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林隕還幫無嗔在詩音仙子面前打過一次掩護,憑武者的記性,自然是能夠認得出林隕的長相。

“這位仙子,得饒人處且饒人。我也知道這個和尚不是東西,不過我相信他的本心不壞,應該也無意傷害你們的。”

林隕淡笑道:“今日,不如就給在下一個面子?放過他一馬如何?如果他日後再犯這種錯誤的話,你往死裏招呼他,不用跟我客氣。”

“我憑什麼要給你面子?”

一聽林隕是來給無嗔和尚當說客的,詩音仙子俏麗的臉龐當即便是冷了下去。她也是來自正道五宗之一的蝴蝶谷,來頭一點都不小,根本沒必要給任何人面子。

“這……”

林隕有些愣住了,旋即他笑道:“就憑我的實力比你強,這個理由如何?”

“你比我強?”

名門寵婚:首長的小甜心 詩音仙子當即噗嗤一笑,她顯然是被林隕給逗樂了。

別忘了,林隕此時看上去僅僅只有靈臺境小成的修爲,以她道臺境大成的修爲,又怎麼可能會怕前者呢?這話要是輪到她來說的話,或許還更有說服力吧?

轟!

下一刻,笑眯眯的林隕身上陡然爆發出了驚人的氣息,那是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其強度,根本就不亞於道臺境巔峯強者分毫!

他是擁有道臺境巔峯戰力的!

他覺得自己必須把這一點展現出來,否則今天這面子怕是賣不出去了。

“他孃的,這傢伙沒兩天居然又變強了?!”

無嗔看在眼裏,罵在心裏。

他就弄不明白了,是他修煉不夠刻苦了嗎?還是他長得沒有林隕帥?

不然爲什麼偏偏只有林隕修爲提升的速度會如此可怕?他覺得自己哪怕有林隕五之一的修煉速度,如今都不至於會怕姜天坤那幾個人!

“你……”

感受到林隕爆發出來的威壓,詩音仙子俏臉微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是絕對不會相信一個初入靈臺境的武者,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 “仙子,現在能給我一個面子了嗎?”

林隕淡笑道。

“不能。”

詩音仙子緊咬下脣,堅定道:“這賊禿驢屢次三番來調戲我的師妹,要是不給他一個教訓的話,他以後一定還會再犯!”

聽到這裏,林隕不由地看向了無嗔和尚,無語道:“你這臭毛病就不能改改嗎?”

“咳咳。”

無嗔有些尷尬道:“我也想改,這不是忍不住嗎?而且貧僧也沒有調戲人啊,貧僧只是問一下那位小姑娘有沒有興趣當我師父的徒弟……”

他也知道自己這個習慣總會惹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可他已經養成習慣了,想改也改不了。

“仙子,如果他以後再騷擾你的師妹,我第一個弄廢他。”

林隕正色道:“保證他這輩子都沒有人道的能力!這樣子你放心了嗎?”

聞言,詩音仙子俏麗的臉龐升起一抹紅暈之色,她輕啐道:“呸!誰要你的保證,我又怎麼知道你跟這和尚是不一夥的呢?”

“既然如此的話……”

見對方油鹽不進,林隕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他的耐心已經被消耗地差不多了。

譁!

下一刻,他直接亮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真元火種,剎那間光輝閃耀,他整個人宛如化身成了一個會行走的巨大真元火種。

與此同時,一股凝如實質般的殺機油然而生,令人感到背脊發寒。

“臭老孃們,給你臉不要臉,是不是想讓我弄死你!給老子滾!”

林隕冷喝道。

他自認不是一個喜歡憐香惜玉的人,否則他也不會如此果決地就殺死貌美如花的南陽郡主。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步了,結果詩音仙子也不知道是個什麼腦子,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居然還偏偏一根筋地跟他囉裏囉嗦的!

他最煩磨磨唧唧的女人了!

真以爲他不敢動手嗎?

“你……”

這一刻,不要說是詩音仙子了,就連無嗔和尚都傻眼了。

要知道,詩音仙子是蝴蝶谷年輕一輩出了名的天才弟子,不僅天資驚人,而且生得如天仙一般,性格也好。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傑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做夢都想要一親芳澤。

可現在呢?

就是這樣一位被視爲大衆夢中情人的詩音仙子,林隕居然對她如此地粗魯?

“還不滾?真不怕死是嗎?”

林隕冷冷道。

說話之間,他那可怕的劍意更是升騰而起,隨時都準備要出手一般。

“好,我走!”

