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不管對乾殤多冷淡,甚至藍雪拔刀相向要殺乾殤,但這一刻的愛卻是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甚至……她寧願選擇自己去死!

畢竟之前諸多誤會,所謂愛之深恨之切!

一旦到了生死關頭,愛還是可以包容一切的!

「乾殤,你醒醒,我再也不和你對著幹了,我已經知道真相了,我知道你喜歡的是我不是那位小姐,只是我一時氣不過就想冷落你懲罰你。

乾殤,你快活過來,我什麼都答應你,再也不吵你了,嗚嗚……」藍雪這一刻哭的極為傷心,臉上的冰霜首次化開,她多希望乾殤能夠聽見她的話……

「媽了個巴子,你的針灸術都救不活他?」黑袁也一向信任童子墨的醫術,眾人很多次重傷,都是靠童子墨才撿回一條小命,這也是童子墨對天門州重要的地方所在。

童子墨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風騷的甩了甩頭髮:「你們急什麼?我是說我沒法救活一個活人,因為這傢伙本來就沒死……差不多行了,別裝了,真以為小哥看不出來?……」

「咳咳……」就在眾人一臉懵逼的時候,乾殤眼皮掀開一條細縫,也不知道在偷瞄誰,片刻后一臉尷尬的『悠悠轉醒』,不過看起來很虛弱。

「咳咳,傷得太重,好在沒死醒過來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乾殤做出一臉懵逼的樣子。

「尼瑪……」古朋等人瞬間無語,這撒謊精還真不是白叫的。

「你……」藍雪見到乾殤這個樣子,之前那副柔情消散一空,再次恢復成了冷冰冰的樣子。

「死性不改,死騙子……」藍雪白嫩的手臂用力捶在乾殤的胸口,隨後呸了一口就站起來不再理會乾殤!

「啊……」乾殤翻了翻白眼臉龐一抖,聲音戛然而止!

「哼,又裝,信不信我一劍殺了你?」藍雪說完,古朋等人也被乾殤氣笑了,只有童子墨愣在那裡,手指著藍雪半天沒說出話。

「你你你……」童子墨指著藍雪叫道:「你竟然把他傷口脆弱的經脈震碎了,你這也太狠了吧?至於殺人嗎?」

藍雪皺了皺眉,思量片刻緩緩道:「哼,合起火來騙我。」

「童子墨,我們沒時間了,最好不要鬧了!」古朋不想繼續浪費時間。

「哎……」童子墨攤了攤手:「原本他經脈雖然受傷嚴重很脆弱,但是也不至於送命,只能說他運氣好。

那時候我給他些療傷葯就沒問題,但剛才藍雪那一掌,不偏不正的剛好打在乾殤傷口處,我倒是懷疑藍雪是故意的,反正,他現在的傷我是真的無能為力了。」

「真的?」古朋等人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哼,你們認為我現在還有心情和你開玩笑?你們自己看看他還有脈搏嗎?經脈都被藍雪徹底震碎了!」童子墨站起身子冷著臉:「這下你高興了?」

眾人一番檢查,最後臉色都冷了下來,藍雪檢查后也是一臉急切:「不不不,我沒有要傷他,只是無意,乾殤,你醒醒……」

藍雪忽然抬起頭:「童子墨,救不活他,我也死在你面前。」

「真有意思!」童子墨冷笑道:「你殺了人,你自己去救啊,你死不死管我毛事?就沒見過你這種任性的女人。」

「別說了!」古朋發現童子墨不是開玩笑:「童子墨,是否救得活儘力吧,此事不能怪藍雪,就算我也不可能知道他傷口那裡如此嚴重。」

「我只能保住他三天的性命,如果三天內我們回得去奇門洞府,或許凈靈池能就得活他,否則的話……他就只有死路一條!」童子墨說著話,將乾殤扶到火鳳的後背上,先餵了顆丹藥后針灸起來。

「我們馬上出發!」古朋皺了皺眉:「還有五天才到一個月期限,但是為了救乾殤,老火,希望你拿出最快的速度,一定要在三天內趕到赤山城。

遇見曼谷州的話,我和蕭寒七人留下纏住他們,你們繼續去古玩商鋪送五行兩儀珠……」火鳳長嘯一聲過後,載著眾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

感謝月票和打賞以及推薦票支持!!!

(未完待續。) 眾人這一路上都很順利,一連兩天時間也沒有遭受到攻擊!

