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忍受。

岣嶁強者渾身的氣勢更加的暴漲,已經達到了不得不發的邊緣。

「是誰在那裡?」

「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林府嗎?深夜竟然敢亂闖林府,不想活了是不?」

「小心我抓住你們,讓你們去當鴨。」

一陣雜亂的聲音傳來,林天不用看,只聽聲音就知道一定是楊天等人來到了。

龍一這些死士林天已經傳音不讓他們亂動,竟然忘記了通知楊天了,林天不由得一陣後悔。

自己有超脫所有人想象的速度,而且自己的護體神獸已經可能發動攻擊了,就憑是海中的女人那平淡的不能在平淡的說『神級強者而已』,就讓林天將識海中的女人視為最後的殺手鐧了。

而且一定會管用,將敵人打的措手不及,甚至於斬殺成功。

所以林天才會大搖大擺的升空而起,甚至於故意挑起對面岣嶁強者的怒火,只要敵人憤怒了,失去了理智,這樣才會使自己這一方增加勝利的機會。

這次的戰鬥是林天一直未遭遇過的,但是林天卻也知道田忌賽馬的故事,只能犧牲自己這匹劣馬來對戰對方的好馬了,這樣才能夠為林嘯天增加出手擊敗對方玄皇靈尊境界的時間,來換取最後的勝利。

可是林天心中的小算盤打的噼里啪啦響,但是最後還是出現了史料未及的事情。

自己有最後的護身符,可是楊天等人卻是沒有的,他不想讓這些人平白無故的丟了性命。

聽到楊雄大咧咧的叫罵聲,林天的心思不由得一沉。

「找死。」岣嶁老人受到接連的打擊,心中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限,聽到楊天一群人中有人在叫罵自己,憤怒的說道,雙手抬起,一道湛藍的玄氣自手中射出,向著楊天等人轟去。

「快躲開。」林天看到楊天等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根本不知道岣嶁老者的實力,看到岣嶁強者射向自己一道玄氣,還想著硬拼,不由得大吼一聲,並且身形爆射而出,向著岣嶁老人衝去。

「對著一群玄王級別邊上晃悠的人發動攻擊,你也真有臉這麼做。」林嘯天冷哼一聲,火靈瞬間飛去,竟然在岣嶁強者釋放出的玄氣達到楊天等人之前將玄氣硬生生的撞散了。

「你找死。」林天憤怒的揮拳而出,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體內金系真氣砰然而出,射向岣嶁老人的腰間。

「想硬碰硬嗎?不知死活的小子。」岣嶁強者氣急而笑,揮了揮手阻止了身邊黑衣人想要阻攔的舉動,氣急而笑的說道。

「我們來看看是誰想死?」林天的身體經過淬鍊,已經足夠強大,堅如鋼鐵,而且渾身被金系真氣包裹,本來已經足夠堅硬的軀體更加的勢不可擋。

「林天,你給我回來。」

「小心。」

林戰等人沒有想到林天竟然首先發動了攻擊,而且竟然是用身體來對抗玄神境界的強者,都不由的大呼道。

「轟。」

讓所有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岣嶁強者和林天的身體在空中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這不是最讓人震驚的地方,最讓人驚訝的是,擁有神級體魄的岣嶁強者竟然在和林天的硬碰硬中沒有佔到一絲一毫的便宜。

兩人的身體碰撞在一起之後,竟然兩人都被撞得向後飛退。

不過林天是退了近百米,而岣嶁強者知不是退後了幾米而已。

但是這也足夠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了,因為在這種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抗之中,這樣根本就不算是失敗,相反還是一種勝利。

「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岣嶁老人震驚的看著遠空的林天,喃喃的說道,聲音中滿是疑惑可不解。

為什麼?為什麼一個不到玄皇境界的小人物竟然能夠和自己硬碰硬的撞擊而不死?

為什麼自己竟然以玄神境界的軀體和林天相撞,竟然被撞得後退幾米?

