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王風卻沒有任何喜悅,反而感到非常可惜。

因為大部分功法都毀壞了,變得殘破不堪。

唯有一本血焰刀以及看起來像是地攤貨的凝氣訣,保存較為完好。

忽然間,他感覺被人注視,只見雜物飄落,露出對面老頭的身影,正是他在看著自己。

「竟然能以血氣作為依憑,進行離體攻擊,真不知道你修鍊出了何等龐大的氣血。」

老頭目露欣賞,再也沒有絲毫瘋癲的模樣。

「你恢復正常了?」

王風心裡咯噔一聲。

正常狀況下的陳家大長老,所具備的威脅性,絕不是他瘋瘋癲癲的時候能比的。

「以換血實力抗衡凝氣存在,並能接住我全力一拳,實在是讓人驚嘆。」

他的語氣充滿感慨。

「三大家族沒有你這樣的人,你來自哪裡?」

他發出疑問,但不等到王風回答,又自顧自的搖了搖頭。

「算了,你走吧,今天是我們四大家族的恩怨,與你無關,那兩本秘籍就送給你好了!」

「……」

王風聞言挑了挑眉,盯著他緩步後退,見他真的打算放自己離開后,這才安心離去。

像剛才那樣的血氣離體攻擊,他短時間最多只能發出三次,而對方則不一樣,身為凝氣圓滿,一身真氣自然能夠支持他較為長久的戰鬥。

並且剛才的那一次對撞,王風本身就落在下風。

這般對比之後,得出的結果很明顯,現在的他如果對上正常狀態下的凝氣圓滿,三兩招或許還行,但久了的話必死無疑。

因此,見到對方打算放自己離開后,他走得很乾脆。

大長老背負雙手,目送王風的背影消失在視野中。

「噝~」

終於,他的表情再也綳不住,嘴裡更是哇哇大叫。

「終於騙走了,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他捂著雙手,不停的吹著氣。

「這個人太壞了,不給我看雨,還打我!」

說著說著,他的動作一滯,臉上重新恢復正常。

「今日陳家大劫,我的精神卻無法恢復,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他捂著胸口,傷心不已。

然後……

「咕嚕~」

「好餓啊,去石城吃三味雞去!」

……

王風離開陳家,沒有再回租住的院子,而是在靠近城門口的位置,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現在看來陳家基本上是完了,但風波不會就這麼輕易過去。

那枚開竅丹在哪裡?

落在了哪一家手中?

陳家的地皮商鋪如何分配?

他估摸著還要亂一陣子。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為了那枚開竅丹,三大家族的人當天就掐起來了。

事後有傳聞說,丹藥最後被鐵家家主得到,他情急之下,直接一口就吞了下去。

可他本身的境界並不高,離能突破開竅還差得遠。

這也導致他服下這枚丹藥后,雖然得到了好處,卻也只是達到了凝氣後期而已,並沒有突破大境界。

完全可以說是浪費了。

到此,丹藥的鬧劇告一段落。

之後,三大家族又爭起了陳家的其他資源,混亂了好幾天才逐漸平息。

。 既然已經做出決定,那麼魏安也不會對之前的他們有所偏見。

該給戰神的待遇,如今就可以給。

那五名通過選拔的人自然是感恩戴德、激動非凡。

開宴,桌上的美味肉食散發着撲鼻的香味。

許多人瘋狂吞口水,肚子餓得咕咕叫。

在夕陽晚霞照映之下,熱氣騰騰的肉還散發着金黃色光澤。

在他們眼中,這玩意可是比黃金珍貴得多!

