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拳撼劍!

爆炸性的力量炸開了空氣,靈技《黑虎拳》全力運轉之下,巨大的黑色拳罡大如磨盤一樣,浩浩碾壓!

在這一拳之下,三星靈者方子興刺出的這一劍,就彷彿是一根小牙籤一樣可笑,在他驚駭欲絕的眼中,拳罡如大星,浩浩蕩蕩平推一切,只聽得「鏗!」的一聲,竟是那方子興手中的青鋒寶劍,凌空被炸成了三截!

「我的寶劍!」方子興痛呼。

然而拳勢浩浩,余勢不減,繼續打在他的胸口,頓時「噗!」地一聲,方子興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被拋飛,血灑當空!

再跌落在地,這人分明已經絕了生息!

「叮!恭喜主人擊殺三星靈者一人,獲得14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防禦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方哥!」

一切發生得太快,黃怡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然而孟星元卻不給她發獃的時間,低吼一聲,已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撲殺而來!

「不!」

黃怡驚駭欲絕,手掌向下一按,天空中的靈劍便化作一道粉光急射而下,而她則是身形晃動,竟是打算逃了!

然而到了此刻,孟星元豈能讓她逃了?

天空中的粉色閃電急射而下,加了5點敏捷之後,孟星元覺得自己的感官都變得敏銳了,飛劍射來原本速度極快,他卻隱隱有一種感覺,自己可以抓住它!

玄之又玄地,他出手了。裝備了噬虎拳套的雙手,已並非簡單的血肉之軀,黃怡的靈劍急轉而下,卻被他如鋼鐵般的大手,「鏗!」地一聲,直接扣住!

他居然是真的捕捉到了這把粉色靈劍!

「哈!」

右掌如鉗,死死扼住,粉色靈光劇烈掙扎著,孟星元突然大喝一道,整整50點的狂暴力量悍然爆發,右掌驟然一握!

只聽得「咔嚓」一聲,這把粉色靈劍居然應聲而斷!

「不!」

黃怡此刻已經完全嚇傻了。靈兵被毀,心神牽連之下,她「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逃遁的身形猛然一頓,頓時被孟星元趕上!

「小元,不,不,不要殺我,我是你表姐啊,我們是表親啊小元……」

震驚,恐慌,怨毒,難以置信……等等複雜的情緒雜糅在一下,讓黃怡的面孔一陣扭曲。

然而孟星元此刻已懶得再跟她多說廢話。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對於一個千方百計想要自己命的惡毒女人,孟星元根本不會再給她第二次機會。

「啪!」

勁風刮過,順著來勢,他一巴掌甩出。

簡簡單單的一巴掌,沒有動用任何武技。只是此時孟星元的身體力量有多可怕啊,整整50的狂暴力量,直接黃怡凌空抽飛,頓時血灑長空,等落地時再看她臉,分明已經被打去了一半!

「畜……畜牲……你……你敢動我……你……死定了……殺我……我……黃家的人……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一巴掌打去臉的一半,這黃怡明顯說話都走風,只是眼中的怨毒之色依舊,宛如實質一般透射出來。

「黃家?」居高臨下,看著腳下跟死狗一樣的黃怡,孟星元臉上無波無瀾,「的確,我父母那裡還有一筆賬,要找你們黃家人算。不過這就不勞你操心了,你的一切,都將在這裡終結!」

「不……不要……」

黃怡高舉雙手還待求饒,孟星元渾身狂暴的力量悍然爆發,「嘭」地一腳,正踢中她下腹。

頓時本就奄奄一息的黃怡,如同一隻沙袋一樣高高被拋飛,人在空中,已斷了氣。

「叮!恭喜主人擊殺三星靈者一人,獲得14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防禦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隨機任務【殺念】完成,請注意領取獎勵!」

……

終於了結了一樁大恩怨,孟星元只覺得身心一陣舒暢。

拉開【任務】一欄,他馬上就看到:

【隨機任務】:殺念。

【殺念】:匹夫一怒,血濺五步。男兒在世,當仗劍橫行!擊殺大金探寶隊二十四人,即可完成任務。當前任務進度:24/24。

【任務獎勵】:《鑒定術》一本,初級治癒丹三枚。

【任務完成】:是否領取獎勵?

底下是選項,一個是【是】,一個是【否】。

就在方要點擊【是】的時候,遠方的天空,突然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灰白色的能量散溢出來,慢慢形成一座類似於門一樣的東西。

「空間之門?看來秘境的期限到了。」

看著天上那道巨大的門戶,孟星元知道,自己將要回到天靈大陸了!

