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車時,微微感覺到有些涼意。

容陌川脫下西裝外套給唐品馨披着,然後摟着她一起進了餐廳。

這家餐廳,他們來過很多次了,坐在落地窗邊的位置,就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

許是已經深秋的原因,風有些大,吹起了很高的浪頭,拍打着沙灘,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唐品馨特別愛聽這種聲音,雖然單調,卻能讓她心境快速的平靜下來。

……

上班後,唐品馨的日子變得充實多了。

雖然很忙,但,她仍然每天抽時間去探望唐司詩。

經過一段治療,她雖然還是不怎麼開口說話,也愛發呆,但,心理醫生的開導,她算是打消了放棄生命的念頭。

倒是容陌天,可能放不下這件事情,他病好後,去看過一次唐司詩,又去拜祭過肖雪,然後去了另一個城市,管理分公司。

在容陌天離開不久後,唐司詩竟然也留下一封信,偷偷離開了。

唐品馨讀着她信,淚水模糊的眼睛。

唐司詩在信中說,謝謝他們的照顧與關心,她不會做傻事的,讓他們放心,因爲這個地方有太多太多讓她心痛的記憶,所以她要離開,她要去國外跟司軒一起生活,也許哪天想開了,就會回來,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回來……

短短一個月時間,死的死,離開的離開,唐品馨一下子覺得整個心都空空落落的。

容陌川知道她不快樂,所以特意叫來了宮野,沙凌風,沙莎,唐品揚,風黎,顧時宇,陸漾,安勁,毛小羽,還有傅承若。

這一天,他們一衆年輕人圍在一起吃着火鍋,場面非常的溫馨熱鬧。

再過兩個月,毛小羽肚子裏的寶寶就要出生了,而唐品馨的肚子也五個月了,看起來比毛小羽八個月大的肚子還在大。

“唐小馨,說好了,你孩子的乾孃只能是我。”陸漾伸手摸着唐品馨圓滾滾的肚子,霸道的說着。

“巧了,我也認了孩子做乾爹,那我們倆豈不是一對?”宮野扯着魅惑的笑容,好看的桃花眼卻閃着幾分認真,盯着陸漾。

他與她見面次數不多,但,每次見面都能槓上。

“死槓精,誰跟你是一對!”陸漾不屑的撇嘴。

“你不要想歪才好,本少爺也沒看上你,好嗎?” “沒看上最好,本小姐對你這種外表像孔雀,行爲像種馬的男人沒興趣。”

“什麼?我……”宮野頓時氣結,一向在女人面前吃得開的他,卻在陸漾面前吃癟。

衆人見他氣得說不出話的樣子,都哈哈大笑。

“野,聽過先撩者賤嗎?”容陌川勾着脣瞥了一眼宮野。

“踢到鐵板上了,腳痛不?”沙凌風也幸災樂禍的調侃着。

“好笑嗎?”宮野沒好氣的瞪了兩個損友一眼,然後又勾着壞壞的笑容,把陸漾上下打量了一眼,說:“雖然你行爲像個男人婆,但,你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征服欲,今天我就當着大家的面撂下狠話,如果我宮野追不到你陸漾,我的名字就倒着寫。”

他話音剛完,幾個男人便起鬨叫好。

唐品馨也忍俊不禁的拍起手來了,好久沒笑得這麼開心了。

“陸漾,恭喜你終於有人要了。”顧時宇不知什麼時候,也學會調侃了。

“恭喜你個頭!”陸漾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顧時宇,小臉兒紅紅的。

“你就等着被別人叫野宮吧。”她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宮野。

“野宮,聽着挺順耳的。”唐品馨嘿嘿的笑着,漂亮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彎彎的,特別好看。

坐在她旁邊的容陌川,用無比寵溺的目光看着她,看到她這麼燦爛的笑容,他不自覺的也跟着勾起嘴角。

“漾姐,其實宮野也不錯的,要不,你考慮一下收了他吧。”沙莎眨着可愛的眼睛對陸漾說道。

宮野聞言,感激的伸出手跟沙莎擊了一下掌,終於有人幫他說話了。

然而,他還沒感動完,又聽到沙莎說:“免得他禍害別的女人了。”

“哈哈哈……”衆人頓時爆笑,只有宮野垮下了俊臉。

“有一個辦法可以後顧無憂,那就是把他咔嚓掉了。”陸漾一邊說一邊做了一個剪刀的動作。

她的提議馬上得到了幾個幸災樂禍的男人的支持。

“這個辦法好。”

“這個辦法解救了不少女人。”

“哈哈哈…….”

宮野搖頭:“最毒女人心,寧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呀!”