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玄氣修鍊者本來在意的就是自己本身的修鍊,從一開始就有意識的爭強自身軀體的強硬。

可是自己一個玄神境界的強者竟然沒有將一個只有玄王境界的強者用身體撞死,更可氣的是,自己的身體也發生了後退。

這簡直是恥辱。

接二連三的打擊,已經讓岣嶁強者變得瘋狂,原本岣嶁的軀體迸發出霹靂啪啦的爆響聲。

被震出去的林天強忍著渾身的疼痛,冷笑兩聲又騰空飛了回來。

「你這個老玻璃,怎麼?開始變身了?受不住寂寞了嗎?」林天雖然身體疼痛的難以忍受,但還是堅強的說道。

「你找死。」已經完成變身的岣嶁強者竟然變成了一個面觀如玉,玉樹臨風的翩翩少年。

只不過如此少年卻滿臉猙獰。

「我看是你自己找死吧。」在一旁的林嘯天冷冷的說道,火靈回到了林嘯天身邊,雙眼閃爍著憤怒,興奮的神色。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這就是矛盾。

矛盾說的就是盛世騰龍內最神秘的部門,這個部門從成立那天起,就竭力去網路全球的頂尖黑客和頂級操盤手,只要是涉及這二個方面的人才,都會一一去拉攏。

當然了,葉惜開出來的條件也足夠誘人,這不是說只有絕對的利益誘惑,更多的是一種激情比拼。因為像是黑客、金手指這種人,金錢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種符號,他們想要的就是和全球那些頂尖高手過招。

你可以擁有巨額資金許可權。

你可以盡情在股市中沉浮。

你不必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你能享受頂尖的豐厚待遇。

相信能夠拒絕葉惜的盛情招攬的人很少,在她這種精心運作中,矛盾便悄然成立。從組成的那刻起,矛盾便保持著對盛世騰龍的絕對忠誠,這是葉惜做事要優先考慮的第一原則,要是誰不能滿足忠誠的考驗,不好意思,不管你有多麼牛逼都會被踢出矛盾。

而矛盾平常的最大任務就是為盛世騰龍看管股市,確保不會有任何危險動態發生。

這個神秘部門當然是要控制在葉惜最信任的人手中,她就是聞人庭離。

而現在帶隊過來的就是聞人庭離,她帶來的是矛盾九部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鋒銳的矛部。儘管說人數只有十個人,但他們的陣容和實力是絕對不容忽視的。

這一部曾經創造出來的驚人戰績,直到現在都被股市當作教科書教材學習,有著這樣的幫手到來,蘇沐的心情在無形中就會變的放鬆不少。雖然說對付聽為集團沒有必要這麼誇張,驚動這樣的部門,這貌似是有點大炮打蚊子的嫌疑。

但蘇沐卻不這樣認為。

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徹底。

獅子搏兔尚且用盡全力,何況這是真金白銀的較量。

網吧角落處。

蘇沐站在這裡,滿意的看著各台高配置電腦已經開始飛速運轉,鎖定的就是現在的股市,他笑容溫和道:「庭離,這次不好意思。麻煩你大老遠的跑過來。等到這次事情結束后,我一定要給你們葉總說說,好好放你個大假。」

「那就多謝蘇市長了。」聞人庭離笑道,笑容沒有任何諂媚的意思。

兩個人是早就認識的關係,有些話沒有必要說的多麼客氣。聞人庭離難道會不知道蘇沐的能耐?不說別的,像是眼前這種操控股市,蘇沐就必然是高手,他不做純粹是避嫌。

還有就是聞人庭離從葉惜那裡知道,蘇沐是拜師趙密的。你跟隨著趙密這種實戰型的宗師,能一無所獲嗎?也就是說你蘇沐想要在短時間內通過股市從聽為集團和西北衛浴他們身上撕下來一塊肉,要不然的話,你有的是時間和手段收拾這三家集團。

