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劍威鎖定了魂河世尊,後者直接施展殺戮魂印,凝聚出心神力量武器,在半空之中自爆!強大的震爆威力,使得他再度脫離了許陽的心神鎖定。借著這個空隙,魂河世尊同樣展開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許陽判明他瞬移的軌跡,徑直追了上去。兩人一追一逃,戰場不斷改換!這戰鬥空間無邊無際,兩名強者在追逐廝殺之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哈哈!」

一段時間之後,魂河世尊又一次逃離了許陽的乾元劍威,大笑之中,暢快地說道:「小子,距離一個時辰結束,也就剩下一盞茶左右的時間了。老夫倒要看看,你能否在最後這段時間,將我擊敗?」

「……」許陽臉色也有些難看,他沒有料到這八劫世尊一旦拋下臉皮,真的比一般人要難纏得多。

「老夫很想看看,你這個自負的天才英傑,同樣被伯牙遺迹中的玄光擊殺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魂河世尊嘿嘿笑道,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心理準備,只要能拖著許陽一起去死,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呼……很抱歉,魂河世尊,我無法滿足你這個心愿了。」許陽淡淡說道。

「哦?莫非你還有其他手段,能直接擊殺我?哈哈哈!」魂河世尊長聲大笑,他可不這麼認為。他的實力,在八劫世尊之中都算強者,就連聖人想要秒殺他,都不容易。

許陽頭頂,一方小世界緩緩展開。魂晶天柱之下,那半截黑黝黝的仙劍,緩緩飛出,遙遙指向了魂河世尊!

神玄力催運之下,半截仙劍綻放出純黑色的光芒,一股凜冽之極的氣勢,將魂河世尊完全鎖定!

「這是……仙器!你怎麼會有仙器!」

魂河世尊尖聲叫道,因為過於驚慌,他的聲音都有些變調!仙器,已經超出了魂河世尊的認知。看許陽操控仙器的凌厲威勢,顯然不是唬人那麼簡單。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魂河老匹夫,受死吧。」

許陽淡淡說道,右手兩指駢起,徑直向魂河世尊點出:「去!」

半截仙劍受到了催動,直接化作一道黑色長虹,向魂河世尊衝擊而去!剎那之間,魂河世尊只覺周身的空氣都被抽空,空間也陷入了凝固,完全沒有辦法避開這一擊!

「吼!老夫不信,老夫不服……」魂河世尊大吼道,「殺戮魂印,連爆!」

魂河世尊眉心之中,心神力量狂涌而出,透過殺戮魂印的塑形,化作一柄柄刀槍劍戟,在玄功加持之下,呼嘯著向那半截仙劍所化的長虹衝擊而去!

尚未觸及半截仙劍,魂河世尊手裡的印訣就猛然放開了。那一柄柄心神力量所化的武器,猛然爆散,強悍的爆炸威能四處激射。魂河世尊打算故技重施,以心神武器自爆為代價,打破許陽的心神鎖定,施展瞬移逃開。

只不過,那劇烈的爆炸之聲過後,黑色長虹卻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依舊勢不可擋地向魂河世尊衝擊過去。這畢竟是仙器的威能,以神玄力催動,本身就比世尊的真玄力,高出了不止一個層次。遠非魂河世尊所能影響。

「轟!」

魂河世尊只來得及努力偏了偏身軀,那一道散發著死亡氣息的黑色長虹,從他的肩膀處橫切而過!

