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二女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紫霄宮的人數太少了,爲了壯大紫霄宮,好讓紫霄宮早日進入到正軌,竟然打上了寶丹門的主意。

二女在有了仙府之後,總是悄無聲息的在寶丹門中亂抓一些傑出的弟子,將他們送到了鴻元宇宙之中。

曾浩在知道此事之後,大發雷霆,要不是寶丹門還須要二女照看,曾浩便直接罰二女閉關個百年。

將人送到仙府之中,曾浩也做過了很多次,不過他從來不強行將人抓到仙府之中。

這等強行抓別人到另一界中之事,那是有背天道的舉動,重則會引發天劫。

其實曾浩也明白,二女這百年來,一直爲了自己在應付寶丹門的事務以及紫霄宮之事,他們也累了,想早日能騰出時間來修練,這纔不惜亂抓寶丹門的弟子來到鴻元宇宙之中。

二女很清楚,一但曾浩打算離開寶丹門,自己二人就得全心打理紫霄宮之事,依然不會有多少時間修練。

曾浩在知道二女的想法之後,也長嘆一聲,有點無奈起來。

曾浩之所以嘆氣,倒不是因爲自己讓二女替自己管理門派而長嘆。

相反,曾浩只因爲自己這師尊做的不到盡職,讓二女鑽牛角尖,如此一來,二女想要在修道一途上有所進步,便變得堅難起來。

收徒而不教徒,不如不收,只會誤人弟子,如此天地不容之事,曾浩又什麼會做。

無奈之下,曾浩只得暫停閉關,爲自己三名弟子開辦了第一次正試的講道。

曾浩很清楚,修道一但鑽牛角尖,將很難自拔,他這才急得爲自己三名弟子講道。

而對於修道一途,曾浩的領悟也的確比起一般人來說,要強上了不少。

曾浩的修道,從零開始,沒有人指點,一步一個腳印,都是自己體悟而來的。

不過很快,曾浩便有了一個新的想法,那就是爲整個紫霄宮開辦一次講道大會,而主持此次講道大會之人就是自己。

原本昊天比起自己來更加合適,不過很快曾浩便否定了這個想法,必竟昊天也曾經鑽牛角尖,而他的下場就是成爲劍魂。

如此一來,昊天的道,依然存在着破綻,或許因該說是遍激,這也是爲何曾浩否決,讓昊天代自己主持講道的原因了。

雖然曾浩的道心,修道心得未必有昊天強,多。

不過曾浩的道,是他一步步走出來的,凡人修仙,所須的心得遠非一般的凡人所能相比較的,這也是曾浩獨有的心得。 在收起自己的威壓后,皓天的弟弟妹妹們感覺好像經歷了一場曠世大戰一樣,不停地喘著粗氣。

皓天的三妹雲宮優優嗔怪道:天天哥哥,有火別對自己的家人發,唉!你這個人呀,哼!

皓天被優優這麼一說,一臉的無奈。在雲宮家只有雲宮優優才能和皓天這樣說話。皓天可是對這個小丫頭可是害怕的緊哪,要是他的妹妹尚月在的話那皓天就能仗仗她的勢。來欺負這個小妮子。

是呀有火就別對自己的家人發,但是自己的殺氣和威壓是自己能控制的住的嗎?再者說來在自己的記憶里,媽媽是多麼的溫暖的辭彙,沒有什麼比自己母親的生命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想到這一點皓天心中多了一絲寬慰。

優優妹妹,剛才皓天哥哥不是故意的對不住了啊!皓天賠禮道歉道

這才差不多,算了原諒你啦!嘻嘻。優優調皮的嬌笑著對皓天說道。

對了,我爸爸呢?現在他應該回到葯器府中了罷。皓天心中想到。

見到皓天由憤怒轉變到焦急,他的爺爺雲宮傲龍看出了他的心思。說到:天天啊不用擔心,你爸爸他呀!由我們神界最強的高手護送著一定能安全的到達你葯器府的莊園里的。

聽到爺爺的回答,皓天的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好了,天天在這裡你是唯一的煉器師,和爺爺我一起去看看老祖宗留下的傳家寶吧!」雲宮傲龍和藹得對皓天說道。

好,我倒要看看這傳家寶是啥個稀奇的玩意。讓魔界的小王八拿老子的娘來想要協我們家。皓天心中想著,突然一股洶湧的神力包裹著皓天,下一瞬皓天就和他的爺爺就來到英靈殿的地下神宮裡。

見到雲宮家的傳世神器,皓天的眼睛里爆射出驚人的神光!不禁大聲的喊道:我的天啊!老天。

只見在神宮的上方一本奇異的古書靜靜的漂浮在神宮的屋頂上。那古書好像擁有生命在書中隱隱約約傳來心跳聲。閃爍著五彩的光芒,攝人心魄。

最奇異的並不只是書籍的樣子,皓天的神識接觸到那一本古書,古書竟傳來一道女聲。

哎呀!這個聲音想起來皓天急忙下了一大跳!渾身的法力急忙運轉起來大聲的喝到:是誰!

