉寒看到慕容雪珊轉身,也是愣了愣,想不到這女人這麼漂亮。

小巧玲瓏的鼻子,玫瑰花瓣似薄薄的脣,如天仙般的精緻臉蛋,一身軍裝,讓人忍不住矚目。

雖然這女人很漂亮,但她將林夕瑤打暈,即使她是天上的仙子,葉寒也要讓她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葉寒站在慕容雪珊面前,忍住殺意,不能殺人,如果在這裏殺了人,估計自己就麻煩了。

周圍冰冷的殺氣讓慕容雪珊皺眉,多年的當兵經歷讓她知道這是有人動了殺機,而且很有可能是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

“這位同學,請問你有什麼事情?”慕容雪珊問道。

此時的慕容雪珊也是有點腿軟,葉寒的殺氣並不是她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能夠承受的。

“你爲什麼,打林夕瑤,你是當兵的,應該看的出來,她有低血糖,她能堅持接近一個小時已經算很好了,你居然還要打暈她,告訴我,爲什麼!”葉寒握緊拳頭,忍住一拳打過去的衝動,咬着牙說道。

慕容雪珊一邊忍受着葉寒的殺氣,一邊說道:“她現在是一名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我讓她站軍姿,她就得給我好好的站,她站不好,這是她的懲罰。”

“她不是軍人,她只是一名弱女子,你這樣對她,不覺得太過分了嗎?”葉寒大聲的吼道。

葉寒的吼聲讓其他教官看了過來,有不少教官已經開始往這裏走來。

“你說我過分?你知道我們是怎麼訓練的嗎?她現在這些只是小兒科。”慕容雪珊不甘示弱的說道。

“你們怎麼訓練我不管,但你現在是體罰學生,你要對此事負責。”葉寒已經準備要動手了。拳頭握的啪啪響。

“負責,怎麼,你能把我怎麼樣?”這句話剛說出來,慕容雪珊就後悔了,她實在想不到,葉寒會那麼強。

葉寒一手掐在她的脖子上,緩緩的提到半空。

“喂,你幹什麼,快放手。”一名教官連忙跑過來喊道。

“咳咳咳咳!”慕容雪珊無法呼吸,不停的拍打着葉寒的手。

“你知道你自己在幹什麼嗎?給你三秒鐘,快點放手,要不然別怪我!”另外一名教官喊道。

這名教官可不是普通的教官,肩膀上的標誌表示了他的身份,上尉!

此時,不少學生也圍了過來,學生打教官,這可是重大新聞。

葉寒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林夕瑤是他的逆鱗,慕容雪珊一巴掌將林夕瑤打暈,葉寒沒殺她已經算不錯了。

“我很明白自己在幹什麼,她觸碰了我的逆鱗,我讓她活着已經很仁慈了。”葉寒語氣中不帶任何一絲感情,冷冰冰的說道。

葉寒說完,用力掐住慕容雪珊的脖子,用力往地上摔去,鎖喉拋摔。

在其他教官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寒抓住慕容雪珊的右手,猙獰的說道:“這是你打夕瑤的那隻手。”

然後用力一扳。

“咔!”慕容雪珊的右手關節當場骨折。

慕容雪珊連慘叫聲都沒發出來,就痛暈了過去。

這名上尉看到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衝上去一拳打向葉寒。

葉寒眼睛撇了撇,嗯,軍體拳的套路,雖然還不熟練,但也很不錯了。

嗖,葉寒如同鬼魅般閃到上尉的身前,藉着衝力一腳踹出。

“砰!”上尉被葉寒一腳踹飛,五米。

“哇!!!”學生們看到這一幕當場愣住了,一腳將人踹飛五米,葉寒是怎麼做到的。

“別動!”幾名教官拿出掛在腰間的手槍指着葉寒。

作爲東海武警總隊第二支隊的支隊長,慕容軍只有三十一歲,這樣的成就足以讓他覺得驕傲,前段時間自己的妹妹也來到了自己的隊裏,慕容軍雖然不是很放心,但妹妹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她做出的決定誰也無法改變。

此時的慕容軍坐在辦公室,享受着午餐,突然,一名武警很着急的推開門。

慕容軍不滿的擡起頭說道:“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麼,我在吃飯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

“隊….隊長。”這名武警喘着氣說道,“您的妹妹,被人打斷了右手。”

“什麼!!!”慕容軍站起身,震驚的看着這名武警。

“隊長您快點跟我來吧。”武警說道。

慕容軍快步的跑了出去,慕容雪珊被人打斷了手,這事情如果讓家裏的老爺子知道的話,恐怕整個東海都不會安寧了。 小鬍子院長話音停頓一瞬,深深的忘了一眼靈冰襲,這才又說,「這種雙屬性之中暗隱單熟悉,還是和你主要的屬性相剋的火屬性,這樣的體質也是千年難遇的,因為水火本不相容,可是卻又相生相剋,你的體質就是相生的體質,如果控制的好,可以達到陰陽相容,水火併進的地步,將來的成就不比清靈差多少,但是如果控制不好,你也是很危險的,因此必須在渡劫之前保持現在的無畏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