只是眾人的臉色都很陰沉,按照火鳳的說法,三天時間即便是他也很難到達赤山城,如此一來乾殤恐怕就會凶多吉少。

「我這裡還有幾枚逃命用的風行符。」藍雪回過神后,將幾枚風行符交給老火。

「咦?有這寶物不早說?」火鳳嘎嘎一笑:「這下我有把握三天內到達了,嘎嘎,對對,應該說今晚上就可以到達!」

一枚風行符貼在雙翅根部,火鳳每次煽動翅膀都會捲起一陣飆風,令其速度大增,一個閃動就出現百丈左右距離,片刻后消失不見。

直到傍晚之際,眾人經過一片密林,文姿忽然眉頭一皺:「曼谷州的人在附近,好在那魂修沒了軀體,實力現在不如我,不然還真是很難發現被她屏蔽的地方。」

「在哪?」古朋問道,阿天立刻拿起了金色大弓,向宇等人僅有的幾枚金剛符全部施展出來。

「就在我們前面,以這種速度過去,半個時辰就會遭遇,不過他們明顯有備而來,全都躲在防護光罩之內!」文姿開口道。

「這麼說我的射天弓不起作用了?」阿天皺眉道:「如果這樣,就算我們衝過去,他們也會跟在我們後面搗亂,萬一到了赤山城,打擾我們尋找古玩商鋪怎麼辦?老大的傷勢不能再拖了。」

文姿皺眉道:「這……我覺得阿天很難破開他們的陣法護罩,不過要是我們所有人聯手,全力一擊的話,應該可以把它們護罩破開。

所以,我覺得應該留下幾人將他們纏住,這裡距離赤山城已經不遠,老火我們去送靈珠,一旦完成任務,我們就都可以回去了。」

「好,就這麼定了,之前和我來鬼谷七寨溝的六人,加上丁敏我們八人留下,其餘人和你們去送靈珠,有文姿和老火在,尋找古玩商鋪也能快些!」古朋說道。

火鳳周身包裹著護罩,直奔曼谷州眾人衝去,儘管射天弓亂箭齊發也無法傷害眾人,片刻后兩伙人終於相遇。

古朋、火鳳兩個三脈、加上關運昌偽三脈,以及其他所有天象境大圓滿,眾人全力出手,沖著下方陣法光罩猛然一擊。

轟隆隆。

一陣爆響聲傳出,那光罩眾人破裂開來,手持射天弓的雙角羊滿臉驚恐,近戰實力最低,沒有了護罩其怎能不怕?

虎嘯天剛要拚命,卻不料火鳳毫不停頓飛離,虎嘯天一聲獰笑:「哈哈,他們果然急著去完成任務,我們追,一定要阻止他們完成任務,只要搗亂拖住三天即可!」

虎嘯天等人還沒等追出去,只見火鳳雖然飛走,但是八道身形卻是俯衝而下,更有一人凌空踏步拍出一掌,巨大的掌印覆蓋所有人。

這八人分別是古朋、蕭寒、丁敏、關運昌、童子墨、周順、黑袁、藍雪!

「來得好!」虎嘯天化身為丈許大小,一拳轟出,當即將掌印轟碎,古朋隨之落下,與虎嘯天的拳頭撞在一起。

砰地一聲悶響。

古朋被轟飛五六丈遠,但身子輕輕一飄安然無恙,虎嘯天只是後退一步,顯然比古朋的軀體更加強橫。

「讓我來領教一下!」黑袁哈哈大笑,掄起巨大的拳頭砸了過去。

虎嘯天一臉不屑:「區區天象境也敢放肆?」一拳轟出,虎嘯天當即臉色一變,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手臂傳來,兩人各自蹬蹬倒退了五六步。

黑袁神色一動,這還是首次遇見對手,就連自己如此強橫軀體竟然也不能壓制對手。

虎嘯天更是滿臉震驚,要知道自己可是半獸人的軀體,而且還比黑袁高出一個境界。

「再來!」黑袁說著話再次沖了過去,兩人拳腳相鬥當即戰在一起,加上關運昌功法寶物輔助,兩人竟然與虎嘯天斗個旗鼓相當。

古朋也沒閑著,雖然近戰來講射天弓威力很小,但那並不代表他沒有威力,相反威力還更大,只是相對來說限制更大。

因此古朋直奔使用射天弓的雙角羊攻去,虎嘯天干著急,愣是被黑元和關運昌纏住。

至於蕭寒、丁敏等人,則是帶著其餘人猛攻曼谷州陣營,要是當初另一位三脈獨角怪在此,曼谷州實力還很強,但現在來講,已經不是天門州的對手了。

雖然如此,但是大戰也很激烈,畢竟拼起命來誰還沒有兩張底牌?

