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身後不遠處,已經有車燈掃來。

駕駛座上的人一發動,就驚喜的開口,「老大,這是改裝車,我們能全身而退!」

至少能甩開後面追著的人。

陸照影沒有回答,幾乎是剛上車,他就徹底暈過去了。

「老大!」其他人見此,臉色大變。

後面的車燈被打開,潘明月才看清陸照影身上的情況,他身上有血,尤其是右邊肩膀,那一塊留下的血幾乎浸濕了整個上衣,只是他穿著深色的衣服,看著並不明顯。

車裡面沒有醫生,但這些人都是經歷過這些,一個老人檢查了傷口,沉聲道:「槍傷,傷口不淺,需要快點就醫,不然有危險。」

說完,車離其他人稍微放鬆起來,老六的屍體也在車上,這一戰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是死裡逃生。

所有人目光都不由轉向潘明月。

一個年輕人看向潘明月,率先開口,「請問,您是老大的朋友嗎?是一區……卧槽……你……」

車上燈光強,情況也不危急,所有人都看向這個救了他們所有人的神槍手,能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臉,她現在又恢復到之前安安靜靜的樣子,這樣的氣質很文靜很特殊。

年輕人話說到一半,忽然就改了口,連動作也頓住了。

這個人……

怎麼跟那個潘組長這麼像??

賽博朋克沙盒 「潘組長,怎麼是你?!」老人也被嚇了一跳,顯然也是認出來潘明月了。

「之前聽小洛說的,你們有危險,我就想去看看,」說到這裡,潘明月看向陸照影,「好在去的及時。」

想了想,她又說了一句,「我不是一區的。」

她知道一區是什麼。

潘明月這一句話,更是證實了她的身份,其他人的瞳孔都跟著收縮了,連開車的人都差點而踩了剎車!

上午那個文文弱弱,他們派過來的實習生是竟然是個神槍手,還是雙槍,這特么的,特訓營的人也干不過她吧……

真是見鬼了!

他們的通訊器已經被干擾到不能用了,甩掉敵人之後,一行人在路口分開。

年輕人回基地去通知老張他們,其他人都去了醫院,陸照影已經不能再脫了。

基地里,老張跟老七老八、小洛他們都站在院子里。

羅謙他們被通知收拾好東西過來,十分緊急,「是不是情況不好,潘組長他們沒事吧?」

老張直接轉身,道:「這裡已經不安全了,老七,你們帶著小洛跟稽查人員先轉移基地,其他人,跟我一起走!」

說完,他轉身,帶著一車人離開。

剛開出一條道,正好再路上遇到跑著回來通風報信的年輕人。

看到他,老張連忙踩了剎車。

其他人等不住他停穩車,直接打開車門下來,一個個激動的很,「你逃出來了?其他人呢?是不是,是不是……」

「沒、沒事,」年輕人換了一口氣,才大聲道,「神槍手救了我們,我們今天過去救援的人,全員活著!在醫院!」 “根據最新的統計結果顯示,在本次災害之中,朋族人員並無死亡……”

“……但有三十七名傷者。工程建築方面,損失較大,特別是東北面的幽光省,有三個村需要重建,兩個市需要整修,而省城也需要修理,特別是幽光城還在建設的供水系統,因爲還沒有穩固,地震導致大部分斷裂,需要完全重頭開始。”

“除此之外,各地的公路都有水泥模塊移位的問題出現,不過只是模塊的移位而不是破裂,所以只需要各省市自派人員,重新平整那些地基,然後將移位的模塊放回去即可,預計半個月內就能完全整修好。”

“這些都是固定損失,因爲現在我族還沒有相應的機制,因此空幻大人你提出的經濟預估損失等東西,我們還無法得出,不過我已經提議商部在發改部的支持之下,對這種工作單獨設立司或局。”