仙劍的威力漸漸消散,重新變成了半截黑劍的原形,被許陽收了起來。

魂河世尊的身軀,已經殘廢了一半。從他的右肩,斜斜向下直到腰胯的部分,小半個身軀都已經蒸發,全都被仙劍那無匹的神威抹去了。

魂河世尊艱難地站立在虛空中。溢出鮮血的嘴巴一張一合,吃力地說道:「小子……可恨老夫沒有練成滅絕魂印……不然的話……」

魂河世尊的最後一句話沒有說出來,他直接閉上了眼睛,身軀向下方墜落而去。

戰鬥空間緩緩消散,一束纖細的白光,籠罩住許陽的身軀。將他緩緩挪移出這片戰鬥區域。很快,許陽就重新看到了死亡廣場,以及圍在中央宏大光柱之外的那些世尊強者。

「魂族,魂河死亡。人族許陽勝出,獲得積分5分。」

虛空之中,伯牙仙人的影像嘖嘖咂嘴道:「不錯。真是一場精彩的戰鬥。人族小夥子,你很讓我驚訝嘛。」

許陽沒有說話。在脫離了纖細光柱的籠罩之後,直接來到了葉秀世尊身邊。

「還好,你在時間結束之前擊敗了對手。」葉秀世尊的縴手指尖,因為緊張握拳的緣故,甚至在掌心刺出了一絲血跡。不過,她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小心地將手掌藏在了背後。

伯牙仙人的影像繼續主持死亡轉輪遊戲。第一輪才進行了兩場戰鬥,還有數十場拼殺。只不過。這些場次的拼殺,和許陽、葉秀兩人已經沒有關係了,他們已經在第一輪進行過戰鬥,其他人沒有辦法指定他們進行挑戰。

一場場生死對決展開,這時三大派系之間的齟齬便一目了然,戰鬥幾乎全部發生在不同的派系之間。值得一提的是,冥禁世尊、青嵐世尊等人,各自挑選的敵人,都是分別來自崑崙仙宗、蓬萊仙宗等人族原有宗派的強者,反而沒有去挑選蠻荒派系的人對戰。

這一場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戰鬥,進行得異常慘烈,有不少七劫世尊之間的戰鬥,甚至打到了後來,誰都沒有在時限之前取勝,被伯牙仙人直接操控玄光射線轟殺,宣布淘汰。

原本踏上死亡廣場的人共有八十個,經過第一輪死亡輪盤的戰鬥,只剩下了三十四位。其中有三對世尊強者,沒有在時間結束之前分出勝負,被同時淘汰。

最後一組戰鬥結束之後,眾人均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即便是同派系之間的強者,互相看對方的眼神都有些異樣了。

「哈哈,哈哈!有趣,實在太有趣了。那麼,本仙人就來宣布,死亡輪盤遊戲,第一輪的結果。」

「得分最高之人,人族許陽,五分!戰績,擊殺魂族魂河。」

「並列最高之人,霧族霧羅,五分! 重生搬磚工的小日子 戰績,擊殺崑崙仙宗陸化。」

頓時,有不少充滿敵意的目光,看向了許陽、霧羅兩人。霧羅真人滿臉苦澀,他也是沒有辦法,因為他們乃是八劫強者,挑選對手的次序放在了最後。在他之前,七劫世尊已經一一分組對戰過了,他便只能挑選同為八劫的強者,崑崙仙宗陸化世尊!經過苦戰,霧羅世尊祭出壓箱底的殺招——弒魂芒,這才重創了陸化世尊,隨後以飄雨劍將其斬殺。

「得分已經宣布完畢,現在就到了愉快的……末尾淘汰時間!」伯牙仙人嘿嘿一笑。

「可是,第一輪比試,除了得到五分的兩位,其他人的得分,都是三分!」一名世尊叫道,「三十多位世尊同時三分,怎麼淘汰?」

「唔……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把你們同時淘汰掉,只留下他們兩個,」空中的伯牙仙人影像隨口說道,場下的世尊強者,幾乎同時驚懼,好在伯牙仙人隨即改口道,「不過,那樣的話,第二輪遊戲就玩不下去了。所以,本仙人決定,隨即抽取兩個倒霉蛋,進行末尾淘汰!」

「……」眾人均是敢怒不敢言,低垂著頭,唯恐伯牙仙人挑中了自己。伯牙仙人的眼神每看向一處。那裡的世尊強者就低下頭來,完全沒有一代世尊應有的風範。

「哈哈,就你們兩個了!」

伯牙仙人沒有浪費時間,手指一彈,兩道黑色光束射出,直接籠罩住了廣場內的兩名世尊強者!

