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悽慘方式離開人間的凱莉,卻在死後從梅雅萱、從雍博文身上感受到了失去已久的溫暖與愛護。

梅雅萱是她的陽兵,是她的姐妹,是她的親人,是她不可分開的一半人生!

她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去傷害梅雅萱,哪怕那是她最思戀的母親,也不行!

雖然學了些法術,但梅雅萱遠遠無法與這些真正身經百戰的法師相提並論,哪怕有凱莉的幫助,也差得十萬八千里遠。

她們無路可逃,她們逃不掉了。

凱莉猛得從梅雅萱的衣袋裏掏出一顆手雷,高高舉起,“媽媽,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最新的術法武器,專門傷害靈體的碎魂手雷,只要我引爆,激活的法術,就會立刻把我炸成碎片,從此就真真正正的永遠消失!”

布魯克斯夫人淚流滿面,凝視着凱莉,緩緩道:“凱莉,你逃不掉的,天使已經趕來,你聽雷聲裏有聖音在奏響,天堂之門已經打開,就算我不攔着你,天使也一定會把你帶走,這是已經締結的約定,就是我也不能反悔。放棄吧,凱莉,你們無路可逃!”

凱莉毫不畏懼地直視着布魯克斯夫人,“讓開,讓他們都讓開,不然我現在就炸碎自己。就算是天使,也沒有辦法讓破碎的靈魂復原。”

布魯克斯夫人無力的揮了揮手,聚攏上來的黑袍法師,緩緩退開,重新站到街邊,沿路排列着,向暴雨與黑暗的深處延去。

“小萱,走啊,快走!”

凱莉一手握着碎魂手雷,一手拼命拉起梅雅萱,跌跌撞撞地向前奔走着。

雷鳴,電閃,暴雨。

長街漆黑如墨,空氣森冷若冰。

渾身透溼的梅雅萱拼命地向前奔跑着,不時跌倒,再爬起來,再跑。凱莉影子般緊緊跟隨在她的身旁,忠實地盡到了一名護衛陰兵的職責。

跑,奔跑,踉蹌的奔跑,向着更陰暗的深處奔跑。

黑袍法師們默然注視着一人一鬼兩個女孩兒。

突然神聖的樂曲聲大作。

天空中密集的烏雲突然破開一個大洞,金色的光芒伴着傾貧的雨水灑落漆黑人間,正將梅雅萱和凱莉籠罩其中。

烏雲深處,金色的光門正緩緩打開,兩個伸展羽翼的聖潔身影緩緩步出。

天使降臨,在這漆黑寒冷的雨夜。

凱莉的身體被映成了透明的金色,她驚恐的發現,自己與梅雅萱的聯繫正在逐漸減弱。

梅雅萱的臉色透明得近乎蒼白,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與生命,正隨着與凱莉聯繫的減弱而急速消失。

當聯繫完全切斷的那一刻,就是她死亡的一刻,也是凱莉獲得自由的一切!

梅雅萱沒有力氣再跑了,她的雙腿軟得好像麪條,沉得如同灌鉛,終於放棄,一屁股坐到了沒踝深的街面積水裏,“凱莉,我跑不動了。”

“對不起,小萱,對不起!”凱莉抱着梅雅萱放聲大哭,她可以用永遠消失來威脅母親,卻不可能用此來威脅天使。

當天使降臨的那一刻,就註定了她們真的是無路可逃了。

驀得光芒一暗,籠罩在她們身上的聖光消失了。

兩人茫然地擡起頭,看到頭上多出一把雨傘,擋住了從天而降的金色光芒。

持着傘的年輕男子,雖然身處暴雨之中,卻依舊乾乾爽爽,連一絲雨滴都沒有。

“大晚上的,兩個女孩子,不老實在酒店裏呆着,到處亂跑什麼,多危險啊。”

雍博文溫和微笑,向梅雅萱伸出手,“跟我回去吧。”