但是他們自然也只能看着,還不敢動手。

畢竟,魏安還沒發話。

他們都知道,現如今他們所獲得的所有東西,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給的。

他們對於魏安,是又敬又畏。

眼看着人都來齊,菜也都完備,魏安正式開啟宴會。

他沒有說什麼閑話,只是叫他們扯開肚皮吃就行。

有了這個命令,早就忍耐不及的人頓時有些激動,伸出的手都是顫抖的。

本來十分想要放肆,吃個昏天黑地。

但是在魏安面前,他們又不得不剋制一點。

這樣下來,就造就了一種很奇怪的僵硬動作。

魏安在一邊看得好笑。

包括馬鵬他們,也覺得很有意思。

隨着時間推移,他們漸漸放開了手腳,最後一整桌食物都吃了乾淨。

眾人攤在椅子上,覺得自己明天都吃不下了。

這頓飯是管飽的。

那五人還有些夢幻感覺,像是活在夢裏。

他們什麼時候能吃這麼好了?

來回不過半個月時間而已,變化竟然這麼大?

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魏安此刻才緩緩站起,眼睛撇過所有人。

在場眾人頓時一凜,打起一點精神。

之前做得歪歪扭扭的也擺正好自己的身姿。

「今天召集大家,有這場宴會,想必大家都知道原因。」

「就在今天,我們迎來了銀葉基地的五名新戰神。」

「他們是我們基地的新生力量,想要在這個世界生存,我們需要更多的助力。」

魏安指著那五人,朝着馬鵬等人說道。

這件事情馬鵬他們當然是知道的,這番話更多是說給新加入的五人聽。

果不其然,聽見魏安這麼鄭重其事地介紹自己,他們感到渾身有勁。

這是什麼感覺?

這是久違的、被人尊重的感覺。

有人覺得他們是有用的,是有存在價值的。

這是許久沒有體驗過的感覺了。

在任何基地,他們都是被當做牲畜,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稍有不注意就是被毆打。

就算是被打死幾個,也沒有人會憐憫他們,只是冷笑着讓他們滾。

在這裏,他們不但吃飽了、穿暖了。

而且,真的感覺到自己被重視。

一時間,不少人又在抹眼淚。

之前受到的委屈,此刻都爆發了出來。

看見他們這幅樣子,魏安只是輕笑一聲。

「我們基地處於新生,像是初生的太陽。」

「你們被我們選中,作為基地的戰神,自然是會被大力扶持。」

「但是……你們也切記,我們基地不允許發生任何欺壓事件。」

「在我們基地,每個人都彌足珍貴,有自己的崗位,能發揮自己的作用。」

「你們新加入,但若是想要挑戰這條規矩,我不介意讓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能當這個首領。」

魏安此刻笑着,但是眼裏的寒光卻很恐怖。

馬鵬等人都低頭,不敢直視。

那新加入的幾人更是臉色慘白,後背一涼,像是被猛獸盯住,血液都倒流,大腿顫抖。

所謂御下之術,無非就是恩威並施。

恩情已經給足,適當的警醒也應當給足。

這句話說出來,那新加入的五人臉色劇變,連忙大聲保證自己絕對不會犯這種事。

魏安不置可否。

其實,那幾個通過測試的幾人,心裏還真是有這個想法。

他們被魏安這般對待,覺得自己多半也可以成為戰神。

而他們此前在其他基地,接受到的都是「戰神可以欺凌其他人」的觀念。

雖然他們此前是被欺凌者,但是輪到他們強勢之後,誰心裏沒有一點小心思呢?

人性本就是有缺陷的。

屠龍者終變惡龍。

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

但不管怎麼樣,從今天之後,想必這五人也不敢再有其他動作。

銀葉基地內,宴會已經要接近尾聲。

夕陽下落。

大概還有一個小時左右就會天黑。

按照常理,此刻所有人都應該回到自己木屋,準備迎接夜晚。

魏安他們也收拾了東西,即將結束宴會。

然而在銀葉基地的邊緣,卻已經有五人站在那裏。

為首的高高瘦瘦,眼神看起來很陰暗,整個人似乎籠罩了一股邪氣。

竟然是蒼鷹基地首領李冠。

即將進入夜晚了,他卻站在這裏,不知道想要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