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密集的建築物,此時已經破敗不堪,轟然倒塌,不時便有一兩具深海蛟龍族族人的屍體,從那廢墟之中飄起。

此前還寧靜無比的海域,此時被鮮血染的一片通紅,到處都是殘肢斷臂,讓人有種到了修羅地獄的感覺。

而那些僥倖活下來的族人,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身體上到處是被爆炸波炸出的傷口,鮮血直流,慘不忍睹。

五彩小塔轉變為乳白色小塔之後,朱帥一度擔心自己的這保命法術,威力會受到影響。

可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的五行輪轉,威力不僅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大大增強。

這裡可是深海,在這裡海水的阻攔之下,元素小塔還能取得這樣的效果,那到了陸地上,簡直不可想象!

等那爆炸波的餘波,消失了很久之後,這片海域,才逐漸的平息下來。

深海蛟龍族的族人,也已經全部醒來,一個個掠至海域的上空,驚恐的看著自己駐地的變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著瞬間糟亂起來的深海蛟龍族族人,朱帥的嘴角,微微的一咧。

現在,正好處於深海蛟龍族休息的時間,自己這元素小塔的傷害,達到了最大化。

那些處於爆炸中心的族人,恐怕已經屍骨無存,就算是那些邊緣位置的族人,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一些傷勢。

自己的這一記五行輪轉,起碼消耗掉了深海蛟龍族一半左右的實力!

這元素小塔,施展的空前成功!

遠處的錦凡以及那茲,本來還十分的擔心朱帥,可是看到朱帥施展那乳白色小塔,以及小塔爆炸都的威力,瞬間張大了嘴巴。

這時一名法王造成的傷害么?

這樣的效果,就算是錦凡自己,也絕對做不出來。

就算是一名法宗強者,想要用一記法術,將深海蛟龍族的駐地搞成這個樣子,也極為的困難!

這個朱帥,竟然還隱藏了威力如此恐怖的法術!

錦凡和那茲,急忙伏下自己的身體,才堪堪避過了那爆炸波的侵襲。

同時,兩人看向朱帥的眼中,也都帶上了一抹驚懼。

還好朱帥是自己的朋友,不是敵人,若是朱帥在人魚族的領地,丟上這麼一記小塔,以人魚族的實力,恐怕會瞬間全軍覆沒吧!

可是,現在已經容不得三人有過多的想法,清醒過來的深海蛟龍族戰士,很快明白自己的領地,受到了襲擊。

一身黑袍的熬勝,連衣服都來不及整理,有些凌亂的出現在了眾人的上方。

看著自己的駐地,在一瞬間變成這個樣子,臉色無比的陰冷。

敢在這遺忘之海,如此襲擊深海蛟龍族,不管是誰,都一定要碎屍萬段!

「深海蛟龍族戰士聽令!現在,咱們的領地受到了威脅,大家馬上給我行動起來,將這人給我找出來!」

熬勝陰冷的說了一句,身形率先朝著四周掠動起來。

緊接著,敖烈也出現在了朱帥的視線之中。

現在的敖烈,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受了那樣重的傷,短短几日就可以恢復,魔獸的體質,果然恐怖。

敖烈出現之後,也帶著一隊人馬,在駐地中四處搜尋起來。

看著很快開始行動的深海蛟龍族族人,朱帥的臉色,也凝重起來。

自己剛剛施展的元素小塔,打了深海蛟龍族一個措手不及,雖然效果十分的可觀,消耗了深海蛟龍族將近一半的戰鬥力。

只可惜,深海蛟龍族的族人眾多,現在可以參加戰鬥的,依舊還有數萬的族人。

這麼多的戰鬥力,根本不是自己錦凡那茲三人,以及潛伏在外面的一萬人魚族族人可以抗衡的!

直到現在,朱帥的內心,才湧起了一抹恐慌。

自己還是有些小看深海蛟龍族族人的數量了。

可是,現在還能怎麼辦?