看着爲她們撐起一片希望的雍博文,一直再怎麼恐懼慌亂都沒有哭泣的梅雅萱終於哭了起來,“雍總,對不起。”

“以後記得聽話,下不爲例。”雍博文絲毫沒有責怪兩人的意思,握住梅雅萱冰冷的手,將她拉起來。

“大天師閣下,你想做什麼?”布魯克斯夫人怒不可遏,握緊了雙拳。

“當然是帶我的員工回家了。”雍博文向着布魯克斯夫人微微鞠了一躬,“夫人,凱莉是你的女兒不假,可她也是我公司的員工,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利。”

布魯克斯夫人厲喝:“這裏是東歐,不是中國,你以爲你可以像在自己家裏那樣一手遮天,爲所欲爲嗎?”

“你可以試一試阻擋我!”

雍博文毫不在意地微笑,領着梅雅萱,轉過身,緩步前行。

布魯克斯夫人氣得渾身發抖,緊握雙拳,指甲刺進了掌心,鮮血直流。她真希望自己是真的瘋掉了,那樣她就可以不顧一切的下達命令,讓人幹掉這個可惡的傢伙。

可是她沒有瘋,所以她不能!

戰後的東歐需要這樣一位盟友,海默?布魯克斯需要這樣一位盟友,布魯克斯家族需要這樣一位盟友。所以她纔會選擇偷偷把凱莉引出來,想要造成即成事實,這樣即使事後賠罪道歉也沒有問題,既不影響大局,她還能幫助凱莉解脫。

可是,現在雍博文親自出現了,如果她敢動手的話,那等於是赤裸裸的挑戰雍博文的尊嚴威信,這將摧毀雙方合作的最起碼基礎,國內外不知多少勢力會爲此而彈冠相慶!

漆黑的雨街上,雍博文隻身一人出現,領着梅雅萱緩緩離開。

可布魯克斯夫人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鋪天蓋地的地獄妖魔和作戰傀儡,看到的是一個龐大無匹的經濟怪獸,看到的是一個如她丈夫般的紫徽大天師! 雍博文舉着傘,拉着梅雅萱,無視街兩旁虎視眈眈的黑袍法師,無視氣得發抖的布魯克斯夫人,從容而行。

聖音依舊,金光追隨着照射下來,牢牢罩定那把黑色的大傘。

布魯克斯夫人突然升起了一線希望,“雍博文,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了,我已經與天堂定下了協約,你擡頭看看,天堂之門已經洞天,天使即將降臨,他們將引領凱莉迴歸天堂,你即使在人間無敵,難道還能抗衡天使嗎?世界不僅僅是你腳下的這塊土地,你那點力量遠遠不夠看。”

雍博文放聲長笑,“妖邪我斬得,仙使我殺過,神魔我也得罪過,天使又怎麼樣?”他的底氣不僅僅來自於隱於暗處的數百作戰傀儡和地獄魔王部隊,也不僅僅來自於隨行保衛的廣陽派弟子,不僅僅來自於很不情願冒着大雨跟出來的濮陽海師徒,更在於他已經知道此刻天堂所處的困境,面對時輪天魔的攻擊,他們已經窘迫到了從人間偷人維持的地步,又有什麼底氣與膽量,在與時輪天魔作戰的同時,與人間開戰?

金光大盛。

一束束探照燈光也似的光芒穿破層層烏雲射落黑暗大地,神聖的樂曲聲大作,渾身閃爍着金色光芒的巨大插翼天使緩緩降臨。

強大而神聖的威壓如怒濤狂潮般涌來。

街兩側的黑袍法師敬畏地紛紛半跪下,完全不在乎地面污水橫流。

做爲法師,他們或許不信奉上帝,但他們卻更清楚天使所具有的強大力量,他們臣服的是這巨大的力量,而不是所謂的神聖權威。

雨忽然就停了。

兩個天使降落在了街前方百餘米開外的地方。

光芒收斂,天使光芒萬丈的身形也急速縮小,最終變得與常人一般大小,僅僅身體表面金光微閃,背後的羽翼卻散發着聖潔的白芒,點點碎光如同星辰般不停地片羽翼上灑下,飄落在地上,順着水面流淌開來,於是他們所站立的那一處地面也星星點點的閃爍起來。