對此,聞人庭離堅信不移。

「這次的事情相信你也都知道,我過來就是和你打聲招呼,具體怎麼操作我是不會多管的,我還要出去迷惑某些人的視線。順便說下。我這裡有一千萬啟動資金,是西都省商務廳的老本。我可是答應給他們搞點創收,要變成一億的。明天大戰結束時,能做到嗎?」蘇沐說著就將幾張銀行卡拿出來遞過去。

「多大點事,不過你現在連這事都做了?要不要再拿出點錢,我再給你鼓搗鼓搗。反正這次我們是閑著沒事,左右聽為集團三家就是被宰的羔羊。也讓他們付出點代價。」聞人庭離無所謂道。

「就這麼多吧,沒必要玩太大的。我又不是為了過來賺錢的,只是純粹的想要解決問題的。」蘇沐笑道。

「好吧,一切聽你的。」聞人庭離點點頭。

「灰太狼抓羊的時候很喜歡說一句話,我認為很有道理。這話是殘酷的現實總是摧殘我那高尚的品德。我對西北衛浴和誠實藥材夠寬容了,給了他們一次又一次機會,但他們就是不知道珍惜,完全無動於衷,將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這就沒辦法,他們不尊重我,我還需要尊重他們嗎?我當然是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崛起的。」

「像他們這種自私自利的白眼狼就被要付出慘烈代價才知道悔恨,還有這個聽為集團,說到底他們已經成了談楠的走狗,為談家搖旗吶喊,想要幫助談家將先前那些損失,在這裡一一找補回來。如此的話,正好一併給個教訓,也讓魔都市那些想走捷徑,沒有底線的企業家們知道,商場的確如戰場,沒有人能做到叱吒風雲,天下無敵的境界,誰敢狂妄自大,就必然要付出代價。」蘇沐邊向外走邊說道。

聞人庭離點點頭,對於她來說,對付一個和三個對手基本沒什麼太大區別,重要的事趕緊將這事解決掉,然後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便是,他們可是有太多更重要的事要做。

將蘇沐送走後,聞人庭離回到網吧中,掃過眼前數張沉穩自信的面頰,揚手說道:「諸位,你們都是咱們矛盾團隊中的精英,是全球操控股市的高手。我已經將此行的目的跟你們說過,就是要從聽為集團,西北衛浴和誠實藥材的身上撕裂幾塊肥肉下來。」

「剛才那位是誰知道吧?那就是咱們葉總的未婚夫,你們不是想要得到葉總的肯定嗎?那就要獲得她的未婚夫認可。所以說從現在起到明天中午之前,我們的目標就是一家二十億,讓他們虧到吐血,咱們就撤場。至於說到啟動資金,還是按照老規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屬賬戶。我的話就說到這裡,趁現在還有時間,你們就開始行動吧。」

「是。」

十個人是激情無比高漲。

蘇沐從網吧出來,確定身邊沒有人跟蹤后,三兩步之間,身影轉眼間就融入到人流中。

現在是中午,是一天中最炎熱的時候,頭頂那高懸的烈日灑下無形火浪,烘烤著這個世界,光線彷彿都因此而扭曲,街上建築、樹木、車輛都升騰著熱氣,地面更是無比灼熱,有些柏油地面都因為持續高溫而軟化,路上的行人都無比匆匆,似乎想要儘快脫離這天地蒸籠。

叮鈴鈴。

正在蘇沐頂著熱浪而行時,手機突然響起來,看到是蘇可打過來的后,他不禁有些意外,打開接聽。

「小可,什麼事?」

「哥,你最近很忙嗎?」電話那邊問道。

「怎麼,什麼意思?還好吧。我現在在魔都市出差呢。」蘇沐說道。

「哦,那好吧,你先忙吧,現在不是放假嗎,所以我準備明天帶著爸媽和小萱出去玩一趟,我給他們報了一個旅遊團,趁著現在沒事,我準備多陪陪他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時間,既然你忙就算了,你可不要多想。其實媽不讓我打這個電話的,哎呀,媽,你怎麼搶我的手機啊。好好,給你,你和你兒子說話吧。」

