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弗雷德點頭,說道:“當時我聽說有人自稱爲神,想要帶我們北非的修煉者前往神的國度,但是因爲我們的法老傳承生活環境還算不錯,修煉體系也算完善,很少有人願意跟他們離開,後來這種傳聞就消失了,應該是那些人離開了。”

“後來隨着我修爲不斷提升,我纔想明白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神?不過是實力強大的修煉者罷了,就比如現在的你和我,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神。而當時我們所能接觸到的最強修煉者也比現在的我差了一些,所以我一直都懷疑這些自稱爲神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如今聽到你提起外星文明,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

丁牧點頭,最後一個問題,“你們北非法老傳承之中,還有沒有像你這樣的古老存在?”

“沒了,就我一個。”亞爾弗列德說道。

丁牧露出失望的神色,看來這種移動的十全大補丸,還真的是很少見。 不多時,丁牧和亞爾弗列德從山洞裏出來,休伯特和奧布里看到亞爾弗列德沒有太大變化之後才放下心來,但是兩人也不敢輕易靠近亞爾弗列德,他們還記得亞爾弗列德散發出來的精純陰冥之氣,若是沾上一點,以他們現在的身體素質,至少也要大病一場。

好在亞爾弗列德也沒有和休伯特兩人說話的意思,回到人羣之中一言不發,彷彿成了衆人的背景一般。

丁牧也會來了,臉上帶着沉思的神色,他雖然已經確定了外星文明的存在,但是對於三千多年前,外星文明爲什麼要來到地球,並且嘗試帶着地球上的修煉者離開,還是存了好奇的心思。

外星文明的修煉者,爲什麼這麼做?

三千多年前他們曾經頻繁進入地球,爲什麼後來有突然銷聲匿跡了?

三千多年了,丁牧沒有再發現過外星文明的蹤跡。

雖然這些問題在他順利進入外星文明之後都能得到解答,但是在出發之前能多瞭解一些還是有好處的,所以丁牧決定這次比試結束之後,先去東島轉一圈,除掉月川光羽,然後再去北非,一來要將亞爾弗列德這個移動的十全大補丸吞噬掉,二來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關於外星文明的蹤跡。

Q雖然好奇丁牧爲什麼一定要帶着亞爾弗列德單獨去談,不過這個時候他是不會問的,看到丁牧回來之後看向休伯特和奧布里兩人,“已經比試這麼多場了,你們一場都沒有贏,接下來你們還有什麼想法嗎?”

休伯特沉默不語,奧布里卻看向了希臘神話傳承中那個身穿灰色盔甲的妖異男子,同一時間,丁牧的目光也落到了這名妖異男子身上,因爲丁牧能感覺到對方修爲不凡,也許比不上亞爾弗列德,但是對上司穎,應該能有幾分勝算。

妖異男子看到丁牧和奧布里的目光,竟然主動站了出來,用冰冷的聲音說道:“丁牧,我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打算聯合我的同伴一起向你挑戰。”

說話間,兩名盔甲華麗的男子從人羣中走出來,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剛剛走出來的這兩人容貌身材幾乎完全一樣,就連走路的動作都有九分相似,至於盔甲,就更是如同一個模子裏打造出來的一般。

這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相近,單獨來看,都只是窺天境的修爲,但如果兩人的氣息融合到一起的話,就變成了入禪境,這一點倒是讓丁牧覺得好奇。

希臘神話傳承能流傳至今,果然有其獨到的地方。

“可以,我接受你們三個的挑戰,那麼你們的賭注是什麼?”

“我們沒有賭注,但是休伯特和奧布里先生說了會爲我們準備。”妖異男子說道。

奧布里急忙走上來,說道:“是的,丁牧先生,這位是奧斯維德先生,後面那兩位是科林先生和伊萊先生,他們兩個是雙胞胎。我們爲他們三個準備的賭注是這種能夠排斥靈氣的黑色粉末的製作方法,你覺得如何?”

