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劉洪德不知道,鄒忌完全就不懂這些,劉辛彤也不知道。

鄒忌現在完全就是感覺這個劉洪德人還算挺好的,完全沒別的想法。

要是讓劉洪德知道他白掏了一千萬出來,估計他得無語死。

鄒忌現在沒剛剛那麼生氣了,畢竟人間免費給了他一千萬,他還有什麼理由生氣?

鄒忌剛剛看了一眼手中的支票,頓時嚇了一跳,數不清的零啊,一共十億人民幣,剛開始的時候鄒忌還以爲只是幾百萬呢,原來這麼多的錢,看着這個劉洪德也是騙了不少的人,還有他的後臺肯定也很硬,不然他騙了這麼多的人,不會不出什麼事。

“好了,既然你把錢還回來了,那就算了,我們就先走了。”

鄒忌此刻沒有剛剛那麼冷血了,這倒是讓劉洪德心裏舒服了很多。

“好好好!你們走吧!”劉洪德猛地點點頭說道。

鄒忌轉身看着劉辛彤,笑着搖搖手中的支票,“我們走吧?回家,哦!不對!是回公司嘍!真是的,總想着回家。”

劉辛彤看着現在搞怪的鄒忌,露出了一個微笑,“好吧!不過,等會你得給我一個解釋!”說完,劉辛彤一甩頭髮,率先朝門口走去。

鄒忌自然知道劉辛彤要的解釋是什麼,無奈的搖搖頭,只有騙人了。

好像感覺到身後的動靜,鄒忌回頭一看,發現劉洪德雙手放在桌子下面不知道擺弄着什麼。

發現鄒忌看自己,劉洪德頓時擡起來頭,慌張的看着鄒忌。

鄒忌疑惑的看着劉洪德,正想一探究竟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呼喊。

“鄒,鄒忌!你快來!”劉辛彤驚亂的大叫道。

聽到劉辛彤的呼喊,鄒忌立刻轉過頭。

只看見這個辦公室的門外,圍了一大羣的人,全都是男的,大概有五十個左右,五顏六色的頭髮,統一的黑背心,突出了他們身上那一塊一塊的肌肉,這些人有些手上拿着棍子,有些抱着膀子看着鄒忌兩人,都不是些善意的目光,一個一個的都盯着他們。

這可讓劉辛彤嚇得不輕,腿都軟了,此刻正依靠在門上,害怕的看着走廊上的那一羣混混模樣的肌肉男們。

鄒忌趕快過去一把扶住劉辛彤,擔心的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嚇壞?!”

劉辛彤睜着大眼,看着鄒忌,眼眶迅速紅了。

看到這,鄒忌立馬安慰道,“不要哭!沒事,沒事,不要害怕,有我呢,你絕對會沒事的!”

不知怎麼了,聽到這話,劉辛彤本來躁動不安的心突然就平靜下來了,也不哭了,看着鄒忌,用力的點點頭

“嗯嗯!那,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劉辛彤問道。

“放心,沒事的,相信我,來,我先扶你到那邊沙發上坐下。”

鄒忌說完,看了一眼門口那些人,又看了一眼身後辦公桌旁的劉洪德,然後扶着劉辛彤往沙發那去了。

“喂,小子,別調情了,趕緊來受死啊,哈哈”

“是啊,是啊,都現在這情況了,你還照顧你馬子那,要不我們忙你照顧啊?哈哈哈!”

