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帶著巴掌大小的三頭,再次來到了谷內。

凌傲天迅速施展出夢神精,用精神力將綠朧與鳳青衣包裹起來之後,小心翼翼地朝著那股護陣力量靠了過去。

慢慢將自己的精神力融入到那股護陣力量之內,確定那股護陣力量沒有任何反應后,凌傲天終於鬆了一口氣,以手勢示意鳳青與綠朧跟緊,慢慢地向谷內走去。

控制著精神力穿越護陣力量,說起來極為輕鬆,可是真正的做起來,卻是極為不易的,足足花了十餘分鐘的時間,三人才成功地穿過了那股護陣力量,成功地進入了谷內。

「快走!」凌傲天低喊了一聲,迅速向前衝出,根據蒙極地圖所指,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

「成功了!」綠朧興奮地說道。

「是啊,我們成功了,傲天,接下來怎麼辦?」鳳青衣也為成功穿過護陣力量而覺得開心,不過,她比較冷靜,並沒有忘記此行的目的。

凌傲天略微判斷了一下他們所在的位置后,沉聲說道:「如今我們所在的地方,是破滅基地的外圍,若是破滅之主將理德.卡納斯大人關在這裡的話,應該是在基地內部的黑獄當中。」

鳳青衣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走吧!』

在破滅基地潛行了一段后,凌傲天幾人為他們當初的決定慶幸不已,破滅基地,並不是像他們猜想的那般,不被破滅之主重視,相反的,對於破滅的基地,破滅之主看得極重,負責守衛這裡的強者,竟然不清一色的尊級巔峰的強者。

看著潛藏在各處的數百名尊級巔峰的強者,凌傲天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要是當初在破滅王宮內,有這樣一批強者守護的話,他們想要救出蒙極等人,恐怕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感覺到在破滅基地內的強者的強大實力之後,凌傲天他們變得更加小心起來,根握蒙極地圖上所記載的路線,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巡邏的強者,朝著黑獄所在的方向潛去。

蒙極所繪的地圖,畢竟是他當初在位時所繪,破滅之主掌權之後,對破滅基地內的一切,再次進行了改造,凌傲天他們在沿著蒙極所繪地圖前行時,有好幾次,都差點被那些巡邏的破滅強者發現了。

經過了數次驚心動魄的躲避之後,凌傲天意識到,如今的破滅基地與蒙極當初所了解的已經有了不同,若是他們還繼續完全按照蒙極所繪的路線前行的話,恐怕會被那些破滅強者發現。

現明白這一點之後,凌傲天不敢偷懶,將精神力釋放出來,一面探索,一面憑著蒙極的地圖前行。 連續避開了十來波巡邏的破滅強者之後,凌傲天幾人終於來到了黑獄。

當看清黑獄門口的狀況之後,凌傲天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在黑獄的入口處,站立著四名尊級巔峰的強者,正用警慎的目光掃視著周圍的一切,而在離他們不遠處的一間屋子內,更是駐紮了二十來名破滅強者,這些強者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負責看守黑獄。

如此嚴密的看守,想要不驚動對方,潛入黑獄之內,幾乎是不可能的,怎麼辦?強行闖入嗎?這個難度也不小,憑凌傲天的實力,想要在不驚動屋內的二十來名強者的情況下解決掉黑獄門口的四名強者,他好像也法做到,再者,就算是他順利解決了那四名強者潛入了黑獄之中,那四名強者的失蹤也必定會引起屋內那些強者的注意而導致行蹤暴露。

「天哥哥,怎麼辦?」綠朧向凌傲天傳音。

凌傲天皺著眉頭,久久沒有說話,他們所面臨的困難,已經成為了一個死循環,無論他怎麼做,似乎都天法在不驚動那些破滅強者的情況下潛入黑獄之中。

看到凌傲天陷入苦思當中,鳳青衣與綠朧也皺眉苦思起來。

「天哥,你不是擅長精神攻擊嗎?可不可以利用精神力製造一個幻境,瞞過門口的那幾個人?」被綠朧抱在懷裡的三頭開口了。

精神攻擊!凌傲天眼前一亮,但隨即便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我製造出的幻境雖然能瞞過那幾人,但時間太短,我們根本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潛入黑獄之中。」

綠朧和鳳青衣眼中出現的光芒再次黯淡了下來,看來,這個辦法還是行不通。

「綠朧姐,你難道就沒有辦法讓天哥的精神攻擊持續的時間變得長一點嗎?」三頭不死心地看著綠朧,在它的心目中,綠朧的神通廣大,是無所不能的。

不過,這一次三頭卻註定要失望了,綠朧狠狠地瞪了它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以為我是無所不能的神啊?我做不到。」

