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慶幸她聽到了這個驚天動地的消息,那就是那個怪物不是類人猿,不是祖先!!哈哈,嚇死她了,她以為祖先復活了,又出來重新變人,原來只是一個畜生而已。竟然那些雷電不是因為遭天譴才出現的,那麼她就可以去把那個雷電給改變了。

按照大樹所說,那個畜生跟人類混在一起,而那些刀槍不入的人是人,而不是類人猿變來的!

她一下釋然了,突然明白了很多。

「這麼說來,那麼可以進來的人類,有可能是那隻畜生帶進來的?」她挑眉,問道。

楊樹哀嘆一聲,「有這個可能!」說完這句話,便沉沉地睡去。葉青嵐疑惑著,平樹便解釋著這是楊樹的一個習慣,天黑了,它得早休息。

她點點頭,表示理解,隨後辭別一聲,第二日再來看它們,一轉身三個人包括那一株草也一併消失在這裡。

平樹複雜地看著他們離開的身影,這個小女娃真的有能力能夠救得了他們么?

第二日子早,葉青嵐等人便延著雲峰所說的路前行,很快就看到一堆一堆被鋸斷的大木頭躺在地上,完全失去了生機。

偶爾有幾根木頭在痛苦地呻吟著,可是這裡人來人往,只顧著把這些木頭給抬上馬車,有些推進了河裡憑著水流把它們運送出去。沒有人會理解他們此時痛苦,沒有人能知道它們的眼淚打在地上令大地如此心疼。他們的心中唯一擁有的是錢!

葉青嵐用著靈力渡著一棵蒼天大樹,試圖撫慰它狂躁心,然後三人便藏在了大樹上倆眼緊緊盯著周圍。

「快點,快點!」一大漢站在一旁吩咐著,手裡拿著一根鞭子,像上司一樣,緊盯著他們行事,他們偷懶,便用鞭子懲罰。

「這不是……」 南宮封天一驚,剛想說出聲音,便很快被葉青嵐堵住。

而下面那個男子,耳朵突然動了動,倆眼警惕著看著周圍,發現沒有什麼異常這才作罷。

三人轉身便消失在上面,原本狂躁的大樹突然沒有了靈力的撫慰,劇烈地抖動著。

大漢疑惑看著大樹,看它不安分,便抓起一把斧子砍過去。

「吱!」一道鮮紅色的血噴涌而出,濺在他身上,濃重的血腥味讓心情突然暴躁起來。

便尋來幾人把這樹給砍殺了,血液也隨著這一刀一刀的落下流得滿地都是。原本他們的血液就是如同清水一樣帶著甘甜,可卻因為吸食太多人類的血液,才讓這樹血液變成了猩紅色。

沒一會功夫,這大樹便徹底失去了氣息,連葉青嵐之前給它渡的靈氣也一併消失在血液里。

再次回到昨天那個平樹底下,南宮封天疑惑地問道,「那個人不正是上次要強行娶你為妻的那個殺不死的人么?」南宮封天感覺一身晦氣,怎麼來到這裡都能見到那些傢伙,他可沒有忘記,因為他們,他被雷劈了一次,現在想想屁股都在疼著。

可隨即想到了什麼,「那些人也會用雷電!?」

聽到這,葉青嵐也想著之前的事,的確,前倆天,南宮封天因為傷了那裡的人,所以才被雷給劈了!可為何他們既然不是類人猿變來的,還會讓他遭天譴?

「這是那個畜生跟人類的買賣,那畜生要求人類截殺這裡所有東西,好處便是用它的雷電去守護他們的族人!」平樹睜開惺忪的眼睛,撐了撐腰,瞬間悲劇又發生了。

「爺爺,爺爺,你太不厚道了!老是用樹葉埋我們!不帶這樣欺負人的~~」小青不滿地看著平樹,張牙舞爪地,有些恨恨地看著大樹。

幾人更是黑著臉,下次能不能提醒一聲再下落葉,大樹如此之大,樹葉多得驚人,基本把整片天都給蓋住了。每一次落下的樹葉自然比他們人還高!

