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安純愣住了,就連瘋鷹和嗜虎都覺得莫名其妙,其他人更是摸不到腦袋。

安純不解道:「雨季已經過去了呀,現在很少有雨的。」

雷星峰說道:「嗯,是沒有,還是很少有?」

安純道:「很少有,這沒法說清楚,偶然還是會有暴雨的。」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他很想要雷暴雨天氣,他已經穩定了四環真身,可以繼續瘋狂修鍊了,可他必須要找到雷暴雨,那才能儘可能快速修鍊,這是他的秘法。

這時候,錢正坤張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不過他又閉上嘴,恰好雷星峰就坐在他的側邊,剛好眼梢瞄到,立即笑道:「老錢似乎有話說啊……」

錢正坤暗自苦笑,老錢?這稱呼簡直亂七八糟,他說道:「前輩,我去過一個地方,經常暴雨天,距離這裡不遠,通過輪點就能到達的。」

雷星峰大喜過望,他說道:「真的嗎?太棒了!」

錢正坤道:「那裡有一道水上山脈……」

安純道:「你說的是亂湖山?」

錢正坤連連點頭道:「是,是亂湖山。」

安純道:「那就沒錯了,的確那裡經常大暴雨,這地方很危險的。」

雷星峰道:「有什麼危險?」

安純道:「那裡不但有大暴雨,還有危險的雷電,亂湖山,又叫雷吉山,那裡沒有人居住的。」

雷星峰滿臉都是笑,他說道:「哈哈,真的啊,太棒了,老錢,你帶路,如果你說的沒錯,我送你輪環!」

錢正坤頓時瘋了,他說道:「什麼?輪環!給我輪環嗎?」

雷星峰大笑道:「如果那個什麼雷吉山真的有無數雷暴雨的話,哈哈,我最少給你百枚輪環!」能夠找到可以修鍊的地方,百十個輪環算什麼,他從來不在意這些。

至於瘋鷹和嗜虎更是看不上什麼輪環,兩人需要的是印環,那是真君才能製作出來的寶貝,有那玩意,修鍊才有大用,當然,兩人很難獲得印環,需要完成很艱難的任務,才有可能得到印環,就算能夠得到,數量也極其稀少。

輪環!

不但錢正坤激動不已,就算安純幾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貪婪,這玩意太難得了。

雷星峰道:「老錢,你帶路,我們先去雷吉山,嗯,老安,儘快幫我找到阿斯蘭,有消息就派人去雷吉山找我!」 雷吉山,也叫亂湖山。

這是一片很神奇的地方,常年雷雨天,基本上每隔幾天就會下一場雷暴雨,更可怕的此地雷暴閃電非常密集,幾乎沒有什麼生物可以在閃電霹靂中生存,因此,沒有人會在這裡生存。

這種地方,對於雷星峰就是寶地,修鍊的聖地。

平時雷星峰也修鍊,由於他的資質極好,就算平時修鍊,速度也很不錯,可是和在雷暴天中的修鍊,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在雷暴天中修鍊,那速度就像是牛車和跑車的差別,只是雷雨天不是想要就有的,當初雷暴老人,為了尋找天然閃電,帶著他在蠻荒之地折騰了很久。

就算是雨季,雷星峰也不可能經常找到有雷電的地方。

雷星峰來到雷吉山,很不湊巧,這裡一片晴朗,別說閃電了,就連雷雨也沒有。

錢正坤指著前面的山脈,笑道:「這就是雷吉山,嗯,不算很大,但是這裡的雷暴雨非常有名。」

雷星峰盯著不遠處的山脈,他笑道:「好古怪的山,難怪叫亂湖山。」

亂湖山的確很古怪,一望無際的湖面上,無數山峰,高高矮矮的山峰散落在湖面上,勉強可以看出山脈的走向,山峰上沒有任何植物,光禿禿的山上,全是裸露的岩石,只有在山腳下,才有一些蘆葦。

雷星峰查看了片刻,他說道:「我們過去。」

此地可沒有船,他們從輪點出來,就是一片不大的陸地,四周全是湖水,錢正坤苦笑道:「我們游過去嗎?」

瘋鷹道:「我來吧。」

嗜虎已經蹲下身來,雷星峰趴在他的背上,瘋鷹一把抓住錢正坤,向著雷吉山飛去,錢正坤驚駭大叫一聲,瘋鷹喝道:「閉嘴!」

錢正坤頓時滿臉通紅,他並不是害怕,而是太過突然了,一下子飛到空中,就算他是真人,也同樣控制不住自己。

嗜虎背著雷星峰,快速飛去,也就是幾十秒時間,他就帶著雷星峰落在一座高高的山峰頂部。

雷星峰看了錢正坤一眼,他說道:「你先回去,有消息的話,讓老安過來通知。」

瘋鷹說道:「我送他回去,呵呵。」

錢正坤自己是回不去的,以他的實力根本就開啟不了輪點,這可不是固定商用通道,而是高階修鍊者使用的輪點,瘋鷹剛放下錢正坤,聞言立即一把抓住他,重新向來路飛去。

片刻,瘋鷹回來,他笑道:「小傢伙還嘀咕著……要什麼輪環,呵呵。」

雷星峰一拍腦袋,說道:「哎呀,我忘記了,下次見到他再給吧。」

瘋鷹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忘記了,那個什麼錢正坤要哭了吧,哈哈。」他很有點幸災樂禍的笑。

