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根本就沒資格插手這件事。

給洪嘯這個說話的機會,完全是出於一種禮貌,他居然還得寸進尺了。

「他下手狠毒,當眾弄斷了我那兩個兒子的腿,居然沒有絲毫道歉,完全不將我長生會放在眼裡,囂張跋扈到了極點。」洪嘯逮住機會,瘋狂控訴著,隨即一指韓棠,「讓這樣的子弟,去擔任韓家的下任族主,遲早會牽連到整個韓家,最後將家族葬送。」

「這笑話,太幽默了。」

洪嘯的話音剛落,韓棠悠然的笑聲便響起。

「聽得出來,洪會長有太多遺憾,是啊,我下手還是太留情了,只給你那對兒子弄斷了一條腿,有時候想想,我是真的太慈悲了。」韓棠掃了眼對面的洪嘯,微微一笑,「俗話說,好事成雙嘛,既然要弄,就要弄斷一雙腿,湊在一塊兒,就是兩雙,多喜慶啊。」

聞言,洪嘯的臉色驟然陰沉。

原本還想當著眾人的面,狠狠抽打幾下韓棠臉的,沒想到,他的臉幾乎瞬間被打腫。

這犀利的言辭,簡直讓他無法應對。

「既然洪會長有要求,我自然不會推辭,如果再有機會,我必定會錦上添花,好事做到底,讓洪奇和洪異兄弟好事成雙,雙雙癱瘓。」韓棠說著,笑意越發明媚,姿態越發瀟洒,「到那時,我想洪會長必定滿意至極,再也沒有遺憾。」

洪嘯的嘴角在輕輕抖動。

內心的怒火在洶湧,幾乎要盛放不下,爆發出來。

但他還得忍,因為這裡是韓家的地盤,是韓家的後院,韓天明是勁敵,韓天逍更是強敵,何況,還有剛剛拉攏到的慕容誠,更是不能正面為敵。

「因為,兄弟兩人變得老實,實在是封金地帶的福氣,是那些漂亮姑娘的福氣,大家必定拍手稱快,爭相讚頌,讚頌我替封金地帶除去兩害。」韓棠神色悠然,一副從容不迫,運籌帷幄的架勢,幾乎每一句話,都狠狠敲打在洪嘯的臉上。

「哈哈哈,說的太搞笑了。」

慕容貝貝靜靜認真聽著,終於按捺不住,歡快地笑起來。

幾乎笑得彎下腰,堅挺胸脯高聳出來。

「這小子,越來越鋒利了。」

一直處於半閉眼養神狀態的韓天逍,瀟洒地理了下雙鬢垂落的長發,緩緩坐起了身子,望著輕鬆應對,遊刃有餘的韓棠,忍不住點頭,微笑讚歎。

「閉嘴!」

洪嘯再也忍不住,怒聲喝道。

「怎麼,洪會長還有異議?」

韓棠聳了聳肩,一臉無辜,「你前面的異議,我已經給你解決了,如果還有其它的異議,我想,你還是拿回長生會去解決好點,因為,這裡是韓家,沒人會吃你那一套,想發號施令,還是在長生會裡比較有保證,在這裡亂吼,我只能將你當成某種家養的動物,你懂得!」

「你……」

洪嘯眼眶幾乎要瞪裂,按捺不住,就要動手。

韓棠悄然握住了金靈劍的劍柄,隨時出擊。

韓天明眼神鋒利,死死盯著洪嘯的一舉一動,只要洪嘯敢妄動,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藉機將洪嘯擊殺,順便剷除長生會這個強大勁敵。

韓天逍慵懶的眼眸,悄然迸射出殺意。

韓家族內的事情,他不太關心,但韓棠的安危,卻是他最為在意的。韓家百年難得這樣一個好苗子,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容許韓棠隕落的。

何況,他已經看出,韓棠似乎激發了火元素。

於是,韓棠的前途再度拓寬。

對於整個韓家而言,意味著又一個強大的未來人物出現,對韓家來說是保障。

慕容誠眼神陰沉。

在手掌間輕輕轉動的茶杯,已經悄然停下,他抬起頭,冷冷盯著洪嘯,不動聲色。

殺意卻繚繞。

「洪兄,你瘋了!」

作為死黨的林碩石,反應快速,急忙跳上戰台,拉住了洪嘯,怒聲呵斥:「這是韓家私事,你又何必多管閑事,自討沒趣。再說了,韓棠少主榮任韓家下任族主,我們該祝賀他才是,這不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么,難道你忘了?」

