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五位院長,都是輕鬆自若的樣子。似乎這樣做,並沒有消耗他們太多的真氣。

靈氣高手親自出手,以真氣掃描整個學院。靈氣境的真氣,有難以想象的妙用。真氣掃描過後,連一根枯草都不會放過。

剎那間,不斷有輕微的爆裂聲響起。那是學院的甲蟲,都被五位院長的真氣殺死。這一下,有幾百萬的甲蟲死亡。可是,卻沒有找到任何一隻金黃的甲蟲。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正院長高聲宣布。

鄭歌等人,再怎麼無奈,也不能奈何雲崢。他們沒有證據,而雲崢有學院的庇護。

陳副院長一脈,含恨離去。看熱鬧的學員們,也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正院長安慰雲崢一番,表示會給雲崢換個更好的庭院,也離開了。

陳副院長一脈,再次開會。

「混蛋,就這樣放過他了嗎?明明他是殺人兇手!」鄭歌萬分的不甘心。

陳副院長說道:「繼續你們的計劃吧,不擇手段,也要殺了他。」

雲崢帶著雲煙和小萌,搬到新的庭院。

雲煙的境界穩定了,繼續吃丹藥修鍊。在雲崢的幫助下,雲煙終於突貫通了第三十一脈,進入強氣境界。

「太好了,我也成為強氣武者了!」雲煙非常高興。

雲崢笑道:「強氣沒什麼可誇耀的,罡氣才是真正的坎。」

雲煙嬌笑道:「雲崢哥,你卡在強氣境界已經很久了。我的修鍊速度比你快,一定比你先突破罡氣,把你甩在後面。」

雲崢苦笑,道:「別叫我真名,說不定有人監視呢。不過,我的速度應該不算慢了吧。」

雲煙道:「和普通天才比,並不慢。可是和你以往的修鍊速度比,實在是太慢了。」

雲崢沉吟,道:「也是,我停留在強氣太久了,該想想辦法了。」

雲崢找來小胖子魏鵬,讓他加快賣掉推薦函的進程。同時,雲崢也在考慮,怎麼才能讓學院,允許自己學習煉丹。

關於黃伯梁和鄭凱的死,學院的學子們,都不再關注了。因為,一件大事發生了。

靈武商行,風劍門,還有斷岳山等很多勢力,聯手對付閻王殿的創始者,毒閻羅。

雙方約戰,半月之後,在孤月峰進行決戰。多方勢力聯手,派出十名靈氣絕世高手,圍攻毒閻羅。

這場靈氣之戰,吸引了青國,甚至十國所有高手的關注。只要是知道靈氣武者大名的,都在等待著這場戰鬥。

就連青城學院的學員們,也都是翹首以盼。靈氣武者,冠絕天下,孤峰對決,一決高下。光是想想,就讓人覺得熱血沸騰。

青城學院唯一不關注的,只有十天王。他們都在備戰十國盛會。那是天才的盛宴,最頂尖天才爭鋒的盛會。即使是十天王,也要全力以赴的準備。

時間一點點過去,青京城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壓抑。離決戰還有五天的時候,青京城上空,不時能夠看到武者凌空而過的場面。

