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帝第八層!”修勇仙尊帶着幾分傲氣,“上次來找你麻煩的陸懷,不過就是仙帝第一層的修爲,在仙帝之中都是墊底一般的存在,戰長老也不過是仙帝第三層罷了。千嵐星上的煉氣士根本不知道飛昇是什麼概念,想來他們之中也沒有人修煉到過仙帝第十層,所以你覺得我恢復修爲之後,在這嵐塵大陸上,有誰是我的對手?” 仙帝第八層!

丁牧無法想象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修爲境界,因爲他現在只是一個窺天境的煉氣士而已。

按照丁牧對千嵐星上煉氣士的瞭解,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飛昇是什麼,也就是說千嵐星上歷代煉氣士都沒有人修煉到仙帝境界的巔峯,無法感應到飛昇的契機,所以修勇仙尊纔敢如此託大。

如果他能恢復仙帝第八層的修爲,這千嵐星上怕是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以他的實力想要建立一個頂級門派,並不是難事。

“那你還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仙帝第八層的修爲?”丁牧問道。

修勇仙尊說道:“保守一點,兩個月吧,不過只要我能奪舍成功,三天之內就能恢復到仙帝第一層的修爲,足以震懾滄海樓的人了。”

黑洞劍仙 丁牧點頭,“好,我們先去滅了幻海門,然後你帶着寧傑他們返回滄海樓,將滄海樓和幻海門整合成一個門派,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可以。”

修勇仙尊沒有給丁牧什麼承諾,但是對於丁牧的信任,心中還是非常感激的。

按照他原本的計劃,想要在嵐塵大陸恢復到仙帝修爲,都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要不然他也不會打仙帝大能屍體的主意了。

如果沒有丁牧出手,他根本不可能得到仙帝大能的屍體,如今丁牧不計後果幫他拿到仙帝大能的屍體,助他恢復修爲,還願意將滄海樓交給他,這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如果他不能給丁牧足夠的回報,不管他的心裏過不去,修煉的心境也會受到影響,所以就算丁牧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回報丁牧。

和修勇仙尊商量完畢,丁牧把寧傑三人叫來,讓他們三人立下元神誓言效忠於修勇仙尊。

雖然修勇仙尊有把握在短時間內恢復仙帝修爲,但目前來看,他還只是一個尋常的仙尊,不可能是寧傑三人的對手,讓他去管理滄海樓,完全就是依靠丁牧的威名,萬一寧傑三人生出了別的想法,修勇仙尊就危險了,所以元神誓言是很有必要的。

寧傑三人心中不解,但也不敢違逆丁牧的意思,老老實實立下元神誓言,效忠於修勇仙尊,至此,滄海樓纔算是徹徹底底地賣給了丁牧和修勇仙尊。

之後丁牧和修勇仙尊帶着寧傑三人返回滄海樓,帶上滄海樓內所有的仙尊大能,通過傳送陣法直接來到幻海門,二話不說,直接發起進攻。

因爲進攻來得太突然,就算幻海門之前已經加強了對周圍的防備,卻也沒有想到丁牧竟然帶着滄海樓的所有仙尊一起打上來了。

馮世一直以爲寧傑三人死在了了丁牧手裏,就算丁牧報復,也就是丁牧一個人過來,怎麼會料到滄海樓竟然投靠了丁牧?

猝不及防之下,幻海門的宗門大陣頃刻之間被破,然後丁牧的劍域展開,當先一步衝了出去,根據劍域的回饋,第一時間找到了馮世。

寧傑則是帶領滄海樓的其他仙尊對幻海門其他仙尊出手,以有心算無心之下,最開始的一分鐘之內,幻海門完全陷入了劣勢,死傷無數。

一分鐘之後,丁牧一劍斬下馮世的腦袋,將馮世的元神吞噬,大聲喊道:“馮世已死,你們還要負隅頑抗嗎?”

幻海門衆多弟子看到馮世的屍體,頓時戰意消散,就連仙尊第九層的大能也不敢再有別的動作,生怕引起丁牧的注意,步了馮世的後塵。

丁牧看到幻海門的人不敢動手了,給修勇仙尊打了一個眼色,修勇仙尊站出來,大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幻海門併入滄海樓,所有人站好,不許動,接下來會有人給你們挨個點名,登記,從現在開始,嵐塵大陸就不再有幻海門,只有滄海樓!”