她頓時有些佩服大樹,每天都這麼多樹葉,竟然都被它們給分解了,要不現在可能樹葉自己積得比陸地還高了。

三人倆樹經過一翻討論,決定去找水的源頭,這樣才能一點這裡的水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才有肯定拯救這片萬古森林。

三人臉色沉重,肩上已經背上了救世主應有的責任,腳踩著樹葉前行,為了不驚動這裡所居住的人,特地踏空行走,雖然很稿費體力,但是為了萬古森林也是拼了。他們的肩上肩付為拯救整個家園的使命,更是為了拯救成千上萬有靈性的生命。

三人的踏空行走,速度很快,沿途偶爾出現幾個動物,一閃便消失在這裡。

隨著的逐漸的深入,這裡慢慢變得陰冷起來,空氣中的腐朽更加濃重了。

葉青嵐皺眉,這片萬古森林究竟有多大啊,他們都走了一天了!!

「涮涮」急促地流水的聲音傳進耳朵,三人興奮地往目的地而去。 一坐小木屋出現在岸邊,尤其地顯眼,猛烈的水正從石頭上沖刷下來,形成一條足有幾百米長的瀑布,很是高大上。

木屋突然響了一下,三人立馬藏了起來,只見從木屋裡走出一個穿著動物毛皮的男子,伸伸懶腰,拖掉身上緊有的遮羞物,縱身一躍到河裡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

整個過程,葉青嵐的視線都沒有離開,雲峰有些尷尬地看著青嵐大人,可見她仍然面無表情,反而是自己臉突然紅了起來。而南宮封天更是有趣地看著前面那個男子所有動作,最後嗤一聲,那麼小,也敢出來丟人現眼!

男子突然從屋子裡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瓶子,熟練地打開,倒進水裡,原本清澈的水瞬間渾濁了起來,還散發著一陣噁心的味道。

而那個男子則是特別享受的模樣,深呼吸一口氣,拿上毛皮轉身走進木屋裡。

三人的臉色異常濃重,不過卻沒有上前去滅殺了這個人,他能在這裡生活那麼久,還不被野獸給滅殺自然是有一定的本事,或者說,那個小木屋有問題。

隨後便分頭行動著,仔細搜尋察看著地形。

事實上,這個男人的身份可不一般,他實際上就是控制整個森林的真正罪魁禍首之一,他極為擅長使用和操控靈植,因為他的強大能力,所以讓整個森林之中的植物,都為他所用。

「等等看,這個男人看起來很是有些詭異,看起來一定不簡單,仔細觀察他的下一步行動。」葉青嵐將手微微一舉起,說出了一句讓人很深思的話語。

其他人雖然也看出了這個男人不簡單,但是卻是沒有料到,葉青嵐竟然一句話就看出了這個人不簡單程度,這實在是讓人很匪夷所思的能力。

「不光是這樣,我覺得他還擁有著超出一般的能力,你沒看么,這個男人在操縱植物上,有著與眾不同的能力。」葉青嵐的唇微微一翹,輕聲說道。

雲峰和南宮封天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仔仔細細的上下看了十幾遍。

眼前的男人大概能有五六寸長,身材多少有些肥胖,但是,那一雙眸子之中,卻是有著令人所震驚的寒芒在其中,就好像是冷酷的刀子一般,在冷酷無比的眸光之中,卻是不斷閃爍著睿智的光芒。

很快,男人便謹慎的環顧了一眼四周,發現四周都很安全可靠之後,男人才開始操控起他真正的力量來。

很快,眾人都震驚的望著男人的動作,一時之間都有些說不出話的感覺。

因為那些小草,竟然開始輕輕的搖晃起來,而且,樹林之中,不斷的發出一種類似流水潺潺的清響聲,那聲音連綿不絕,讓人感覺有一種淡淡的可怖感。

幾秒后,那聲音終於戛然而止了。

但是,聲音並沒有就這樣終止,恰恰相反,聲音開始再度的迸發而出,這一次,並不是小草在草地上沙沙作響的聲音,相反,這一次是樹枝在空中不斷的相互撞擊,發出一陣陣,類似小型碰撞的響聲。 片片樹葉,開始像是落葉一般,從空中橫掃而下。