許陽鬆了口氣,沒有選中葉秀世尊,真是萬幸。

那兩名世尊強者大驚且懼,手臂亂舞。被黑色光柱提舉到了半空之中。其中一人大喝道:「為什麼是我們兩個?」

「這個嘛……你們倒霉。」伯牙仙人嘿嘿一笑,打了個響指,穹頂之上的長短炮管,同時激射出玄光射線,將兩名世尊,直接射穿!他們的身軀。依然是寸寸斷絕,屍骨無存。

眾人噤若寒蟬,誰都不想遭遇這種詭異的死法。

做完了這一切,虛空中的伯牙仙人影像嘿嘿笑著說道:「你們第一輪的表現,讓本仙人非常滿意。接下來進行第二輪,只不過挑選對手的順序。有一點小小的變更。」

說到這裡,眾人都支起了耳朵。伯牙仙人的每一條規則。都和他們的生死息息相關。

「這一次,挑選對手的順序,和上一場完全相反!」伯牙仙人一本正經地說道,「上一輪遊戲之中最後挑選對手之人,這一輪可以優先挑選他的對手!本仙人真是大公無私、公平正直啊。」

「這個臭不要臉的……」不少人心中都湧出了這個想法。

「那麼,第一個挑選對手的人……霧族,霧羅世尊!」伯牙仙人手指一點。一束纖細的白色光柱,將霧羅世尊罩住。

霧羅世尊微微一怔。身軀隨即懸浮,來到了中央光柱之前。

「霧羅世尊,肯定會挑選那個人族最弱的六劫強者吧?」不少人心中想到。

誰知,霧羅世尊的目光,僅僅是在葉秀世尊身上一掃,便直接挪開,徑直選中了一個來自長青天派系的七劫世尊強者。

「這……霧羅世尊,我們乃是結盟共抗人族,你竟然……」那七劫世尊話未說完,一束纖細白光便將其籠罩,提舉到了空中。

許陽心知,霧羅世尊這麼選擇,其實是有道理的。

其一,葉秀世尊有著堪比聖人威力的玄光大炮,雖然短時間內只有一發之力,但也是一個強大的威懾。其二,葉秀世尊的境界只是六劫,即便擊殺她,也只能收穫一分!

這才是最重要的。僅僅收穫一分的話,就意味著霧羅世尊在第二輪末尾淘汰時間中,很可能因為積分墊底,而慘遭淘汰。

不僅是霧羅世尊,其他心思活絡的世尊強者,也漸漸想到了這一點。他們看向葉秀世尊的敵意,減輕了許多。顯然,在第二輪選擇之中,即便葉秀世尊的選擇次序是最後一個,她也是最安全的。

沒有人願意只得一分。

很快,戰鬥結果揭曉。霧羅世尊以碾壓的力量,贏得了勝利,再度收穫三分,積分達到了八分之多。

第二輪仍在繼續。

「下一個挑選對手的人……鐵族,鐵機世尊!」伯牙仙人說道。

鐵機世尊被白光籠罩,緩緩飛出。他視線所及,除了同為蠻荒諸族派系的人之外,其他強者均是不敢與其對視,唯恐成為這個強悍的八劫世尊的踏腳石。

「老夫選擇……鐵源世尊!」

一言既出,眾人大嘩!

要知道,鐵源世尊,不僅是蠻荒派系,而且是鐵族之人!與鐵機世尊,是同族!

鐵源世尊自己,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地看向鐵機世尊。隨即,他便被一道纖細光柱籠罩,虛空懸浮,飄向了中央光柱。

鐵機世尊眼中一片血紅,吼道:「你們,看什麼看?反正都是要死的,死在別人手裡和死在我手裡,有什麼分別?倒不如死在同族手裡,還能給同族更高的獎勵分數,贏取活下去的希望!」

重重吐了口氣,鐵機世尊繼續吼道:「鐵源,你別怪老夫,為了奪取伯牙傳承,我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你,就安心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空中的伯牙仙人影像,對這一幕的發生也是興高采烈,大笑之中,手指點出,將兩道光柱之中的世尊強者,投入中央區域的恢弘光柱之內。