丁牧點頭,能夠排斥靈氣的黑色粉末對於煉氣士來說確實是殺手鐗一般的存在,拿到黑色粉末的製作方法之後,Q沒準就能找到應對的辦法,對於煉氣士聯盟來說都非常重要。

“可以,我這邊的賭注,你可以隨便挑。”

奧布里笑了,“既然丁牧先生說可以隨便挑,那我就不客氣了,如果奧斯維德他們僥倖勝出,我要求在你們華國衆多煉氣士傳承中,挑選一個。”

丁牧皺眉,煉氣士傳承輕易不能向外泄露,更不要說讓奧布里來挑選了,所以丁牧第一個想法就是拒絕,不過隨即又笑了,如今他的實力早就超越了仙尊大能,奧斯維德三人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所以丁牧說道:“可以。”

奧斯維德看到丁牧同意,便和科林、伊萊二人走到前面,三人準備好之後,主動出手,奧斯維德在前,科林和伊萊在後面,呈三角形狀衝向丁牧。

丁牧有意看看奧斯維德三人的深淺,沒有躲閃,在奧斯維德衝過來的時候擡手抵擋對方的拳頭,卻發現奧斯維德的右拳突然變成了三個,從三個方向對他發起攻擊。

這是,幻術?

丁牧心中微微驚訝,隨便擋住一個拳頭,發現能感受到拳頭上傳來的力道之後稍稍放下心來,但是讓他驚訝的是另外兩個拳頭竟然也擊中了他的身體,強大的力道傳來,雖然沒有傷到他,卻也讓他的身體打了一個趔趄。

竟然不是幻術?

丁牧覺得納悶,有點看不同奧維斯德剛纔的攻擊是怎麼回事。

奧維斯德依照的手,沒有給丁牧任何喘息的機會,雙拳連連揮動,每一拳竟然都分出三個幻影,而且每一個幻影竟然都是實實在在的攻擊,就好像丁牧同時和三個人戰鬥一樣,就算丁牧戰鬥技藝極強,在如此近的距離下想要完全擋住奧維斯德的攻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導致他頻頻中拳,不過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罷了。

丁牧倒了這個時候,丁牧反倒是不着急了,奧維斯德的攻擊雖然詭異,但是攻擊強度也就是入禪境的級別,根本不會對丁牧造成傷害,既然如此,丁牧就有心看看奧維斯德的攻擊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奧維斯德和丁牧過招的時候,科林和伊萊兩兄弟竟然很紳士地沒有衝上來圍攻,但是丁牧卻能清晰地感受到兩人身上發出來的靈氣波動,說明兩人並沒有閒着。

奧維斯德之所以要叫上他們兩個一起來挑戰丁牧,肯定是有原因,所以丁牧認爲奧維斯德和科林、伊萊兩兄弟之間必然有某種聯繫,如果能解開這種聯繫,或許就能解開奧維斯德發出這種詭異攻擊的祕密。

所以丁牧在抵擋奧維斯德攻擊的時候,發出兩道劍意分別向科林和伊萊發起攻擊,果然,在科林和伊萊抵擋劍意的時候,奧維斯德的拳頭不再化爲三個幻影,而是恢復了正常的狀態,這樣一來丁牧就明白了,原來是科林和伊萊兩兄弟在搞鬼。 找到原因之後,丁牧就不再跟他們客氣,任憑奧維斯德對他不斷攻擊,丁牧連續發出數道劍意直指科林!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只要丁牧能將科林打傷,奧維斯德的詭異攻擊不攻自破,自然就沒有什麼威脅了。

科林看到丁牧發出的劍意,連忙出手抵擋,奈何他修爲境界不夠,擋住了前面幾道劍意的攻擊,卻被最後一道劍意刺穿了肩膀,帶起一蓬血花連續後退。

以丁牧劍意的威力,科林的胳膊算是暫時廢掉了,所以丁牧不再理會科林,擡手發出數道劍意去攻擊伊萊,擺明了要逐個擊破。

伊萊見識到了丁牧劍意的強大,急忙躲閃,堪堪避開了劍意攻擊,而此時的奧維斯德再次朝着丁牧攻過來,讓丁牧意外的是奧維斯德的拳頭竟然還是分化出來三個幻影,丁牧本想不予理會,卻在受到攻擊的時候發現奧維斯德的拳頭中竟然蘊含了死亡的氣息,與陰冥之氣類似,攻擊到丁牧之後就開始吸收丁牧體內的生機,要不是丁牧反應快,急忙脫身,並運轉混沌訣化解,他怕是要在奧維斯德手裏吃個暗虧。

暫時擺脫奧維斯德,丁牧發現剛纔受傷的科林竟然已經完全恢復了,肩膀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傷口,行動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好像他根本沒有受傷一樣。

這一下不光是丁牧,就連周圍觀戰的人都驚呆了,科林肩膀上的傷口可不是小傷,放到普通人身上絕對是能導致殘疾的,就算丁牧或者巫穹受到這種程度的傷害,在不服用丹藥的情況下想要快速恢復也不太可能,只有窺天境修爲的科林是如何做到的?

