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沉聲道:「是怎麼回事,你跟朕說清楚。」

南煙拉著他走到另一邊的卧榻上坐下,細細的將自己如何詢問劉越澤,他跟自己說的那些事;只有,她便在宮中大清查,誘使辛才人來告密;前後一對照,她便鎖定了康碧雲,並且今天直接去養性齋拿下了她,都告訴了祝烽。

祝烽越聽,眉頭擰得越緊。

甚至,南煙也能看到他的臉上,用力咬緊牙關的痕迹。

沉默了半晌,他說道:「所以,是因為心平看到了那件事,被她得知,為了滅口,才對心平下手的?」

「不錯。」

「那你為何沒有將事情公諸於世,也讓她明正典刑?」

南煙輕聲道:「若公諸於世,明正典刑,那她做的這件醜事,也就包不住了。」

「……」

「為了皇家,也為了後宮整個的顏面,妾只能如此了。」

祝烽又沉默了一會兒,忽的冷笑了一聲。

只是,這冷笑聲顯得有些複雜。

南煙小心的看了他一眼,只見他面色冷冽,眼中透著寒光,說道:「就一個『暴斃』,倒是便宜她了。」

南煙輕聲道:「皇上息怒。」

祝烽又冷笑了一聲,淡淡道:「朕有什麼好怒的。」

說著,將臉偏向一邊。

南煙看著他這樣,也知道他的心情,肯定不會好,不管他對康碧雲在不在意,但那畢竟是應選入宮的妃嬪,是屬於他的女人,沒有哪個男人能心平氣和的接受這樣的事;可偏偏,康碧雲產生綺思的,居然又是薛運。

這種感覺,大概是讓他好氣,又好笑。

南煙說道:「妾的心裡,也覺得便宜了他,可相比起後宮和皇上的顏面,她怎麼死法,倒是不那麼重要了。」

祝烽咬著牙道:「朕倒覺得,她死得太容易了。」

「……」

「做出這樣的醜事,還敢加害朕的女兒。」

說到這裡,他忽的目光一閃,冷冷道:「她的家人呢?」

「皇上……」

南煙軟軟的道:「康碧雲既然也選擇了就死,那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

「……」

「否則,皇上再嚴懲她的家人,若事情傳出去,難免會有人對她『暴斃』這件事多加揣測,只怕會傳出更難聽的話。」

「……」

「如今皇上正是要全心全意解決江南桑農,還有出使西域的事,就不要再生風波了。」

「……」

聽到她這麼說,再看了看床上寂靜無聲的女兒。

祝烽沉默了許久,沒再說什麼。

但,他這樣的沉默,也就相當於默認了南煙的安排。

南煙這才鬆了口氣。

自己親自倒了一杯茶送到他手裡,輕聲道:「皇上喝點茶吧,消消氣。」

祝烽接過茶杯,卻沒有喝。

而是想到了什麼似得,忽的又抬起頭來看向南煙,沉聲道:「你剛剛說,心平跟劉越澤說了什麼來著?」

「呃——」

南煙又是一怔。

剛剛,為了把事情講清楚,她也只能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心裡就有些忐忑。

果然,才沒一會兒,這位「老父親」的注意力就到這個上面來了。

她苦笑著說道:「小孩子不懂事,胡說八道,皇上就不要在意了。」

卻見祝烽面色陰沉。

啪的一聲,將茶杯重重的放到一旁的桌上,連裡面的茶水都盪了出來,沉聲說道:「劉越澤對朕的女兒做了什麼,會讓心平冒出那樣的念頭來。」

「……」

「虧得朕那麼相信他,讓他來教導心平,他竟敢——」

南煙都要哭笑不得了。

輕聲說道:「劉大人哪有那樣的膽子,是心平這孩子……有樣學樣。」

「有樣學樣,也得是別人教壞了她,不僅是康碧雲那個賤人,還有劉越澤!」

南煙苦笑道:「皇上,小女孩都是這樣的,遇到長得好,性情好的年長的男人,難免有親近之意,這沒什麼。」

祝烽瞪了她一眼:「你又知道了?」

(本章完) 按照先祖的指示,楊天小心的調動著身體之中的元素里,首先用水元素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住,在楊天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藍色的薄膜,緊接著手中出現了一把土元素凝聚的利刃,心念一動,楊天的手裡就出現了一個小瓶子,準備好了之後,楊天來到了火精樹的樹根之處,一股幾乎要將空氣燃燒的熱氣迎面撲了過來。