說著,使勁晃了下洪嘯,向他使了個眼色。

兩人城府的深淺,對比之下,便一目了然。

「小子,你給我記住,我會要你加倍償還。」洪嘯粗重喘息,一指韓棠,冷冷威脅,「至於今天受的辱,我會讓你整個韓家承擔。」

「我只好隨時奉陪了。」

韓棠瀟洒地攤了攤手,微微無奈地苦笑道。

「等著陷入困境吧。」

洪嘯氣呼呼地掃了眼韓家眾成員,隨即看向了觀戰席上的韓天明,斥責道:「你會為你這個囂張兒子的行為,感到後悔的。」

「這個,就不用洪會長操心了。」

韓天明沖著臉龐漲紅的洪嘯淡然一笑,擺了擺手,做了個送客的手勢。

「我們走!」

洪嘯狠狠一甩衣袖,沖著兩個跟來的隨從喊了一聲,當先跳下石台,徑直穿過韓家成員,揚長而去。

林碩石也帶領下屬,跟著離去。

在轉過石台之時,他沉穩轉身,冷冷看了眼韓棠一眼,那一眼,目光深沉而陰森。

場中的喧囂議論頓時徹底爆發。

經過半天的測驗角逐,這次牽動封金地帶的韓家族主選拔,終於在日光偏斜時結束,在經過洪嘯的找茬風波后,進程有所遲滯,韓天明立刻宣布角逐落幕。

韓棠瀟洒走向觀戰席。

石台下,韓沖盯著他的身影,還是咬了咬牙,原本想動用新獲得殺手鐧的,可惜沒來得及施展,就被韓棠強勢揍下去,當場落敗。

不過,想到韓飄飄的下場,他頓時有點泄氣。

就算他動用殺手鐧,在短時間內提升了戰鬥力,也未必能擊敗韓棠,韓飄飄的遭遇,正鮮明地擺在那裡,特別是衣紗被突兀燒穿的事,給了他莫大的震撼。

「這小子,越來越玄了。」

韓沖默默注視著韓棠的身影,眼線收縮,內心詫異。

慕容飛鴻英雄救美,徹底俘獲了韓飄飄的心,算是給韓棠解決掉一個麻煩,否則,以她的脾性必定會糾纏不清,纏著不放。

「忘了宣布獎勵了。」

看著走來的韓棠,韓天明忽然記了起來,頓時尷尬地苦笑道,剛才的洪嘯風波,讓他極為惱火,以至於干擾了思緒。

「下任族主,將獲得家族最高修法,天元淬鍊,屬於聖階中級。」韓天明說著,將一副金色捲軸鄭重遞到韓棠手中。

韓棠輕鬆接過來,進而轉過身去,沖著在場韓家子弟瀟洒一笑,道:「好東西,大家分享。有想加快修鍊,增強實力,為家族爭光的,可以隨時找我借去閱讀鑽研。」

轟!

所有韓家子弟頓時嘩然,這套只有族主才有資格修鍊的功法,在經過韓棠之手后,居然慷慨到如此地步,給大家共享了。

新族主,新氣象,新希望。

果然!

而觀戰席上,韓天明卻有點哭笑不得,韓棠這不是在打他的臉嘛。 韓家子弟交頭接耳,面面相覷,一個個興奮得臉龐通紅。

整個場面陷入沸騰。

喧鬧之聲甚囂塵上,每個韓家子弟,特別是天賦還算不錯的子弟,幾乎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聲音提高八度,眼神炯炯,談論間,飛沫四濺。

場中溫度悄然升高。

根據韓家的族規,這套天元淬法,歷來只有族主才有資格修鍊,他們平時也只是聽聽,現在,傳到韓棠手中,居然從私有瞬間變為共享了。

估計是韓棠在開玩笑吧!

有思維比較快的子弟,在短暫興奮之後,迅速清醒過來,立刻轉頭向旁邊的夥伴兒提醒。

這提醒,如同一盆涼水。

如同引發連鎖反應,一個個韓家子弟興奮的臉龐,快速冷清下來,聲音下降六度,目光齊刷刷轉向了觀戰席上的韓棠。

「這是真的。」

韓棠攤著手,將金色捲軸遞向虛空,一臉坦誠:「不是跟大家開玩笑,誰想借閱研讀,現在就可以上來拿去,不過,這是有條件的。」

熱烈的議論聲,潮水般退下去。

場中恢復了安靜。

陽光燦爛明媚,照亮每個罅隙,氣氛熱烈躁動,有細微塵土擴散在空氣中,隨著氣流慢慢遊走,然後緩緩落下,與花香悄然共舞。

韓家眾子弟紛紛仰起頭,眼眸明亮,注視著韓棠,神情專註,專心聽講。

「這套戰技太貴重,要想借閱,必須嚴格保存,決不能流失到外面,否則,後果不用我說,大家也明白。」韓棠綳著臉,神情嚴肅地像寒冰,「事先警告,誰丟了,誰負責。」

場中鴉雀無聲。

眾韓家子弟似乎還沒回味過來,依然處在思索中,仰著一張張臉龐,盯著韓棠。

「警告完畢,誰先借閱?」

韓棠揮了揮手中捲軸,瀟洒一笑,道:「記得定期歸還。」

眾弟子再度面面相覷。

「這傢伙,一定耍詐。」

韓沖有著瞬間的心動,隨即想到跟韓棠的關係,撇了撇嘴,心有芥蒂,露出個視而不見的表情。

「我先借閱。」

眾韓家子弟有著片刻的遲疑,彷彿還在懷疑韓棠的坦誠性,但已經有一道聲音響起,剛剛走下石台的韓墨,快速跳上了檯面,向著韓棠走來。

他手中握著本書籍,一如往常。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像一個文質彬彬的好學青年,氣質安靜儒雅。

他這形象已經持續多年。

他走到了韓棠面前,露出一口白牙,微笑明媚,眼神里沒有絲毫的質疑。

「相信我,沒錯。」

韓棠坦誠笑著,一甩手,金色捲軸瀟洒地拋向了韓墨。

韓棠輕快伸手,將金色捲軸握住,輕輕晃了晃,微笑道:「我就喜歡研究點古籍啊,捲軸什麼的,現在又有的看了,十天後,我會奉還。」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