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又如何?

生死,唯有戰過才知!

所以,他唯進不退。

聖劍在手,沉岳緊握。

殺!

:。: ?? 嫁春色 之前還是顯得很空蕩的古鎮,此刻已經擠滿了人。

顯然,他們早已隱在古鎮四擊,真到現今才現身。

這是驚人大事,能有機會來這裡觀看的,都不想錯過。

何況,更多的是與江寂塵有仇怨的人,他們自己雖然殺不了江寂塵,卻想親眼看他死去。

他們希望看到江寂塵絕望、驚恐、無助的表情。

然而,他們失望了!

江寂塵,他無畏無懼,神情漠然、冷靜。

他主動殺出,唯進不退。

「哼,蚍蜉撼大樹,江寂塵,他是找死。」

「嗯,面對這麼多融嬰境修士,當中還有五名融嬰後期境,這一戰毫無懸念。」

「江寂塵,確實是無上的天才,成長潛力無窮,現在更是名動南州,無人不知,可惜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身後的靠山藥老頭還在閉關突破中,這次無人能護他,必然殞落!」

…….

圍觀的人,此時低聲議論,發出不同的聲音。

但他們一致認為的,江寂塵今日必然殞落,不會再有奇迹發生。

場中,江寂塵的身上驀然出現一塊藏血舊布,化成一件血紅的戰衣,披在身上。

這是從白子畫手中搶過來,用來防禦,最好不過。

此時,江寂塵極力催動,藏血舊布至少可以抵消融嬰境修士五成的攻擊。

再加上金身三重境,他的防禦已達至了變態的地步。

何況,還有的修復之力,江寂塵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看著江寂塵不退反進,主動向他們殺來。

已經有不少融嬰境修士冷笑起來。

「垂死掙扎有何用?幼稚!」

「凡塵螻蟻妄翻天,無知!」

「元嬰欲戰融嬰,還以為是在書院後山?狂妄!」

……

面對江寂塵的衝殺過來,南州這些融嬰境修士很不在意。

他們都是來自幾大世家、宗門的融嬰境強者。

雖然也聽說過江寂塵在書院後山的戰績,但那裡,都是被壓制在融嬰境之下。

他估算,江寂塵應該只有相當於一般融嬰初境修士的戰力。

這時,離江寂塵最近的,是雷家一名融嬰前期境修士。

雖然剛剛突破入融嬰初境沒有多久,但他有十足的信心,一招敗江寂塵。

所以,面對江寂塵的衝殺,他第一個迎了上來。

「鎮壓!」

雷家這名融嬰初境修士輕喝,舉掌向前拍擊。

同時,融嬰神念形成風暴,亦向江寂塵蓋壓過去。

掌印如雷,閃電繚繞,直接將江寂塵籠罩、淹沒其中,已看不見身影。

雷電如海,散發著毀滅的氣息。

雷家,以掌握雷電之術聞名,很具有毀滅攻擊性的一種術法。

在眾人看來,江寂塵被這樣的雷電淹沒,沒有活下來的道理。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驚呆。

只見,無盡的雷海之中,一道身影走出。

那無窮的毀滅雷電,落在他的身上,卻如雪遇驕陽,無息消融,無法傷到他分毫。

這人,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他竟然……無懼毀滅雷電的攻擊。

紈絝將軍難出嫁 所有的人,都無比震撼地看著這一幕。

便是那雷家融嬰初境修士,也目瞪口呆,生生被震住,一時之間失神。

他根本無法置信,一名元嬰境修士竟然無懼他的毀滅雷電?

然而,事實在前,由不得他不信。

而江寂塵的身影驀然間在原地消失。

「噗!」

寒光閃過,江寂塵與雷家融嬰初境修士錯身而過。

然後,血水噴洒。

雷家融嬰初修士生生被斬成兩截。

上下半身分離,甚至,連靈嬰也同樣被切成兩段,即刻身死!

這……

全場的人被一幕完全震撼到了。

不怕毀滅雷電也就罷了。

竟然……還一劍奪命,反殺了雷家融嬰初境高手。

「這怎麼可能?」

所有的人,不復之前的囂張、得意神情,此時腦間只被這一句話充滿。

他們不信、難以接受。

但下一刻,江寂塵的身影竟然沒有一絲的停頓。

「噗!」

「啪!」

然後,便是一顆頭顱飛起,還有一具肉身爆碎。

是江寂塵聖劍,斬出了一劍生滅術;

還有手中沉岳,演化一式六合歸一。

一劍一刀,都是江寂塵當下極限戰力體現。

是靈修劍道的凌利無匹,亦是煉體刀訣的霸道兇猛。

而這一切說來話來,其實也只瞬息之間。

直到眾人反應過來時,江寂塵已揮動煉魂幡,隨手掃滅了他們衝天而出,欲要逃遁的靈嬰。

「他的速度,好快!」

「他的力量,好強!」

「他的劍術,好高!」

…….

這一刻,很多人彷彿才第一次真正的認知江寂塵。

才短短一年間,他已成長至此,脫變到了這等境界。

出奇不意之下,可以一招斬融嬰初境修士。

這一幕,眾人醒悟過來,感到驚悚、頭皮炸開。

他們想到,江寂塵現在還只是靈嬰中境,就已經如此之強大。

若是再讓其成長、提升境界,那將不可想象。

此子絕不可留!

一眾融嬰境強者看到這一幕,心中殺江寂塵之心更加堅決。

重生纔不是救世主 現在,哪怕不顧一切,他們都要滅殺掉江寂塵。

因為,他們與江寂塵已成死敵。

今日若不趁他沒有完全成長起來,將他斬殺。

將來再殺,只會更難,將後患無窮。

然而,就在這眾人失神、大意那一瞬間,江寂塵已經接近了他們。

近身一戰!

這才是江寂塵真正的目的。

因為,如此他才可以發揮出煉體者最大的優勢。

「我是否幼稚、狂妄、無知,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死了,而此刻,我還活著!」

直到此刻,江寂塵的聲音才淡淡響起,傳遍全場。

剛才死去三人,正是說江寂塵幼稚、狂妄、無知的三人。

直至此刻,江寂塵的戰意、氣勢暴發,衝天而起,無不可阻擋。

南宮婉玉五位融嬰後期境的修士,他們還冷眼看著,沒有立刻出手。

他們在等,要看看江寂塵還有什麼底牌。

因為,面對無懼無畏在的江寂塵,驀然間,他們竟隱隱生出一絲不安之意。

江寂塵的嘴角閃過一絲冷笑,與一群融嬰初、中境修士戰在一起。

:。: ??靈嬰戰融嬰,且以一對眾。

這是開創先河!

這是逆行伐仙!

若勝,這一戰,會永留史冊,成為傳奇。

此時,江寂塵身處無盡融嬰境修士恐怖的攻擊之中。

他七彩神魂靈念開啟到極限,踏出了幽影步。

幻影無定!

移形換影!

虛空無影!

山河掠影!

同時,聖劍揮舞不止。

無念生死劍!

星辰劍法!

太極劍法!

還有,沉岳斬出不停。

掃六合!

鎮八荒!

六合歸一!

也有,精妙拳術打出。

七星聚首!

天地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