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的倒是事實,到時候萬一真的留了一些小娃娃,等到那些小娃娃成長起來後又來對付自己,那自己不是純屬找麻煩嗎?與其如此,那還不如不留呢。

老頭臉色一變,他想要說些什麼,但始終還是沒有說出來,他點了點頭,也只能這麼做了。

“老頭,你不和我們一起下山?”劉致澤問道。

“我就不去了,從今天起,馬淵就跟在你身邊吧。”老頭嘆息一聲的說道。

“臥槽!!又特麼多個吃飯的人,老頭,你要給錢啊。”劉致澤驚叫了起來。

https://ptt9.com/111529/ 願你心誠,不負今生 老頭一愣,他訕笑一聲,當即化作一道黑氣就消失不見了。

“別跑啊,我靠的!”劉致澤大叫了起來,可是那老頭估計都已經跑遠了,劉致澤也沒有辦法了,看了馬淵一眼,自己也只能多帶個人吃飯了,也不知道自己的錢夠不夠養這麼大一羣人的。

劉致澤在和劉青雲嘮叨了幾句之後就直接帶着關瞳一羣人離開了,馬淵也跟在其身後,不過關瞳他們一羣人的態度很明顯,好像是和馬淵合不來的樣子,所以總是防備着他。

對此,劉致澤也很無語,而馬淵的話,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這羣人也都是自己的手下敗將,無所謂了。

等到劉致澤一羣人回到家的時候,劉父劉母洛羽靈就立刻衝了出來,他們這幾天擔心的要死,生怕劉致澤出了什麼事一樣,不過在看到劉致澤平安無事,他們也就放心了下來。

當劉父劉母看到馬淵之後,他們也是一愣,不過被劉致澤給搪塞了過去,只是隨便編了個理由而已,而劉父也很知趣,他也懶得過問這些事情。

畢竟他連心塔都能放棄,又有什麼能夠值得讓他掛念的呢?

當天晚上,劉父劉母就準備了一大桌子飯菜,以前這個時候,都是隻有他們一家人吃飯,可是今年不同了,多了好多人,對此,劉父劉母也很高興,劉父更是不停的在給周復生關瞳等人灌酒,直到自己喝醉了之後,周復生都還是很清醒的。

而劉致澤則是搬着瞪着坐在院子內看着天空中的月亮。

他至今都還記得諸葛亮指了指心塔,又指了指天空的樣子,可是他就是不明白這和諸葛亮所說的命運有什麼關係。

“主公,恭喜你,人塔已經全部開啓了,您得到了虎翼陣,不僅如此,您還得到了一萬陰兵顏良將軍。”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看來也很是高興。

劉致澤笑了笑,得到了虎翼陣,那自己的又能多一門保命的法術了,只是他很想知道那所謂的第一陣“天覆陣”到底有着什麼樣的功效。

忽然,劉致澤一愣,他雙眼一瞪,道“孫乾,你剛纔說什麼?顏良將軍?那不是被關羽斬殺了的嗎?”

“額,是啊,主公,雖然顏良被關將軍斬殺了,但是靈魂被丞相給收了回來,後來更是臣服於丞相了。”孫乾解釋道。

我靠!!劉致澤瞠目結舌的,嘴巴都能塞下一個足球了。

這個諸葛亮到底還有着什麼樣的能力啊?那顏良可是被關羽斬殺的,可是卻也心甘情願的爲諸葛亮守護心塔?劉致澤越來越感覺諸葛亮神祕了。

他甚至比傳說中的諸葛亮還要流弊幾分,實在是太超乎他的想象了。

“那地塔呢?不是已經開啓了地塔一層嗎?”劉致澤追問道。

他可是記得自己還開啓了一座地塔的,難道說也像人塔一樣,第一層都是沒有東西的嗎?