「鐵機世尊……看似理直氣壯,其實只是想拿到更多的分數,避免自己被抹殺而已,」許陽淡淡說道,「看來,第一輪末尾的淘汰殺戮,將他嚇怕了。」

沒過多久,中央光柱之內的鐵機長老,喘著氣走出了光柱。伯牙仙人的聲音同時響起:「鐵源世尊死亡,鐵機世尊,除獲取三分基本分,還得到了五分殺死同族的獎勵!加上第一輪的分數,他現有積分是……十一分!暫時排名第一。你們剩下的人,還要繼續努力啊。」

伯牙仙人語氣和善,就像是督促後輩努力修鍊的師長。不過,只有場中的眾人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狠毒的老傢伙,說是變態也不為過。

接下來,眾位世尊選擇對手,又有了新的變化。部分世尊依然堅持不殺同族,但有的人,受到鐵機世尊的啟發,也開始挑選同族作為敵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 一種瘋狂的氣氛,漸漸在死亡廣場之中蔓延開來。

「我選擇……冥火世尊!」輪到冥禁世尊的時候,他面色森寒,指向了身邊的一名身穿黑袍的冥族強者道。

那冥火世尊臉色一變,驚聲說道:「冥禁公子……」

冥禁世尊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絲殺氣,狠狠說道:「仔細想一想,鐵機長老說的也不無道理。冥火世尊,與其你被外族之人殺掉,或者被伯牙仙人處死,不如選擇被我擊殺!以你的性命,保我不被抹殺,進而獲得仙人傳承!」

兩束纖細的白光,帶著二人進入了中央光柱之內。沒過多久,冥禁世尊就從中走出,虛空之中再度響起了伯牙仙人宣布結果的聲音。

「冥族,冥火死亡。冥禁世尊獲得三分基礎分,以及五分的獎勵分數,目前總分十一分!」

接下來,死亡廣場之中的瘋狂氣氛更加濃郁。在戰鬥之中可能被人殺死,就算贏了戰鬥,積分墊底的話也會被伯牙仙人殺死!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選擇自己同派系的盟友,甚至是同族的族人,進行死亡輪盤的生死決戰!

「哈哈哈,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盡情地背叛吧,殺戮吧,哇哈哈哈哈!」虛空之中,伯牙仙人的影像灰光閃爍,陰森異常地發出一連串的大笑。

「許陽,我們該怎麼辦?」葉秀世尊低聲說道。這一輪,他們挑選敵人的次序。是最後兩個。

其他的世尊強者,都知道許陽和葉秀世尊各有絕學,擊殺他們所得的積分又是極低,更沒有任何獎勵積分,所以在挑選敵手的時候,根本就不考慮兩人!隨著死亡輪盤的繼續,還沒有挑選敵手的世尊強者,越來越少!

照這樣發展下去,輪到許陽選擇敵手的時候。他就只能剩下葉秀世尊這一個對手了!

許陽也是眉頭緊皺。但在這種情勢之下,他也是苦無良策。

「許陽……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葉秀世尊平靜地說道,「那你就選我做對手吧。」

「嗯?」許陽皺眉說道,「你瘋了?在決鬥空間之內,兩人必有一死!」

「我知道。可是。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不是么?」葉秀世尊面色有些無奈,「我欠你一條命。在這裡還給你,也算是兩不相欠了。」

說完這句話,葉秀世尊的俏臉抬起,看著死亡廣場之後。那若隱若現的恢弘仙闕,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只可惜……沒有機會見識傀儡之道的最高境界,更無法完成重建黑傀宗的心愿了。」

許陽剛想說話,忽然天空之中,伯牙仙人的聲音響起:「下一位,人族許陽,挑選對手!」

許陽猛然驚覺,死亡廣場之上。此時已經只剩下十幾個世尊強者了,大部分世尊強者。身上還有著不輕的傷勢。

第二輪死亡輪盤,只剩下了許陽和葉秀世尊兩人尚未參戰。也就是說,許陽唯有選擇葉秀世尊一途。

其他的世尊強者,都已經殺紅了眼,他們的眼眸狠狠盯向許陽,眼中都有著快意的神色。

兩個傑出的人族天才,終於要自相殘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