“哈哈哈……”

歡聲笑語不斷從屋子裏傳來,一直到晚上十點才散去。

……

容陌川寵愛嬌妻的同時,也沒有冷落父母,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帶着唐品馨回容園陪陪他們,也陪陪奶奶。

有時候,他還會叫上沈素心與唐品揚他們,趁機修復兩家人的關係。

自從失去了一個孫子後,宮燕歌變了,沒有以前挑剔,沒有以前尖銳,現在的她,多了一份親和。

或許這件事情對她的對擊也很大。

失去了孫子,肖雪死了,容陌天與唐司詩也離開了,讓她懂得了珍惜。

所以,她對唐品馨變得和顏悅色。

甚至,有一天,唐品馨回容園,正好坐在她身邊,她看着唐品馨圓滾滾的肚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不知道肚子裏的寶寶是感應到有人在摸他們,還是巧合,竟然動了幾下。

宮燕歌當場激動得淚光閃閃的笑出了聲,寵愛的說唐品馨肚子裏懷了兩個小調皮。

看到母親與唐品馨之間的關係改善,最開心的莫過於容陌川了。

一直以來,他都夾在母親與唐品馨中間,掌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讓他很爲難。

現在,其樂融融一片,他老感欣慰了。

在唐品馨懷孕七個月時,毛小羽生了,生了一個小公主,真的起名爲安寧。

容陌川與唐品馨第一時間去了醫院,看着粉嘟嘟的小寶貝,他們的心都融化了,直呼可愛。

因此,他們對於肚子裏的寶寶又多了幾分期待。

初爲人父的安勁,抱起女兒的姿勢,極爲生硬,但,他卻搶着抱,滿臉寵溺。

毛小羽委屈的吐槽:“我給安勁生了一個小情人,卻給自己生了一個小情敵,而且是那種無法報仇的情敵。”

“再生個兒子,你也有小情人了,咱們就不用誰嫉妒誰了。”安勁帶着幾分得意的說道。

誰知毛小羽竟然一臉認真的點頭:“對,我怎麼沒想到呢?”

“我說毛小羽,你是一孕傻三年了嗎?我的天吶,你卸貨才幾個小時呀,竟然這麼快就想着生二胎了。”唐品馨好笑的扶額。

“嘿嘿,先計劃好,再實現。”毛小羽半倚在牀頭,雖然才生完幾個小時,但身體好的她,竟然可以坐起來了,不過,也不能久坐。

“對,老婆,咱們要向二少奶奶看齊,她一次懷兩個,那咱們就得努力一點再生一個。”安勁抱着女兒,想着兒子,典型的吃着碗裏,看着鍋裏,貪心呀。

不過,這種貪心是幸福的。

容陌川給安勁一個月的假期陪毛小羽與孩子,還送了一棟別墅給他們作爲祝賀的禮物。

…….

從醫院回到家裏,唐品馨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劇。

容陌川雖然不喜歡看電視劇,但,他還是陪伴在她身邊。

“二少爺,二少奶奶,這是新鮮的蘋果與奇異果,還有哈蜜瓜。”馬秀蘭貼心的給他們送上了一個果盤。

“謝謝秀姨。”唐品馨大方的對馬秀蘭展現了一個甜蜜的笑容。

馬秀蘭笑了笑,識趣的退回廚房裏忙碌了。

容陌川拿過水果叉子,叉了一塊奇異果湊到唐品馨的嘴邊。

唐品馨美眸顧盼生輝的看了他一眼,張嘴吃下水果。

“容先生越來越體貼了,贊一個。”她一邊咀嚼一邊向容陌川豎起大拇指。

容陌川寵溺的看着她,脣角微微勾起,看到她吞下嘴裏的水果,又叉了一塊蘋果湊到她嘴邊。

“別顧着給我吃,你也吃呀。”唐品馨張口吃下蘋果,不忘提醒他。

男人聽了,邪魅的勾了勾脣,暗啞而魅惑的聲音低低響起:“我要吃你嘴裏那塊。”

唐品馨聞言,連忙快速咀嚼,把蘋果吞下,然後得意的張大嘴巴,說:“我吃完了。”

只見容陌川笑了笑,下一秒,猛然湊過來,霸道的吻上了她的脣,舌頭長驅直入。

“唔!”唐品馨低聲嚶嚀了一聲,小臉兒越來越紅。

他的吻一如既往的霸道,強勢,讓她無法招架。 容陌川放下了手裏的水果叉,輕輕的摟住了女人的身體,隔着衣服,感覺到她越見豐滿的勾人柔軟,抵着他的胸口。

那種感覺,該死的誘惑,瞬間勾起了他體內蠢蠢欲動的邪惡因子。

因爲愛她,也因爲怕弄傷她,所以自從她懷孕後,他一直都忍着強大的慾念,沒要過她。

“唔!”突然,唐品馨微微掙扎了起來。

他立即放開了她,低聲問:“怎麼了?”

“寶寶……寶寶動得厲害。”唐品馨喘着小氣回答,小臉兒嫣紅如霞,格外嬌媚。

容陌川聞言,伸手撫上了唐品馨圓滾滾的肚子,彎腰把臉貼上了她的肚皮。

“你們兩個小調皮是把媽媽的肚子當成拳擊館了嗎?不許再調皮了,乖乖呆着,要是弄疼了媽媽,等你們出來我就打你們屁股,聽到沒有?”

明明是責罵的話,語氣卻特別溫柔,還帶着寵溺的味道。

“傻!”唐品馨低頭看着他帥氣的臉,脣角幸福的勾起。

“容先生,再過三個月寶寶就要出生了,你說給他們起什麼名字好?”她想起了毛小羽提前給女兒取名的事情。

說來也奇怪,她肚子裏的寶寶一直面對面的抱着,所以每次去照B超,都看不到性別。

“我想想。”容陌川坐了起來,特別認真的想了起來。

“算了,還是別想了,都不知道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她又扁了扁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