「天星系統,隨我一起去征戰更廣袤的世界吧!」

看著這道空間之門,孟星元豪氣頓生。

卻聽到一聲傲嬌的奶聲,哼著回應道:「老子不願意!」

孟星元:「……」 再重新走在這條陪伴了他十六歲的道路上,孟星元頗有些意氣風發。

從小到大,他做夢都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從這條道路,帶著自己的姐姐孟星月,離開貧民窟,去過更幸福的日子。

何曾沒想到,自己還有滿心歡喜返回貧民窟的一天。

「呦!五嬸兒,賣魚去啊?大冬天的捕魚可是兇險,小心啊。」

「四叔,又逛跳蚤市場去哈?小心啊,那個地方我去過,什麼入品靈藥低價賤賣,都是假的,騙人的,您可得長住了眼,別再上當了。」

「李狗蛋,你給老子滾蛋!一身髒兮兮的,少往老子身上湊!對了,給你半枚靈幣,買糖去吧!」

「哎喲小丫丫又長可愛了呀,哈哈,元哥哥我這趟發了筆小財,這枚靈幣你買著找糖阿姨買麥芽糖吃去!不夠再來找哥哥要喲,哈哈!」

一條街道走下來,遍地是熟人。

因為以前當葯童的緣故,他沒少在這條簡陋的商業街跑,數年時間下來,自然也認識了不少人。

都說窮鄉僻壤出刁民,也得看情況。這條破舊商業街的嬸娘叔伯,還都是不錯的好人。

跟四下的叔伯談了會天,吹了幾個牛,又豪氣地賞了幾個圍聚過來的小孩子幾枚靈幣買糖吃,孟星元這才笑著告別,往家的方向走。

這趟冰風秘境之行,死在他手上有不少人。有道是殺人放火金腰帶,將【物品】空間里,得來的戰利品稍微清點了一下,孟星元發現,自己已是小有身家。

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也就不說了,一品的藥草也有不少,賣到商行里也能大掙一筆。

最讓他開心的,是此時正躺在【物品】欄格子里的一堆靈石,這堆靈石底下標明的小數字『818』,表示著他如今也是有將近千枚靈石身家的巨富了!

這些還只是一般的物資戰利品,真正令他振奮的,還是【物品】背包右下角,殺戮點一欄後面的數字:354!

354點的殺戮點,這表示著他可以不在折扣日,也能買得起一件最便宜的三品靈兵!

深感自己腰包鼓足的孟星元,一下連腰桿都挺直了。

此時,他只想快點回家,讓他姐姐知道,小元有出息了。

商業街的街道盡頭,便是家的所在。

不大,幾米的小院圍著一間小木屋,兩間簡房,孟星元與姐姐孟星月一人一間,吃飯就蹲在門檻上。

想想姐姐麗質的容顏,終日只能破衣爛衫就活著,家裡連面鏡子都沒有,整理儀容都要就著水缸的水面映照,孟星元一陣心疼。

沒有女人不愛美的。

以前沒能力,也沒錢,畢竟一小塊最便宜的胭脂,便要五十枚靈幣往上,需知百枚靈幣就能合成一枚靈石了,這種冤枉錢,就算孟星元捨得買給姐姐,孟星月又豈肯要?

「以前太委屈姐姐了,現在我身負近千靈石的巨款,不僅能請高明醫師,將姐姐的咳嗽毛病徹底治好,什麼上等胭脂,絕品香粉,玉簪金釵,綾羅綢緞,只要姐姐喜歡,都買!錢怕什麼!」

孟星元傻傻笑著。

姐弟倆相依為命到大,孟星月極疼他這個弟弟,而孟星元也非常在乎他這個姐姐。小時候,若非孟星月總能從不知什麼地方,拿出一株株珍貴的藥材來給他打熬身體,憑他極差的資質,怎麼可能在十年間突破到一星靈者?

反倒是她自己咳嗽的毛病,越拖越厲害。孟星元感激,感動,心裡又有著愧疚。

自那時候起,他便發誓,他要守護自己的姐姐一輩子!

「黃家的確是個麻煩。不說我殺了黃怡黃三元這兩個黃家之人,就說我父親母親那一代人跟黃家的恩怨,只怕他們也不能輕易放過我們。雖然按黃怡所言,黃家中還有良心未泯的族老一直阻止他們不可太過放肆,但現在已有一個黃怡冒頭,誰敢擔保不會出現第二個?這黃家,終歸是個危險禍端。」

邊走,他邊深思著。

「而且黃怡雖然已死,整支大金探寶隊的人也無一存活,消息暫時流傳不出來。不過紙終歸是包不住火的,這世上沒什麼不透風的牆,而且一支隊伍將近三十人,只有我一人回來,只要有心調查,總能查出點蛛絲馬跡,順藤摸瓜之下,摸到我這裡也不無可能,不可不防。」