樹葉好似是利刃一般,在空氣之中輕輕的切割,那樹葉和半空不斷發出一陣陣呲拉呲拉的響聲,那聲音好似是一種煙花在空氣之中摩擦的響聲,那聲音聽得格外的刺耳,讓人倍感恐怖和詭譎。

「青嵐大人,這應該就是第三個冥界的勢力,只要將這個勢力也成功的吞併,我們應該進軍小家族就十拿九穩了。」南宮封天望著面前的葉青嵐,語氣低沉的說道。

隱藏在灌木叢之中的葉青嵐,眉眼之中露出淡淡的笑意,她凝視著前方的空間,低聲一笑道:「據傳森林之中有一個強大的勢力,擁有通玄之力,上可以滅殺鬼魅,下可以號令群煞,因此整個冥界少有人敢與其交鋒。」

話音落下,葉青嵐掃視著前方的男子,接著緩緩說道:「這個勢力神秘無比,我們不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少人,盲目的與其對戰,很可能成為了其靶子,雖然我葉青嵐從來都沒有怕過任何人,但是做蠢事卻不是我的性格。」

很快,那男子有了新的動作。

那男子的手掌合併在了一起,然後快速的翻轉,呈現一個個手印的形狀,動作恍若疾風閃電,讓人真有一種應接不暇的感覺。

很快,男子猛然間將動作停了下來,男子的雙目冷凝的看著前方,氣息有些急促。

「呼呼呼。」急促的喘息聲,不斷從男子的嘴唇之中發出,好似是耗費了多麼大的力量一般。

雲峰皺著眉頭,望著男子那勞累無比的模樣,有些不解的說道:「這小子在做什麼,為什麼感覺他好像很累的樣子。」

南宮封天淡淡一笑,壓低聲音說道:「這窮山惡水出刁民真的一點沒錯,也許這小子是一個天生的神經病,鬼知道他在弄什麼幺蛾子。」

不忍寂寞的龍尊寶寶,笑嘻嘻的用肥嘟嘟的小屁股蛋,來回的上下輕輕點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我很贊同你的觀點哦。

但是葉青嵐卻是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你們說的不對,這個男人並不是有病,他是在進行一種玄奧無比的召喚模式,這下子,應該會有神秘空間被召喚出來。」

葉青嵐的話音落下,雲峰和南宮封天都有一股好奇的眼神在來回閃爍。

因為葉青嵐已經進軍到了靈王境界,對於整個空間的領悟力量,遠遠超出普通修鍊者許多,因此空間之中那股躁動的力量,被葉青嵐敏銳的感覺到了。

「真的么,據說能夠設置隱形空間,那似乎都是強大無比的大能強者才能辦到的事情,難道說這裡面竟然有大能的存在?」南宮封天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

葉青嵐卻並沒有回答他,而是將目光放在前方男子的身上,葉青嵐敢打包票,這個男人絕對很不一般,他絕對隱藏著一個令人想象不到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絕對和神秘莫測的第三大勢力有關,葉青嵐蟄伏了這麼久,所謂的就是將第三大勢力徹底的吞併,如今,終於有機會實現抱負了。 葉青嵐的長發隨風輕輕的飄舞,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烏茫茫的眸子,是那麼的幽黑通透。

