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還沒反應上來呢,胖老頭就喝著:「你們先下去!」

夥計們疑惑著,就先下去了。

等后屋只剩下二人後,江夜乾示意他先起來,胖老頭卻是不敢,跪在那裡,卑微的道:「閣主啊,您不是一直在無雙城嗎?怎麼有空來青州城了!」

「青州城我不能來嗎?」江夜乾嗓音冷厲道。

「閣主,俺的意思是,您來的話提前通知一聲,也好讓我等為您接風洗塵。」胖老頭身為摘星閣在青州城的三位聯絡人之一,負責管理青州城的密探和情報事務。他表面上經營著這個布莊,實際上,布莊是樓里在青州城的其中一個分舵。胖老頭這一生都為自己的身份感到驕傲。哪怕他,只是當地的一個聯絡人罷了!!

這輩子,他只在五年前,有資格前往過無雙城一次!進去過那個沒有名字的樓。

有幸見過一次摘星閣的閣主!

江夜乾目光幽深的問:「摘星閣作為一個情報司,需要那麼大張旗鼓嗎?」

「不是不是。」胖老頭趕緊緻歉。

江夜乾收起那塊黑色的小令牌,冷酷的道:「外頭的那個姑娘要買布,她要什麼就給她什麼。」

胖老頭一臉懵的應著,「當然。?」

語氣堅定中透著一丟丟的困惑。

哪個姑娘啊。

什麼布啊。

閣主來,就為了這個?

江夜乾:「疑問?」

「不是,馬上就賣給她。」胖老頭著急的應答。

江夜乾似乎很滿意,剛要起身離開,但想了想:「因為不是她付錢,就說可以賣,但價錢提高一倍。」

胖老頭起身點頭哈腰道:「謹遵閣主吩咐。」

江夜乾在臨走前丟下一句:「七個大宗師沒人在青州城,青州城卻有人能在一夕之間,滅了整個凌雲樓的口。最近叫你手底下的密探都給我警醒點。恐怕有的大宗師也會馬上來青州城查情況!」

「遵命!」胖老頭的額頭緊張的滿是汗。

大宗師要來青州城,這不是要他的命嘛!

要來這段時間……恐怕是沒得休息了。

*

齊青杳又逛了兩圈,發現沒什麼喜歡的,正要離開,江夜乾從茅房出來了,站到她的身後,突然,一個胖老頭走出來,笑容十分和藹,還帶著一絲絲諂媚。

「姑娘啊,這批布其實可以賣給你。」

恩?

齊青杳有些震驚。

這胖老頭誰啊。

但是……

「其實?」還有其實,說明:「你有什麼要求,說吧。」

「您得多出點錢。」胖老頭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戴著牛頭面具的男子,笑容更大了。

哦,這樣啊,是別人預定的,她想要,自然得多出,齊青杳財大氣粗的道:「錢不是問題。」隨後不顧陸厭的厭惡,就徑自的拽著陸厭的胳膊,將陸厭給拉過來,那個過程僅僅三秒過後。

陸厭還沒反應上來。

她的手就鬆開了。

陸厭還在怔仲間。

齊青杳道:「小厭厭,付錢。」

陸厭遞給董敬一個眼色。

董敬從懵愣中回神,趕緊給胖老頭付錢。

胖老頭這才看清楚付錢的人,陸,陸當家!!緊張的他又一次差點兩腿發軟!

齊青杳吩咐著江夜乾:「把東西抱上!」

江夜乾沉默無言,將幾匹布都抱上了。

胖老頭激動的說:「小姑娘,看你投緣,就在送你兩匹布吧。」

然後也不管齊青杳願不願意,就從櫃檯下面拿出來了兩匹十分精美的布。

齊青杳眨眨眼,叫江夜乾抱上。

胖老頭指揮著夥計:「還不趕緊給客人送到馬車上!愣著幹什麼。」

然後幾名夥計,就把送的兩匹布高高興興的送到馬車上。

齊青杳被這雷厲風行給搞得一臉懵。

胖老頭似乎又想送點什麼,只見牛頭面具的男子不動聲色的看過來,只消一眼,胖老頭就知道,要是再多送,恐怕要被人起疑心了。

遂不敢在多說什麼。

只能默默地看著這幾個人離開的背影。

他更好奇的注視著那個小嬌娘的身影,她,是誰啊。

竟然能讓閣主跟在她身邊,鞍前馬後!