觀戰的人可以慢慢思索,但是丁牧不行,奧維斯德三人可不會給丁牧機會想明白這裏面的原因,只有丁牧摸不清他們的虛實,他們在和丁牧交手的時候才能佔據優勢。

所以奧維斯德不給丁牧喘息的機會,再次衝上去,這一次丁牧能清晰地感受到奧維斯德拳頭上蘊含的死亡氣息,不過丁牧還是不打算正面和奧維斯德戰鬥,而是激發劍域,連續十幾道劍意飛射而出,瞬間來到科林面前。

可憐的科林剛剛恢復過來就被丁牧重點照顧,勉力躲開數道靈氣,抵擋數道靈氣,最後還是被兩道靈氣刺中了右腿和小腹,鮮血不要錢一樣往外流。

然後丁牧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與奧維斯德周旋的時候觀察科林這邊的動靜,結果就看到科林受傷之後臉色竟然都沒有任何變化,甚至他的傷口在一秒鐘之內就開始癒合,幾乎已經是貫穿傷的傷口頃刻之間止血、癒合,再過一秒,竟然已經恢復如初,和沒有受傷一樣。

丁牧皺眉,他活了五千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能力,貌似只要沒有死亡,就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巫穹也忍不住撓頭,這種恢復能力,可比巫人功法和巫人血脈要逆天得多。

連丁牧和巫穹都覺得詫異,更不要說其他人了,休伯特和奧布里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甚至在想要不要把科林帶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若是他這種恐怖的恢復能力能夠複製的話……

想想都覺得可怕。

丁牧看到科林如此快速的恢復,心中驚訝的同時並不是沒有收穫,因爲他能感應到伊萊和他之間有一種非常古怪的聯繫,正是因爲這種聯繫的存在,才能讓他在短時間內恢復。

既然發現了端倪,丁牧就不再和科林糾纏,而是對着伊萊發起了攻擊,十幾道劍意過去,伊萊同樣無法完全抵擋,被兩道劍意刺傷,兩個傷口一個在肩膀,一個在胸口,看起來格外嚇人,換成普通人,這種情況絕對是第一時間送到搶救室的。

但是伊萊和科林一樣,沒有任何慌亂的神色,在丁牧和衆人的注視下,傷口快速恢復,和科林的情況完全一樣!

這一次丁牧就確定了科林和伊萊兩人共同擁有了一種能力,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傷勢,這也解釋了爲什麼科林和伊萊明明都只是窺天境的修爲波動,但是兩人聯合到一起的時候,就有了入禪境的波動。

奧維斯德看到丁牧有意針對科林和伊萊,心中着急,不再留手,發出一聲低喝,氣息波動竟然快速提升,力量和速度大幅度增加,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也遠遠勝過之前,他就這麼朝着丁牧撲了過去。

丁牧本不想理會奧維斯德,但是在奧維斯德靠近之後雙拳連續揮動,化作漫天幻影,而且每一拳都蘊含了強大的死亡氣息,讓丁牧不得不正視他的攻擊。

科林和伊萊也沒有閒着,兩人在恢復了傷口之後就全力輔助奧維斯德,提升奧維斯德的攻擊強度,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奧維斯德才能擋住丁牧,防止丁牧再度出手對付以他們兩個。

此時的丁牧就比較難受了,如果他全力出手的話,完全可以輕易碾壓奧維斯德三人,但那樣就沒有意思了,他現在想的就是如何用有限的修爲破解奧維斯德三人的聯手攻擊。

所以他沒有憑藉強悍的肉身去抵擋奧維斯德的攻擊,而是用劍域輔助,劍意橫生,配合雙拳和奧維斯德僵持。

眼看奧維斯德無法壓制丁牧,科林和伊萊竟然主動衝過去加入戰團,這個時候就看出來科林和伊萊的戰鬥技藝也非常不錯,而且他們每次攻擊都能分化出三個幻影,這就好比丁牧要同時應付九個人的近身戰鬥,就算他戰鬥技藝再高超,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僅僅數秒之後,他就受到了十幾次攻擊,雖然出了奧維斯德的攻擊讓他覺得有點麻煩之外,其他攻擊都無所謂,但這種感覺很不爽啊。

所以丁牧決定改變思路,既然科林和伊萊能夠快速恢復,那他就攻擊奧維斯德,難道奧維斯德也能快速恢復不成?