硬拼的話,實力處於下風,非常的不明智,可是撤退的話,發瘋的深海蛟龍族,肯定會窮追不捨。

到時候,若是他們打到人魚族,那人魚族的族人,只會白白的犧牲!

要是能再丟一記五行輪轉就好了!

朱帥的心中,突然湧起了這樣一個瘋狂的想法。

再丟一記元素小塔,可以么?

現在,深海蛟龍族的族人,已經全部醒來,在那些統領的帶領下,四處搜尋著侵入者的身形。

所以,他們的陣型,十分的密集,元素小塔取得的效果,依舊會十分的可觀。

可是,按照朱帥以往的經驗,施展一次元素小塔,自己就會十分的虛弱,暫時失去戰鬥的能力。

這段時間,自己的實力雖然突飛猛進,到達了六段法王的實力,施展元素小塔之後,也不像之前那般虛脫。

可是再施展一記五行輪轉,自己的身體,還能承受下來么?

朱帥的心中,開始掙紮起來。

可是,深海蛟龍族的族人,已經逐漸的朝著這邊行來,恐怕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會發現隱藏在這裡的朱帥。

不管了!

先再丟一記五行輪轉再說,就算到時候自己十分的虛弱,錦凡族長也一定不會坐視自己被深海蛟龍族的人擒拿了去。

打定主意,朱帥的靈魂力量,馬上進入到了自己的體內。

而朱帥的臉色,也很快欣喜了起來。

實力達到六段法王,同時五靈同啟之後,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已經十分的龐大。

剛剛的那以及元素小塔,差不多隻消耗了自己三分之二的元素之力,自己現在體內的元素之力,依舊十分充盈!

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朱帥迅速的從納戒之中,取出了幾張歸元符,一股腦的塞進了自己的嘴中。

很快,體內的元素之力,便開始恢復起來。

快點,再快點!

感受著體內一點點增加的元素之力,在看著不斷接近的深海蛟龍族的族人,朱帥的心中不斷的吶喊著。

歸元符的作用,其實十分的明顯,可是現在,朱帥竟然感覺時間特別的漫長。

終於,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再度回到了將近三分之二的水平,而深海蛟龍族的搜尋隊伍,此時距離朱帥,也已經不足五百米。

就是現在!

朱帥心中咆哮一聲,手掌再度揮舞了起來。

體內的元素之力,很快順著全身的經脈,開始流轉起來。

而朱帥的手掌之中,乳白色的元素之力,也再度匯聚。

這次,朱帥施展這元素小塔,再也沒有之前的生澀與困難,很快,小塔的雛形,已經逐漸的出現。

終於,朱帥的手中,再度出現了那乳白色的元素小塔。

而此時,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徹底的揮霍一空!

今天自己計劃的成敗,就看這一記元素小塔了!

深海蛟龍族的搜尋隊,距離朱帥,已經只有二百米的距離了!

這個距離,只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就能發現隱藏在建築物之下的朱帥。

遠處的錦凡族長以及那茲,看著朱帥的處境,也都拱起了身體,準備隨時出手救援朱帥。

可就在這個時候,朱帥居然主動站起身來。

現在的朱帥,無比的專註,目光無比的凝重。

連續兩次施展這元素小塔,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已經徹底的虧空,靈魂深處,也十分的虛弱。

額頭上的汗珠,一滴滴的滴落,可是朱帥嘴角,卻不自主的揚了起來。

是時候結束這場紛爭了!

深海蛟龍族的族人,看到主動站起身來的朱帥,很快怒喝一聲,抓著手中的武器,朝著朱帥湧來。

可是面對著數十名的深海蛟龍族族人,朱帥不退反進!

湮滅之塵的吞噬效果,瞬間用處,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朱帥大喝一聲,瞬步瞬間湧出,竟然縱身躍上了那深海蛟龍族的防禦屏障之上!