只見那古書漸漸變為一名風華絕代的女子,女子的身上一件七彩的女性漢服,漢服上星星點點的光芒,好像九天星河一樣讓人如痴如醉,在這個女子的頭上,一片綠油油的世界浮現出來,帶給人以生機勃勃的意境。

看向那由古書演變成的絕世女子,皓天懷疑的問道,您是?

看來我的身份這龍兒告訴得並不全面啊。不錯我就是葯器聖典。我守護雲宮家已經有六十個世紀了,這位小夥子。照輩分你應該叫我一聲前輩!

葯器盛典自顧自的說到。

小夥子你也是雲宮家的族人是吧?

皓天從心中的震驚中醒來這才回答道:不錯,我是雲宮家第六十世孫雲宮皓天

雲宮皓天,就是那個雲宮家的煉器小天才?

回答正確,就是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有一個妹妹叫雲宮尚月的小丫頭是吧,是個煉藥師?

bingo,全中!皓天隨意的回答到。

剛剛你用神識窺探我的奧妙,看出了什麼嗎?

沒有。

你的來意是讓我出面將你的娘救出來,對吧?

不錯,前輩。

談論到這裡那葯器盛典的絕世容顏逐漸變得陰沉下來。哼!魔界的小螻蟻。老主人的後代都敢動。老娘我幾年不發威還當我是一隻小蘿莉。tmd!找死。

前輩,這件事情就不勞您操心了。皓天見盛典發怒連忙的叫到

不用?她的臉上一片的愕然。

我的母親自然由我來將她救出,前輩!

好吧!你的煉器境界是器皇九階,對吧。

不錯。

這個給你,說著女子把一團星光拋向皓天。

把這個東西煉化掉對你以後的煉器是很有幫助的。

謝謝前輩!皓天躬身一禮。退出了神宮外。

盛典見到皓天退出了自己的居所,心中想著:老主人看來咱們家裡有兩個接班人了,呵呵!皓天這對兄妹沒錯的。有了我所贈與的一點一點的本源應該能將他的煉器境界提升到器尊還能讓他救出雲宮家的大兒媳,一箭雙鵰。

皓天從神宮出來的時候見到自己的爺爺在外等候,快步上前將裡面發生的事情告知了自己的爺爺,傲龍聽完后不禁感嘆道,這小子運氣真不錯連盛典的煉器本源都能獲得到。

看來大兒媳的確是有救了。有煉器本源的陣符,魔界的禁制根本就不堪一擊。傲龍的心裡想到。

皓天和傲龍的身影在英靈殿的地下消失后,下一刻就出現在大殿的議事大廳里。

怎麼樣天天?盛典和你說了什麼嗎?皓天的二伯修天好奇的問道。

這一點皓天並沒有隱瞞,將英靈殿地下的神宮的遭遇說明之後便不在多說什麼了,閉上眼睛細細體悟那一團星光,越體悟皓天的心中就越是震驚。心中的激動難以言表。

見到皓天正在修鍊其餘的眾人便不再打攪了,於是就和傲龍開起了家族會議,

那是一段段晦澀的煉器陣符像圖書館一樣讓皓天目不暇接,在體悟其中所蘊含的天地大道中皓天的神魂在體悟中一步步的升華,神識變得更加的精鍊,英靈殿中的天地靈氣化作神力注入在皓天的身體中。

在開會的時候雲宮優優敏銳的觀察到皓天的變化。星眸異彩漣漣。心中不敢置信的說道:皓天哥哥這是,這是,這是在突破呀。我勒個去!

呼!經過一番體悟皓天的神之修為達到上神的級別。煉器師的修為則是提升到器帝五階。

那是灰機一般的灰躍啊!