嗜虎摸摸腦袋,說道:「輪印對於那傢伙的幫助很大,他當然在乎了。」

雷星峰苦笑道:「會給他補償的,對了,如果我要再忘記,你們千萬要提醒我的一聲,哎,我不是故意的……」

瘋鷹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他走到一塊巨大的岩石前,猛地一拳打出,轟然一聲巨響,那塊巨石頓時化作碎石坍塌下來,他伸手拿起一塊石頭,仔細觀察。

雷星峰也好奇的撿起一塊石頭,只是一眼他就驚訝道:「鐵礦石?」又撿起一塊,他才發現,兩塊礦石之間竟然有吸力,他說道:「磁鐵礦……」

嗜虎也拿起一塊石頭,說道:「什麼叫磁鐵礦?」

雷星峰沒法解釋,這是上一世的知識,不過他知道磁鐵礦是他需要的東西,當然他自己不會採集,他以後會調動手下來採礦,他心裡有點明白,難怪這裡會有雷電,估計整個山峰就是一個巨大的吸引雷電的導體。

瘋鷹道:「我們不能停留在山峰上,一旦雷電打下來,想要抵擋很困難。」就算他達到八環的高度,面對大自然的威力,也要避讓三分。

嗜虎贊同道:「我們到山腳下去,那裡比較安全。」

瘋鷹有點不解道:「這裡除了有點鐵礦,沒有別的什麼,為什麼要停留在這裡,呵呵,這裡可什麼也沒有。」

雷星峰說道:「我要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嗯,暫時在山腳下紮營吧。」一旦他做下決定,瘋鷹和嗜虎是不會反對的,無理由支持,畢竟他們只是護衛。

瘋鷹道:「最好要有一艘船……嗯,我去找找……一會兒回來。」

嗜虎點頭道:「你去吧,這裡安全我來負責。」

瘋鷹向著雷星峰說道:「我去去就來。」身形已經閃爍到了空中,瞬間就消失不見。

嗜虎抓住雷星峰的胳膊,直接從山峰上跳了下去。

山腳下是一片很大的淤泥灘涂,有無數的蘆葦,雷星峰苦笑一聲,說道:「還真是需要一條船,這裡完全無法紮營。」

嗜虎道:「嗯,這裡我感覺到一絲不安,雖然現在是晴天,呵呵,我們真的要在這裡停留?」他並不知道雷星峰可以在暴雨雷電的天氣中獲得好處,很想帶著雷星峰離開這裡。

雷星峰笑道:「沒事的,我是雷屬性,天然對雷電免疫……」

兩個小時后,瘋鷹回來,他直接飛到湖面上,從輪藏空間中,釋放出一艘小船,以他的實力,輪藏空間極大,別說放置一艘小船,就算放置一艘大帆船,也毫無問題。

嗜虎拉著雷星峰,從山腳下飛起,落在了小船上,他笑道:「你去搶的?」

瘋鷹道:「我至於搶一艘小船嗎?買來的!又不是值錢的玩意。」

小船東西齊全,嗜虎說道:「我來搖櫓……」說著他已經來到船尾,伸手抓起搖櫓。

雷星峰忍不住要笑,嘴角微微翹起,瘋鷹奇道:「怎麼了?笑什麼?」

雷星峰道:「我估計……搖櫓支撐不住他的力量。」

啪!