三頭不說話了,既然綠朧都已經這樣說了,就說明她確實沒辦法做到這一點。

「唉!」一聲無奈的長嘆從三頭的口中傳出。

綠朧沒有辦法增加凌傲天精神攻擊持續的時間,不過,三頭的想法倒也給凌傲天帶來了一絲希望。

也許,它們能夠幫上忙也說不定!凌傲天想起了自己夢神空間里的那幾百萬聖緣,那些聖緣,似乎是無所不能的,自己每次遇到麻煩的時候,那些聖緣似乎都能夠幫上忙,讓自己度過難關,可以這麼說,若是沒有體內的那些聖緣的話,自己恐怕根本就無法活到現在。

想到了這個可解,凌傲天對鳳青衣與綠說了聲「等我一會兒」,便心念一動,進入了自己的夢神空間之中。

「凌傲天,你怎麼來了?」正在夢神空間內修鍊的聖緣發現了他,好奇地問道。

對於體內的這些聖緣,凌傲天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直接將自己遇到的麻煩說了出來。

「將精神攻擊的持續時間增加,這個我們可沒這個本事。」聖緣直接用一句話告訴凌傲天它們也不是萬能的。

聖緣的話讓凌傲天回到了現實之中,他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那算了,我再想想其他辦法。」

知道聖緣也無法幫到自己,凌傲天心念一動,便要離開夢神空間。

「等一下!」就在這的,聖緣叫住了凌傲天。

「怎麼?」凌傲天停了下來,不解地看著那些聖緣。

「我們雖然無法增加精神攻擊的持續時間,不過,我們可以對你的精神力進行加持,暫時提高你的精神修為,只不過,要是這樣做的話,你的精神力在接下來的的間里會進展緩慢。」聖緣說出了一個並不算太好的辦法。

斷絕後路的辦法,若是在平的,凌傲天是絕對不會採用的,不過,在現在這種無技可施的情況之下,這個辦法卻讓凌傲天心動了,沉吟了一陣后,他問道:「你們能將我們精神力提升到什麼程度?」

聖緣沉默了一陣,說道:「憑你如今的精神修為,我們只能將你們精神修為暫的提升到聖級初期的程度,要是再強行提升的話,你的精神力會因為無法承受而崩潰的。」

凌傲天思考了一陣,若是自之的精神力能夠提升到聖級初期的話,憑著夢神無疆,應該是以讓那四名破天強者陷入幻境兩到三秒的時間了,在這三秒的的間里,他們潛入黑獄裡面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了,想到這裡,他對聖緣說道:「既然這樣,就麻煩你們了。」

「凌傲天,你真的決定了嗎?你要知道,若是這次我們幫你提升了精神力的話,你的精神力要想順利突玻聖級,恐怕就得再花上十年左右的時間才有可能了,憑你的天賦,這是絕對的得不償失啊!」雖然凌傲天已經作出了決定,但是,聖緣還想勸阻,畢竟這種自絕後路的方式對凌傲天將來的成就影響過大,它們也不願凌傲天因此而受到影響。

凌傲天毫不猶預地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已經想好了,我們開始吧!」

見凌傲天態度堅決,那些聖緣也明白無法再阻止他,便不再多說,開始慢慢地朝著凌傲天的意識之體靠了過來,慢慢地融入了他的意識之體當中。

隨著聖緣的不斷融入,凌傲天的精神力修為開始一點一點地攀開起來。

尊級中期,尊級巔峰……

隨著精神力修為的攀升,凌傲天感覺自己的意識之體上傳來一股飽脹的感覺。

一股如同要被撕裂般的劇痛從凌傲天的意識之體上傳了出來,讓他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凌傲天,忍住,不然你將會因為意識崩潰而死。」感覺到凌傲天所承受的痛苦,聖緣提醒。

凌傲天也明白,若是他在這一刻崩潰會是什麼後果,當即咬緊牙關,承受著那一波又一波襲來的劇痛。

痛,無法形容的劇痛,讓凌傲天的意識之體劇烈地顫抖起來,在一瞬間,他的心地甚至升起了自爆自己的意識之體,結束這無邊痛苦的想法。

不能放棄,必須堅持下去!凌傲天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誡自己,生怕自己稍有放鬆,便會被心底的那股死意給鑽了空子。

可是,實在是太痛苦了,在那無邊的痛苦之下,凌傲天的意識都快要模糊了。

「堅持住,凌傲天,就快要成功了!」感覺到凌傲天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聖緣開始給凌傲天打氣。