大概一個時辰左右,就在古朋將雙角羊擊殺后,與關運昌、黑袁圍攻虎嘯天之際,曼谷州陣營全是一臉死灰。

他們覺得,這次要被天門州團滅了!

虎嘯天一聲長嘯:「既然想要將我們團滅,你們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哼」虎嘯天臉色陰沉,似乎要施展什麼底牌,周身散發出龐大的威壓。

就在這時,天門州眾人腳下忽然出現了光影傳送陣,古朋等人先是一愣,就連虎嘯天等人也愣了下。

「時間到了,看來此番無法對付曼谷州了!」古朋皺了皺眉。

「哈哈哈!」虎嘯天哈哈大笑:「真是天不滅我,下次遇見,我一定要讓你們生不如死,只可惜這次我還沒來得及施展那招……」

虎嘯天的聲音消失不見,古朋等人眼前一陣模糊,發現已經出現在了奇門洞府之中。

「多虧文姿和老火了,要是再慢上一點,乾殤就沒命了!」童子墨抱著乾殤就跳進凈靈池,隨後繼續給乾殤針灸起來。

「還好大家沒事,都只是受了一些傷!」古朋等人也跳進凈靈池休息。

「媽了個巴子,這次收穫可大了,幹掉曼谷州那麼多人,我們都會獲得很多符文之力吧?」黑袁說完話,眾人也都笑了起來。

符文就是修鍊的資源,沒有資源在高的天賦也沒用!

向宇則是摸了摸稀疏的胡茬:「我覺得,我們有必要馬上回去一趟……」眾人聞言微微一愣,不明白向宇此話何意!

……

感謝月票和打賞以及推薦票支持!!(未完待續。) 「回去?」童子墨有些疑惑道:「剛剛死裡逃生,怎麼還要回去?」

向宇眯了眯眼:「某人對五行兩儀珠應該很感興趣吧?」

「乾殤?」古朋看了眼昏迷不醒的乾殤:「不錯,這貨一向喜歡陣法之道,得到此寶,也能讓我們陣營實力大大提升!」

「我也去!」藍雪正色道:「我一定要幫助他得到五行靈珠。」

見眾人含笑的看著自己,藍雪改口道:「畢竟此物對我們有大用,我也是為了大局著想。」

「了解!」古朋開口道:「那麼就我和藍雪、以及老火帶路就可以了,此番大家安心服用聖靈果,準備衝擊三脈瓶頸吧!」

就這樣,三人溝通骷髏怪,片刻后便是被傳送了回去!

赤山城、古玩商鋪!

老火帶著古朋與藍雪進入商鋪,直接找到了掌柜,簡單說明了來意。

「呵呵,上次多虧火道友等人將寶物送來,老夫表示感謝!」掌柜是一名五十多歲老者,看起來精氣神十足,乃是三脈強者。

「不過……」掌柜皺了皺眉:「我們的探寶員得到此物準備送回,為了躲避惡人奪寶追擊,最後將此物無奈送到凡人鏢局,但他不久后還是遭到了別人毒手,好在凡人鏢局最後將寶物送了回來。

所以,這寶物的價值,可就不單單這麼簡單了,畢竟為了它,我還賠上了一名天象大圓滿的性命。」

「無妨!」古朋笑道:「畢竟古玩商鋪就是做生意的地方,肯定不會做賠本的生意,不過掌柜就給個通話快,五行兩儀珠準備如何出售?」

「說實話,此寶只有四脈老祖級別才能徹底催發,根本不是我等修為該有的寶貝,這價格……你們恐怕無法承受,至少也需要一百萬靈玉!」掌柜說完,在場三人倒吸口涼氣。

一百萬?別說藍雪和火鳳,就算是在魔族收取好幾座礦脈,古朋也沒有這種身家,看起來此寶的確不是三脈修聖者能買得起的。

「如果以寶物換取呢?」古朋可不想白跑一趟,畢竟黑袍老者催動出兩三成威力都能滅掉自己,要是完全催動,此寶威能那還了得?

