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後來卻被用女媧石復活了,審判委員會可不敢讓她死,普羅米修斯之火也需要她來安撫,神器有靈,人道聖器從幻想時代就執掌於她的手中,趙錦韻如果死了,這些人道聖器很難說會不會沉睡。

所以,他們復活了趙錦韻,並建立了404機關,讓她成為了秘書長。

因為歷史被篡改的緣故,她失去了許多記憶。

不過。

女士是絕頂聰明的人,想必已經知道了許多,至於她為何沒有去找李和,因為先前還不到時候,畢竟在趙錦韻的視角裏面,整個審判委員會都是敵人……

「兩個瞎子,倒也有趣。」

刑天依舊放肆,張執象也懶得跟他糾正這些,只是淡淡的說道:「你或許應該去李和面前跟他說這些話。」

不死性?

李和最不怕的就是這玩意。

刑天嗤笑,說道:「李和進入烏托邦,等他出來的時候,世界已經是神王的了,我就是當他面說這些又如何?」

刑天很自信。

但張執象總覺得李和當着神王面殺人的時候,神王不會阻攔……

作為領導者,神王應該是最坑的那種類型,他既不在意屬下的忠心,又不把屬下當人看,刑天的命在神王的眼裏,甚至不如看李和發脾氣來得有趣。

或者說,他就很想看刑天的驚愕和絕望……

「不管你對神王如何自信,但這縷原初之火,你是拿不走了。」

「我何曾說過我要拿原初之火?」

「你是來……」

「呵,神王只讓我確定原初之火的成熟時間而已,原初之火,他會自己來取。」

刑天雖然對自己的不死性很自信,但卻也沒有自大到明目張膽拿了原初之火,還能夠活着走出崑崙要塞的程度。

特別是現在原初之火併未成熟,他拿了也沒有效果,那就更不可能了。

「這可是崑崙要塞!」

聽聞神王親自來,張執象隱隱覺得不妙,但還是認為崑崙要塞是足以對付內有多元的終極要塞,神王從外部攻打如何能進來?

普羅米修斯之火可不光光是用來生產火種的。

它作為崑崙要塞的力量核心,為崑崙要塞提供的力量等級,可是內有多元級別的,哪怕是神王,張執象也不覺得他可以進來。

「那又如何?神王又不進來,他等人將原初之火拿出去就可以了。」

「李和又在烏托邦內,秘書長就算想將原初之火給李和也做不到,還是說,任俠登門拜訪,你們會直接將原初之火交由任俠?」

「那樣的話,要修改崑崙要塞的准入標準吧?」

刑天作為天階專員,曾經的辛密知道的不多,可是對於404機關和崑崙要塞的了解卻不少,崑崙要塞有三條自動屏障的鐵律:

1、內宇宙不得入。

2、非火種持有者不得入。

3、非白名單成員不得入。

后兩條但凡觸及一條,都需要經由秘書長確認后才會放行,而第一條,無法針對某個人來放心,只能暫時放開規則,或者說關閉最高防禦模塊。

很不方便?

不方便就對了,正是因為不方便才最安全,保證內宇宙級別的敵人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進入崑崙要塞,只能夠在外部強攻。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任俠要進入崑崙要塞,最高防禦模塊關閉,神王也就可以進來了……

屆時原初之火歸誰不好說,崑崙要塞肯定要被打爛。

所以。

任俠不可能直接進入崑崙要塞拿到原初之火,這玩意肯定要經由某個人帶出來,而神王時時刻刻盯着崑崙要塞在,到時候就是他與任俠搶人。

這樣一來,攜帶原初之火,就變成了一個極高危的任務……

這玩意還不能由皇級攜帶。

因為皇級開始,就可以融合原初之火了,無論是誰拿到原初之火,打可能打不過任俠、神王這些,但一心想逃的話……

一則截殺難度極高,二則,這玩意只能持有者自己主動剝離,否則人死燈滅……

不論怎麼看,這原初之火都不會經由哪位天階專員之手往外帶的,沒有誰會願意去賭這個概率,趙錦韻也不會同意有皇級拿到原初之火的。

所以。

會來拿火的,只能是最後的見習執劍者……金怡真。

……

自從五月來到曙光城,打了打醬油和輔助,金怡真冒着反噬幫趙清影她們演了波戲,讓李和看到了自己未來的孩子,然後錯以為是他與趙清影的未來某種可能。

李和身上的因果太重,導致金怡真的里人格直接「散了」。

對,就是那種直接反噬到死亡的那種,經過了數個月的時間,終於又慢慢活了過來,可依舊重傷未愈,所以她很少出現。

什麼都不知道金怡真,便以表人格在曙光城悠閑度日。

她一直住在藺文萱的家中,只是藺文萱似乎越來越少回家了,她甚至很少睡覺,常常可以在深夜的圖書館中看到她的身影。

李和也很忙。

在打和諧城之前,時刻準備着打和諧城,打完和諧城后,又要兼顧方方面面,雖然姬長生的歸來讓他不用多操心,可是李和卻常常心緒不寧,越發焦慮了。

金怡真再天真,也知道時局緊迫。

她都看在眼裏卻幫不上什麼忙,她想過要回三韓,可星辰戰線將三韓的青壯年全部帶走,那裏只剩下老弱病殘,她熟悉的朋友都不見了。

於是。

她就像是一個吉祥物一樣,留在了曙光城,她很享受這座城市的舒適與發達,但這種什麼忙都幫不上的感覺很不好。

李和進入烏托邦后,她就愈發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李玥在拚命鍛煉,四大武館被她挑了個遍,武宗打了不知道多少,很快就要挑戰四大宗師了,小曦都加入了少年班,她們團隊拿到了覺悟計劃書的一個項目,每天也是忙得連飯都沒時間吃。

