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他的進階之路真的很順利,經過數個時辰,終於突破到了分神境大圓滿。

不過,隨著修為的提升,突破境界所需的資源倒是消耗的越來越多。

欣慰的是,無論是乾域之威,還是吞噬之能也都有了大幅提升。

現在只要全力施為,他無懼任何普通聚靈境大圓滿修者,所以就算再多消耗一點資源也值得。

最後,他站立而起,試了試自己的拳勁,發現單純的力氣比之前又有了極大的增幅。

感受著體內爆炸性的力量,戰羽戰意高昂,自信滿滿。

只可惜,外面天色依舊黑暗,他也不好打攪別人,只能滿臉壞笑的走向了身邊的女子。

「你要幹什麼?」蘇晴墨白了他一眼。

戰羽伸出了惡魔般的雙手,嘿嘿笑道:「現在空有一身用不完的力氣,卻沒地方發泄,不如咱們不大戰個三百回合,怎麼樣?」

蘇晴墨一聲嬌笑,向後躲去。

戰羽一個餓虎撲食,直接將那纖細的腰肢攔在了懷裡,右手朝著那柔軟的地方抓了過去。

這一夜,他們註定無眠。

戰羽剛剛突破,精力旺盛至極,不停的辛勤耕耘,將蘇晴墨這個半步煅體境強者鞭撻的是精疲力盡,不斷求饒。

第二天,戰羽像是沒事兒人似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而蘇晴墨則慵懶的躺在床上,她渾身乏力,恐怕連路都走不動了,必須要好好休息休息。

此時,聚義閣一樓,眾人都在高談闊論。

看到戰羽下來,他們都站立而起,紛紛抱拳問候。

「幫主早!」

戰羽點了點頭,算是回應,然後問道:「蘇辰呢?」

「他一大清早就離開了聚義閣,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話音剛落,閣門就被推開,只見蘇辰風塵僕僕的跑了進來,然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喘著氣。

戰羽皺眉,問道:「怎麼了?」

「瑪的,被幾個皇室子弟追了一路,最後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們甩掉!」說著話,蘇辰便抱起一個茶壺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戰羽沉思,道:「以後輕易別離開亂象集市了,你們可以前往亂象山外圍歷練,對修行很有幫助!」

眾人點頭領命。

「對了,大千宗各別院弟子比試大會什麼時候開始?」戰羽問道。

蘇辰拍了拍腦袋,說道:「昨天還說要告訴你呢,可最後卻給忘了。比試大會在十天之後舉行!」

「這麼快?有什麼特殊獎勵嗎?」

「其他獎勵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不過據說東院、西院和北院每個小境界的前一百名都可以前往『重度峰』歷練。」

「『重度峰』是什麼地方?」戰羽問道。

誰知蘇辰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就在這時,雷森從樓上走了下來,聽到他們的對話,便說道:「重度峰距離大千宗很遙遠,在『雄南王朝』境內,距離幻霄派控制的地界不遠。」

聽聞此話,戰羽喃喃自語:「雄南王朝?不就是墨姐所在的故鄉嗎?」

他還記得,蘇晴墨說自己的父母被雄南王朝貴族殺死,族人倍受欺凌,就連她自己也被曾經的未婚夫羞辱,慘遭退婚。

想到這裡,戰羽就狠狠的握緊了拳頭,他以前發過誓,一定要替蘇晴墨討回公道。

「為什麼要去那裡歷練,以前有過這種先例嗎?」他又問道。

雷森道:「以前倒是沒有過先例,倒是聽說重度峰有一種黑霧礦,這種礦石也是煉製乾坤袋的重要材料。至於為什麼要去那裡歷練,我也不清楚!」

聽到黑霧礦,戰羽精神猛然一震。

他以前就猜測,大千宗肯定控制著一座大型黑霧礦,沒想到就在重度峰下。

在萬萬年的時間內,大型黑霧礦之中會有一定幾率產出『黑霧靈』。

而黑霧靈則是修者突破極境所必須的至寶,最主要的是,它非常稀少,極為珍貴。

之前,戰羽就想著要參加大千宗的比試大會,卻總是猶豫不決,害怕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可這次因為黑霧靈,他決定要參加了。

要知道,大千宗各別院弟子比試大會和新進弟子比試大會規則略有不同。

各別院弟子比試大會,是除了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之外,所有弟子都能參加的,而且每個人只會遇到和自己境界相同的對手。

不像新進弟子比試大會,完全是一場『亂燉』,不管什麼境界都在一起比試,那些空有天賦可境界稍低的天才根本沒有出頭的機會。

此時,戰羽在想,自己到底要以什麼境界去參加比試。

他對自己的幻明訣很有自信,大千宗那些長老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實修為。

「還是以分神境初期修為參與吧,這樣不但能夠獲得晉陞到聚靈境所需的資源獎勵,又能前往重度峰,而且還不會暴露真實實力,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戰羽暗暗決定。