“有……”孫乾的聲音響起。 “是什麼?”劉致澤激動的問道,難不成諸葛亮在裏面給自己安排了福利嗎?說不定是哪個美女也不一定喔。

“主公,地塔第一層的好處就是你必須要找到南諸葛,你才能繼續開啓接下來的心塔了。”孫乾無奈的說道。

“等會……”劉致澤一愣,這特麼什麼鬼?自己不是已經返祖血脈了嗎?爲什麼還要再找到南諸葛才能繼續開啓接下來的心塔啊?這劇情不對啊,就聽劉致澤道“我不是已經……”

還沒等劉致澤的話說完,孫乾就開口說了起來,就聽他說道“主公,是的,您的血脈是返祖了,可是返祖也有份等級的,您現在才返祖了第一階段而已,還有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呢。”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你的意思是說,我還需要去找南諸葛返祖第二階段,等到開啓天塔的時候還需要再去返祖第三階段,等到開啓了天塔第一層後,我特麼還要去返祖第四階段是嗎?”

劉致澤差點沒有噴血,這特麼就是孫乾所謂的好東西啊,這明顯就是坑人好嗎。

“是的吶,主公,要怪就怪作者,寫這麼多字,沒辦法,劇情不夠只能湊。”孫乾道。

我曰!!劉致澤直接無語了,他表示今天和孫乾交談已經被孫乾給傷到了,尼瑪的,想要開啓心塔就這麼不容易嗎?這麼說起來,自己回到東漢末年只是打了場醬油而已咯,說到底自己還需要去尋找南諸葛所在的地方。

這個混蛋孫乾又不早點告訴自己,如果早點告訴自己的話,當時自己就好問那個南諸葛的老頭南諸葛在哪了,可是現在別人都已經離開了,就算自己想找也找不到了啊。

看來又要大海撈針了,真是嗶了狗啊!

時間飛逝,一晃,就到了二十九號,距離大年夜就只有一天了,村裏面各家出去打工的人也都紛紛回來了。

而且有不少還都是劉致澤小時候的玩伴,那些人回到家後一個個的都帶着個女朋友來到劉致澤家晃悠了,也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是炫耀呢?還是嘲諷呢?

回來的那些人看到劉家已經不一樣了,他們也是很羨慕嫉妒恨,只是他們也聽村裏的人說過了,這些錢都是劉致澤賺的,要他們也都學學劉致澤,於是乎,一大羣鄙視劉致澤的就來了。

就在這時,劉致澤的大伯和二伯走了過來,劉致澤正在院子裏曬太陽,見到大伯大娘和二伯二孃來了,劉致澤趕忙站了起來,喊起了四人。

劉致澤的二伯看到劉致澤和周復生關瞳等人之後,倒是笑了笑,反而是一旁劉致澤的大伯和大娘,卻是冷哼一聲,完全不給劉致澤好臉色看。

劉元友回來後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給他們說了,只是他們認爲這劉致澤只不過是認識秦海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始終還是要被自己一家踩下去的,所有他們纔會依然不給好臉色看。

“老大,你這個哼是什麼意思?”這時,劉致澤的二伯冷冷的看向了大伯。

劉致澤的二伯可是村裏出了名的狠人,不僅脾氣暴躁,就連下手也是非常的狠,記得,劉致澤聽劉母說過,小時候,有人欺負自家二伯,自家二伯都是拿着菜刀追着砍的,一點都不顧忌什麼法律的。

也正是這樣,劉致澤的二伯在村裏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就連他大伯看到都是有些害怕。

“沒什麼。”劉致澤的大伯臉色一變,趕忙開口說了起來。

“老大,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我勸你還是收起來,免得到時候丟人現眼的。”二伯冷冷的說道,二伯一家一直都很照顧劉致澤一家人,凡是他們家被欺負了,這位二伯肯定會過來幫忙的。