從形象上來看,降臨的兩個天使是一男一女,都是金髮黑眼,閃着金光的是他們身上披着的戰甲,男天使負着一柄巨大的長劍,而女天使卻是持着一張大弓,背上掛着箭壺。

雖然戰甲金光燦燦,但若是細看,就能發現那戰甲表面滿是傷痕血污,還有不少破損的地方。

兩個天使都神情肅殺,凝神注視着雍博文。

布魯克斯夫人激動的大喊:“兩位天使,就是那個女孩身邊的靈魂,請把她帶回天堂,從此脫離人間的痛苦悲傷……”

雍博文緩緩收起雨傘,凝神戒備。

隱身在暗處的作戰傀儡紛紛亮出身形,架起武器,隨時準備開戰。

不遠處的房頂上,濮陽海拄着青竹杖,迎風傲立,神情冷峻。

而潘漢易已經悄然出現在了不遠處的街角,恰好與雍博文同天使的距離相等。

男天使向着雍博文緩緩伸出右手,平攤掌心,巨大的聲音同時響起。

那不是人間的語言,可在場的每一個人偏卻都能聽懂其中的含意。

巨大的聲音喚的是一個人的名字,“雍博文!”

攤開的掌心裏平放着一支黑色的尖角。

聽到天使喚出雍博文的名字,布魯克斯夫人的滿心希望都剎時化爲了絕望,一顆心不由自主地向着無盡深淵墜落,墜落。

雖然天堂力量強大,天使神通廣,但布魯克斯夫人不認爲天使在執行協約的時候,會很認真去調查將要履行對象的周邊情況,在如今這個情況下,他們也沒有那個調查的條件和能力,以天堂一慣的行事手法和習慣,他們唯一的作法就是依靠強大的力量降臨人間,掃平一切反對障礙,強行完成既定目標。

簡單,粗暴,直接,這纔是天堂在人間行事的風格。

可是,降臨的天使居然一口就叫出了雍博文的名字!

尼瑪的,這也太離譜了!

雍博文可是東方的法師,不信上帝的異教徒,他怎麼可能跟天堂還有交情,在天堂還能有認識天使?

爲什麼會這樣!

事情爲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布魯克斯夫人幾欲崩潰,事實偏卻還向着她最壞的預感方向發展。

雍博文淡淡微笑,向着兩名天使一拱手,行了個東方式的禮節,“是我,你們來的比我想像的要快!”

來得越快,就說明天堂對這個事情越緊迫上心,也就說明了天堂目前的處境極爲不妙。

這對於雍博文而言是個極大的利好消息。

“權天使尼斯洛克。”

“智天使拉澤爾。”

兩名天使微微向着雍博文一鞠躬。

這個舉動看得布魯克斯夫差點沒真的崩潰瘋掉。

向來在人間高高在上傲氣無比的天使竟然向一個凡人,一個異教徒的凡人施禮。

一定是這個世界的打開方式錯誤了吧。

布魯克斯夫人突然間懷疑自己是不是其實還在家裏,還在牀上,這一切都只是一場不切實際的夢幻而已,要不然怎麼能解釋這麼離譜扯淡不靠邊際的事情!

雖然形象是一男一女,但衆所周知的是,天使並沒有性別,所以雍博文也不可能把他們當成男人和女人來看。

既然能代表天堂趕來人間相談合作事宜,本身就表明了他們在天堂中的地位,尤其是從兩人滿身血污的盔甲上大致可以判斷,他們是在戰場被緊急調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天堂的情況倒底窘迫到什麼情況?