接下來,他便和眾人聊了幾句,然後就喬裝一番,出去轉悠了。

入夜,戰羽把自己要參加比試大會的想法告訴給了蘇晴墨。

可是卻遭到了強烈的反對。

「你不能參加!第一,你不是真正的大千宗弟子,就算取得了名次,可還是會被他們以各種名頭擠壓下去;第二,你還背負著『幻霄派』姦細的罪名,一旦被認出來的話,恐怕會被立刻鎮壓;第三,現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對付你,你若是露面,只有死路一條!」 蘇晴墨將其中的弊端一條條羅列出來,聽的戰羽眉頭緊鎖。

他今天一時興奮,倒是沒有好好考慮其中的後果,現在聽到這番話,當真如同被醍醐灌頂,瞬間清醒了許多。

「那該怎麼辦?」戰羽心有不甘,如果得不到黑霧靈的話,根本不可能突破傳說中的極境。

而突破不了極境的話,永遠不會達到人之巔峰,成為天帝境強者。

不成天帝,終究只是螻蟻而已,就算是不朽不滅境的無敵強者,也只能在歲月的長河中摸爬滾打,最後化為劫灰。

「你為何非得參加這次比試大會?」蘇晴墨也逐漸冷靜了下來,隨即問道。

戰羽沒有隱瞞,說道:「我想要得到黑霧靈,只有那樣才有機會打破極境!」

「極境是什麼?」蘇晴墨第一次聽說這個詞語。

「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清楚,只知道它比圓滿境高一階。」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就算達到極境又能怎樣,遇到強者還不是照樣被殺?」

「不達極境永遠不知道極境強者的可怕!我曾親眼看見過,一個煅體境極境修者輕輕鬆鬆的斬殺了數百個煅體境大圓滿修者,而他們所修鍊的功法和戰技等階基本相同,並沒有太大差距。總體來說,那就是極境修者在同境界中無敵,也可以真正的做到跨越境界殺人!」戰羽回憶道。

要知道,雖然不少人都能跨境界殺人,但殺的卻只是一些修鍊了低等階功法、戰技的修者而已,如果碰到底蘊相同的修者時,根本不可能穩操勝券。

聽到此番話,蘇晴墨震驚無比,低聲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的確很可怕!我想,就算是更高一階的歸元境初期修者都不可能輕輕鬆鬆斬殺那麼多底蘊相同的煅體境大圓滿修者吧!」

所謂底蘊,指的就是修鍊的功法、戰技和體內刻畫的聚靈陣這三大方面。

「對!在底蘊相同的情況下,煅體境極境修者全力爆發的話,甚至可以殺死歸元境中期或者後期修者!當然,這只是猜測,因為我也沒有親眼看見過。」

蘇晴墨久久不語,心中當真是如同驚濤駭浪一般。

「這才是真正的跨越境界殺人啊!」她暗暗感嘆。

而其他的跨境界殺人,無非只是仗著修鍊的功法、戰技和體內刻畫的聚靈陣更高一等而已。

「你知道,我是要殺回天元國的,而在一等王朝里,天驕人物比比皆是,他們修鍊的都是高等階功法和戰技,與那些人為敵,我根本毫無優勢可言,很可能會舉步維艱,還談何報仇雪恨呢?」戰羽終於說出了最深層的東西。

要知道,在滄玉國、大千宗這種低等王朝和宗門裡,他憑藉著高等階修鍊功法和戰技可以稱王稱霸,可一旦回到一等王朝的話,那就會立刻被打回原形。

「所以,我必須突破到極境!」他暗暗發狠。

蘇晴墨沉思了片刻,說道:「放心,我現在已經將原來的修鍊功法更換成了雙神訣,而且也能將那些高等階戰技施展的有模有樣,肯定可以闖進同境界的前百名,到時候再前往重度峰幫你尋找黑霧靈,怎麼樣?」

戰羽苦笑,以目前的情況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就這樣,時間匆匆而過,所有人都在為即將到來的比試大會做準備。