「開始吧,讓我見識一下所謂的第三大勢力,到底是什麼樣的!」葉青嵐的唇淡淡的抿著,饒有興趣的望著前方。

幾秒后,一陣類似於天崩地裂的響聲,猛然間在空中來回的激蕩響起。

那男人的嘴唇露出一抹顫抖的笑容,額前的髮絲,更是被一股莫測的風來回的吹拂,就好像清風撫面一般,顯得異常的詭異。

是的,身為修鍊者,其強大的感知力,絕對是令人莫測一般的存在,不過南宮封天和雲峰,都根本沒有感覺到,這股奇怪的風到底是從哪裡吹拂過來的。

「應該是異度空間,真的要出現了。」葉青嵐的唇微微的張開,說出了其他人根本無法想象的話。

事實上,異度空間就是和這個界面所平行的空間,只不過,這種空間用一種莫測的能量給壓制住了,所有大部分人根本就是看不到半點鬼影子的。

不過,不要因為這樣,就覺得這種空間不存在,事實上,這種空間往往只有手指甲那麼大,但是實際容量卻可能有著萬頃良田,好山好水無數也說不定。

因此,這種空間能力絕對是讓人極為夢寐以求的能力,但是想要學習,卻絕對是多數人的夢想,少數人的幸運。

「轟隆隆。」一陣類似是山崩地裂的響聲,開始在空間來回的響起。

那空間層傳遞起一陣陣類似是炸裂的響聲,那聲音起先只是沙沙作響,但是隨後,卻是變成了一種類似是震蕩的感覺,交替的來迴響徹著。

葉青嵐的眼睛微微翹起一絲淡淡的弧度,她將整個畫面,和空間來回震蕩的每一個細節都牢牢的記在心中,啊這樣的話,下一次能夠施展出這種異度空間的人,就不在會是這群神秘人了。

異度空間,和躲進空間夾縫還有著很大的區別,躲進空間夾縫之中,只是一種很稀鬆平常的能力,但是,如果自己快速開闢出一個異度空間,然後從裡面向外面發動攻擊,那絕對是一種極其強悍的戰力,尋常人想要抵擋,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一般的事情。

時間快速的流逝著,那個男人的召喚終於到了一定的程度。

半空之中不斷響起一陣陣好似雷響的聲音,而天色也是有一種日薄西山的凄涼之感。

淡淡的黑雲籠罩在了上方,就好似上方墜著一塊千斤墜,要將整個世界徹底的壓垮,壓塌下。

葉青嵐的手指微微的攥拳在一起,她的手指輕輕的叩擊著面前的虛空,在牢牢記住此刻半空之中的壓力。

「出現吧,我偉大的族人們。」那男人的臉上露出一絲驕傲之色,發出一聲格外巨大的咆哮聲。

下一秒,整個天空就好像是被攪動了一般,狂雲翻卷,猶如滅世前的預兆。

幾秒過後,烏茫茫的天空徹底的被壓崩了,一個類似是黑洞一般的窟窿眼,憑空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葉青嵐仔細的望著前方的男人,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一個嶄新的勢力,在今天,應該就會徹徹底底的展現在自己的面前。

只要將這個勢力完全的吞併,甚至說,如果將這個部落人所擁有的力量學會,葉青嵐恐怕就會在修鍊之路上更近一步。

「出現吧,讓我看一看到底是什麼樣的魑魅魍魎,竟然有著如此詭異莫測的手段。」葉青嵐的唇角勾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平靜的看著前方的一切。

那黑洞之中,開始出現出一個個人影,而這些人的穿著,大多都和這個開啟召喚儀式的男人一樣,都是穿著動物的毛皮,好似是不開化的野人一般。

但是你若是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這些人和野人的真正區別,那就是眼眸,野人的眼眸多是渾濁不清的,而真正的修鍊者,不,或則說真正的人類,眼中都是凝聚著光芒的。

這種光芒,則是一種睿智的的光芒,野人,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光芒,甚至可以說,他們根本就不具備這樣的眼神。

「咕嚕多克,這一次你的任務完成的非常的好,我們族人因為有你這樣的勇士,而倍感驕傲,你知道么,這一次,我們希望你可以做到更好的事情。」從那黑乎乎的黑洞之中,走出來了一個強大無比的男人。

這個男人長相有些蒼老,就好像是已經快要乾枯的樹皮一般,已經到達了風燭殘年的地步。

但是,這個老者的一舉一動,卻好似和空間有著一種詭異的共鳴,這種感覺,讓人真的有一種好奇無比的想法。

「偉大的祭祀大人,我能做到今天的成就,一切都是你的功勞,如果沒有你曾經對我的循循教導,我可能還是那個不開化的蠻人呢。」咕嘟多克臉上露出感激之色,輕聲說道。

這個咕嘟多克,曾經是一個很平凡的野人,如果沒有祭祀大人發現了他的力量,最後點撥了他,他恐怕一輩子都不會開化,成為一個毫無半點能耐的廢材。

正是這種結果,使得咕嘟多克一直以來都對祭祀大人極為的感激,甚至於說,咕嘟多克將祭祀大人當成了自己的父親,他恨不得一生供奉這個慈祥的老人。

祭祀淡淡一笑,他的眸子輕輕的眨動了幾下,猛然間,他的目光閃爍出了一抹寒芒。

這股寒芒就好似疾風閃電一般,可怖的讓人心頭一陣顫慄。

但是,這股力量只是出現了一瞬間,下一秒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種情況極為詭異的,葉青嵐一方甚至都懷疑,剛剛這股磅礴的力量,到底有沒有出現過。