青京城是禁飛的,只有靈氣武者,才能無視這條規定,公然在天空飛行。

離決戰越近,天空中飛行的武者,就越是增多。最後的一天,青京城有巨大的蠻獸,拉著一輛戰車,凌空而過。

那頭蠻獸沒有翅膀,卻能夠飛行。

然後緊接著,各種蠻獸拉車的場面,層出不不絕。

十月初九,這一日,就是決戰的時刻。

青城學院嚴令學員外出,當天早上,五位院長的真氣靈身,破空而去。同時,在丹藥院內,也有真氣靈身飛出。還有一些人,騎著各種奇異的真氣靈獸,飛向城外。

學院很多學子心中暗暗驚呼,青城學院的靈氣武者,果然不止五位院長。光看剛才從丹藥院飛出的真氣靈身,就有七八個。

青城學院,不愧是青國最強的勢力之一。

孤月峰,在青京城萬里之外,翼氣武者,飛上半刻鐘就能到達。至於靈氣境界的真氣靈身,幾個呼吸就能到達。

學院的學子們,看不到戰鬥,只能等待戰鬥的結果。

沒過多久,轟隆隆彷彿悶雷一般的響聲,從遠方傳來。同時,腳下的大地開始震動,一些房屋經不起震動而倒塌。

所有人驚呼連連,這就是靈氣武者的強大嗎?遠在萬里之外戰鬥,都能影響到青京城。

那隆隆的響聲,越來越大,連綿不絕,一直響個不停,像是雷公發怒了。大地的震動,更加強烈,成片成片的房屋倒塌。

人們已經不能留在房間里,紛紛走出來。這時,學院內瀰漫真氣,將所有的房屋全都護住。緊接著,整個青京城,到處有靈氣武者,散發真氣護住建築。

整個青京城,都充滿了真氣。

青京城沒有倒塌的風險,而響聲和震動,依然繼續。

這一打,就是三天三夜。三天之後,戰鬥聲戛然而止。然後所有人都看到,一個裹著濃濃黑霧的人,以非常強勢的之態,進入青京城。

在那人的身後,漂浮著十幾具屍體。那些屍體,即使死亡了,也散發著滔天的威勢。

「那是靈氣武者的屍體!」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

雲崢驚訝無比,靈氣武者,竟然就這麼死了。

裹著黑霧的身影,帶著十幾具屍體,進入了青京城最醒目的高塔中。那高塔叫做閻羅塔,是毒閻羅所在的地方。

不少人暗暗猜測,難道,勝利的是毒閻羅。

不久之後,觀戰的武者和真氣靈身,紛紛進入青京城。這場大戰的細節,也被公布出來。

果然如眾人所預料,勝利的一方,是毒閻羅。

他以一敵十,竟然收穫了勝利。經過異常激烈的大戰,殺掉了所有的對手。

高聳入雲的孤月峰,在這場大戰中,被夷為平地。由一座高山,變成峽谷。

戰鬥進行到最後,毒閻羅要勝利了,有靈氣武者插手,結果也被斬殺。這就是毒閻羅身後的屍體,為何超過十具的原因。 這場靈氣之戰,驚動了天下。

隨著毒閻羅的勝利,他的威名,也響徹十國。毒閻羅成名已久,但一直以丹毒雙絕稱霸青國。而此次的大戰,讓他的戰鬥力,也被世人知道。

毒閻羅,成為十國最頂尖的高手。靈武商行等勢力,像是被打怕了,從此偃旗息鼓,不再找閻王殿的麻煩。

許多心懷夢想的年輕人,想要拜入毒閻羅門下,成為絕世高手。而閻王殿,也適時頒布消息,宣布閻王殿廣收門徒。

於是,吸引了大量的年輕人,想要加入閻王殿。

即使,閻王殿宣布,修鍊毒功,非常危險,一萬個人裡面,只有一個人能成功,其他的都要毒死。但很多年輕人還是趨之若鶩,對警告完全不屑一顧。

閻王殿收徒,不限資質,只要是二十歲之下的,就能進入。這吸引了青國大量的年輕人,趕赴青京城。甚至還有其他國家的人,也紛紛趕來。

「丹毒雙絕!這毒閻羅煉丹的本事,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雲崢沉吟著,他都有些心動了,想要加入閻王殿,去跟毒閻羅學習煉丹。

