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你腦子裡裝的是什麼?都是大便嗎?我讓你坐床上,我還洗了澡,頭髮水都沒幹呢,這暗示的還不徹底?你能不能不要假裝不知道我的意思?

「坐下。」南宮嫣兒瞪著黃雲,惱怒道。

「啊?」黃雲愣了半天,才遲疑著說道:「這真不怎麼方便,我覺得還是搬一張椅子進來,我們坐著慢慢講。」

「黃雲。」南宮嫣兒怒喝。

「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你見過誰講故事前先洗澡的,我老實告訴你,這個房間一共三把椅子,全被我搬出去了,你現在還有什麼要說的?」

懵了!

黃雲被南宮嫣兒這突如其來的話給打懵了!故事怎麼能這麼發展呢,這是要被逆~推的節奏啊。

「嫣兒你冷靜些。」黃雲連忙用元力催出酒精,整個人一下子清醒了,他覺得自己要是再假裝迷糊,肯定得出事。

「老娘冷靜不了,你今天上來也得上來,不上來也得上來,老實說吧,老娘今天要推了你。」南宮嫣兒怒吼道,幸虧房門隔音效果好,否則就這河東獅吼,整個大院的人都得聽到。

「你是真傻也好,裝傻也罷。」

「給老娘上~床。」

南宮嫣兒怒了,怒火滔天。

你生活中有沒有這種傻叉的異性朋友?在你暗示,甚至已經把話挑明的情況下,還傻比一樣站在那?有沒有?

南宮嫣兒很想問一句。

天底下怎麼有這種傻比男人?偏偏自己還喜歡上了,喜歡的無法自拔,天啊!!

「我覺得。。」黃雲吞了口唾沫。

「給老娘上來。」南宮嫣兒一把拉住黃雲,生生拉上了床,黃雲也一下子撲在南宮嫣兒懷裡,溫軟入懷,黃雲有些迷糊,他心神一凝,立馬恢復清醒,就要拚命掙扎。

「黃雲你今天敢掙扎一下,我恨你一輩子。」南宮嫣兒忽然說道。

她語氣很凝重,聲音很認真,認真到黃雲臉色也微微一變,他從書上看到過一句話,當一個女人,下定決心要將自己交給一個男人,如果被那個男人狠心拒絕,那麼這輩子,女人都會生活在陰影中。

由愛生恨。

拒絕的不是情意,而是一個女人的尊嚴。

為了讓南宮嫣兒不活在陰影中,也為了證明自己是個男人,黃雲怒了,他突然一把抱住南宮嫣兒的腰,然後整個身子都支撐起來,尋找到她嬌艷欲滴的小嘴后,直接就把自己嘴巴湊了上去,用力的親吻允吸著。

這下輪到南宮嫣兒掙扎了,黃雲的動作太粗魯,她有些不習慣。

黃雲就想。

老子剛剛掙扎,你不讓我掙扎,現在還想跑?

於是粗魯的上下其手!

很快就將南宮嫣兒摸的嬌喘~吁吁,情難自禁,然後,黃雲問了一個問題。

「還要不要繼續?」

「。。。」

南宮嫣兒閉著眼睛沉默了很久,才睜開那蘊含春水的眸子,她覺得,自己如果不徹底把話說明白,以黃雲的性子,這事還是不怎麼靠譜,她靜靜看著壓在身上的黃雲,臉蛋泛紅,聲如蚊蟻,細不可聞。

「進來。」

「輕一些,我第一次。」

黃雲也是第一次,兩個第一次的男女在一塊,很難有什麼配合默契的溝通,這註定是摸索的一夜,瘋狂的一夜。

ps如果你笑了,請投票,黃雲這逗比終於破了。(未完待續。。) 第二天早上。

我的異能悠閑生活 天蒙蒙亮了,燕京的天兒冷,暖氣早在半夜就被迷糊的黃雲關了,所以室內溫度也不高,南宮嫣兒蜷縮在黃雲懷裡,白嫩的胳膊一半裸露在外,她也不覺得冷,精緻的臉蛋掛著一抹歡快的笑意。

即便睡著了,這抹笑意也存在著。

她覺得滿足,快樂!!

黃雲先醒了過來,他看了看懷裡的南宮嫣兒,那張還算清秀的臉嗖一下子紅了,昨晚的激戰很悲壯,悲壯到。。。黃雲前戲做了半小時,又摸索了半小時。

總算找到了訣竅。

然後。

就沒然後了。

南宮嫣兒眼皮顫了顫。

「嫣兒,我知道你醒了,你把眼睛睜開,咱們說說話。」黃雲紅著臉,他是因為害羞才臉紅嗎?顯然不是。

南宮嫣兒睜開眼睛,俏臉微紅的看了眼黃雲,然後身子往黃雲懷裡又縮了縮,兩個人連最親密的事兒都做了,這一點肌膚相親還是能接受的,南宮嫣兒也習慣了蜷縮在黃雲懷裡,就像一隻慵懶的野貓兒。

「說什麼?」南宮嫣兒埋著頭。

「我覺得。。。昨晚是個意外。」黃雲遲疑了很久,才說道。

「恩?」南宮嫣兒愣了楞。

「我沒有想到。。。我昨晚沒準備好,再給我一次機會。」黃雲一臉認真,說道。

南宮嫣兒抬眼看著黃雲,看了很久很久,忽然撲哧一笑,她的笑容很柔和,柔和得讓黃雲心醉,或許,她現在的心情是愉悅的吧,在黃雲心中。南宮嫣兒是第一次這麼笑,她以前的笑容,優雅,迷人,高貴,但是不柔和。