滋滋的聲音在楊天的身上響起,那些狂暴的火元素在楊天剛剛靠近的時候,就開始瘋狂的反擊起來,要不是因為水元素的保護,楊天的身體立刻就會化成一堆灰塵。感受著火元素和水元素的博弈,楊天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畢竟水元素可不是萬能的。手裡的土元素利刃在樹根上面使勁一劃,那看起來堅硬無比的樹皮就被劃開了,被劃開的部位流出了火紅色的液體,像是鮮血一樣的鮮紅。

「小傢伙,趕快用瓶子接住。」聽了先祖的話,楊天迅速的動作起來,將手裡的瓶子伸了過去,那鮮紅的液體沿著被割開的口子慢慢流進瓶子之中,而那些紅色液體之中蘊含的能量,楊天也是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

紅的一聲巨響傳來,楊天感受到腳底下的大地似乎在顫動著,整個洞穴也都在晃動起來,此時瓶子之中的液體已經裝滿了,楊天不再猶豫,將瓶口封住之後,立刻的就離開了樹精樹的旁邊,但是洞穴還在繼續的晃動,似乎地底下有一隻沉睡的巨獸蘇醒了。

火狼的嘴裡發出一陣嘶吼之聲,利爪深深地埋進了地底,身上的毛髮像是利刺一樣豎了起來,雙眼之中散發出兇狠的光芒,警惕的看著周圍。洞穴依舊在晃動,似乎是越來越劇烈了,空中氣流流動的聲音在楊天的耳邊響起,臉上毛茸茸的感覺讓他知道是小東西回來了,一把將小東西抓住,拎到了自己面前,果然和自己心裡想的一樣,在小東西的爪子上面,此時正抱著那可拳頭大小的石頭。

「你拿這個幹什麼?」楊天想要去將這個石頭拿下來,但是小東西死死地抱住不放手,洞穴在不斷地晃動著,楊天也沒有心思再問什麼,將小東西毛茸茸的身體抓住,一下子就躍到了火狼的背上,火狼自然是明白楊天的意思,健壯的身體快速的躍起,朝著洞穴外面的白霧之中衝去。

「主人,你坐穩了。」火狼說完之後,身體連續的跳躍著,不但的迴避著那些狂暴的氣流,而在火狼落地的地方,都留下了它深深的抓痕。

楊天坐在火狼的背上,雙眼眯著打量著洞穴的情況,「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對他們發動攻擊,難道是因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才引起了現在的麻煩?」

火狼身體飛快的落在地上,在地上一個轉身,就要朝著洞口的白霧之中衝去,但是空氣之中很快就傳來了幾道破空之聲,將火狼前進的道路給封鎖了。

「火狼,快趴下。」楊天大聲的喊道,火狼立刻非常聽話的趴在了地上,而原本在火狼背上的楊天,此時卻是直接的面對了那三道恐怖的氣流。楊天的眼睛一眯,精神力礦用而出,在楊天的周圍出現了一道土牆,就像一道屏障一樣,擋在了他和火狼的前面。

「哼,真是自不量力。」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了一個聲音,三道氣流朝著楊天這裡快速的襲來,而楊天只是站在土牆的後面,並沒有去躲閃。令人心慌的壓力直壓而來,這裡的空氣似乎一下子沒有了,楊天感覺到呼吸都非常的困難,那三道氣流像是三座大山一樣襲來,楊天雙拳緊握,看來這一次他是高估自己的實力了。

小東西突然地叫喚起來,空氣之中令人窒息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了,一道身影像是閃電一樣從楊天的肩膀上面躍起,小東西的身體非常詭異的穿過了土牆,朝著前面直撲而去。