「唉,父上母上,你們二位可真能給我們惹麻煩啊。」

孟星元苦笑一聲。

腦海里,完全沒有關於父親和母親的記憶。他只知道自己的父親叫孟墨白,母親叫黃瑩月,就這個,還是孟星月告訴他的。

然而再沒印象,到底也是自己的父母。事實也說明了,上一代人的恩怨,不是你想撇清就能撇開得了的。

「黃家……還有那個所謂的世族之家,胡家,一個逼死我母親,一個害死我父親,這筆賬,日後有機會,我再跟你們算一算。」

眼中冷光一閃,孟星元頭腦還是極為清楚的,「不過現在的我還只是一隻螻蟻,盤踞在貧民窟的霸主,黃家,對我而言都還是龐然大物,更別說胡家這種世族大家了。」

「飯要一口一口吃,事也要一步一步來,現在我首要做的,是儘快脫離掉貧民窟賤籍的身份,只要能在城中庶民區買得起房,我便能擺脫掉賤籍之名。黃家實力再強大,如今也不過是賤籍之人,借他們仨膽,也不敢公然在庶民區襲擊平民。」

北寒洲的社會等級,乃是鐵則。

宗門之子最為尊貴,其下便是世族之子,庶人之子,最後才是貧民窟里的賤籍之人。

因為胡家的關係,如今整個黃家都由原來的庶民望族,貶為了賤籍之人,身份不同,如果他們敢公然對城中庶民出手的話,迎接他們的,將會是宗門鐵拳!

走在路上,孟星元心中主意已定。突然想起,回來得匆忙,那個隨機任務的獎勵他還沒領呢。

「《鑒定術》,初級治癒丹?不知道都是什麼好東西。」

他心裡還是挺期待的,然而不知不覺中,他已來到一處雜亂之地,一個枯瘦老頭,滿臉焦急,步伐極快,正好是一個拐角,兩人撞了個滿懷。

「哎喲!」老頭痛呼。

孟星元眯眼一看,居然還認識:「古老?!怎麼是您?」

這個與他撞了個滿懷的老頭,居然是自己隔壁的鄰居,古通。

「小元?!」

老頭一抬頭,這才看到孟星元,眼睛陡然瞪大,口中焦急道:「快!小元,你快回家看看吧!那賴三糾集了幾個小流氓,衝進你家對小月動手動腳的,說是要將她獻給他們堂主當押寨夫人!老頭子我攔都攔不住,還挨了一拳,正打算去找人……」

「轟!」

古通話沒說完,孟星元眼睛已經通紅!

無邊的怒火衝上了他的腦海,暴戾的殺意,更是在他胸中激蕩!

「賴!三!」他跳著牙,語氣一片森寒,「你這是在找死!」

狂暴的力量奔涌而出,靈力貫穿全身,不等古通話說完,他已如一頭巨雕升上高空,『噬魂』拳套在一瞬間裝備在他的手掌,周身氣息暴戾陰寒,這一刻,他只想殺人!

熟悉的小木屋瞬眼即到,果然,不大的小院里,正有四個人推推搡搡,淫笑連連,而一臉蒼白,哭得梨花帶寸的孟星月,正在苦苦哀求。

孟星元的心,彷彿一下被撕裂!

「死!」

瘋狂的殺意,填滿了他的胸口,他一聲怒吼,聲若驚雷,平空炸響。

下一刻,他的身形已如禿鷲,急轉而下,有手腳不老實的癟三打算將臟手伸向孟星月的胸口,瞬間,被孟星元折成了兩斷!

「啊!!!」

變故發生得突然,賴三等人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就聽到那個倒霉蛋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然而此刻,孟星元滿腔冰冷殺意,根本不等這個倒霉蛋將這聲喊完,一雙鐵拳,已帶著萬鈞之力,當胸捶過。

「蓬!」

無匹的力量橫掃,這人再也沒有機會發不出聲音來,只是如同被猛獁巨象橫腰碾過一樣,一路拋灑著鮮血,撞散了圍著的破木欄,倒在十幾丈外的街道上,生息全無。

「誤,誤會……」

其他幾個小混混,見到這麼個殺星突然降臨,當即嚇得失色,有一個猥瑣麻子臉反應夠快,馬上擺手求饒,然而下一刻,孟星元的身形已來到他的切近!

「蓬!」「蓬!」

連續兩聲巨大的拳響,旁邊這兩人,再度步了之前那人的後塵,灑落鮮血,喋血街道,倒在一片血泊中,再也沒有聲息。

「孟,孟星元?!」

當被一股無敵的力量,像雞仔一樣提起的時候,賴三終於看清了煞星的面目,他當即大叫:「孟星元!你狗膽!快點給老子鬆開!老子現在可是『猛虎堂』的人,堂主看上你姐是你姐的福氣,你千萬別給臉不要臉,你他媽動我一下試試?告訴你,如今整個貧民窟都在我猛虎堂的掌握之下……」

「猛虎堂?很好!」孟星元眼中寒光凜冽。

「咔嚓!」

趾高氣揚的賴三,話沒說完,腦袋便被孟星元一百八十度擰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