幻海門衆多弟子愣住了,一分鐘之前,他們幻海門還是嵐塵大陸上具有一些影響力的宗門,一分鐘之後,幻海門就沒了?而且還要加入滄海樓?

他們第一反應是不肯接受,但是看到滄海樓衆多仙尊虎視眈眈,丁牧手裏還拿着馮世的腦袋,所有人都很明智地閉嘴了。

這個時候跳出來,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當然,也有幻海門的死忠,當場就表示反對,結果被寧傑帶着滄海樓的仙尊直接滅殺了。

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有意見,丁牧看到這裏的局勢已經控制起來,便讓修勇仙尊和寧傑聯手,對幻海門的弟子進行收編,但凡修爲超過了入禪境的,都要立下元神誓言向修勇仙尊效忠,至於入禪境之下的煉氣士,就是小魚小蝦,根本不值得注意。

好在幻海門雖然勢力不小,但門下弟子並不多,總共也就數百人,修爲達到入禪境之上的,只有八十多人,所以並沒有浪費多少時間。

完成收編之後,丁牧讓寧傑等人帶着幻海門的人返回滄海樓,他則是和修勇仙尊來到幻海門的庫房。

丁牧說道:“庫房裏東西不少,你要發展滄海樓,少不了這些資源,不過我也不能白來,裏面的東西咱們對半分,怎麼樣?”

修勇仙尊點頭,“可以。不過是幻海門的庫房而已,等我恢復了修爲,幻海門這種宗門隨手可滅,想要多少資源就有多少資源,不差這一點。”

丁牧笑了,“你還沒奪舍成功呢,就開始說大話了,我勸你還是先提升自己的修爲再說被的,別看寧傑他們立下了元神誓言要效忠於你,但是掌控滄海樓,也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修勇仙尊哈哈大笑,“他們已經立下了元神誓言效忠於我,我就不信他們還能翻了天去!你放心吧,半年之內,滄海樓至少成長爲玄冰山莊那樣的宗門。”

丁牧點頭,“說到玄冰山莊,我倒是想起來了,血焰宗五名長老之所以能夠找到你們,就是玄冰山莊在搞鬼,不過我現在不打算動他們。如果讓玄冰山莊知道你控制了滄海樓,肯定不會輕易罷手,在你恢復仙帝修爲之前,最好低調一點。”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修勇仙尊發出一聲冷笑,“玄冰山莊敢在暗中算計我們,等我恢復了仙帝修爲,第一個就要滅了他玄冰山莊!”

丁牧笑道:“好啊,到時候算我一個,我們一起。” 當幻海門被滅的消息傳到天封城的時候,修勇仙尊已經帶着寧傑等人返回了滄海樓,並且激發了宗門大陣,嚴禁任何人進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封步之臉色陰沉,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丁牧竟然能夠收服寧傑,更沒想到丁牧的手段竟然如此狠辣,幻海門這樣一個宗門,竟然說滅就滅!

更可怕的是,從丁牧出手到幻海門覆滅,再到滄海樓收編幻海門,整個過程也不過就是一個小時而已!

一個小時,他甚至都無法趕到幻海門!

丁牧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覆滅幻海門,就說明丁牧有能力在短時間內覆滅他的城主府!

雖然城主府背後就是歸元宗,但丁牧就是一個瘋子,都敢和陸懷正面叫板了,歸元宗對他還有多少威脅?

如果他敢惹得丁牧不高興,沒準丁牧真的會直接殺過來。

想到這裏,封步之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面對丁牧,他已經無計可施了。

但是陸懷那邊還在給他壓力,在搜尋蘇婠婠蹤跡的同時,也讓他想辦法對付丁牧,他真的是太難了。

玄冰山莊得到消息的效率就要慢一點,但是反應卻更大,因爲他們覺得丁牧收編滄海樓,就是爲了要和他們玄冰山莊作對!

丁牧一個人的修爲雖然很強,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還是太弱了,想要和他們玄冰山莊對抗,就必須要有一個強大的宗門,滄海樓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滄海樓還把幻海門也收編了,除了沒有仙帝大能坐鎮,在其他方面,已經不比他們玄冰山莊差了,可以看做是他們玄冰山莊最大的敵人,絕對不容小覷!

但是當他們派人過去調查滄海樓的時候,發現滄海樓已經完全封閉,根本不可能混進去,就算玄冰山莊想要出手對付滄海樓,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更何況,他們有什麼藉口對滄海樓動手?