而原本準備突破到凡體境大圓滿的蘇辰也被戰羽強行按壓下來,讓他繼續停留在後期,這樣才有機會在比試大會上闖進凡體境後期這個階層的前百名。

在大千宗內,不知有多少弟子都強壓著修為不突破,靜靜的等待最後的決戰。

趁著這段寧靜的時間,戰羽帶著蘇晴墨、雷森、凌峰、任川星等人設計伏擊了九義樓裡面那兩個還未被控制的風雷幫弟子。

行動很順利,那兩人雖然極力掙扎反抗,可是在嘗盡了苦頭之後還是乖乖臣服。

至此,戰羽的戰仆又多了兩位,一共是八個,其中當然不包括蘇晴墨。

而亂象集市也終於真正的落入了他的控制中。

至於風雷幫發布的命令,他都讓凌峰等人暫時照做,以免引起風雷幫高層的注意。

很快,時間來到了第八天。

當戰羽等人在聚義樓高談闊論之時,蘇辰從外面慌慌張張的走了進來。

「戰羽,我有急事與你相商!」

隨後,他們兩人就走上二樓,進入了一間無人的房間之中。

看到蘇辰那惶急的樣子,戰羽的心臟也狠狠的揪著。

「什麼事情?」

「聖王府一些弟子,還有蘇晴墨的族人被風雷幫和天雲會的人給抓起來了!」

「什麼?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今天早上我出去轉了轉,突然聽人說,風雷幫、天雲會還有火神幫的人都放出了話,說若是三天內看不到你的身影,就會將蘇晴墨的族人和我們聖王府的弟子全都給廢了!」

「他們指名道姓讓我露面,是嗎?」

「是的,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而且還知道你並非大千宗弟子!」

聽聞此話,戰羽並未慌張,反而異常冷靜。

他捋了捋思緒,說道:「看來那三個幫會已經互通消息了!」

蘇辰問道:「怎麼說?」

「天雲會的人找我,肯定是因為霍山的緣故,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而風雷幫的人找我則是因為張松陽,只有他才能從滄玉國皇室子弟那裡得到有關我的信息。火神幫對我知道的就更少了,他們找我的原因和霍山找我的原因相同!

既然他們三個幫會都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已經互通消息了。」戰羽分析道。

蘇辰點頭,恨恨的說道:「他們抓了聖王府弟子和蘇晴墨的族人,無非就是想要逼迫你現身而已!」

戰羽深以為然,說道:「張松陽肯定已經知道了我的底細,所以想要將我抓住,這樣不但能夠得到我的修鍊功法和戰技,同時也能為滄玉國皇室出口惡氣,可謂是一舉兩得!而天雲會和神火幫只是想要殺了我,以平息它們雙方幫會成員的怒火而已!」 聽到這些,蘇辰怒道:「天雲會和神火幫根本沒有證據能證明是你殺死了他們的人,他們怎敢如此行事?」

戰羽冷笑,道:「莫說那些人就是我殺的!就算不是我殺的,他們為了平息幫眾的怒火,也會強行給我扣上一個罪名的,至於兇手到底是誰並不重要,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什麼?他們的人真是你殺的?」

「是啊,前前後後殺了好多個了!」

「……」蘇辰頓時無語,許久之後才抓耳撓腮的問道:「那現在該如何是好?」

「看來,這次的比試大會我必須要參加了,只有站在擂台上,他們才不敢輕易肆意妄為,同時也能解救聖王府弟子和蘇晴墨的族人!」戰羽終於下定了決心。

蘇辰大急,說道:「萬萬不可!我將此事告知於你,只是想要商討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而已,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就只能捨棄聖王府弟子和蘇晴墨的族人了!絕對不能用你的死換取他們的生!」

「我意已決!」

「可這裡是大千宗,所有的保護性規則你都無法享用,就算贏得了勝利,他們恐怕也會對你出手的!而且,你還有一個幻霄派姦細的罪名,就憑這一點,他們便可以將你就地正法!」

「放心,我自有妙計能夠逢凶化吉!」

「真的嗎?」

「真的!」戰羽煞有其事的說道。

可他當真有什麼妙計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戰羽只是不想讓那些人因為他而死罷了。

蘇辰將信將疑,又說道:「你可別騙我啊!」

戰羽感覺又好氣又好笑,道:「咱們認識這麼久,我哪次不能逢凶化吉?放心吧!不過這件事情千萬不要告訴墨姐,知道嗎?」

……

……

第九天,戰羽偷偷跟著蘇辰前往執事堂報名參加比試大會。

今天已經是報名截止日,而且他們兩人去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執事堂已經快關門了。所以,大廳裡面的人數寥寥無幾。

其實參加這種比試的人也不是太多,因為大部分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明知不可能拿到名次,壓根就不會前來報名。

「怎麼現在才來?快把你們的身份令牌拿出來!」一個長老不耐煩的說道。

戰羽滿臉歉意,說道:「我們前些天出去歷練了,剛剛才回來!」

說著,他們兩人就將身份令牌遞了過去。

「戰羽?你不是大千宗弟子!」那長老眉頭緊鎖,看了看令牌上浮現的人形光影,又看了看戰羽本人,沉聲說道。

戰羽心裡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