“另外,遠西和西陸兩族因爲都離震心極遠,沒有明顯的震感……這個,按理說應該沒有什麼損失,但報告說,有一個倒黴鬼在飛行時突然感到噁心而一頭撞上山崖,隨後被樹枝劃破翼膜,最後直直地摔了下去,於是……亡魂現在已經回到了神殿。”

“……囧。”衆人相視無語。

“……這些,就是我族在本次震動中的大致損傷,由於得到了有效的預警,因此除了那位倒黴的翼人,損失都不大。”合上手中的報告本,木紋看了看眼前的長老院衆人。

“不過,有關這個經濟損失預估的部門,財部提出應該劃歸統計局,但商部因爲現在爲止也只有三個局,而財部已經有七個局,因此我才調撥到商部,不知道對這件事,衆位的意見如何?”

“哦?”對於組織框架這方面,還是空幻敏感一些,他疑惑地擡頭看了看木紋,然後想了想說道:“這個問題先予以記錄吧,最近正在討論神族體制問題,正好可以將其添加到裏面去。”

“是。”

(將現有體制討論,直接轉移到未來體制的討論之中,看起來空幻大人是急切地想完成朋族的神族改造了。)在心中想了想,有那麼一點小小的期待的木紋,點了點頭就不再言語。

而這時,空幻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對着木紋和長老院衆人說道:“剛剛想到個問題,雖說這次得到8051的預警,使得我們能獲得幾乎無損的成果,但我們也不能什麼事都麻煩8051。”

“對於災難的預警、應對、災後處理統計,我覺得這方面,最高管理層應該成立一個特別部門,甚至常規部門,專門處理,大家覺得如何。”

環視衆人一遍,周圍的人們都開始思考起來。

但出於對空幻的信任,以及自身的因素等各種考量,衆人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思考地更多的是‘增加一個部門之後,應該如何調控該部門與各部門的關係’,而不是‘是否應該增加這個部門’。

而木紋在想了想之後,卻略微皺眉,然後看向空幻說道:“雖然災難預警處理的確重要,但是,災難並不是常發,如果將這個部門列入常規部門,恐怕會進一步加重政府的臃腫。”

“是嗎。”揉了揉額頭,空幻搖搖頭說道:“災難的應對方面必須要有相應的部門才行,特別是災難爆發之後,需要由這個有經驗、有準備的部門去協調各部,以免出現手忙腳亂的問題。”

“這樣吧,成立一個簡單點的機構,平時就是在各地指導各地政府部門,製做災難應對預案,而災難爆發時,則由他們協助各地主官,組件應急指揮中心,以便協調各地的救災應對問題。”

“預案?”

“就是像我們的預算一樣,不過預案是對爆發某種災難時,政府和神庭應該如何應對做出的提前計劃,主要作用,就是在災難爆發後有個參照,以免到時候手忙腳亂。”

“哦,那應該可以,這樣的部門人員不需要太多,全族羣百人以內,增加的負擔也不多,以各省配置兩到三人成爲正式管理員,平時負責這些事即可。”

“就是這樣。”空幻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方面,我們還可以……”

……

在將源自人類的一些災難預警機構的工作模式,告知了木紋之後,長老遠基本上算是確認了這個應急部門的成立,但要正式組建,還需要半年左右,畢竟人員的選拔,工作地點的安排,各地部門的協調,以及工作內容的討論……等等,都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解決的。

由於此次震動,對朋族的危害並不大,衆人也只是相互瞭解了一下情況之後,就散會離開。

當然,長老院的衆人並不是閒着。

她們要藉助這次幾乎無損的地震應對情況,依靠手中的網絡,負責各地的災難應急宣傳。

同時,在輿論上,大家也要藉此次災難應對,提升政府和神庭的形象,同時對各地民衆的災難知識,進行鞏固加強。

當然,還有對各地設施在地震中的損毀情況進行評估,以確定下一步整改。

公元16年1月,在草草地過了一個小年,然後開完一個小年會之後,衆人又繼續起各自的工作。

“不過,8051怎麼樣呢?”在過年時沒有等到8051的空幻,有些擔憂地看着東北方。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空幻習慣了過年和8051一起度過的日子,到這時候沒有見到人,才發覺心中的一陣陣失落,但幸好,同是長老院的衆人也是空幻的家人。