快要成功了?凌傲天那即將渙散的意識再次凝聚起來,無邊的劇痛再一次摧殘著他的意志。

在那無邊的劇痛之中,時間的流逝似乎也變得漫長起來,如同經歷了百年的時間,那股侵襲著凌傲天的劇痛,才慢慢地散去。

「呼!」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那種無法形容的痛苦,終於被他熬過來了。

「好了,你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聖級初期的程度,快去吧!」聖緣對凌傲天說道。

凌傲天略微感受了一人自己的精神力強度,發覺已經比自己以前的精力強了數倍,滿意地點了點頭,心念一動,便離開了夢神空間。

夢神空間內的時間流逝,與外界是不同的,雖然在夢神空間內呆了許久,對於外界來說,卻只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就在兩女正在為凌傲天那句「我先離開一會兒」而發愣的時候,凌傲天的意識已經回到了身體之中。

「天哥哥,你不是要離開一會兒嗎?」見凌傲天說離開一會兒卻遲遲沒有動作,綠朧不解地問道。

綠朧的話讓凌傲天愣了一下,隨即便微笑著說道:「我已經回來了啊!」

「啊!」綠朧呆住了。

看凌傲天一副他並沒有說謊的樣子,鳳青衣很快便明白凌傲天是去了他的意識空間,微笑著問道:「傲天,你是不是找到辦法了?」

凌傲天微笑著點了點頭,說:「沒錯,我們現在應該傳順利地潛入黑獄之中了。」

「太好了!」綠朧歡呼起來。

看著綠朧那興奮的樣子,凌傲天微微一笑,把目光轉向了黑獄門口的那四名破滅強者。

「你們一會兒跟緊我。」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對兩女說道。

兩女也知道形勢嚴峻,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見兩女已經作好了準備,凌傲天心念一動,夢神經瞬間施展了出來,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以他為核心釋放了出來,朝著在黑獄門口毫無防備的四名破滅強者蔓延過去,瞬間將他們籠罩了起來。

因為沒有任何防備,四名破滅強者瞬間中招,陷入了凌傲天刻意為他們營造出的幻境之中而不自知。

「走!」凌傲天低喝一聲,身形如電般向前掠出,越過負責看守的破滅強者,衝進了黑獄之中。

三秒鐘的時間並不長,可是對凌傲天他們來講,卻已經足夠了,在四名破滅強者還在幻境中的時候,兩女已經跟在凌傲天的身後,潛入了黑獄之中。 幾人順利潛入黑獄后,便開始在裡面搜索起理德.卡納斯來。

黑獄,是破滅用來關押重犯之地,裡面的防守本該無比嚴密才對,不過,也許是對黑獄外面的防守十分自信,在黑獄內,凌傲天他們並沒有遇到任何一個守衛。

在黑獄裡面,確實關押了不少破滅帝國的重犯,可是,他們幾乎將整個黑獄搜索了一遍,卻始終沒有發現理德.卡納斯的蹤跡。

怎麼會這樣?凌傲天傻眼了,難道是蒙極的消息有誤?不,應該不會,肯定是他們遺漏了什麼地方,凌傲天很快便否定了先前的想法,再次查看起黑獄內的布置來。

「會不會是破滅之主根本就沒有把理德.卡納斯關押到黑獄之中?」鳳青衣猜測道。

「不可能。」凌傲天搖了搖頭,「黑獄是破滅關押重要人物之地,極為隱秘,我們若是沒有蒙極前輩的指引,根本就不可能找得的,以破天之主對大人的重視程度來看,是肯定會把他關押到這個地方的。」

凌傲天的分析極其合理,鳳青衣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只得說道:「既然如此,肯定是我們漏掉了什麼地方,要不,我們再將這黑獄再仔細搜索一遍?」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這樣也好,不過,我剛才用精神力探測黑獄,發現這裡面關押了不少人,一會搜索時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們發現了。」

鳳青衣點了點頭道:「放心吧,黑獄關押的人雖然多,但要瞞過他們,卻也不難。」

作出決定后,幾人略作了一下分工,便開始再次探索起黑獄來。

半個小時后,三人再次聚在了一起。

「有什麼發現嗎?」凌傲天問兩女。

鳳青衣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有發現,而綠朧則難得的皺起了眉頭。

「綠朧,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綠朧的神情讓凌傲天的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

「天哥哥,我感覺這黑獄並不完整。」綠朧說道。

黑獄不完整?凌傲天愣住了,綠朧的話實在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這黑獄的建造應該是按照五行來進行的,可是,我們剛才所探測的區域,雖然看起來都是完整的,可是,從那些建築的位置上來看,這黑獄應該還有一個區域存在才對。」綠朧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黑域還少了一個區域!綠朧的話讓凌傲天心中一動,把蒙極的地圖拿了出來,仔細地看了起來。

