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覺得,這一次肯定贏了,他們已經把莫問道,排除出了對手,這一個行列了,以他們的見識,莫問道這一次鍛造,應該是完成不了了!

叮叮噹噹!……

「時間不多了!」

莫問道心中暗道。

他這一次鍛造塑形,還是有點不完美,要是時間多一點,他這鍛造的時間足夠的話,這一柄劍器,品質會更好的。

不過,現在也算不錯了,就等最後一步淬火了!

還有最後的半刻鐘!

淬火!

這是最終能影響品質的一步,要是這一步能處理好了,他這一柄劍器,品質會好上不少。

滋滋滋!……

一陣白霧將莫問道的鍛造台,包裹了起來,看不到了裡面的情形。

白霧散去之後,莫問道的手中,拿著一把看起來,十分銳利的劍,寒光閃閃的。

「兩個時辰到!」

七長老宣布,比試的時間到了。

這一場比試,歷時兩個時辰,不知道誰輸誰贏?

就目前的狀況來看,莫問道三人,都煉製出了三品劍器,這三品劍器,也是有高低之分的,這就要看七長老,要用什麼方法,鑒別這劍器的高低了。

「你們誰對自己的劍器,比較有信心?」

鳳煞之狼嘯天下 七長老詢問道。

不過,莫問道三人,卻不知道七長老,這話里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我!」

敦實少年連忙道。

七長老只是微微一笑,讓他把劍拿上去。

「你們兩人,誰覺得,自己手中的劍,勝過這一把?」

七長老再度詢問道。

他沒有對敦實少年,拿上來的劍,進行任何的評判。

「我!」

短髮少年,搶先道。

其實,就算他不搶,莫問道也不會,去搶著回答的。

七長老左手拿起短髮少年的劍,右手拿起敦實少年的劍,把兩把劍進行互砍。

短髮少年的劍,終究是略遜一籌,被砍了一個缺口,敦實少年的劍,卻沒有太大的損傷。

「這回應該是我贏了!」

敦實少年,在心中狂笑。

而短髮少年,落寂的離開了!

「到你的了!」

七長老示意莫問道,把劍拿上來。

這一次的結果,只有一人比較意外,那就是敦實少年,可以說是有點不能接受。

他的劍和莫問道的劍相碰,直接被砍斷了,這證明了莫問道,鍛造出的劍器,比他的品質要好很多。

「我輸了!」

敦實少年失魂落魄道。

他也就清楚了,這一次勝出的,是他最看不起的莫問道,他也是該離開了。

一刻鐘后!

莫問道和七長老,來到了後院。

「這一次找你們來,是要幫我一個忙的!」

七長老再次強調。

「幫忙?」

莫問道十分疑惑,不知道他怎麼,能幫的上七長老的忙。

「我和別人的一個賭約!」

七長老感慨道。

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下載請到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第153章七長老的請求

第153章七長老的請求

「賭約?」

莫問道驚訝道。

七長老這個層次的賭約,似乎並不是,他這煉體八層能夠參合的。

「和一個老朋友的賭約,需要你幫忙!」

七長老有點不好意思道。

他要莫問道幫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他沒有徒弟!

「我能拒絕嗎?」

莫問道試探道。

對於七長老,這種層次的賭約,似乎還是和鍛造有關,莫問道不怎麼,想要參與其中。

「您能拒絕嗎?」

七長老笑道。

到了現在,莫問道還想拒絕,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也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合適的人選,怎麼可能放過他。

「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莫問道詢問道。

不知道,七長老的賭約,有沒有危險,要是太危險了,那還是算了。

還不知道,能不能,幫七長老贏下,這也就是這獎勵,得不得還是個未知數,沒必要去冒這個險。

「危險到是沒有,就算沒有贏,對你也有很大的好處!」

七長老引誘道。

他也清楚了,莫問道的想法,這事情還真的要講清楚,才會讓莫問道出力的。

「沒危險就好,不知道需要我去做什麼?」

莫問道詢問道。

現在需要的是,要知道他能做什麼,才明白自己,需要怎麼面對要到來的挑戰。

「你要在我這裡,學習一個月的鍛造術!」

七長老先是出了,要求莫問道,在他這裡學習鍛造術。

「一個月,這時間太長了,會影響到我的擂台挑戰的!」

莫問道搖頭道。

外門弟子每個月一次,擂台挑戰的事情,這一個是不能忽略的,要是在這裡一個月,被取消自己小院,那就搞笑了。

「你才煉體八層,去參加煉體挑戰,也沒有什麼機會吧?」

七長老有點疑惑道。

他說這句話,倒也不是看不起莫問道,而是煉體八層的修為,在外門肯定沒有機會,能奪下擂台的,這擂台賽參加和不參加,也沒有什麼區別。

「我是擂主!」

莫問道鬱悶道。

煉體八層的修為,就不可能拿下一個擂台,好像很多人,都是那樣想的。

可惜的是,莫問道確實,是三號擂台的擂主,不然要這裡一個月,和七長老學習鍛造術,倒也沒有什麼問題。

七長老聽到,莫問道是擂主的時候,他原來想要說:「一個月後,我送你一套先天級武技,再加上一把一品劍器,保證你拿下一個擂台。」

這一句話,也就無從說起了。

要是說莫問道,不是擂主的情況,那麼這條件,還是極為有誘惑力,對於沒有成為擂主的人,都非常有疑惑力的。

可惜,莫問道已經是擂主了,他擔心的是另一個問題。

「你是擔心,你不在的時間,有人佔了你的擂台?」

七長老說出了,莫問道擔心的問題。

要是莫問道,這一個月沒有,應對上台的挑戰者,也就意味著,他要失去了,他的擂主資格了。

「確實如此!」

莫問道老實道。

這七長老的賭約,對莫問道而言,似乎什麼好處也沒有,還要失去自己小院,這一點不值得了。

「這個你倒是可以放心,你的擂台沒有人敢動,你只需要在這裡,好好的學習鍛造術!」

七長老保證道。

擂台什麼的,都是一件小事,他的賭約才是大事,只要它吩咐一聲,這擂台有誰敢動,以後就不用想要,得到好的兵器了。

「不知道,您老人家的賭約,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問道問出了,他最大的疑問。

這七長老到底,和別人有什麼賭約,為什麼就不能直接解決,非要找人幫忙。

「這個說來話長!」

七長老感慨道。

「我有的是時間!」

莫問道笑道。

這裡面應該,有著什麼故事才對,說來話長的故事,就慢慢的說。

「這要從四十年前說起!」

七長老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四十年前,七長老剛剛,成為鍛造大師不久。

鍛造大師,也就意味著,能夠煉製出靈器,有著這樣的實力,才能夠成為鍛造大師。

恰巧,和七長老相隔不到一個月,這冥靈國也誕生了,另一位鍛造大師,和這七長老也是老相識了。

那一年,他們進行了一場比試。

結果,算是不分勝負,沒有誰贏的結果,對方覺得不服。

三年後,再一次進行了挑戰。

結果,又是不分勝負。

前前後後,三十年的時間,一共進行了,十場比試了,都沒有分出勝負。

十年前,也就是七長老,和另一位鍛造大師,進行了最後一場比試,那一位鍛造大師,雖然沒有取勝。

卻對七長老說,要教出一個徒弟,來贏七長老的徒弟。

這十多年的時間,七長老一直忙於其他事情,早就忘記這事情,上個月才接到了,那一位鍛造大師的挑戰。

在沒有什麼辦法之下,只能在七玄門,選出一個不錯的弟子,來幫他應戰了。

對方十年的準備,應該不是那麼好應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