據說當時合愛在鬧的時候,都是這位二伯處理的,要不然,合愛還真的要鬧的劉致澤家的房子建不成了。

不過劉致澤倒是很好奇,這位二伯爲什麼會和自己家的關係這麼好,按理說自己父親應該和自己二伯沒有血緣關係纔對啊,可是爲什麼二伯會對自己家這麼好,這個事情,劉致澤搞不懂。

“小澤,這段時間跑哪去了,每天想來看看你都碰不到人。”劉致澤二伯走了過來,滿臉和藹之色的摸了摸劉致澤的腦袋。

劉致澤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要是換做其他人這麼搓自己的腦袋,劉致澤早就一劍砍過去了。

其實劉致澤也知道,從小到大,這位二伯就喜歡這麼搓自己的腦袋,也不知道是不是手賤。

“二伯,你找我爸媽?”劉致澤趕忙抽搐了腦袋問道。

“是啊,這不明天晚上就是大年夜了,我和你大伯商量了下,咱們今年準備一起吃個團圓飯,每年都是各吃各家的,這還算什麼兄弟啊。”二伯瞪了一眼大伯說道。

很顯然,每年都是這位大伯不同意一起吃飯。

“好的,我爸媽就在裏面,二伯大伯,你們自己進去吧。”劉致澤笑了笑,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二伯點了點頭,再次搓了搓劉致澤的腦袋,這才和大伯走進了屋內。

等到幾人離去後,劉致澤才甩起了頭髮,每次見到自己都是搓自己的頭髮,這個二伯真是手賤啊。

“噗嗤~”而在劉致澤的身後,周復生關瞳張伊等人噗嗤一聲的就笑了起來,他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劉致澤做出這個樣子,顯然是十分的搞笑。

“笑什麼笑,再笑今晚沒飯吃。”劉致澤瞪了他們一眼惡狠狠的說道。

聞言,周復生等人立刻不敢再說話了,然而,就在這時,周復生走了過來,在劉致澤耳朵說道“少爺,諸葛若綿有沒有來找你?”

“沒有啊?你好端端的問起她做什麼?”劉致澤很疑惑的問道。

記得,自己最後一次見諸葛若綿都是在車站門口,按理說她應該回諸葛家了纔對啊。

“當初各大門派都有派人來鳳林市找你的麻煩,你也知道我的本事就這麼大,是不可能攔得住那羣人的,後來是諸葛若綿出現才把那些人打發走的。”周復生說道。

想起那天的事情,周復生都忍不住對諸葛若綿豎起了大拇指,她就這麼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說“劉致澤,是我的男人,你們要想找他的麻煩,先從我的身體踩過去。”

而後來,那些各大門派的弟子也都紛紛離開了,開玩笑,和諸葛家爲敵?他們還沒有活膩啊。 “哦?”聽周復生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之後,劉致澤才驚訝了起來,沒想到諸葛若綿竟然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她的男人,當初剛認識的時候,她可是一個勁的想解除婚約的。

現在竟然主動承認自己的身份了,想到諸葛若綿,劉致澤就想到了那晚,如果自己猜的沒錯,當時楊修來攻擊自己的時候,諸葛若綿應該是來幫忙的吧!可是卻被自己的小人之心給氣走了。

唉~劉致澤嘆息一聲,雖然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不過劉致澤還是很想對諸葛若綿說聲謝謝的,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

第二天,劉致澤的大伯二伯一家人全部聚集在了劉致澤家,就因爲他們家有個諾大的院子可以放桌子,所以,他們把團聚的地方放在了這裏。

一大清早的,劉致澤就被劉母從牀上扯了起來,說是要下樓幫忙了,原本劉致澤是拒絕的,可是他看了看一旁的洛羽靈都下樓幫忙了,他也只能下樓去了。

來到樓下後,劉父劉母和二伯二孃他們出去了,而一旁洛羽靈正在洗菜,在牆壁外面,還有着不少的村裏青年正在偷看着洛羽靈,看到這一幕劉致澤撇了撇嘴,當時你們不都帶着女朋友來秀恩愛嗎?如今竟然在這偷看我女朋友,真夠可以的。

