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若是吳震知道洪老的真實實力的話,以現在的反應來看,說不定會直接暈過去

吳俊望著眼前被驚得說不出話來的吳震靜靜的等待著。

良久后吳震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道:

「小俊爺爺相信你一定會獲得冠軍的,你放心,爺爺一定不會把你師傅的事說出去的。」

「爺爺,那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恩。」

跟吳震道完別後,回到自己的房間。

吳俊當時忽然開口是有他的道理的。

他當時看到吳震與吳山因為聖池的名額吵得那麼激烈。

甚至有要演變成武鬥的跡象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股暖流,

以吳震絕對弱勢的地位與實力卻硬是跟大長老吵成那樣,這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行,然而吳俊知道,他,就是這股勇氣!

因為不想讓吳震因為自己而被大長老欺辱。

所以他才開的口。

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在半年後打贏吳鋃!

而且還有洪老這老傢伙在呢,有洪老在。

吳俊就不信還修鍊不過一個吳鋃了。

「嘿,小子,肯拜師了?」

洪老忽然從項鏈里飄了出來。

「誰告訴你我想拜師了?」

「既然你不想拜師那你剛剛為什麼說什麼什麼紅衣老爺爺,這貌似就是老夫吧?」

「穿紅衣服的老爺爺就一定、必須要是你嗎?誰規定的?」

「你這小子老夫說不過你行了吧,老夫回去了。」

說著洪老就欲回到項鏈。

「等等,不開玩笑了,洪老,你就說有沒有辦法讓我在半年後獲得冠軍吧?」

見到洪老要回到項鏈中去吳俊頓時急了,道。

他對於半年後的族比冠軍是志在必得的,並不是因為去聖池的名額,而是因為他要爭這一口氣!

因為不想靠著其他手段得到吳家承認,所以他並沒有假借洪老的名頭,而是選擇向洪老求助,這兩者雖然都不是靠自己,但卻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就算求助洪老,他也是要修鍊的!而修鍊得到的本事,就是他自己爭取的,他,問心無愧!

「嘿嘿,你這小子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辦法多的是,就看你能不能忍下來了。」

洪老懶洋洋的道,「能!」吳俊沉聲道,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過實力!

「嘿嘿,小子,這可是你說的,回頭忍不住可別怪老夫了。」

「好了,你先把剩下的經脈打通,然後再修鍊。」

洪老化為一抹紅光重新鑽回了吳俊的項鏈內。

但洪老的笑聲還是在吳俊的耳中遊盪。

只不過那笑聲在吳俊耳中聽起來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這老傢伙不會玩死我吧?不管了先打通剩下的經脈再說。」

吳俊盤膝坐在床上,雙手結印。

用自己本命玄晶里的那微弱的玄力和洪老本命玄晶里的那奇異的玄力向著剩餘的經脈發起了一次次的進攻……

「啊!真爽啊,經脈全部打通了。」

吳俊從床上起來伸了個懶腰,洪老飄了出來,道:

「恩,小子,既然經脈打通了那咱們明天就開始修鍊,你今天先去買點東西,都對你修鍊有好處,諾。」

說著洪老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張紙條。

吳俊拿過紙條后又向洪老伸出一隻手掌。

「幹什麼?」洪老疑惑道。

「錢嘍。」吳俊很沒臉皮的道。

「錢你個頭,上次不是還剩三萬多金幣嗎?」洪老笑罵道。

「老窮鬼!」吳俊收回手掌喃喃道。

「啊~~~」一聲凄慘無比的慘叫將這清晨的寧靜打破。 黃昏時少年在房間里一邊揉著自己疼了一天的左臉一邊暗暗詛咒著某人。

「洪老,你買這麼多藥材幹什麼?」

「以後你會知道的。」

洪老略有深意的道,

「恩,今天買的東西很足,明天你跟我到這附近的山脈里修鍊,大概三個月左右才能回來。」

買的能不足嗎。

今天把上次剩的三萬多金幣花的就剩下五千多金幣了。

吳俊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心疼。

雖然是家主的後代,但卻因為沒有任何地位,吳震的資產比起家族一般的中層也多不了多少,雖然一直盡量的給吳俊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可比起其他世家的家主後代差的真不是一星半點,對於根本沒有見過多少錢的他來說,一次花了兩萬多金幣著實是不太能接受。

「三個月!洪老你怎麼不早說,我還好儲備點乾糧。」

吳俊叫道,「喊什麼,準備乾糧幹什麼?那山脈里的野獸不都是食物嗎?而且還都是肉!」

洪老一臉壞笑道……

第二天一早,早早跟吳震打了個招呼說他師傅要帶他出遠門。三個月就回來,讓他別擔心。

當時吳震直接就同意了,還說什麼讓吳俊與他師傅多多培養感情。

認真修鍊。

不要給人家添麻煩,搞得吳俊哭笑不得……

至於擔心什麼的那是絕對沒有的,有一個玄宗境的強者同行,除非是闖皇宮,不然在這大趙帝國里的絕大部分地區是真的沒什麼好擔心的。

吳俊從吳震那裡得知此次洪老帶他去的這條山脈叫做靈芝山脈。

在這條山脈里到處都是猛獸。

山脈深處還有妖獸存在。

妖獸不同於尋常野獸,往往有著更強的攻擊性和一些特殊的能力。

而且還可以像人類一樣修鍊,雖然速度比起人類來說比較慢,但卻勝在起點高!