“真的變成老頭子了的感覺。”苦笑一聲,空幻搖了搖頭,他也相信8051不會出什麼事,就像8051相信空幻會包容她一切一樣:“應該,是被這次地震給束縛住了手腳吧。”

回想起當初地震頻發期,8051幾年都沒有回來的情況,認爲想通了原因的空幻,暫時壓下了心中的擔憂。

“只有等我的實力高了,才能幫助8051啊。”

而他不知道,此時的8051,還在‘雙輪海’中央的島嶼羣中,利用靈神級的力量,一點點地將這些島嶼連接起來;而他更不知道,此時的星球意志內部,那些記憶體正在不斷融合之中……

公元16年3月20日,在獲得了最新的各地基礎設施調查報告之後,空幻來到了位於朋城學院區的【朋城建築學院】。

朋城建築學院始建於公元5年10月2日,是從朋族當初,爲了應對當時相戰正酣的朋靈戰爭、加快建設三大堡壘,而特別成立的‘建築研究小組’基礎上擴展而成的。

到現在爲止,這個學院已經成爲分類學院中,較爲龐大的一箇中型分類學院,教師在三十人左右,學生則在兩百人左右,而其它員工另算。

但建築學院最出名的,還在於它另一個要素:它是朋族現如今,爲數較少的幾個向遁甲族開放、或者說遁甲族能夠憑本事考入的學校,這個學院擁有七十多名遁甲族學生。

不過,空幻此次來,可不是爲了看遁甲族學生的。

在一名教師的引導之下,空幻通過寬敞的校門、整潔的操場、棱角分明的走廊,來到了學院一旁的研發區。

這是每一個朋族分類學校都擁有的區域,它們也是朋族技術發展上,除空幻的研究模式、技術局、武部這三大研究部分之外,最重要的技術研發機構。

也是最重要的理論研究論證機構,大部分研究模式得出的理論知識,都是交給各地分類學校論證逆推,一邊即時加入教學之中。

當然,術業有專攻,這裏的研究和祭司學校的修煉類研究不同,聽名字就知道,這裏研究的是針對的建築相關的知識。

“所以說,爲什麼要修改!我們這樣明明已經很好了不是嗎!”

剛剛走到研究區大門處的空幻,就聽到從研究區內一間屋子裏傳出的咆哮聲,雖然偷聽是不道德的,但空幻覺得這樣站着看看風景,意外聽到周圍的一些聲音,那麼就不算是偷聽了吧。

於是,他果斷地揮手止住帶路的教師,在對方想笑不敢笑的詭異神情之下,帶着對方站在了屋門外,將視線投向天空,而耳朵對準屋內。

至於屋內,爭吵依舊在繼續……

“這也是沒辦法,你們知道這樣會造成的資金消耗嗎?現在不是以前了,以前出點東西,大家一起努力,現在是做什麼事都要花錢,所以我們不得不注意這方面的東西!”

“切,我們當然清楚,這方面我們的預算組也不是吃素的,可難道就因爲一點資金,就要降低標準,就因爲一點點資金,就要罔顧人命了嗎!”

聽聲音,這位發言的人顯然有些底氣不足,但卻依然固執己見。

而說到激動時,此人後面那句話就顯得有些過度了。

“請說清楚,誰他嘎的罔顧人命!啊?”