而周復生和馬淵坐在一旁和劉致澤的大伯劉根在下棋,關瞳張伊趙龍南宮劍卻是被劉致澤大伯給拉過去當壯丁,也在洗菜了。

畢竟周復生的年齡比他的還要大,他也不好意思叫周復生,所以只能欺負小的,而這些小的,而馬淵又不理他,所以也只能讓關瞳幾人去幫忙了。

“小澤,來把菜洗一下。”這時,劉致澤的大娘叫了起來。

劉致澤一愣,他看了一眼這些正在忙事的人,不對啊,劉元軍還有劉元友劉欣欣等人都沒來啊,憑什麼要關瞳他們幫忙?他們算起來也是客人啊,難道說劉元友劉元軍就是人,關瞳他們就不是人了嗎?

“大娘,大哥和三姐呢?”劉致澤問道。

“他們有事去了,小澤,趕緊的,過來幫忙。”劉致澤的大娘趕忙轉移了話題說了起來,一看她就是在搪塞劉致澤。

“他們都沒來,你們竟然讓我請來的客人洗菜幫忙?”劉致澤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真特麼的是找抽啊,該來的不來,結果還把自己家的客人喊過來幫忙?什麼道理?說出去都沒有人會贊同啊。

“這不,人手不夠,又比較忙嘛,所以就讓他們幫幫忙了。”大娘呵呵的笑道。

劉致澤看了一眼關瞳張伊趙龍和南宮劍,四人滿臉的怨氣,但是他們又不好說話,畢竟和劉致澤大娘鬧翻了,爲難的只會是劉致澤。

“不行,把大哥二哥叫過來幫忙,他們是客人。”劉致澤冷冷的說道,連語氣都變的無比的寒冷。

“小澤,你這是什麼態度啊?他們是客人沒錯,難道你就忍心看着你大哥和三姐來幫忙?你要知道,你三姐的手指甲纔剛剛做好的,好幾千塊錢吶。”大娘有些不滿的說道。

臥槽!!劉致澤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了。

尼瑪的,花了幾千塊錢做了個手指甲,然後就不能動了?這特麼什麼道理啊。

“放下。”劉致澤大喝道,一時間,直接吸引了周復生和劉父的眼睛,哪怕是此刻在外面偷窺洛羽靈的那些人都看向了劉致澤。

“放下就放下,真稀罕我來做啊。”劉致澤的大娘一把甩掉了手中的菜,滿臉的傲嬌之色。

“我是讓他們放下,跟你有什麼關係?”劉致澤沉聲說道,他看了一眼依然還在洗菜的關瞳和南宮劍,他一腳直接踹翻了盆子,那些菜直接就被甩飛了出去。

劉致澤原本還不想和自己大伯家鬧翻的,可是看這位大娘的樣子,是在挑戰直接的耐心啊。

就算是要自己來做這些雜物事,劉致澤都沒有一點意見,可是現在這算什麼意思?讓自己請回來的客人做?那不是明擺着打自己的臉嗎?而且還是啪啪響的那種。

“小澤,你怎麼了?”這時,大伯和周復生趕忙走了過來問道。

剛纔劉致澤的事情,他可都看在眼裏的,對於劉致澤的態度,他很是不滿意的,雖然說,這次原本他們夫妻倆就是爲了來證明自己的地方,但現在被劉致澤這麼一鬧,自己如果不解決了,臉上也掛不住啊。

“大伯,你什麼意思?”劉致澤反問道。

劉致澤的大伯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滿臉無辜的正手上拿着菜的南宮劍道“這不人手不夠嘛,讓他們幫幫忙唄。”

“幫忙?叫你兒子和女兒來,他們是我請來的貴客,不是來這裏做雜物事的。”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聞言,劉致澤的大伯,劉根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就聽他咬牙切齒的說道“小澤,他們幫幫忙而已,你又何必發這麼大的火呢?”