雍博文突然有些擔憂。

時輪天魔捲起的戰火還沒有波及到人間,是因爲在人間前面有天堂、仙界這些類似的強大位面在苦苦抵擋,一旦這些位面有失的話,或許下一刻,整個人間都將被這非人的戰火捲入其中。

人類有多少能夠在這種位面戰爭中倖存下來?

或許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毀滅吧。

“那麼,你們是想好了,準備接受我的條件了?”

雍博文直截了當地進入主題。

或許通過這種方式支援天堂對抗時輪天魔的戰鬥,對人間和天堂而言,是一種雙贏吧。

待時機成熟,還可以讓人間更多的術法勢力加入進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在這一刻,雍博文想得有些遠了。

女子形象的智天使拉澤爾微微頷首道:“你所提出的建議,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既然你能夠拿出這個東西,”她指了指尼斯洛克手心裏的黑色尖角,“想來對時輪天魔的情況也比較情況,我們一直在苦苦對抗時輪天魔的入侵,情況極不樂觀,所以急需足夠的戰支援。”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便降了下來,只有雍博文才能夠聽清,也只有他才能夠聽明白。 “我還以爲你們是應布魯克斯夫人的請求,來接引凱莉升入天堂的。”

雍博文笑了笑,,將躲在身後的凱莉給兩名天使瞧。

拉澤爾擡頭看了看已經絕望地坐倒在教堂臺階上的布魯克斯夫人,沉聲道:“我們確實也有這項任務。”

這句話讓凱莉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她就在雍博文身旁,能夠聽清聽懂天使的話。

“同時辦兩件事情,倒是順便。”雍博文卻不怎麼放在心上。瞎子都能看清楚凱莉是雍博文罩的,雖然兩件事都是面前這兩個天使要辦的,但事情也分輕重緩急,與爭取足夠強的戰力支援這件大事相比,引渡一個迷失的靈魂前往天堂就變得微不足道了。

事急從權,這個道理天使們也懂。

“不,不是同時辦理。”拉澤爾解釋道,“因爲通道封禁的關係,我們需要得到人間的召喚和許可能才從天堂進入人間,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來同你商談相關合作事宜,需要一個召喚來使我們能夠到達人間,至於這個召喚是什麼目的,這無關緊要。當然,如果能夠達成的話,那就更好了,畢竟我們已經許諾了,天堂向來是有諾必行。”

“那可太遺憾了,她們兩個是我重要的助手,不可能讓你們帶走。”

雍博文把梅雅萱也從身後拉了出來。

有雍博文在身邊,梅雅萱已經定下神,整了整凌亂的衣服,捋了捋篷鬆的頭髮,儘量讓自己的形象好看些後,她才向着兩名天使抱了抱拳——這個禮節卻是隨着雍博文做的,天知道對面天使能不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雍博文介紹道:“這位是梅雅萱經理,與你們要引渡的靈魂凱莉,目前通過法術進行了某種魂體聯接,目前她們主管着我旗下的僱傭兵公司,也就是將接受你們僱傭,前往天堂爲你們效力作戰部隊的主要領導者,日後你們打交道的機會比較多。”

拉澤爾無聲地笑了笑,“那可真遺憾,看起來我們要失信了。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這並不是通過正式祈禱途徑得來的應許,而是通過祕密通道達成的交易,交易做不成也沒什麼問題。”

“謝謝。”雍博文很誠懇地向兩位極上道的天使道謝,“那麼,既然貴方有這個合作意向,接下來還需具體討論合作細節問題,兩位是否能夠全權代表天堂做出決定,抑或是還需要再選派代表來討論詳細細節。”

拉澤爾道:“我們兩個就可以全權代表天堂做出相關決定。由於我們能夠在人間停留的時間比較短暫,所以希望你們能夠先提出一個初步的要求條目,我們會帶回去研究討論,並約定一個再來的日子。還請你指定一個專門聯繫人,我們會對其進行祝福,使其禱則必應,這樣我們就可以隨時應召喚來到人間了。”