重重地拍桌聲將門外的空幻和教師兩人都嚇了一跳,相視苦笑,兩人卻依舊繼續着‘偷聽’大業,很顯然,兩個無節操的傢伙都聽上癮了。

“好了好了,冷靜一點。”另一個冷靜的聲音似乎拉住了拍桌子的某人,然後繼續說道:“我們討論組的意見,是認爲必須在研發之後,加入一些對現實考慮,這個大家也清楚。”

“你們這次的研發的確可以,或者說的確很不錯,但那太過超前。一旦要按那樣去整改,族羣大部分的政府預算都得調到這裏,你們認爲這可能嗎?”

“這,這個,不是可以像以前一樣分階段嗎?我們先對重要的地方進行整改不行嗎?”看來也認識到了一些問題所在,但這個聲音的主人顯然還是充滿不甘,繼續提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在幾年前也不錯,但是。”那個冷靜的聲音無奈地嘆了口氣,繼續說道:“現在不比以前了,要考慮的東西都太多。”

“分階段?說的輕鬆,但是誰先誰後,這可是件難事。”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額?”

“你是在想‘這些東西交給政府去想’是吧,但我們爲什麼就不能自己先找出辦法,非得讓政府去解決呢?”

“自己找?不就是讓我們簡化成果,可這樣一來,還有什麼用?”這個聲音雖然顯得底氣不足,但言談中的怨念誰都聽得出來。

“當然有用,我們這不也是分階段嗎?將你們的研究成果實現的過程分開,一點點、一步步地來改。”

那個冷靜的聲音之中充滿着一絲誘惑,當然,還帶着不小的威脅:“要知道,按你們的想法,所佔的預算那可就太大了,一旦你們佔了這些預算,那其它工程呢?道路修建、供水系統、村莊改造、排水系統、市鎮規劃……他們一個個都得找你們的麻煩!”

“可是、可是這真的是很好的方案啊!你看,如果這樣改造,像這次規模的地震,基本上就不會有建築損失了不是嗎。”

“我們當然知道,否則也不會和你們在這裏扯皮了。但正是因爲覺得很好,纔不想你們這樣的研究成果因爲過於勞師動衆而夭折。現實和理想是有差距的,你們也是成年人了,應該知道,科技也是要爲現實服務的。”

「山路不好走,又在下雨。」 ……

這時,從門外路過的兩名學員,在聽到屋內的聲音之後,無奈地笑着說道:“又是哪個研究組和論證組吵起來了嗎?說起來,加入論證組還真是痛苦,到處得罪人。”

另一名學員苦笑一聲,搖搖頭:“這也沒辦法,研究組開發出最好的技術;論證組把它改造成二流技術。大家對論證組的怨念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那是大家沒有理解,我也在論證組待了半個月,考慮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我是受不了所以退出,說實話,兩方都沒錯,錯的是世界啊!”

“額,你抽哪門子瘋啊?”

“囧,不好意思,最近情緒有點不穩。”

“……”

聽着兩名路過的學員對話,下意識地躲到了花壇邊,不想被人發現偷聽的兩位無節操傢伙同時無語。

“你們這裏這種情況很多嗎?”等兩名學員走遠之後,空幻看向一旁滿臉尷尬的教師問道。

“這個。”猶豫了一下,教師還是認爲應該說實話。

主要是他想起眼前的可是幽神級長老,天知道對方在精神力上的等級,能不能感知到自己的思想,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的好。

“這個,怎麼說了,應該是普遍現象吧。不只是我們學院,各大分類學校,甚至聽說祭司學校也存在一定的類似情況。”

“具體是怎麼回事,說說?”不滿地皺起眉頭,空幻盯着眼前的教師,警告他不要耍滑頭。

朋族的技術更新速度一直很快,以至於空幻都沒怎麼在意下面的情況,只是一門心思做任務、開啓研究,最近甚至連技術局都沒去過。

而很顯然,朋族畢竟才統一發展了十幾年時間,內部問題依舊多多。

“主要是最近幾年私有制改造,雖然不大,但政府各項工作都開始按照規劃和預算說話,一些緊要的研究項目還沒什麼,那是預算在等它們。”