這個笑容。

真的很美,很幸福,以至於黃雲迷醉了,他忘記了羞愧,忘記了昨晚那兩分鐘的戰鬥。

「我不在乎這些。我只要你抱著我,把我當你身邊的一個小女人,這樣我會很滿足。」南宮嫣兒緊了緊黃雲的腰,一臉柔和的說道。

黃雲心醉了,於是他用力的把南宮嫣兒摟在懷裡,南宮嫣兒則把腦袋靠在他懷中,兩人都不說話,靜靜感受著這一抹柔情,許久。。

「要不還是再試試?不試我心裡不踏實。」黃雲有些不安的說道。

「。。。」

書上說。男人是很在乎長短的,無論時間還是尺寸,這話極對,可是南宮嫣兒想對黃雲說。你能不能不要等我把感情醞釀好了,然後很用心的摟著你,感受那滿滿的幸福的時候,忽然冒出這麼一句煞風景的話?

不管怎麼說。

黃雲第一次沒了。

南宮嫣兒第一次也沒了。

黃雲看著懷裡野貓般慵懶的女人。怎麼看怎麼覺得漂亮,好像比昨天更漂亮了。

「嫣兒你更漂亮了。」黃雲讚歎道。

「我也覺得你比昨天更帥了。」南宮嫣兒也看著黃雲,眼睛亮晶晶的。

「給我講講那個世界的事兒。你昨晚都沒講。」

「從什麼時候說起呢?恩,從大漠外域吧,那個世界叫大漠域,強者如雲,宗派錯綜複雜,一次偶然的機會,我過去了,於是,落丹宗的故事開始了。」黃雲有些唏噓。

他在大漠域一步步走過來。

從外域走到內域,從內域走到拍賣城,又從拍賣城走到魔獸山脈,這就像一場春~夢,很夢幻,卻又那般真實。

黃雲小聲講著,南宮嫣兒則在旁邊認真聽著。

一次次危機。

一次次戰鬥。

一次次奇遇。

黃雲全部講了一遍,他唯一隱瞞的就是圖騰,不是不信任南宮嫣兒,圖騰這個東西關係重大,尤其宣武前輩還成了華夏最神秘的相師,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圖騰內還有什麼其他奧秘。

這都得和宣武前輩談一次話才能知道。

所以。

黃雲也做了個決定—儘快和宣武前輩談一次,他有太多的困惑,最困惑的顯然是宣武前輩怎麼活下來的,以及五十六顆金星出世引起的盛世,盛世?究竟是什麼樣的盛世?這其中又牽扯了多少秘密?

「你說,那個世界的丹藥材料,就是地球上的藥材?」南宮嫣兒睜大了眼睛,她很吃驚,這未免太巧了。

「我一開始也很吃驚,但事實就是如此。」黃雲點頭說道。

「咦?藥材?」黃雲靈光一閃。

「潤魂丹對魂魄滋潤效果是非常大的,現在圖騰內,有伯雷前輩,有天依,有若姿,拍賣城內也有很多魂魄武者,甚至宣武前輩說不定也是魂魄之體,那麼潤魂丹就很有必要了。」

潤魂丹。

這是一種滋潤靈魂的丹藥—七品丹藥,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材料就是九級凶獸的精血,幾個老頭曾經說過,給他們煉丹材料,他們就能煉製出潤魂丹。

「問一問若姿,她肯定清楚潤魂丹的煉製材料。」黃雲心頭一動。

這天子腳下,連五百年人蔘都有,什麼藥材沒有?知道了那些煉製材料,黃雲不介意去那些豪門貴族打打劫,這玩意可是一門技術活,不是光有熱情和力氣就能做好的。

黃雲想。

是時候做一次梅花大盜了!!

。。

。。。

圖騰空間內。

呼~

黃雲精神力凝聚出的虛幻狀態,憑空出現了,他站在虛空之上,俯視著這一方空間,很快,他就發現了若姿的身影,她盤膝坐在一山崖旁,白衣飄飄,臉上沒有一絲神情。

這是一個冰冷,高傲的女子。

嗖!

黃雲直接出現在她身前,他靜靜打量著若姿,那白嫩的瓜子臉,長長的眼睫毛,完美的五官,以及臉蛋上淡淡的傲氣,這真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尤其她臉上那恰到好處的高傲神色,不會讓男人討厭,只會生出一種看到女神般的距離感。

可是黃雲討厭。

他討厭這個女人,但也僅僅只是討厭,還達不到仇恨的層次。

若姿眼皮顫了顫,隨後緩緩睜開雙眼,她看著黃雲,臉色有些複雜,這幾天在圖騰空間里,她也偶爾會和伯雷交談幾句,伯雷的大名她當然聽過,早在她成名前,伯雷就已經是古域巔峰尊者了。

若姿萬萬沒想到。

黃雲居然掌握了這樣一方潤魂的空間,而且伯雷這等大人物,也寄居在這空間內,這幾天的修鍊,她得到的好處是巨大的,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這是拜黃雲所賜。

她感激。

但她不會原諒黃雲,靈魂交融這種事兒,她怎麼想怎麼覺得憋屈,甚至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