“我再說一遍,叫你兒子女兒來。”劉致澤也絲毫不給劉根臉色看,實在是因爲他們做的太過分了,如果現在劉元友和劉欣欣在這,他自然沒話說,可是現在他們人在哪?估計在某個地方看戲吧!

“劉致澤,這難道就是你父母教你的禮貌嗎?你怎麼和大伯說話的?”大娘指着劉致澤怒喝了起來,一時間,外面圍觀的人更多了,他們都被這吵鬧的聲音給吸引了過來。

“我父母教我禮貌是用來對該用的人,至於你們?值得讓我用禮貌嗎?”劉致澤笑了笑反問道。

“劉致澤,你……你太過分了。”大娘指着劉致澤怒喝道。

“發生了什麼事?” 我家愛妃超凶噠 就在這時,大門被打開了,劉父劉母還有二伯二孃紛紛提着各種各樣的東西走了進來,估計他們是去鎮上買東西去了。

“劉純,你來看看你的好兒子,現在對長輩大呼小叫,沒有一點禮貌,難道你們沒教他怎麼做人嗎?”劉根冷笑指着劉致澤大喝道。

“小澤,怎麼了?”劉父和劉母相視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爸媽,今天這頓飯不吃了,把所有東西都丟出去,以後禁止這些沒有禮貌的親戚進入我們家。”劉致澤看了劉父和劉母一眼,他沒有繼續再和劉根大吵大鬧的,反而是淡淡的說了起來。 “小澤,爲什麼?”劉致澤的二伯,也就是劉佟疑惑的問了起來。

劉佟雖然在村裏面名聲赫赫的,可是在劉致澤面前,他總感覺自己看不透這個侄兒,非但如此,這個侄兒身上有着讓他恐懼的氣息,所以在和劉致澤說話的時候,他都不敢來硬的。

“二伯,我只想問你,二哥呢?”劉致澤問道。

https://ptt9.com/8211/ “他不是在這……”劉佟下意識的指了指關瞳幾人正在洗菜的地方,可是卻沒有看到劉元軍的影子。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他是蠻橫,但是也講理啊,此刻,關瞳南宮劍手裏更是還拿着沒有洗完的菜,他看到這裏就已經知道劉致澤爲什麼要發這麼大的火了。

自己離開之前明明已經叫兒子過來幫忙了,而且他也已經開始洗菜了,可是一眨眼,自己兒子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劉致澤的朋友在洗菜?

難怪劉致澤會發這麼大的火,如果是自己的話,估計都要提着菜刀砍人了。

而且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又是自己這個大哥做出來的好事,他的臉色無比難看,直接瞪向了劉根。

劉根下意識的身體一顫,被自己的這個二弟瞪了一眼,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小澤,這件事情,應該有誤會的,我現在就去找你二哥回來。”劉佟苦笑一聲,正打算離開,這時,就看到劉元軍快步跑了回來。

看到劉元軍回來,劉佟擡起手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啪~”的一聲響起,劉元軍不敢說話,而是低下了頭。

他其實是在洗菜做事沒錯的,可是後來自己大伯說要給劉致澤點教訓,讓他的朋友來做事,而他本來就看張伊這羣人不爽,自然就答應了。

原本他正和劉元友劉欣欣在遠處看戲的,可是看到自己父母回來,他就趕忙跑了過來,卻是沒想到還是捱打了。

“你死哪去了?”劉佟大怒道。

“爸,是大伯……”劉元軍臉上還有着一個巴掌印,他也不敢動手去摸,只能看了劉根一眼,欲言又止的說了一句就閉上了嘴巴。

“你跟我回去,回去再收拾你。”劉佟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瞪了自己兒子一眼,當即拉扯着自己的兒子就離開了。