雲崢使出各種手段,讓正院長准許他學習煉丹。可惜,都是無用。正院長鐵了心讓雲崢專心習武,各種手段都沒用。

「好好計劃一下,我也要加入閻王殿。」

至於什麼修鍊毒功的危險,對雲崢完全不是問題。

這一日,鄭歌和姜斌,悄悄的走出青城學院。他們在青京城某個客棧,帶出五個人,然後回到青城學院。

因為有鄭歌和姜斌擔保,那五個人進入了學院。

「古崢,就住在那個地方。」

鄭凱指著雲崢的庭院,對那五人說道。

五人中為首一人說道:「好了,我們知道了。接下來,就沒你們的事了。」

鄭歌欣喜的點點頭,道:「靠你們了,我先告辭。」

庭院之中,雲崢正在指導雲煙,練習雲破驚天拳。忽然,雲崢眉頭一皺。

雲煙問道:「你怎麼了,哥?」

雲崢說道:「沒什麼,只是忽然有些心血來潮。你繼續修鍊吧。」

雲崢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繼續指導雲煙。當天晚上,雲崢剛要入睡,忽然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是殺氣!」雲崢暗暗驚呼,竟然有人,敢在青城學院動手。

雲崢直接跳起,想要通知雲煙,並大聲呼救。雲崢用上了真氣,聲音非常大,一定有人能聽見。緊接著,幾個人跳進了雲崢的房間。

然而,雲崢能夠感覺到,這些人不是來救他的。殺氣就是從這些人身上散發出的。這時,雲崢才發現,他的庭院,已經被真氣圍住了。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他們。

「你是古崢?」一個人對雲崢問道。

「是我,你們是什麼人?」

那人又問道:「黃伯梁,是你殺的?」

雲崢搖頭否認道:「不是我!」

這五個人的修為,雲崢都感知不到,這說明,他們至少也是化氣境界。雲崢現在,最多能對付翼氣武者。就算是手段齊出,也不是化氣武者的對手。

即使如此,雲崢也在暗暗的運轉血氣,調動鎮血魔珠,決定與他們拚命。希望戰鬥能夠吸引注意,讓雲煙得救。

「你說謊,不管你承認與否,今天你都死定了。」

五個闖入者,釋放出真氣,要擊殺雲崢。雲崢正想調動鎮血魔珠,與他們決一死戰。而這時,忽然看到這五人身後,出現一個虛幻的身影。

那正是正院長的真氣靈身!

看到真氣靈身出現,雲崢立刻收起血氣和鎮血魔珠,微笑的看著正院長的真氣靈身。

「死到臨頭了還笑,到了地獄,有你哭的時候!」那領頭的武者,一掌對著雲崢襲來。然而,他這一掌打下去,真氣卻忽然潰散,甚至都碰不到雲崢。

「怎麼回事?」另一個潛入者皺眉詢問。

那出手的回頭一看,露出驚恐的表情。其他四人也回頭去看,然後就看到正院長笑呵呵的看著他們。

「真氣靈身,快跑!」

「不要跑,抓住古崢威脅他。」

正院長笑道:「想動古崢,你們真是找死!」

正院長一彈指,一個攻向雲崢的潛入者,噗通一下倒地,直接死亡。他接連彈指,三個化氣境界,想要攻擊雲崢的潛入者,竟然都倒在地上。他們身上沒有一點傷痕,可是卻沒了一點生命氣息。

另外兩個想要逃跑的化氣潛入者,也沒能逃走。正院長用真氣封住了庭院,他們根本逃不出去。

「你不能殺我們,我們是黃家的人!」一個潛入者驚恐的大喊。

正院長懶得理他們,手指一彈,兩個人都直接死去。

雲崢叫道:「去看看我妹妹。」

正院長說道:「放心啦,他們都在這裡,你妹妹沒事。」

雲崢鬆了口氣,說道:「這次多謝院長相助,不然我就慘了。」

院長說道:「我注意到黃家和鄭家的人來到青京城,於是就一直關注著你這邊,沒想到,他們真的敢對你出手。膽子真是不小,敢在青城學院出手。」

雲崢說道:「他們是怎麼進來的,還知道我住的地方。青城學院一定有他們的內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