想了想,教師以頗帶‘往事不堪回首’之態地搖了搖頭說道:“可是,一些非要求的研究項目,在下面的人依靠各自的理解研究出來之後,爲了推廣,就必須通過論證組的核實。”

“而論證組方面其實也很難做。”見空幻對論證組似乎有些不滿,有幾個學生就在論證組的教師也算是知道箇中原因,這說起來論證組也只能說是兩頭受氣。

因此,他更不想讓空幻誤會,趕緊解釋;“論證組考慮的問題,恐怕不比研究組少,他們是根據政府轉給他們的預算結餘量,然後結合現實考量,對各個研究項目做出最終決定。”

“而論證組爲了儘可能地讓好的技術得到推廣,就經常按需要,建議研究組暫時修改技術,以降低成本,在獲得了推廣之後,再改進成完整版本。”

“這本是好意,但空幻大人您也是研究者,應該知道自己花心思好不容易弄出來的成果,卻被要求改來改去,總會讓人心生不滿,所以研究組方面和論證組就有些摩擦。”

“這個,空幻大人,差不多就這些了。”

“這樣啊。”聽到教師的話,空幻有些沉默了。

聽教師的話,在他們看來,罪魁禍首似乎變成了私有制和政府規範化,但朋族的高層卻清楚的知道,即便是以前的部落公有,其實也不過是少了資金計算這一環節,但那時候人們還是要考慮人員調配,食物,時間等等。

也就是說,關鍵問題還是在於人力、時間等資源的合理安排。

“這方面,長老院會進行討論,不過學院方面,那些暫時得不到推廣的技術,可以先保存起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用處,知道嗎?”

“是。”

“那麼,這次的目標是哪裏?”這時候,空幻纔想起此行的目的,似乎是要看一看學院方面最新的抗震建築設計。

但此時,空幻卻奇怪的發現,身旁這位教師在偶然望向空幻的身後之後,神情就變得古怪起來。

“怎麼呢?”

“這個,空幻大人。”

“我們的目標,好像就是裏面他們正在討論的東西。”

“哈?”

兩人相視無言……

臨近初春的寒風輕輕吹過,捲起一片樹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樹葉。 緊急下車的老張等人都愣愣的聽著。

等等,神槍手?沒聽岔吧?

「誰,哪位同志救了你們?」老張抓住年輕人的衣領,緊張的問。

「就是潘組長,」年輕人已經反應過來了,原本他們以為稽查院不負責,竟然派幾個實習生過來,從之前在車上遞給他們的紙條,到最後帶著兩把槍忽然降臨,他才忽然了解為什麼稽查院會派她來,他連比帶畫的激動的解釋,完全變成了小迷弟:「老張,你們不在現場,不知道原來潘組長這麼強,兩隻手都能用槍,從天而降救了我們,百米之外一邊跳牆一邊還能百發百中,我敢肯定,連一區特訓營的神槍手都比不上她……」

「兩隻手射擊?」一群人腦子懵了一下,眼睛瞪得滾圓,才一個個湊上來,「你說的潘組長是我知道的那個潘組長?」

尤其是老張,他最熟悉潘明月,也知道潘明月的身份,知道潘明月十分的履歷,但真不知道……

她竟然這麼厲害?!

**

醫院,陸照影的傷已經緊急處理了,好在送的及時,陸照影本身體質就好,沒出現病危的情況,就是一直發燒昏睡著還沒醒。

其他人身上多多少少有傷,都去處理了。

潘明月沒有大礙,她在病房照看陸照影。

潘明月跟陸照影從高三認識到現在五年多了,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不清醒半昏迷的陸照影。

最開始他頂著那縷被挑染的頭髮,多了些邪性兒,現在的他因為職業剪短了頭髮,乾乾淨淨的,就是現在網上女生們喜歡的非常帥氣又帶點兒壞的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