“那就小萱吧,正好這是你的專業範圍。”雍博文直接把梅雅萱推到了前面。

梅雅萱吃了一驚,但她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角色,雖驚不亂,面色不變,彬彬有禮地對兩名天使道:“請爲我祝福吧。”

拉澤爾緩步上前,拉住梅雅萱的雙手,背後羽翼緩緩伸展,將梅雅萱整個包裹在其中,聖光的光點如細雨般飄灑而下,從頭到腳,淋過梅雅萱身材的每一處。

雍博文又從衣服裏掏出一疊紙來,遞給尼斯洛克,“這是我初步草擬的章程,你們拿回去看看吧。”這東西他早就準備好了,一直隨身攜帶,爲的就是能夠在第一時間交到天堂來使手中,即時開始談判,早日達成協議。

光點洗禮之後,拉澤爾低頭親吻了梅雅萱的額頭,輕聲道:“幸運的女孩,從這一刻起,你將是天堂的寵兒,你的每次祈禱都必將得到迴應,你的每個願望都將得到天堂的祝福。”

梅雅萱的額心上多了一顆星狀的紅痣,似乎還隱隱有光芒在閃爍。

尼斯洛克收好了雍博文遞過來的協議,拉澤爾便道:“那我們便離開了,人間時間三天以後,請在夜裏準時祈禱召喚,我們將在那個時間再次降臨。”

兩名天使再次向雍博文施了一禮,滿身光芒大作,一步步彷彿踩着無形的臺階般,向着天空中已經開始關閉的金色大門走去。

金色的光芒緩緩向着雲層深處收縮。

暴雨突然間就重新落了下來。

把正目送兩位天使的雍博文澆得透溼,趕緊重新撐起了傘。

梅雅萱躲到了傘底下,心情大定,卻又有些擔憂,“雍總,我沒有談判經驗啊,這麼大的事情,我怕自己做不好。”

“又不是讓你自己做。你現在也是大經理了,這種事情遲早得接觸,放心,我會安排張晶晶、餘博君和教辰曦與你組成一個經理談判組。”雍博文笑道,“看到天使也不用慌,不就是比我們多了一對翅膀嗎?”

梅雅萱剛想說什麼,忽聽遠方傳來轟隆一聲悶響,地皮都隨之微微顫抖,在場衆人下意識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西北方,濃濃黑煙夾着火光猛烈地衝上天空。

驀得,又有一道雪亮的光華沖天而起彷彿要將整個天堂劈爲兩半。

那道光華有如長虹般彎彎橫過半個天空,直直射向雍博文。

雍博文心中沒來由的一緊,緊緊盯着那道跨空而至的光華,紋絲未動。

光華正落在雍博文腳前不足三尺處,奪的一聲,深深沒入水泥地面。

那是一柄光芒閃爍的長劍。

艾莉芸的劍!

龍虎山弟子煉劍爲寶,御劍作戰,向來是劍在人在。

艾莉芸已經將自己的飛劍煉化爲劍丸,平時藏於腹中,遇事噴吐即出,又怎麼可能突然飛出這麼遠來。

出事了!

潘漢易倏地竄到雍博文身旁,急聲道:“是下榻酒店,有人突襲,來勢很猛!”

“走!”

雍博文急喝了一聲,不顧一切地施展陸地飛騰術,向着下榻酒店方向狂奔。

千萬不要出事啊!

千萬不要出事啊!

千萬不要出事啊!

雍博文心焦如焚,跑了幾步兀自覺得太慢,抖手祭起風火二符,激起一道火龍向着身後一打,一個人便宛如發射的火箭般,屁股冒火地急速騰空,射向酒店方向。 租鬼公司sodu

艾莉芸突然感到一陣心悸,猛得從牀上翻身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