「什麼?它竟然直接的穿了過去?」楊天一下子就目瞪口呆起來,看見這一幕,就是火狼也非常的驚訝,雙眼盯著飛奔而去的小東西,「我靠,那個小東西到底是什麼?」楊天看見小東西沖了過去之後,立刻得就撤除了土牆,只看見那個小東西齜牙咧嘴的樣子,非常兇狠的朝著一個方向狠狠地撞去。

砰地一聲,空氣之中傳來一陣悶響,似乎是什麼東西被撞壞了,「是誰,竟然將老子的空間壁障給破壞了。」伴隨著怒吼聲,楊天看見在洞穴上面原本平坦的地方,此時出現了一道裂縫,在那個裂縫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只是看起來非常的狼狽。小東西沒有理會,直接叫喚著,用超出想象的速度,朝著那裡不斷地撞去。

「停下,趕快給老子停下。」那個人影看起來是一個壯碩的中年男子,此時他的臉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應該是被小東西撞擊造成的,面對小東西的不住撞擊,那個男子只能狼狽的左右躲閃,最後一揮手,瞬間發出百道攻擊楊天那種氣流。

楊天的瞳孔一縮,身體剛剛準備衝過去,卻是驚訝的發現,小東西的身影像是閃電一樣,在一百多道的氣流之中,是毫髮無損。那個男子似乎也是一下子就傻眼了,看見一道黑影在氣流之中飛快的穿梭,他的攻擊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威脅力,而小東西在穿過了那些氣流之後,原本可愛的臉蛋,此時盡顯猙獰之色。

小東西揚起腦袋大聲的怒吼著,身體快速的朝著那個男子身上撞去,而那個男子則是滿臉驚慌的朝著邊上躲去,而小東西的下一波攻擊很快就來到,男子剛剛準備躲閃,就很倒霉的被攻擊到了。砰砰砰的幾聲響聲傳來之後,剛才還一身氣勢的男子,此時狼狽不已的被小東西追的到處的跑,樣子看起來非常的搞笑。

那個男子的轟擊根本就不起絲毫作用,小東西不但可以全部的躲過去,還非常悠閑地對那個男子發出攻擊,楊天和火狼就像是兩個看戲的一樣,臉上帶著有意思的神情站在那裡,看著那個男子不斷地上躥下跳。

「靠,你趕快讓這個東西停止攻擊,那個東西我不要了,送給你們了還不行嗎。」男子一邊狼狽的跑著,一邊躲避著小東西的攻擊,然後大聲的吼著和楊天說話。

「主人,這個傢伙還真的很有意思。」火狼悠閑地坐在那裡,完全沒有絲毫的緊張氣氛,它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東西竟然將那個男子吃的死死的。

楊天微微一笑,看著在空中不但跳躍的,幾乎肉眼都看不見的小東西,心裡也是震撼不已,「小東西回來,畢竟使我們拿了別人的東西。」

「聽到沒有,他都這麼說了,你還不停止攻擊,老子都快要累死了。」中年男子哇哇大叫著,只見一個黑影快速的襲來,砰地一聲,劇烈的撞擊在他的身上,男子一隻手捂著自己的眼睛,跪坐在地上,楊天則是感覺到一個黑影快速的朝著自己這邊奔來,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毛茸茸的身體在楊天的臉蛋上面蹭了蹭,似乎是在和楊天說,有它在,不用害怕。

楊天微笑的將小東西的身體給拎了起來,他可沒有忘記,就算是再攻擊者那個男子,爪子之中也是緊緊的握住那個石頭,楊天的目光落在那個石頭上面,小東西則是小心的護住那個石頭,甚至是嘴巴動作著,似乎是準備隨時將它給吃了。

「這是極品礦石?」楊天試探性的問道,小東西的眼睛眨了眨,看著楊天,「極品礦石?你這是在侮辱老子。」楊天微微一愣,那個男子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只是此時的樣子有些狼狽,那張原本非常威嚴的臉,此時頂著一個黑眼圈。