而朱帥手掌之中的乳白色元素小塔,也在朱帥的控制之下,撕破海水的籠罩,瞬間出現在了深海蛟龍族族人最為密集之處。 乳白色的元素小塔,在深海蛟龍族盆地的上方,緩緩的旋轉著。

那小塔,十分的小巧,十分的精緻,遠遠的望去,就像是一件藝術品一樣,讓人想要攥在手中,仔細的把玩一番。

可是,深海蛟龍族的族人們,卻知道,這小塔,並不像表面上那樣人畜無害。

之前給族長造成重大損傷的,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元素小塔!

包括熬勝敖烈在內的所有深海蛟龍族族人,看到這元素小塔,臉色都是一變。

現在,他們已經注意到了朱帥,見朱帥隻身一人來到這裡,熬勝的心中,有種想要將朱帥四成碎片的衝動。

可是頭頂上方的元素小塔,卻令他感到深深的不安。

這個人類,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會幾次三番的保護人魚族。

而且,他的真實實力,到底有多強!

一股莫名的恐懼,籠罩在了熬勝的心頭,那種發自內心的恐懼,熬勝只有在青龍族的使者身上感受到過。

可是,那人的實力,足足在法宗巔峰!

難道,朱帥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那傳說級別的一步?

乳白色的元素小塔,緩緩的浮動著,所有深海蛟龍族族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那小塔之上,忘記了自己的使命。

朱帥不斷的調整著小塔的位置,當小塔最大限度的將深海蛟龍族的族人籠罩在內時,朱帥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危險的弧度。

這記小塔過後,深海蛟龍族,再無和人魚族抗衡的實力!

手掌輕輕的聚過頭頂,朱帥看著那元素小塔,手掌慢慢的握緊。

「五行輪轉,逆轉五行!」

一道低沉而堅毅的聲音,從朱帥的口中,緩緩傳出。

那小塔在朱帥的動作之下,突然停止了浮動,緊接著,一股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氣勢,突然從那小塔中傳出。

「大家快躲避!」

知道此時,熬勝才反應過來,高聲呼喊一句之後,身形迅速的躲在了一塊堅固的水晶之後。

可是其他的深海蛟龍族族人,哪裡見識過這種威力的法術,一個個都愣在了原地,驚恐的不知所措,就連敖烈,都忘記了躲避。

轟!

終於,那乳白色元素小塔,在眾人的注視中,轟然炸裂!

一股比剛剛更加強悍的海嘯,瞬間在這裡成型,將附近所有的東西,全部席捲其中。

殘暴!

恐怖!

在錦凡和那茲的心間,現在只有這兩種想法。

一妃沖天,王爺請抓牢 雖然之前已經見識過一次,可是再次見到這元素小塔的威力,錦凡和那茲的呼吸,還是忍不住停滯了數秒的時間。

這元素小塔,實在是太恐怖了!

那些來不及躲閃的深海蛟龍族族人,很快被爆炸產生的光波,籠罩在其中,連一聲呼喊都沒有留下,就被絞成了碎片,徹底的消失在了這片海域之中。

強烈的爆炸波,一直向外侵襲,在朱帥的全力施展之下,那些建築物,紛紛倒塌,化為了廢墟。

一個又一個的深海蛟龍族族人,被捲入其中,喪失了性命。

爆炸光波,來的快,去的也快。

幾分鐘的時間,這裡的海域,再度恢復如初。

可是深海蛟龍族的駐地,已經大變了樣子。

那些在第一道爆炸下僥倖保存下來的建築物,在這一次的爆炸中,徹底的變成了廢墟。

而深海蛟龍族的族人,也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幾乎上萬名深海蛟龍族的族人,在這場爆炸之中,失去了性命。

爆炸的一瞬間,來不及躲避的敖烈,此時再度身受重傷,只見他已經幻化出了本體,傷痕纍纍的躺在一處泥沙之上。

他身上的鱗片,已經全部被炸裂,頭上的一根龍角,都在爆炸中被這段。

一隻眼睛,已經變的血肉模糊,眼球都已經碎裂,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他的氣息,也變的十分的微弱,隨時都有停止的可能。

敖烈可是法皇強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