掌柜明顯不相信古朋買得起此寶,搖頭笑道:「只要是同等價位物品換取都可以,只是……古道友確定自己能拿得出等價之物?」

「你看看此物如何?」古朋心裡也不太托底的送出一隻木盒。

掌柜翻了翻眼皮,拿起木盒打開后先是一愣,滿臉疑惑之色打量著一顆果實。

隨著時間流逝,掌柜臉色越發凝重起來,到最後雙目精芒一閃,呼吸也變得急促,看向古朋的目光閃爍出精光。

「難道,這是聖靈果?」掌柜一臉激動的說道。

「正是!」古朋看掌柜的反應后微微一笑。

似乎感覺到自己失態,掌柜急忙壓了壓心底激動,裝作一臉平淡道:「不知道友在何處所得此果?手上還有多少?」

「多少?」古朋搖了搖頭:「這本是在下自己準備服用的,僅此一顆,也是在一次偶然機會所得。

相信掌柜應該知道他的作用,五行靈珠在貴重也不能讓掌柜提升修為,要是擁有此果,掌柜一定可以突破瓶頸進階三脈中期甚至後期,所以,它的價值遠在靈珠之上。」

「古朋道友的意思是?」掌柜皺了皺眉。

「換取五行靈珠,我還要選擇別的寶物,或者給我一些靈玉補償,否則的話,我就拿他去拍賣,相信各大世家宗門抬價,此寶價格肯定不止這些。」古朋微微一笑,已經吃定了掌柜。

沉默良久,掌柜點了點頭:「三位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五層楚寶閣!」

就這樣,掌柜帶著三人去了五樓,沒辦法,古朋說的是實話,聖靈果雖然在人族極其稀有,但價格也不至於太逆天。

只是很多時候都買不到罷了,一旦拿到拍賣會,聖靈果必定被價格瘋抬,畢竟此寶對於修聖者有大用處,誰也不會輕易放過。

最終古朋得到了五行兩儀珠,又換區一件防身異寶金剛珠,只可惜此寶只能用三次,算是一件頂尖的防護寶物。

就在古朋等人離開之後,掌柜叫人暗暗跟蹤三人,也不知道打什麼主意,只可惜第二天密探傳回消息,三人憑空消失在了客棧,好像人間蒸發一樣。

「看來大家都去閉關了,你怎麼還在這?」古朋三人剛剛返回奇門大廳,發現向宇依舊在凈靈池內,乾殤也盤坐在旁邊,只是還沒醒來,藍雪則是留在身邊照顧。

「看你們一臉笑意,靈珠應該是得到了?先給我研究一下!」向宇說完話,接過古朋手中的靈珠:「看看下一次將會有何經歷吧,連曾經的曼谷州都變得如此強大,產生兩名三脈之人,我們以後的生死絕境會越來越難了,而且……距離最後一戰也將會越來越近!」

古朋點了點頭,看了眼乾坤寶令之後,神色微微一動!

「下次的生死絕境地點,乃是『通聖古迹』,條件是在內圍存活一個月時間,亦或者擊殺內圍中心處三脈大圓滿蠻獸冰山象……」

古朋說完話,藍雪倒吸口涼氣,三脈大圓滿?就算整個陣營聯手也不可能做到,那種級別的強者隨便揮揮手,就可以要了眾人的性命。

到了大圓滿,已經僅差半步達到四脈了,那絕對不是普通三脈之人可以抵抗的,甚至連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通聖古迹?」向宇緩緩道:「據傳說那裡是上古聖人對戰後的遺迹,裡面有很多秘密,只可惜四脈之人進不去,因此成為了一些門派歷練三脈弟子的聖地。

通聖古迹在大周國,也就是周順的家鄉,按理說應該被許多門派和大周國守護,我們根本進不去的,除非直接將我們傳送進去,不知道這次會遭遇哪個陣營?」

古朋臉色刷的一下凝重起來!

「魔源州陣營、隋陽洲陣營、鬼靈州陣營,以及……奇門中兩個頂尖陣營之一……明聖陣營!」古朋說完話藍雪臉色一變:「豈不是我們五方陣營同時遭遇?竟然還有堪比暗魂陣營的明聖陣營?」

向宇也不禁露出沉思,古朋繼續道:「乾坤寶令還有提示,此番,將有機會得到一部分奇門隱秘……」此言一出,眾人不禁激動起來,就連向宇也少見的露出火熱之色:「奇門隱秘?終於要解開冰山一角了嗎?」

……

感謝月票和推薦票以及打賞支持!!!

(未完待續。) 「對了,曼谷州的射天弓被我得到了,交給你吧。」古朋知道向宇喜歡研究,隨手將擊殺雙角羊后得到的射天弓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