詩音仙子氣極,她從未見過如此粗俗的男人,最可氣的是,她偏偏不是對方的對手。再怎麼不甘心又能如何呢?還不是得乖乖地離開?

咻。

於是,詩音仙子離開了。

令人意外的是,無嗔和尚居然一臉崇拜地看着林隕,直到將後者看得渾身不自在爲止。

“你這麼看着我幹嘛?”

林隕古怪道。

“林施主,你真是高啊!此等追求詩音仙子的手段,小僧從未想象過!”

無嗔和尚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鬼?”

林隕一臉懵逼,他什麼時候追求過詩音仙子了?

“詩音仙子身邊有數不盡的青年才俊癡心追求她,可她一個都沒有看上眼,林施主你反其道而行,故意用這種粗魯的方式對待她,反而更加能夠引起她的注意力。”

無嗔衝着林隕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這招真是太妙了!”

“你一個出家人,腦子裏成天在想些什麼東西?”

林隕臉都黑了。

他可以對燈火發誓,他對詩音仙子那種態度,完全是因爲自己已經不耐煩了,根本就沒有無嗔說的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想法。

“少廢話,我幫你解了這個圍。作爲回報,你是不是也該幫我一個小忙?”

林隕淡淡道。

“什麼忙?”

無嗔開始警惕了起來。

“不用緊張,不是要讓你去拼命。我只是想讓你告訴我羅元傑他們幾個人的線索……”

“羅元傑他們?”

無嗔眉頭微皺,問道:“你找他們做什麼?難道不怕他們再來找你的麻煩嗎?”

“找我的麻煩?”

聽到這裏,林隕不禁嗤笑道:“恰恰相反,我要去找他們的麻煩!”

無嗔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有些畏懼地看了兩眼四周的環境,低聲道:“你有把握嗎?雖然前幾天他們跟你一樣都受了不輕的傷勢,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哪來這麼多的廢話!”

林隕直接打斷了他,作勢便要離開這裏:“有線索就說,沒線索我就走了。”

“有!”

無嗔連忙道:“方纔我逃命的時候還不小心撞上過魏賢那個傢伙,還好我跑得夠快,不然就交代在那裏了。對了,他當時還向我打聽過你和席閥小姐的消息來着……”

“你在什麼地方碰見他的?”

林隕眼中微寒,冷笑道。

這魏賢果真是賊心不死,非但想要殺他,而且從始至終都沒有打算放過席曉芸。像這種擺在明面上的威脅,以他的性格當然是要儘早斬除!

“就在東南方向五十里外的某個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還在那裏。”

“很好。”

林隕點了點頭,一把就揪起了無嗔,直接朝着東南方向疾馳而去。

“我去!林施主你做啥?爲什麼要帶上我一起去?”

無嗔嚇了一大跳,他想要掙脫開林隕的束縛,卻是根本辦不到。後者的力量恐怖無比,就連他這個專修肉身的佛門弟子都無法抗衡,這令他心中大驚。

“讓你帶路啊,你要是敢忽悠我的話,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林隕笑道。

看到林隕這副笑逐顏開的表情,無嗔反而覺得有些驚悚,他忍不住吞嚥着口水。他還真不敢忽悠林隕,暫且不提林隕現在的實力強得可怕,單單只是林隕那位天宮境的“師父”,就已經足夠把他給唬住了。

譁!

五十里的路程對於靈臺境強者而言,也不過是一炷香不到的時間而已。林隕二人剛到達大概的位置,便是感應到了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咕咚。

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那是某些硬物撞擊發出來的。

循着聲源望去,原來那裏竟是有數具屍體堆積在一起,方纔的響聲正是兩個骷髏頭碰撞產生的。而在這些屍骨之上,正坐着一道冷酷無情的黑色人影。

魏賢!

“天魔門,果真是魔道中人……”

無嗔看得頭皮發麻,他對天魔門的修煉方法有所耳聞,聽說是吸食武者血肉精氣來凝練自身強大的真元,只要是被天魔門弟子殺死的人,屍體不到一天就會化爲枯骨。

這種修煉法子駭人聽聞,但所帶來的收益卻是其他正道功法無法比擬的。當然,修煉這種魔道功法,自然也會有很大的弊端。

長久修煉下去,人性泯滅,甚至會被殺意迷失心智,最終成爲只懂得殺戮的冷血怪物。不過相比荒域的魑魅而言,天魔門的弟子反而更加地可怕。

“我真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