然後丁牧就放棄了防禦,數十道劍意朝着奧維斯德飛射而去!

奧維斯德臉色大變,雖然他的修爲得到了提升,但也不可能同時對抗幾十道劍意,更何況定,丁牧就在身邊,他要是受傷了,怕是會直接被丁牧打出局。

所以他急忙後退,和丁牧拉開距離,科林和伊萊則是衝過去擋在奧維斯德前面,想要代替他擋住劍意攻擊,但丁牧怎麼會讓他們如願,心念一動,數十道劍意改變方向,繼續朝着奧維斯德而去。 奧維斯德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便乾脆不躲了,雙拳連連揮動,試圖擋住劍意攻擊,雖然他的拳頭能夠分化出三個幻影,但還是無法將所有劍意都擋住,下一秒三道劍意刺穿他的身體,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和丁牧想的一樣,奧維斯德雖然你厲害,但是卻沒有科林和伊萊那種快速恢復的能力,一旦受傷,就……

丁牧正覺得戰鬥就要結束的時候,就感應到科林和伊萊齊齊與奧維斯德產生奇異的聯繫,然後奧維斯德的傷口就開始癒合,兩秒之後,奧維斯德身上的傷口完全恢復,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

丁牧很是無語,就好像努力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一個boss打殘血了,結果boss一個治療術,把血量擡滿了一樣。

奧維斯德活動一下身體,感受到身體和之前完全一樣,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再次朝着加入戰團,和科林、伊萊兩兄弟圍攻丁牧。

丁牧皺眉,擡手之間發出上百道劍意,將奧維斯德三人完全籠罩,既然他們能夠快速恢復,那就看看是你們恢復得快,還是丁牧的攻擊更快!

奧維斯德三人看到丁牧一下搞出來上百道劍意,臉色驟變,三人急忙湊到一起,各自做出一個奇怪的姿勢,然後丁牧感應到一個詭異的靈氣護罩出現。

之所以說這個靈氣護罩詭異,是因爲丁牧能從這個靈氣護罩中感受到死亡和生命的氣息,而且兩種氣息並沒有產生衝突,反而有一種默契在裏面。

死亡氣息來自奧維斯德,那麼生命氣息應該就是來自於科林和伊萊,這也解釋了爲什麼他們兩個不僅能夠快速恢復,還能讓奧維斯德也快速恢復。

上百道劍意落到靈氣護罩上,竟然沒有將這靈氣護罩破開,奧維斯德三人見狀,齊齊鬆了一口氣,心中生出僥倖的感覺。

就算他們三個聯手,也不一定是丁牧的對手,之所以能和丁牧達成如此局面,還是得益於他們各自的傳承。

奧維斯德得到了希臘神話中冥王哈迪斯的傳承,能夠修煉死亡氣息,威力驚人,在如今希臘神話傳承者中是極爲強大的存在;科林得到了生命之神克瑞斯的傳承,可以掌控生命力,只要沒有當場死亡,任何傷勢都能在短時間內恢復;伊萊則是得到了雙子座傳承,而且得益於雙子座傳承的特點,他和科林作爲雙胞胎兄弟,可以共享各自的傳承,然後就變成了科林和伊萊共同得到了生命之神和雙子座傳承這個樣子。

將尋常的攻擊分化出三個幻影,就是雙子座傳承中的法術。

可以說伊萊的存在,從根本上改變了奧維斯德三人的戰鬥方式,不僅可以大幅度增加奧維斯德的戰力,還能增加三人的安全係數,所以奧維斯德一開始就要求三人共同挑戰丁牧。

可就算如此,他們三個各自的能力被丁牧弄清楚之後,還是陷入了被動之中,只能依靠生命氣息和死亡氣息互相糅合形成的靈氣護罩苦苦支撐。

他們已經看出來丁牧依舊行有餘力,如今不過是上百道劍意而已,丁牧在比試開始之前,可是瞬間激發了數百道劍意對所有人進行了攻擊,相比於那個時候的威勢,他們現在面對上百道劍意,真的不算什麼。

但是讓他們就此認輸,三人又非常不甘,奧維斯德看向科林和伊萊,目光中帶着幾分瘋狂。

科林和伊萊通過奧維斯德的目光知道了他的意思,同樣露出堅定的目光,用力點頭,然後奧維斯德擡起雙手,放到靈氣護罩上,原本已經強行提升過的修爲竟然再度提升,科林和伊萊也分別將手放到奧維斯德的後背上,幫助奧維斯德提升修爲。