所有人都在努力,或者說在拼搏。

可她卻什麼也做不了,她是學心理學的,也參加了曙光城的建設工作,可曙光城的人們心理狀態都很好,沒有什麼人需要心理治療,她們科室的輪班已經是上一天休三天了……

她也嘗試去做哲學工作。

但顯然不夠格,這門提綱挈領的學問,頂級大學的教授都不一定能參與……

所以。

過於清閑的金怡真感覺自己跟這座城市格格不入,這天下午,她抱着一個椰子,坐在公園的一顆榕樹下望着空蕩蕩的公園發獃。

「你很想幫李和嗎?」

忽然,她聽到了一個聲音,她愣了下,四處望望,並沒有看到人,這一次,是第一次,里人格讓她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你……是誰?」

金怡真倒不會以為有什麼幽靈之類的,她只以為有誰利用傳音在跟自己說話,只是有些意外這聲音有點熟悉,可想不起來是誰。

沒有聽到回答,金怡真只是感覺眉心有些脹,然後就看到一道光影從眉心鑽了出來。

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出現在了面前。

她呆住了。

「你……是我嗎?」金怡真獃獃的問道,里人格伸了個懶腰,說道:「我不是你,又能是誰呢?不然你這個懶憊性子,如何能活到現在?」

「可我為什麼不知道你?」

「……我能說,是你自己不願意知道嗎?」

里人格有些難以吐槽,分明就是金怡真自己在抗拒一切舒適區外面的東西,所以連她的存在都不願意接受好不好。

這就是一個喜歡作死又膽小又沒骨氣的姑娘啊。

「是,是嗎?」

金怡真尷尬的笑着,她好歹還是知道自己的,里人格也不跟她廢話了,繼續問道:「你是想幫李和嗎?賭上性命的那種。」

「啊?」

金怡真頓時慫了,她想給大家給李和幫幫忙,但卻沒有想過要做到這種程度,所以瞬間就害怕了。

「你呀……怪不得連倒追個男人都不行呢。」

「嗯??我們是一起的吧?你為什麼這麼說自己。」

「切~」

里人格懶得跟她多說,金怡真這樣的還能夠接近李和,她這種,李和靠都不會讓她靠近,話說當初藺文萱還真沒說錯,李和真就半點都不貪。

趙清影都做到那個份上了吧?

李和雖然對趙清影的確親近些,但卻規矩的很,完全沒有更進一步發展的打算,似乎最終也只是成為了朋友而已。

唯獨在李玥那裏,他倒是態度明確。

還真是令人羨慕啊。

里人格有些走神,金怡真則彷彿下定了很大的決心一樣,有些畏畏縮縮的問道:「你,你先說一下,我怎麼才可以幫到李和,要做什麼事?」

「咦……」

里人格愣了,這個倉鼠一樣的傢伙,居然要勇一波?

在里人格的注視下,金怡真有些臉紅的偏過頭去,怎,怎麼了嘛,我就是住一起,經常看藺文萱跟李和那個甜蜜的樣子,有些羨慕嘛。

也,也沒有多喜歡李和。

雖然很帥很可靠就是了……可是絕對沒有多想,我只是,對,只是看他那麼累,那麼大公無私,所以想幫他而已。

「我全聽見了啊,心聲。」

里人格無奈的說道,金怡真尖叫一聲,滿臉通紅,她還要一些小秘密沒細想呢,她畢竟住藺文萱家裏,有時候半夜起床總能夠聽到些什麼聲音,結果膽小的連出門上廁所都不敢……

「你真是無可救藥了。」

里人格覺得人生非常失敗,自己怎麼能夠如此廢物呢?你都活成了吉祥物吧?李和都忘記了你的存在,連屏蔽個聲音都懶得去做,是吧?

………………………………

………………………………

……………………………………

因為真的無害,所以即便醒了也沒有引起李和的警覺?因為太懶憊,經常早早入睡,李和在考慮家中有妹妹的情況下,所以就跟藺文萱去了她家對吧?

然後你就聽到了很多對吧?

里人格有些難以吐槽,本來就對一個人有好感,還碰到這種事情,金怡真多了幾分別的心思也正常,但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明明慫的要死,這就克服本性了?

嘖……

「既然你問了,那就好好跟你說說吧,你,哦,不,我,金怡真,見習執劍者,了解一下?關於見習執劍者……」

里人格將這些年的事情告訴了金怡真。

金怡真聽完後有些懵,她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她居然是見習執劍者,而且是最後剩下的那一位,即將拿到原初之火登基!

成為天底下最強最有權勢的人!

呃,不對,那是過去了,如今也說不好到底是哪邊更強……

等等!

現在不是興奮的時候,我要原初之火,如果自己去取,出了崑崙要塞就要被神王截殺?神王啊,那是神王啊!!!

「我,我還是,不去了吧?」

金怡真慫了,原初之火她也不想要了,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她根本就不配,如今連送人都有風險。

她還不想死……

里人格表示,這才是正常嘛,還不等她微微一笑,準備開口勸慰,金怡真就又怯生生的問道:「那個,我不去,是不是李和任俠他們,就要輸了?」

里人格:「……」 李安安卻不肯走,轉身從路過的服務生手上拿了一杯紅酒喝,而且喝得很急。

楊霞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還喝酒,喝酒更加耽誤事,好在她一下在人群中搜尋到了傅藝橫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