這時優優的嬌小身影出現在皓天的身旁可愛的小臉上星眸上閃爍著蘿莉一樣的星光,一臉的崇拜。

見到這個小丫頭,皓天不得不想起這個丫頭也是個煉器師,雖說是個不入流的。

天天哥哥,恭喜你了,呵呵!要是月兒姐姐知道了那一定會高興死的!優優蚊子一般的聲音在皓天的耳畔響起。

這還是托你和月兒的福,我才能突破啊!皓天滿臉的謙虛。同樣用蚊子一般的聲音回應道。 數天之後,寶丹門迎來了一道道傳音符,這些傳音正是來自各派的傳音符。

在上次大會商討成立天臨星聯明會後,各派都紛紛向上界請示是否聯盟。

這種聯盟已然不是之前的聯盟,原先的聯盟,只是天臨星連成一體,同仇敵愾,對付萬獸林。

而解決了萬獸林的事情之後,天臨星的聯盟則名存實亡,各派雖然還是同一個盟,可這盟存在的目地只是爲了在短時間內不讓天臨星再發生內戰。

一但各派實力再度回覆,此盟也走到了盡頭,隨時隨地都可以面臨破碎瓦解。

而成立天臨星聯盟會則不同,這是一個永遠都不可能瓦解的聯盟,換句話說,天臨星聯盟會將是一個新的勢力,而這勢力的強大將是來自於整個天臨星的高階修士。

也就是說,這天臨星聯盟會其實就是由各派高層組成的勢力,一但成立,各派加入到聯盟會中的人員,將不再屬於任何一派,只屬於天臨星聯盟會。

而成立天臨星聯盟會,好處自然很明顯,對來自別的星球的危險,對抗修真聯盟星都有不錯的效果。

當然,天臨星之上,沒有人想過要對抗修真聯盟星,只是爲了防止修真聯盟星的打壓罷了。

其二就是能壓制住天臨星各派,不讓任何一家獨大,防止天臨星出現較大傷亡的打鬥。

而這壞處則是,將來天臨星的飛昇修士,特別是天臨星聯盟會的成員,一但飛昇,他們到了上界,該屬那一派就不好說了。

這天臨星聯盟會只是在人界,到了上界自然不存在聯盟。

而他們又不再是屬於任何一派的弟子,飛昇之後,他們便成了自由之身。

從表面之上,寶丹門的利益最少,如今的寶丹門可謂是一家獨大,勢傾整個天臨星,加上萬獸林支持的依然只有曾浩,也就是寶丹門了。

如此一來,天臨星聯盟會一但成立,寶丹門的實力將直線下滑,從一家獨大至少變成第二,今後還得受天臨星聯盟會的打壓。

當然,這打壓倒不是說對寶丹門進行打擊,毀滅,而只是寶丹門要在一定的時間內,送出一些傑出的弟子與長老加入天臨星聯盟會,好壯大天臨星聯盟會的實力。

如此一來,表面上,寶丹門最爲吃虧,可這主意且是寶丹門提出來的,這就讓各派很是不解了。

以寶丹門的實力,想要足漸吞併各派,那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寶丹門實在沒有必要費心費力去組建一個聯盟會出來,這可謂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原先曾浩在聽到丹靈子說要組建這天臨星聯盟會之時,都大爲吃驚。

原本以爲只是丹靈子的一相情願罷了,可曾浩沒想到的是,李師叔竟然同意了,還讓曾浩去發起。

以曾浩的號招力,一但他發起,別說是天臨星各派了,就算是萬獸林,以及一些高手散修都會紛紛來投。

最讓曾浩與各派不解的是,上界竟然也同意了他們的作法,同意讓各派組成聯盟會。

而上界的聯繫人依然是李師叔,只是不同的是,各派停留在下界的化神期修士都必竟加入到聯盟會中,由他們共同處理上界的問題。

曾浩對此事,自然也表示贊同,反正他留在天臨星的時間並不會在長,還有兩百年時間,他便要回華東大陸。

寶丹門收到的傳音符,是來自各派的回覆,答案很統一,全都答應,並表明,各派的太上長老已然帶着傑出弟子和一定的長老,和一些隱藏的實力先一步向着南黃山而去。

江黃兩位掌門,在收到傳音符後,第一時間便找到了曾浩,讓曾浩從新出關主持此事。

雖然各派都沒有說,不過誰也知道,這盟主的寶座依然是屬於曾浩的,這主事之人,自然得由曾浩出手,加上南黃山的陣法禁制令牌的得主也是曾浩。

這點曾浩自己知曉,也沒推辭,讓盤古準備一下紫霄宮講道大會的事宜之後,自己則出了鴻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