最低級的妖獸都相當於人類的玄士境巔峰的實力,而如此實力的妖獸卻是猶如滿天繁星一般多如牛毛。

有些特彆強大的妖獸種族甚至一生下來就是玄宗、玄皇境界的強者,這種恐怖的起點,足以讓九天大陸絕大多數的人類終其一生都無法到達。

妖獸的實力劃分是分為一到十形的。

當初吳俊的奶奶和父母便是被一隻相當於人類玄尊境巔峰實力的四形妖獸所殺。

而十形的妖獸就相當於人類的玄天境強者。

這種妖獸只在傳說中出現過,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不像是人類的玄天境,雖然已經數千年沒有出現過,但是數千年前卻真真正正的存在過這種擁有逆天實力的神人,然而妖獸卻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十形的實力的,這僅僅是一種傳言罷了。

妖獸雖然由於天賦能力強悍,**更是遠勝於人類,還有著妖獸血脈本身的狂躁,所以實力上從來沒有過什麼中期後期之分,他們只有巔峰!若是一形妖獸便是玄士巔峰,二形則是玄者巔峰,唯有一些特殊的進化期才會出現擁有半步玄宗,半步玄皇實力的妖獸。

但卻由於一直沒有相當於玄天境的十形妖王出現過,所以一直被人類壓過一頭,倘若有一日真的有十形妖王出現,除非是多名玄天境聯手,不然將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它!不過想要成功的踏出那一步,又談何容易……

當妖獸修鍊到六形的時候就可以化成人形,和人類沒有區別。

除非是實力特彆強大的人類要不然是絕對覺察不了的。

炎炎烈日下,一位一臉堅毅的少年正大汗淋漓的向著一座山頂爬去,汗水早已浸透了他的全身,衣服緊緊的貼在身上,胳膊上的青筋使人看了就頭皮發麻,不過他沒有怨言,他知道,要想獲得實力沒有足夠的努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再苦,他也能堅持下來,更何況這只是開始而已,若是連這都受不了,他有什麼資格去完成那個他十幾年的心愿!

洪老說在山頂修鍊比較利於吸收天地靈氣恢復,而且還可以訓練體力。

吳俊便選了一座最為高寒陡峭的山峰拚命的爬了起來,中途沒有絲毫的停歇,他甚至還拼盡一切的追求了速度。

「呼、呼、呼、終於…爬上來了。」

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大口喘息著。

「小子,你至於不?才走這麼點路就累成這樣,那以後你要是按老夫的方法修鍊起來,你還不直接就掛了?」

洪老慢悠悠得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卻不得不佩服吳俊,如此的拚命真是第一次看見,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他那個小小的心愿,真不知道,這小子這些年到底受了多大委屈,才有這麼堅毅的一顆心。

他那裡知道,吳俊這些年來受到的欺辱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徒有少家主稱號的他因為嫉妒過得還不如個下人!所有人不管認不認識都會多多少少的排擠他,就連少家主的稱號都在幾年前被罷免了!他一定要將所有瞧不起他的人超越,將其狠狠地踩在腳底!如今的他這麼玩命,都是被*出來的!

「你說的倒好聽,你怎麼不來試試?」

吳俊大喘氣的反駁,雖說他一定會拚命的修鍊,但是忙裡偷閒的和洪老鬥鬥嘴還是可以的,他不想讓人看出他的倔強與辛苦。

「小子,老夫當初修鍊的時候,不知道比你現在苦多少倍呢!」

「好了,快起來,別跟條死狗一樣,咱們下午就開始修鍊。」吳俊顫抖著坐起身來。

聽到下午開始修鍊並沒有感到多麼的苦惱,反而精神一震,如果不是身體不允許,他真想現在就開始!

他此時所在的山頂是一片約四百多平方米的一處平原。

最中心部分有一片十幾平方米的綠色水池。

水池旁還有一塊有幾十丈高的巨石。

像一座小山一樣立在那裡。

整個山頂都漂浮著一層淡淡的霧氣。

「這地方貌似還可以。」

吳俊道。「小子,你先休息一會,下午再說。」

不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