門口走廊上那些混混們勾肩搭背的朝着鄒忌這邊叫道。

鄒忌不理會他們,現在的他一心只想先把劉辛彤扶到沙發上,然後嘛,就有得玩了。

“好了,劉姐,你先坐着,等着我,我們一會回公司啊。”鄒忌微笑着對劉辛彤說道。

看着鄒忌輕鬆地微笑,劉辛彤的心也放了下來,點點頭,“你小心點。”

“嗯。”

說完,鄒忌站了起來,把頭朝向劉洪德,看着劉洪德,沒有表情,緩緩地開口道,“今天,你犯了最大的錯誤就是惹了我。” “是嗎?呵呵,裝逼啊!有本事來啊,哈哈!”劉洪德此時底氣也大了很多,肆無忌憚的對着鄒忌叫道。

“呵呵,”鄒忌笑了笑沒說話,走到辦公桌前,又拿起桌子上的香菸,點着,猛吸一口。

“你,確定要和我對着幹?你就不怕我把你打殘嗎?”鄒忌緩緩地開口道。

“什麼?你說什麼?哈哈,笑死我了,你們聽到沒有?哈哈,這小子說要打殘我,哈哈!”那劉洪德大笑道。

走廊門口那些人也都笑了起來。

鄒忌眼神更加冷冽了,這種感覺,讓鄒忌很不舒服。

鄒忌把煙給按滅了,看着劉洪德。

鄒忌沒說話,邪惡的笑了,雙手插兜,轉身,朝着走廊上的那些人走了過去。

看到鄒忌這個樣子,劉洪德心裏打了個冷戰,不過看到鄒忌赤手空拳的,而自己的小弟們都是全副武裝的,劉洪德心裏放心了很多。

而對面那些混混們看到鄒忌雙手插兜就過來了,都露出了不屑的笑,一臉鄙視的看着鄒忌,有的已經開始拿起手中的武器了。

還有的把手捏的卡卡作響,似乎是在挑釁鄒忌一般。

鄒忌依舊是嘴角上揚,一點都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裏,現在鄒忌的心裏很是平淡,就像是自己面對了一羣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一樣。

他相信自己隨手就能把這些人給收拾了,這是對自己的自信。

“嘿!小子!笑你大爺啊!來來,走快點,讓本大爺***爽!”走廊最前面的一個混混對着鄒忌叫道。

這個人虎背熊腰,皮膚黑黑的,身體上的肌肉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是個練家子。

鄒忌瞟了這個人一下,然後就果斷的無視它的存在了。

這可讓這個彪形大漢很是惱火啊,嘴裏罵罵咧咧的就要上前給鄒忌好看。

“來啊,讓你看看本大爺的拳頭!草!竟敢無視我!”說着,這個大漢舉起沙包一樣大的拳頭,照着鄒忌就砸了過來,速度很快。

“啪!!”鄒忌輕輕的就接住了這個大漢的拳頭。

然後鄒忌閃電一般的另一隻手動了,“哐!!”鄒忌的另一個拳頭砸到了這個大漢的肚子上。

那個大漢臉色瞬間就變了,眼珠子瞬間就睜大了,嘴巴也張得大大的。

然後,然後這個大漢就飛出去了,砸到了人羣當中。

那個大漢倒地之後,果斷的咳嗽了兩聲,一翻白眼就昏過去了。

鄒忌此刻露出了一個很是無聊的表情。

這下劉洪德可是看在了眼裏。

“你們,還愣着幹嗎?傻逼啊!他就一個人!再怎麼厲害,也打不過你們啊!快給我上!照死裏打!死了我頂着!!”劉洪德對這走廊上的那羣人大叫道。

聽到劉洪德的話,那些人愣了一下,然後一個一個都朝着鄒忌跑了過來,一共幾十個人,肯定不能一起跑,就前面那些跑得快,後面的都來開了距離。

這下可是方便了鄒忌。

鄒忌看見都照這他衝過來了,他沒有一絲猶豫,果斷的動了,先以很快的速度跑到一個人的旁邊,那人還往前跑呢,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鄒忌照着他的脖子,一個手刀下去,這個人就撲街了。

與此同時,鄒忌的一隻腳朝着自己的身後就是飛起一腳,哐的一聲,一個人被鄒忌給踢飛了。

鄒忌沒有停下來,瞬間就朝着下個人前進了。

啪,咚,哐,啊,慘叫聲不斷的傳來,鄒忌的身影不斷地閃現着,每移動一次,就有一個人倒地。

不知怎麼了,鄒忌打着打着,手上的的力道開始控制不住了,剛開始的時候他可以控制住把人打暈,可是越往後面去,鄒忌受傷的力道就越大,而且還有一種想要殺戮的意念,鄒忌的眼睛慢慢變得有些紅了。