劉致澤的二孃看到這一幕卻也只是嘆息了一聲,道“老三,不好意思,我們就先走了。”說完,她把手中的東西遞給了劉母就接着離開了。

看到劉佟一家人離開了,劉根和他老婆也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原本還以爲能夠拉着老二一起對付老三的,可是沒想到他們就這樣子跑了。

“大伯,趁我沒有徹底發火之前趕緊滾。”劉致澤指了指大門冷冷的說道。

這樣的親戚,劉致澤哪怕是想要都不能要了,這不僅僅是一件小事了,這很明顯就是劉根故意而爲之的,他們就是在挑戰自己的極限。

“劉致澤,你……你很好,竟然如此,那我們走,哼,老三有你這樣的兒子,真不知道上輩子是造的什麼孽。”劉根冷冷的說道。

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眉頭一挑,化作一道虛影直接衝了過去,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劉根的臉上。

衆人一驚,他們甚至都沒看到劉致澤是什麼時候去到劉根面前的,就只看到劉根的臉上出現了一陣紅,很明顯是被劉致澤打的。

“說我可以,說我父母,你是想死嗎?”劉致澤說完就掐住了劉根的脖子。

劉根的臉色頓時變的通紅,都快呼吸不過來要窒息了,他想要拍掉劉致澤的手,但是任憑他怎麼掙扎,都掙扎不脫劉致澤的手。

“各位鄉親父老,你們看,劉純家的兒子要殺人了。”一旁,劉致澤的大娘對着門外的人大叫了起來。

不過卻是沒有一個人理她的,他們看了這麼久,真當他們是傻子嗎?

劉致澤大娘見這些人沒反應,她的臉色也是一變,看了看地面,有一張凳子,她二話沒說,搬起凳子就向着劉致澤砸了過去。

然而,那凳子還沒碰到劉致澤,卻是直接變的四分五裂的。

當凳子的碎片落下去後,衆人才看到,關瞳張伊趙龍還有南宮劍正擋在劉致澤的面前。

“敢對少爺動手?你想死嗎?”關瞳冷冷的說道,那血紅色的眼珠子閃過一道精光,不用懷疑,他是真的已經動怒了。

其實不止是關瞳,就連張伊趙龍南宮劍都動怒了,劉致澤爲了自己都和自家親戚撕破了臉皮,他們又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呢?

“你……你還敢威脅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抓你們?”大娘被嚇了一跳,但是卻也裝作很有底氣的樣子。

“大伯,大娘,最後喊你們一次,立刻給我滾。”劉致澤鬆開了劉根的脖子,好歹也是自己的大伯,自己也不能真的弄死他啊。

雖然他們的確是可惡了點,但是自己可以不要臉,自己父母要臉啊,如果真弄死了劉根,那到時候劉父劉母估計也在村裏混不下去了。

“好,劉致澤,老三,你們給我記住。”劉根剛在鬼門關走了一趟,他二話沒說,直接拉着自己老婆就往外面走去,不過在離開大門的時候,大娘又跑了回來,拿起了那些洗好的菜就瞪了劉致澤一眼離開了。

“小澤,你……唉。”劉父劉母見事情鬧成了這樣,他們想說什麼,卻也說不出口,只能嘆息一聲的走進了屋內。

劉致澤看了一眼牆壁外面的人,那些人被劉致澤一看,立刻離開了,等到那些人離開後,劉致澤才帶着周復生等人走進了屋內。

此刻劉父劉母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他們自然也知道劉根是什麼德行,但畢竟還是表面兄弟,鬧成了這樣也不好受吧!

“爸媽,不好意思,我沒有剋制住。”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小澤,你長大了,我們就不多說什麼了,只是今天你做的實在是有些過了。”劉父有些怨氣的說道。

“爸,你難道就沒有想過他們的身份嗎?”劉致澤指了指周復生一羣人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