還有森羅商會的陸當家,竟然為她這次的購物付錢!這事兒實在是……

胖老頭沒敢把幾個人送到門口,怕太過了,直接進了后屋,一名穿著黑衣的夥計,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

遞給胖老頭一份情報。

胖老頭打開看了一眼。

就心驚不已。。

齊青杳!!

她就是齊青杳!

之前在姜家大出風頭,還把陸厭在青州城最大一座宅子贏走了的齊青杳!

這個人名,最近這個月,對他而言,一直如雷貫耳。

她跟蘇鶴瀟和李青蓮之間都有關係,但卻查不出來相關情報!

她身邊的牛頭面具人,他也一直調查了許久,不過都沒結果。但是今天……那個人是閣主。

很多東西似乎都開始豁然開朗。

但是陸當家跟在她身邊又是為什麼?

這其中有什麼緣由嗎?

等等。

閣主跟在她身邊,莫不是卧薪嘗膽,想親自查出她的身份?

一想到這一點。

胖老頭就被感動的想落淚!

閣主果真身先士卒,是他們摘星閣全體密探的楷模!他們也要向他學習!用盡一切手段,以獲取情報優先!

。 最終,灰熊妖還是敗了,殺死它的是另一隻比它更強壯的熊妖。

一口咽下同類的心臟,熊妖向著妖域的天空仰天咆哮,身體內的氣勢節節攀升。

終於,在某一刻熊妖似乎聽到了輕微破碎聲,體內的靈氣破體而出。

它突破了,早已靈智大圓滿的熊妖在吞下幾乎和它境界相當的同類后,終於突破了靈智期,進入到了星火期,也就相當於人類修士的築基期。

別看只是最低的兩個境界,對於人族中的天才修士來說只需要短短數年時間便能晉級,甚至聽說有人百日築基。

但對妖來說,如果不靠吞噬積累修為,則需要百年以上的吐納才有機會晉級。

隱藏在草間的白蛇視線卻沒有在熊妖身上,而是若有所察的抬起了頭,烏雲集會,狂風四起,一道道閃電如同銀色巨龍般在雲中穿行。

轟隆

一聲悶響喚醒了興奮中的熊妖。

天劫來了。

熊妖卻絲毫沒有膽怯,手腳並用衝上了一處用於吐納的高台,向著雲中的閃電咆哮著。

和猙獰的熊妖不同,白蛇此時正瑟瑟發抖的盤成一團,這不是白蛇第一次見到渡劫,但無論幾次屬於蛇類的本能都驅使它遠離雷劫。

這就是天威,順天者生逆天者亡,讓蛇生不出一絲反抗的情緒來。

終於一道閃電脫離了烏雲的禁錮,直劈中了高坡上的熊妖,樹榦般粗細的閃電瞬間打的熊妖皮開肉綻,血水橫飛,以熊妖為中心突破上出現了一個大坑。

剛還耀武揚威的灰熊在坑洞中唉聲連連。

但天劫沒有給熊妖休整的機會,第二道天劫落下,倒地還沒起身的熊妖再次被砸中,血水夾雜着骨頭渣從大坑中飛濺而出。

第三道天劫,被燒焦的內臟沾滿了大坑。

第四道、第五道……

足足九重天劫,原本凸起的土坡已經消失,現場留下了一個十米直徑的半圓形深坑。

天劫散去,天空重新恢復了晴朗。

不知過了多久,一條白蛇緩緩移動到了深坑的邊緣,望着空無一物的大坑白蛇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一天時間,妖域從「熱鬧非凡」恢復到了了無生息,只剩下一條戴草帽的白蛇尾巴卷著鋤頭翻地。

然後從介子袋中取出種子,控制風將種子精準送入挖好的淺坑中,又喚來雨澆灌土地。

雖然風只能勉強吹落樹葉,雨也只能侵濕土地,但呼風喚雨可不是一個只有靈智期小妖應該擁有的能力。

改變天象無不是大能才擁有的神通,白蛇卻不知為何能夠使用。

不過以前倒是沒敢在其他妖面前用過,而是提桶澆水,現在自然不用隱藏,整個妖域除了它再沒有第二個靈智生物。

有妖域的存在,裏面的生物出不去,外面的也進不來。

還好妖域中也有不少動物,白蛇倒也不至於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