種種無奈之下,玄冰山莊也只能暫時放棄,而是把目標放到丁牧身上。

只要能殺死丁牧,滄海樓也好,幻海門也罷,對於他們都不是威脅。

何蒼作爲山鼎商會天封城分會的會長,自然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心中驚訝的同時,也在暗自慶幸自己當時選對了隊伍,沒有和丁牧作對,要不然他也不敢保證山鼎商會的名頭能不能阻止丁牧對他的報復。

……

丁牧返回京都文苑之後,就把林詩慧等人叫了回來,目前來看,陸懷不會輕易對他們出手,但是暗中的小動作少不了,不過林詩慧和巫穹他們藉助血焰大陣,已經足夠應付尋常仙尊的進攻,倒也不用太過擔心。

目前來看,林詩慧已經能夠熟練控制血焰大陣,只是礙於自身的修爲境界不夠,血焰大陣的威力無法完全發揮;九天殺陣也已經開始研究了,處在摸索階段。

巫穹依舊保持了一體境的修爲,沒有突破的意思,但是丁牧能感覺到巫穹和之前不一樣了,雖然修爲沒有變化,但是他的戰力卻一天勝過一天,如今已經可以和陸英五五開了!

要知道現在的陸英可是仙尊第二層的修爲,而且還是體修,巫穹能以一體境的修爲和陸英五五開,已經是極爲難得了。

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等巫穹突破到覆地之境的時候,仙尊第五層之下的煉氣士,只怕都不是巫穹的對手,所以就連丁牧也有些期待巫穹突破之後到底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至於符影、奕舞兩人,本身都是仙尊修爲,如果不遇到丁牧這種變態,自保是完全可以的,再剩下的就是段凝和卡米爾了,他們兩個就是醬油選手,有沒有都無所謂了。

丁牧把林詩慧、巫穹和陸英叫到房間裏,跟他們交代一下這段時間要好好修煉,如果遇到不長眼的人敢來找麻煩,能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去光武城找史荊,史荊是戰長老一手扶上城主之位的,和戰長老之間必然有聯繫,躲進城主府可以規避九成九的風險,除非陸懷親自出手。

只不過陸懷親自出手的機率很小,所以丁牧並不是很擔心。

林詩慧聽出了丁牧的意思,問道:“你有事要離開這裏?”

丁牧點頭,“是的,我殺死劍杖老人的時候,從他那裏知道了一個仙帝大能的洞府所在,我打算過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林詩慧說道。

丁牧搖頭,“我也想帶你一起去,但如果你也離開京都文苑,誰來控制血焰大陣?就憑巫穹他們,怕是遇到一個仙尊第五層的大能就要焦頭爛額了,所以你必須留下來,才能確保巫穹他們的安全。”

林詩慧露出失望的神色,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丁牧苦笑,又看向巫穹,“你啊,抓緊時間修煉,我還盼着你趕緊突破到翻天之境呢。”

巫穹嘿嘿笑了幾聲,“不着急,不着急,這段時間我已經把巨人靈體和提爾神格中的感悟消化得差不多了,估計也該突破了,不過你也知道這種事,順其自然比較好,太過刻意反而不好。”

丁牧撇撇嘴,“我發現你小子這嘴皮子比以前好使了啊。”

巫穹還是嘿嘿笑,不說話了。

丁牧沒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又道:“庫房裏的東西你們看着處理就行了,大部分東西對我都沒什麼用,也不用一直留着,儘快提升修爲、提升戰力纔是王道。”

林詩慧點頭,“好,我知道了。你探索仙帝大能的洞府,一定要小心。”

“嗯,不用擔心我。”丁牧拍拍林詩慧的手,“我不會離開很久的。”

……

劍杖老人記憶中那個仙帝大能的洞府不再光武城附近,也不在天封城附近,而是在嵐塵大陸中部的位置,而且極其隱祕,很難發現,劍杖老人也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中才發現了一絲端倪,花費一個多月的時間才找到了仙帝大能的洞府,只可惜在裏面什麼什麼發現,只能作罷。

丁牧之所以還要再過去看看,其實還是一種心理作用,明知道有一個仙帝大能的洞府,哪怕裏面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但還是忍不住想要過去看看。