蒙極的地圖極為詳細,凌傲天細看之下,發現地圖上的黑獄非常清楚地按照五行進行了排列,分列於四個方位。

果然這樣!凌傲天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恍然之色。

「如果按五行排列的話,這裡應該還存在一處黑獄。」綠朧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點說道。

為了證實這一點,幾人開始朝著綠朧所指的位置潛去。

空空如也!當幾人趕到地圖上所指的位置時,一片空地讓幾人傻眼了。

「怎麼會這樣?」綠朧瞪大了眼睛,看向那片空空如也的空地。

「天哥哥!」綠朧有些委屈地看著凌傲天,她的判斷有誤,讓大家白白浪費了時間。

「綠朧,你的判斷沒有錯,這裡確實還有第五處黑獄。」在凌傲天打算安慰綠朧時,在一旁的鳳青衣開口了。

「青衣?」凌傲天不解地看著鳳青衣,他已經細細地將這附近的一切查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啊。

鳳青衣微微一笑,越過了一臉茫然的兩人,來到一處空地上站定,舉起拳頭,用力往地上砸去。

凌傲天這才發現,他們所在的地方,腳下的地面都是用一米見方的石板鋪成的,五種顏色的石板,極其巧妙地組合在一起,給人一種極其自然的感覺,也正是因為這些石板極其自然,凌傲天與綠朧才會一時間沒有發現其中的秘密,就在那些五色石板的中間,有一塊石板呈現出來的,卻是一種與那些五色石板格格不入的顏色。

鳳青衣的一拳,正好擊在那塊與眾不同的石板之上。

隨著鳳青衣的一拳,一陣聲響傳了出來,接著,在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能容兩三人並排出入的通道。

這最後一處黑獄竟然是在地下!凌傲天的臉上露出一絲恍然之色。

「走!」沒有過多的遲疑,凌傲天喊了一聲,帶頭走進了通道之中。

這藏於地下的最後一處黑獄,裡面的布置與另外四處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由十六間牢房組成,唯一不同的是這處黑獄並不像另外四處一樣關滿了人。

凌傲天他們將這處黑獄搜尋了一遍之後,終於在最盡頭的一間牢房內發現了理德.卡納斯。

那是一間約十來個平方的房間,四周全由手臂粗細的精鋼打制的欄杆圍著,牢房的正中,有一個巨大的同樣由精鋼打制的架子,披頭散髮的理德.卡納斯被用粗大的鐵鏈鎖在上面。

「大人!」凌傲天喊了一聲,揮動手中的殘劍朝著鎖在牢房門前的大鎖劈了過去。

銹跡斑斑的殘劍,在這一劈之下顯示出它的無上風範,那原本結實無比的大鎖,在他的一劈之下應聲而落。

凌傲天推開了鐵門,幾步衝到理德.卡納斯的身前。

聽到響動,理德.卡納斯茫然地抬起頭來,把目光落到凌傲天幾人的身上。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傲天,是你?」理德.卡納斯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震驚之色。

「是我!大人你受苦了,我這就救你出來。」凌傲天說著,揮動著手中的殘劍朝鎖著理德.卡納斯的鐵鏈砍去。

「傲天,不可!」理德.卡納斯趕緊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就在他的話剛出口的瞬間,凌傲天手中的殘劍已經劈上了那條鎖鏈之上。

當!

伴隨著一聲清響,那手臂粗的鐵鏈應聲而斷,理德.卡納斯重獲自由。

「唉!」理德.卡納斯長嘆了一口氣,全然沒有半點獲救的喜悅。

「大人,怎麼了?」凌傲天發現了理德.卡納斯神色中的擔憂。

「破滅之主在鎖住我的鐵鏈上下了禁制,一旦有人想要破壞掉鎖鏈,就會被發說,如今鎖鏈已毀,他們很快便會發現的。」理德.卡納斯說出的原因。

凌傲天傻眼了,這麼說來,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要不了多久,那些破滅的強者便會趕來。

「傲天,我們快走吧!」事情的發展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但鳳青衣並沒有慌張,無比冷靜地說道。

凌傲天他們目前所處的黑獄位於地下,出口極為狹窄,若是破滅的強者在第一時間封鎖了出口的話,肯定會給他們帶來不小的麻煩,這也是鳳青衣提議儘快離開的原因。

凌傲天自然也清楚這一點,雖然在這時候他有許多的話要跟理德.卡納斯說,卻也只得壓了下來,帶著眾人朝著出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