蘇可那邊叫了起來,然後蘇沐耳邊就傳來葉翠蘭的熟悉聲音。

「小沐。」

「媽,小可說要帶著你們出去旅遊是吧?」蘇沐問道。

「是的,我和你爸是不想出去的,去哪裡都不如留在家裡自在。但她卻說老是在家中有什麼意思,反正也不用咱們做什麼,跟團後面轉轉,散散心而已。再說她也跟我們去,小萱好像也很有興緻,所以說那就去吧。」葉翠蘭說道。

「媽,小可說的對,你們沒必要老在家裡待著,要趁著現在有時間,多出去走走,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旅遊又不是多麼費勁累人的事,是能夠放鬆心情的。其實真要去玩的話,我是建議你們自己去玩的,不過既然都報團了,那就跟團吧。媽,你們出去的時候要照顧好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到哪裡都要一起。」蘇沐反覆囑咐道。

「去去去,你媽又不是小孩,難道說還有誰能拐賣走嗎?你就放心吧,我們是跟團出去的,又不是自己一個人,難道說旅行團不管我們嗎?這事你就別操心了,再說不是還有小可跟著嗎?真的要是有什麼事,讓她去做唄。」葉翠蘭笑道。

「好,媽,那把電話給了小可我來和她說兩句。」蘇沐腦海中想著應該注意的事項,在葉翠蘭將手機遞給蘇可后,他就開始不厭其煩的叮囑起來,聽的蘇可都有些無語。

「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了?」

「啰嗦?這叫做關心好不好?你給我聽清楚,一定要照顧好爸媽他們的安全,知道嗎?出門在外身份證是必須要帶的,還有就是身上要放點現金,不要光是拿著卡,有的地方是沒有銀行櫃員機讓你取錢的。雖然說你們是跟團,但要花錢的地方地方肯定也不少。你那邊有錢不?這樣吧,我現在就往你的卡裡面打些,你們出去別節約,該花的就花。」蘇沐語調有些高說道。

「好好好,知道了,遵命我的好哥哥。我們還要收拾東西,就不陪著你多說話了。」蘇可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不是說真的厭煩,而是沒有誰會願意被人這樣當小孩這樣嘮叨囑咐。

蘇沐拿著已經掛掉的手機,眼神有些恍惚。(未完待續。。) 神級強者,在這個世界可以說是頂級的存在,可是強者總是少數,神級強者更是少得可憐。

神級強者為了突破最後的桎梏,都不會輕易地和同級別的神級強者對戰,神級強者本身已經強大到了一定的境界,身體與靈識都基本達到了本身最大可以擁有的程度,唯有慢慢的突破自己才能夠吸取天地間微弱的神力,如果戰鬥的話,不免就會有所受傷,從而讓自己好不容易吸取的神力消耗殆盡。

得不償失。

但是當兩個神級強者想要決鬥的時候,那隻能是只有一方才能夠活下來,而另一方則是只能魂飛魄散,永遠消失於世間。

「是不是我找死這還不一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你們死定了。」翩翩少年冰冷的說道,整個人的氣勢繼續攀升,竟然超越了林嘯天剛剛突破大成境界時外露的氣勢。

整個林府的人們不由得神色一怔,就連林嘯天神色也露出了一絲驚訝。

剛才岣嶁老人給他的氣勢也就是剛剛步入玄神境界而已,可是如今看來,他應該是早就突破了玄神大成境界了。

「只不過是一種秘術而已,不用怕他。」清冷的聲音自林天識海傳來,讓林天震驚的心情緩和了不少。

「真的?」林天還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恩,他只是利用秘術,在一個時間段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而已,而且時間不會很久,只要那個人能夠堅持到時間消耗完畢,你都能很輕鬆的將他殺死。」女人冷笑道。

林天聽到識海中女人肯定的回復,心裡那個激動,神色鄙視的看著岣嶁老人的氣勢迅速的增加。

氣勢越高,說明岣嶁老人對自己自身潛力挖掘的更大,對於他的傷害也就更多,何樂而不為?