楊天一臉戒備神色的看著那個男子,剛才這個男子的攻擊,讓他有種無法反抗的感覺,就算是自己硬接下來的話,也不會好過的,更何況這個男子是從空間壁障之中出現的,可以製造空間壁障的人,那麼這個男子的實力最少也是統領級別。

一個實力最少是統領級別的男子,要是他想要殺了自己的話,那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統領之下,皆為螻蟻,一個統領級別的人,就算是要滅掉一個九級高手的話,也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個男子非常不滿的看著楊天,但是也沒有敢再出手,似乎是對小東西有些顧忌,當目光落在火狼的身上的時候,,那個男子再看向楊天的時候,不由得露出一絲興趣,「人類,你是魔獸師?」

楊天的眉頭微微一皺,「他稱呼自己為人類?難道他是一隻魔獸不成?」

魔獸達到七級的話就可以說話了,而達到了統領級別的話,就可以幻化為人形了。但是火狼除外,因為他是一隻變異魔獸,具有別的魔獸沒有的天賦,所以自然是在這方面比其它的魔獸要強一些。

「還沒有看出來,你倒是有些能耐,竟然可以契約一隻變異魔獸。」男子的目光在火狼的身上掃視了一眼,火狼的心裡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身體不由得綳得緊緊的。男子看了一眼楊天,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那個東西我就不要了,但是作為你們得到那個東西的條件,你,就要呆在這裡陪著我,直到老子滿意為止。」< 第2362章就是他,跟你親近?

祝烽瞪了她一眼:「你又知道了?」

「……」

南煙也知道,現在跟一個傻父親說這些是說不進去的,只能輕輕的搖了搖頭,輕聲嘟囔道:「誰不是從小過來的呢。」

「……?」

祝烽微微蹙了一下眉。

雖然他的一門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心肝寶貝竟然小小年紀就被那些壞人帶壞了,竟然還親了一口劉越澤,讓他怒火中燒,可南煙一聲細細的嘟囔,卻召回了他的心神似得。

他轉頭看向她:「你說什麼?」

南煙才發現,自己的喃喃自語被他聽到了。

急忙擺手:「沒,沒什麼。」

祝烽的臉色沉了下來,說道:「你可別忘了,欺騙朕,就是欺君之罪!」

「……」

「到底怎麼回事!」

「……」

南煙也沒想到,他竟然真的這麼在乎。

苦笑了一聲,才輕輕的說道:「那,妾說了,皇上不要生氣。」

「……」

祝烽又瞪了她一眼。

道:「你先說!」

「……」

「你小時候,親近過誰?」

南煙苦笑著說道:「也不是親近,妾從小跟家裡的兄弟姐妹就不怎麼親近的,所以那個時候,若有人對妾好,妾自然是記在心裡的。」

「……」

「而且,那個人又,又非常的出色。」

她越說,祝烽的臉色就越難看,便也不敢再說下去,只簡單的說道:「總之,就只是小女孩的夢想罷了。」

祝烽的臉色幾乎都能擰出水來。

沉聲道:「是誰?」

南煙遲疑了一會兒,才終於說道:「皇上還記不記得——哦,皇上只怕也不記得了。」

「嗯?」

聽她這麼說,祝烽的目光微微一閃。

但,他也不動聲色,只說道:「少吞吞吐吐的,快說。」

南煙嘆了口氣,道:「妾以前跟皇上提起過,妾的大伯……」

說到這裡,她又頓了一下,雖然在她的心裡,已經明白,自己這位大伯的真實身份,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只是還沒找到他正式,自己這一聲「父親」怎麼也叫不出口。

她接著說道:「當年,皇上初登基的時候就跟妾提起過對西域的構想,那個時候,皇上的手下還無可用之人,妾就提起過一個人。」

「……」

「那個人,叫嚴夜。」

一夜歡戀:霸上惡首席 「嚴……夜……」

這個名字,讓祝烽的目光又微微的閃爍了一下。

只是,南煙並沒注意到他的神情,接著說道:「此人文武雙全,精通各國的文字語言,大伯出使西域各國時,他就一直在他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