啪!鄒忌把一個人的腿給打骨折的聲音。

此時鄒忌的周圍全是倒在地上**的人,還剩下十幾個完好的人了。

那十幾個人此刻嚇得不停地打哆嗦,手上拿的鐵棍也都掉到了地上。

“呼~呼~~”鄒忌呼呼的喘着氣,眼睛紅紅的,盯着對面的這十幾個人。

這時,鄒忌又動了,很快的速度,衝到了那些人身邊,他們都來不及躲。

啪!!啪!!人倒地的聲音。

鄒忌眼睛依舊是紅紅的,腦子裏不斷的迴響這一個聲音‘殺吧,殺吧,盡情的釋放吧。’

鄒忌皺了下眉頭,他很是不喜歡這種感覺,感覺很是不舒服,雖然有一種想殺人的衝動,但還好他還是有意志的。

“鄒,鄒,鄒忌。”一個細微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鄒忌把頭轉過去,眼睛裏的紅色已經有點消失了。

看到鄒忌看向了自己,劉辛彤有些害怕的問道,“你,你沒事吧?剛,剛剛是?”

鄒忌晃了晃鬧袋,再次睜開眼,眼睛裏的紅色已經沒了。

“嗯,我沒事,至於剛剛,等一會我在給你解釋吧,現在,我有點事要處理一下。”

劉辛彤自然知道鄒忌說的是什麼,點點頭,沒說話。

鄒忌轉頭看向劉洪德,那劉洪德此刻也是不停的打哆嗦,睜着驚恐的大眼,盯着鄒忌。

“你,你是什麼人?!”劉洪德問道。

“我?”鄒忌笑了下,“呵呵,我就是個普通人而已,只不過被你逼出了自身的潛能。”

劉洪德當然不會相信鄒忌的話,“你騙,騙誰呢!什麼,什麼狗屁潛能!趕快!趕快告訴我!!”

“哦?!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呢?”

“你,你,你!”劉洪德指着鄒忌,硬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呵呵,好了,來吧,果斷點,你是要左腿還是右腿?”鄒忌問道。

“什麼?什麼?”劉洪德一聽,頓時大叫道。

“我兩個腿都要!!都要!你,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了。”劉洪德似乎是想到了鄒忌剛剛的牛逼,突然就服軟了。

“放過你?可能嗎?我說過了,要把你打殘的。”鄒忌笑着說道。

那劉洪德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了,“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鄒忌一聽,頓時就樂了,“哦?你說說,我欺你了又怎麼樣?”

“你! 最強棄少黑巖 你!你不要逼我!!”劉洪德掙這個大眼,指着鄒忌說道。

“我就逼你!你不是上面有人嗎?來啊,讓他們來救你啊!”

“你!你!好!這是你逼我的!!”說完,劉洪德猛的拉開桌子最下面的一個抽屜,拿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東西。

鄒忌心裏猛地跳了一下,那邊的劉辛彤也大叫道,“鄒忌!!”

“哈哈!!這下看你怎麼辦!找死吧你!我說了!你不要逼我!!”劉洪德拿着槍,大叫道。

這時,鄒忌突然憤怒了,這麼多天來,還沒有人這麼壓制過鄒忌,沒有讓鄒忌感覺過自己很弱,這下,可是惹怒了鄒忌。

鄒忌的雙眼,瞬間又變紅了,腦海裏那個聲音又出來了。

鄒忌往前走了兩步,把自己的額頭頂到槍口上,大叫道,“開槍啊!!” 劉洪德的雙手抖了抖,“你,你不要逼我!我,我真會開槍的!”

“開啊!”鄒忌一把攥住槍口,睜着雙大眼,眼裏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