「你們先進去吧,咕嘟多克,你陪我在這裡站一下。」祭祀大人的眼神,平靜的望著面前的虛空,低聲說道。

話音落下,那一個個穿著獸皮的男女們,都開始往虛空之中邁步而去,很快,步步生蓮,猶如是進入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之中,很快,所有人都消失不見了。 葉青嵐的唇微微翹起一抹誘人的弧度,她平靜無比的望著前方,眼中露出好戰之色。

很明顯,這個祭祀已經發現了自己等人的存在,到底會擁有什麼樣的力量,他真的很好奇。

這一次的戰鬥,相比是在所難免了,既然無所逃避,那麼索性挺著胸膛面對,葉青嵐很想看了一看,這些實力莫測的人,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讓我一下神秘莫測的勢力,到底擁有怎樣的力量吧。」葉青嵐輕輕攥著拳頭,眼中之中爆發出強大的好戰光芒。

而南宮封天和雲峰也是十分默契的對視了一眼,很明顯,他們都很清楚,一會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娘子有喜:腹黑相公很傲嬌 戰鬥,一觸即發。

很快,這些裹著樹皮的傢伙,紛紛進入到了黑洞之中,黑洞好似是一個吞噬所有的巨獸,最終,一切都隱匿於無。

剩下的只有一個顯得有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和一個長相粗狂,眼神之中帶著一種超強戰意的男子。

咕嘟多克作為控植族落強大的一員,其本身也是一個極為有強大戰鬥能力的強者,他此刻能夠感覺到,長老讓自己留下來的真正含義,那就是,有一場惡鬥等待著他。

「長老,這人在哪裡,我已經控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了。」咕嘟多克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望著長老說道。

長老淡淡的瞧了一眼咕嘟多克,他的目光好似是擁有穿透力一般,直直的掃向遠處。

而這裡不是其他地方,正是葉青嵐等人藏匿的地方。

「別藏了,這個人已經發現我們了,與其畏首畏尾的不敢衝鋒,倒不如和他真正的打上一場。」葉青嵐的唇角翹起一抹弧度,凝視著前方毫無畏懼的說道。

雖然葉青嵐是應用的傳音,但是在葉青嵐傳音的剎那,遠處的老者卻是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意。

傳音理應是根本不會發出一定聲響的,但是老者卻是能夠從空氣之中的細微震動,感覺到葉青嵐傳音的存在,這種實力,已經讓人感覺無比的駭人聽聞。

「不用傳音了,你們索性出來吧,我可以從空氣之中發覺極為細微的改變,你們所處的大地,和樹葉都是我的鼻子和眼睛。」莫老的眼神之中帶著一股淡淡的超然,輕聲說道。

一句話,說的葉青嵐真的隱隱有一種吐血的想法。

尼瑪,原來躲了半天,跑到人的朋友家裡躲了半天,這要是不被發現,還等什麼呢?

「既然早已經發現了我們,那索性就一戰吧。我們也不用躲躲藏藏了。」葉青嵐撥開了面前的灌木叢,用著冷凝的目光凝視著面前的莫老說道。

莫老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看起來好像是風燭殘年的模樣,有些灰白的長發顯得那麼蒼老,臉上好似被刀子割開了無數個裂口一般,顯得格外蒼老。

但是莫老那一雙冰涼而又睿智的眸子,卻好像是擁有著極為高深莫測的感覺,讓人根本不敢小瞧。 莫老雖然模樣顯得格外的蒼老,而且身子也顯得有些羸弱,甚至於,有一種錯覺,若是有稍微猛烈的風吹過,都可以將莫老直接吹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