林嘯天震驚之中,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偷笑的林天,不由得有些疑惑,看到敵人的實力越來越強竟然還在偷笑?

簡直是太讓人疑惑了,難不成這小子知道什麼隱情不成?

「小子,你怎麼還在笑?」林嘯天忍不住傳音問道。

「他只不過是在運用秘術將自己的實力瞬間增強而已,而且持續的時間不會長久。」林天冷笑了一下繼續說道「並且實力增加的越多對於自身的傷損就會更加的厲害,這樣看來我們為何不等到他的實力增加的更強再下手?」

「只要你能夠不敗,到了時間隨便一個人就能夠將他置於死地。」林天眼神看著岣嶁老人冰冷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可是你知道他最後能夠增強到何種的實力?」林嘯天點了點頭,隨即感覺有些不妥,疑惑的問道。

「實力增加而已,境界確實不會增加的,就算是他的玄氣增強到了神的地步,我想他的**也會因為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能量而爆炸吧,更何況他還沒有這種實力,怕他什麼?」林天不屑的說道。

就算是一個人可以在一個境界中將自己的實力增強至最大,可是一個境界之分,天壤之別。

當岣嶁老人氣勢攀升至頂點的時候,神色倨傲的掃了整個林府一眼,滿眼蔑視的說道「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什麼是死亡。」

「你的對手是我。」林嘯天冷笑一聲,仰天長嘯,縱身向著岣嶁老人飛去「一個神級強者竟然想要向一群王級的弱者下手,說出去也不怕丟人。」

「你說的不錯,殺死一群王級的弱者真的不算本事,我現在也改了主意了,殺死一個神級大成境界的強者更有成就感,嘖嘖。」岣嶁老人聽到林嘯天的話,聲音陰冷的說道。

「你拉完糞了嗎?」林嘯天幾步之間已經來到了岣嶁老者身邊,對於岣嶁老者身邊的幾個黑衣人視而不見,而五個黑衣人更是不來搭理林嘯天在林嘯天衝來的時候已經向著林戰等人沖了過去。

不是一個等級,誰也不會去給自己找罪受,拖住了林戰等人就等於自己沒有做錯事情了。

林天看到這五個黑衣人撇棄林嘯天向著自己這邊衝來,嘴角升起一抹微笑,這五個人還不算是傻瓜,知道該怎麼做。

不過卻做了一件最不應該做的事情,也是最愚蠢的事情,那就是膽敢和林天成為敵人。

對於敵人,不管是如何的欣賞,敵人就是敵人,對於敵人手下絕不留情。

五個黑衣人還沒沖至,林天雙手金白雙色真氣閃現,雙手在身前環繞,就像是在抱著一個球體一般,金白雙色真氣在林天雙手的擠壓之下慢慢的融合。

林戰和林君展互相看了一眼,大喝一聲,沖了上去,和五個黑衣人戰鬥在了一起。

饒是林戰身為玄尊的境界,林君展也達到了玄皇的境界也在五個黑衣人的圍攻之下顯得有些手慌腳亂。

林天並不顯得慌張,雙手還在不停地在身前環繞,金白雙色真氣更加的融合在一起,慢慢的收縮成了一個水晶球大小。

看了一眼林嘯天和岣嶁老者的戰鬥,林嘯天和岣嶁老者剛一交手便向著城外飛去,並不和岣嶁老者硬憾。

林天看到林嘯天的動作,心中邪笑道「沒想到林嘯天竟然也知道拖字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