短短數秒之後,由死亡氣息和生命氣息糅合而成的靈氣護罩消散,科林和伊萊同時拿走放在奧維斯德肩膀上的手,臉色發白,雙腿發軟。

剛纔他們已經拼盡一切修爲幫助奧維斯德提升境界了,如今的他們非常虛弱,勉強擡起雙手,示意他們要退出戰鬥。

丁牧沒有爲難科林和伊萊兩兄弟,畢竟打到現在這個地步,他除了要擊敗奧維斯德三人之外,還要看看如今的希臘神話傳承到底能強大到什麼樣的程度。

直白一點說,奧維斯德表現出來的戰力直接決定了丁牧在這次比試之後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他們,如果希臘神話傳承和北非法老傳承、東島忍者傳承一樣威脅到了華國煉氣士聯盟,那麼丁牧絕對不會留情,在離開地球之前將其滅殺,以絕後患。

如果奧維斯德知道丁牧內心的想法,怕是要露出後悔的神色,他現在表現得越強,他們希臘神話距離毀滅就越近。

此時奧維斯德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已經達到了仙尊級別,更讓丁牧注意的是他身上散發着死亡和生命混合在一起的氣息,不僅提升了攻擊的威力,還增加了奧維斯德的恢復能力。

剛剛進入新境界的奧維斯德露出興奮之色,他還從來沒有感受到過如此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生出一種天下無敵的錯覺,似乎面前的丁牧都沒有那麼可怕了。

只見他發出一聲低喝,腳下用力,竟然帶出數道殘影,朝着丁牧撲過去,右拳急速揮出,代表死亡氣息的灰色和代表生命氣息的綠色出現在拳頭的邊緣,相互交織在一起。

丁牧呵呵一笑,同樣擡起右手抵擋,然後衆人便聽到砰的一聲,丁牧紋絲不動,奧維斯德後退兩步,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擴散開來,就算衆人已經退到了百米之外,依舊受到了這股衝擊的影響,幾乎無法站立,休伯特和奧布里更是不堪,受到衝擊之後直接就飛了出去,摔了個七葷八素。

Q就不一樣了,司穎和曲風時刻都在注意Q的安危,確保Q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等到這股強大的衝擊波散去,衆人才看到丁牧和奧維斯德再一次撞到一起,拳腳碰撞,一股又一股的靈氣衝擊波出現,正在考驗衆人的修爲,但凡修爲不足的,頃刻之間就要被這股衝擊波給震開。

科林和伊萊兩兄弟隔着老遠觀戰,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奧維斯德已經發揮出了最強的戰力,如果這樣都不能擊敗丁牧,他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事實上丁牧根本沒有出全力,他故意拖延這麼久,就是要看看奧維斯德還能爆發出怎麼樣的戰力,但是兩人幾次交手碰撞之後,丁牧發現奧維斯德的氣息波動開始下降,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最多再有幾分鐘,奧維斯德就無法維持仙尊級別的修爲,跌落到入禪境。

考慮到奧維斯德的修爲是強行提升來的,跌落到入禪境之後,他很可能會陷入虛弱狀態,導致境界繼續跌落,能保住窺天境的修爲就不錯了。

所以丁牧頓時就沒了興趣,看到奧維斯德再一次衝上來,一手抓住奧維斯德的手腕,右腳猛地踹出去,奧維斯德的身體弓起來,嗓子裏發出嗬嗬的聲音,隨後丁牧將奧維斯德丟到地上,轉身離開。

直到這個時候奧維斯德才知道丁牧原來一直都留手了,沒有用真正的實力和他戰鬥,要不然怎麼解釋丁牧一腳就讓他失去了戰鬥力?

科林和伊萊急忙衝過上扶起奧維斯德,帶着他回去,但是他們兩個卻沒有辦法幫助奧維斯德快速恢復,因爲他們也很虛弱。

Q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馬上站出來,大聲道:“休伯特、奧布里,丁牧已經贏了,該兌現你們剛纔的承諾了。”

休伯特和奧布里露出無奈的表情,往前走幾步,“放心吧,我們答應你的東西絕對不會食言,不過黑色粉末配方極爲重要,你應該也不想讓這個配方流傳出去吧?不如先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回到輪船上休息,我再把黑色粉末的配方交給你,如何?”

Q點頭道:“可以。”

反正有丁牧在這裏,也不怕休伯特和奧布里耍什麼花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