萬一能有什麼發現呢? 嵐塵大陸之大,遠超地球上的大陸,就算丁牧全力飛行,沒有片刻停歇,怕是也要數天時間才能從京都文苑趕到嵐塵大陸的中部,所以丁牧選擇了傳送陣法。

先用傳送陣法往嵐塵大陸中部的位置進行傳送,到了之後再根據劍杖老人的記憶慢慢尋找仙帝大能的洞府到底在什麼地方。

所以在半個小時後,丁牧出現在了嵐塵大陸的中部,這次傳送的地點要稍微好一點,至少沒有像剛剛來到千嵐星那樣直接落到別人的婚禮上,而是落到了一隻十二階妖獸黑虎的腦袋上。

這隻黑虎正在覓食,根本沒有任何察覺,就感覺頭頂上白光一閃,然後丁牧就落到他腦袋上。

黑虎本就是妖獸,而且還在覓食狀態,被人砸了腦袋怎麼能忍?

更何況丁牧如今表現出來的戰力只是窺天境而已,在黑虎眼中,丁牧就是食物,所以它毫不猶豫地朝着丁牧撲了上去,一口咬下去,然後就發現丁牧的胳膊竟然格外堅韌,它竟然咬不動!

十二階的妖獸,已經相當於入禪境第十層的煉氣士了,雖然在嵐塵大陸算不上頂尖,但要對付一名窺天境的煉氣士,還是綽綽有餘的,所以黑虎就納悶了,難不成面前這小子還有什麼特別的不成?

然後,它就看到一隻拳頭落下,砸到它的腦袋上,然後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丁牧踹了黑虎一腳,嘴裏嘀咕道:“就你還十二階妖獸呢?怎麼一拳就死了?”

接下來丁牧拖着黑虎的屍體找到一條消息,開膛破肚,洗涮乾淨,生火開始烤肉。

倒不是說丁牧餓了,而是送上門的食物不能白白浪費,更何況丁牧要在這裏尋找仙帝大能的洞府,進入之後還不知道要探索多長時間,準備一些食物也是很有必要的。

兩個小時後,丁牧將烤好的肉放進納空戒,開始尋找仙帝大能的洞府所在。

按照劍杖老人的記憶,仙帝大能的洞府是一個極爲隱祕的山洞,山洞入口附近有一片水潭,所以丁牧只要尋找水潭就可以了。飛到天上,展開劍域,根據劍域的反饋尋找水潭,結果兩個小時過去了,沒有任何收穫。

丁牧不禁納悶,雖然嵐塵大陸中部很大,但劍杖老人記憶中的位置就在這附近,丁牧已經搜尋了兩個小時,不應該一點收穫都沒有啊。

除非,仙帝大能洞府附近的地貌發生了改變,最明顯的特點、水潭已經不見了!

不要覺得這個不可能,要知道煉氣士的戰力極高,入禪境煉氣士就擁有了改變地貌的能力,若是仙尊大能出手,別說一個水潭,就算是一座大山,都能給夷爲平地!

所以丁牧單憑一個水潭就想找到仙帝大能的洞府,還是有些難度的。

無奈之下,丁牧只能繼續搜尋劍杖老人的記憶,看看能不能找到別的線索,然後還真的有了新的發現。

劍杖老人找到這個仙帝洞府是十年前,當時他從無影城出發,一路向東飛行了大約一千公里,然後又往北飛了一百多公里,便發現了那個水潭,雖然只是一個大概的位置,但也比丁牧這樣像無頭蒼蠅一樣尋找要好,所以丁牧直奔無影城而去,打算從無影城出發,按照十年前劍杖老人那樣,找到仙帝大能的洞府。

無影城在嵐塵大陸中部,在規模上和光武城相當,城主也只有仙尊第六層的修爲,所以丁牧也懶得理會,進入無影城之後便朝着東邊開始飛,一千公里後轉向北方,在一百公里處停下來,再一次展開劍域,對周圍的環境進行詳細的勘察,希望能找到仙帝大能的洞府。

結果不等丁牧找到仙帝大能的洞府,一個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何人如此放肆?竟然敢在老夫面前撒野!”

隨後,一個人影突然在空中出現,卻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雙目帶着冰冷,看向丁牧的眼神就彷彿再看一個死人。

丁牧皺眉,他從這名老者身上感受到爲了仙尊第九層的修爲波動,而且氣息波動極爲晦澀,想必不是尋常的仙尊大能,而是確實有些手段,只是對方這個態度,讓他頗爲不爽。

“我在這裏尋找一個洞府,若是驚擾到了你,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