搖櫓斷成兩截,嗜虎頓時傻眼了,他說道:「媽的,這玩意不結實啊……老鷹啊,你買來的東西不行嘛!」

瘋鷹說道:「我可沒有備用搖櫓,這個……你要麼製作一個搖櫓吧,這山上全是鐵礦石,嘿嘿,我想製作一個搖櫓很容易的。」他很有點幸災樂禍味道。

雷星峰手腕一翻,出現一隻鋼製搖櫓,抬手就射了出去,他說道:「接著!」

瘋鷹驚訝道:「這個……你竟然隨身帶著一隻鋼製搖櫓?」

雷星峰笑道:「以前留下的,木質的搖櫓,我們根本就沒法用,別說你們都八環了,就算當初我是密輪師,稍稍用力就斷了,所以我就備了一隻鋼製搖櫓。」

嗜虎將鋼製搖櫓架好,只是輕輕一扳,那小船猶如箭一般射出,他笑道:「哈哈,這個好用!」在湖面上繞了一大圈后,小船重新來到山腳下的水面。

瘋鷹問道:「還要我們做什麼?」

雷星峰笑嘻嘻道:「等,我們在這裡等!」

不論是瘋鷹還是嗜虎都沒有問等什麼,既然他要等,那就等吧,兩人坐了下來,瘋鷹說道:「老虎,搞點鮮魚來。」

雷星峰道:「找點湖蝦,嗯,我來燒一道菜,油爆蝦,嘿嘿,很好吃的東西。」

嗜虎搖頭道:「我沒有漁網,也不懂捕魚,老鷹,還是你來吧。」

瘋鷹道:「笨啊,連魚也不會抓……」

嗜虎道:「我當然不會抓魚了,你聰明,你去抓啊。」

瘋鷹輕描淡寫道:「我也不會。」

嗜虎瞪眼道:「那你還說我笨?」

瘋鷹道:「我也沒有說自己聰明啊……」

頓時噎得嗜虎說不出話,他指著瘋鷹道:「你,你……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如此無恥啊!」

瘋鷹嘿嘿直笑。

雷星峰忍不住搖頭,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兩人這樣鬥嘴,看得出兩人感情不錯,他嘆口氣,說道:「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看來,也就是我還聰明點。」他很有點自戀的說道。

瘋鷹和嗜虎直翻白眼。

雷星峰不但有鋼製搖櫓,輪藏空間中也有漁網,不過他沒打算用,而是來到船舷邊,伸手探入湖水中,一道電流就放了出去。

瞬間,只見漁船周圍翻起一片魚,大大小小無數,他說道:「撈魚!」電魚的效率極高,一擊就打暈了大片魚,方圓百米的湖面上全是昏迷的魚。

瘋鷹和嗜虎瞪大眼睛,兩人再也想不到捕魚是如此簡單,只要下手去撈就好了,還可以挑揀,瘋鷹豎起大拇指,說道:「佩服,佩服……這抓魚太容易了,老虎,我們撈魚!」

此地沒有漁民敢來,所以魚類極其豐富,各種各樣的魚都有,而且很多大魚。

護花小道士 撈了一堆魚上來,還有不少大湖蝦,雷星峰挑挑揀揀,將不需要的魚重新扔回湖裡,留下需要的魚,他放出的雷電控制極其精確,只是擊暈魚類,並沒有下殺手,不然一條魚也不可能看到,估計都是灰燼化在湖水中了。

大魚只取魚肉,其他全部扔掉,大拇指粗的湖蝦,專找差不多大的揀出來,剪去蝦須,放在一邊,取出鍋碗瓢盆,還有炭火爐子,這些東西,雷星峰早就放在輪藏空間了,都是必須的生活品,在這個大陸上四處闖蕩,這些東西是必備的,雷星峰甚至備了三套,有食物,卻沒有爐灶,那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瘋鷹和嗜虎的輪藏空間中,其實也有各種餐具灶具,當然,雷星峰拿出來了,他們就不用操心,而且兩人並不擅長烹飪,有人燒煮食物,哪怕是小主人,他們不會上前幫忙,兩人的手藝實在不能見人。

紅燒魚塊,油爆大蝦,再切一大盆蠻牛鹹肉,另外悶上一大鍋米飯,以雷星峰的速度,很快就燒好,他的手藝其實不算好,但畢竟有前世的底子在,無論怎麼燒,也比瘋鷹和嗜虎強的多,他心裡還鬱悶,這世上可是有烹飪高手,去西戎之地的時候,認識的金大胖,他才是真正烹飪好手,就連雷星峰也是佩服之極。

簡單的菜肴,仗著極其新鮮,滋味就相當的好,三人都是吃貨,有著常人難以匹敵的腸胃,一頓就將所有的食物一掃而空。

瘋鷹抹了一把油嘴,說道:「好吃!」

嗜虎嘆口氣,說道:「老鷹,以後我們還是吃現成的……比我們自己做的飯菜,好太多了!」

雷星峰心裡納悶,我是主人,還是你們是主人?

吃完飯後,三人在船頭閑扯,雷星峰趁機詢問一些師傅和祖師爺的事情,了解一些情況。

連續四天都是大晴天,雷星峰很有耐心的等待,好在也不缺食物,三人就在船上修鍊,沒事就閑扯聊天,要麼就下湖游泳,日子過得很是悠哉。

第五天,清晨,雷星峰起來后,就發現是一個大霧天,濃濃的白色霧氣,幾米外就完全看不到,他頓時興奮起來,難道要下雨了?

誰知到了中午,霧氣散去,天氣重新晴朗,氣得雷星峰臉色都青了,他忍不住嘀咕道:「見鬼了,這裡不是暴雨區嗎?天氣好的……比波源城還要陽光燦爛,我勒個擦的,你倒是下場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