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笑了笑。

既然乾雄霸想要找事。

七夜自然要陪他好好玩玩兒。

七夜這話故意說得很大聲。

挑事。

別人挑事在前,七夜自然也想把氣氛炒熱一點。

待會兒打臉,才會有效果。

而且,七夜故意說夜香衣是其女人。

這樣宣誓主權的佔有,更是帶有一定的嘲諷性。

「哼,狂妄的蠢貨一個。」

「就你這種垃圾貨色,也敢和我爭鬥?」

想和自己比財力,乾雄霸更是不屑。

「二十五萬上品晶石!」

七夜加了五萬上品晶石。

上品晶石可不是中品晶石,兩者的價值完全是兩個概念。

二十五萬上品晶石,對於乾雄霸來說,其實已經不少了。

可是剛剛七夜故意激將的那句話,卻讓其不得不繼續加下去。

他要讓七夜大出血,自然不想收手。

「三十萬上品晶石!」

乾雄霸怒聲說道。

深寒精魄,十萬上品晶石,已經算是適當的價格。

乾雄霸故意挑事,七夜也知道,為夜香衣買下這深寒精魄,自己一定會大出血。

BOSS別這樣 不過,為了夜香衣,幾十萬的上品晶石,七夜並不在乎。

而且,這拍賣會也才剛剛開始不久。

自己眼下就算要吃大虧,七夜自然也不會就這麼吃個啞巴虧。

這場競價,可不僅僅是一場。

競價也只是開始而已。

「五十萬上品晶石!」

「乾雄霸。」

「你乾元聖地,既然是財大氣粗。」

「不過我就想知道,你還有膽繼續加價么?」

「有的話,我就送給你了。」

七夜沖著乾雄霸微笑說道。

七夜這話,可是有點小計謀。

七夜這是在故意威脅乾雄霸。

七夜的意思很簡單,你若是繼續加價,我就不加了,讓你自己出高價買下這深寒精魄。

如果你不加價,那麼你乾元聖地就不是財大氣粗,乾元聖地的名氣也會稍稍受損。

無論那一邊,七夜都會佔有一點優勢。

哪怕七夜的確會出點血,可明面上,顏面問題,可是吃定了乾雄霸。 五十萬上品晶石。

七夜直接加到了這個不菲價格。

而且,七夜這傢伙,還故意嚇唬了乾雄霸一句。

倘若乾雄霸還要加價,那麼深寒精魄就直接讓給他了。

七夜這句話,顯然讓乾雄霸猶豫不決。

他如果加價,乾雄霸會浪費五十萬上品晶石,去購買對他毫無用處的深寒精魄。

可如果他不加價,那麼乾元聖地的聲譽便會受辱。

這種時刻,乾雄霸可是十分鬱悶,恨不得現在就對七夜出手,弄死七夜。

五十萬上品晶石,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要知道,一百萬中品晶石,就能夠買到天階低級功法。

而五十萬上品晶石,就相當於五千萬中品晶石。

如此做一個對比,就能夠看出,五十萬上品晶石,著實不是小數目。

哪怕乾雄霸是乾元聖地的聖子,乾元王朝的皇室皇子。

他也不能如此揮霍。

「乾雄霸!」

「你這財大氣粗的乾元聖地聖子,這是出不起價了么?」

七夜一臉冷笑的問道。

在七夜心裡,他還真怕乾雄霸繼續加價,如果是那樣,七夜還要出點血。

七夜眼下,只是在故意激怒乾雄霸,給他一種如果加價,七夜就不會繼續再加的錯覺。

對於乾雄霸來說。

他和七夜競價,只不過是為了噁心七夜。

眼下沒有噁心到七夜,反倒是讓他自己覺得異常不爽。

「既然你這麼想要深寒精魄,本聖子就讓給你了。」

「五十萬上品晶石,我乾元聖地自然拿的出來。」

「可惜,這玩意兒對本聖子來說,沒有任何作用。」

「讓你出到五十萬上品晶石,心裡一定很不舒服吧?」

乾雄霸故作一臉譏笑的說道。

想要七夜出血,乾雄霸的確是做到了。

可是七夜故意設套譏諷,又讓乾雄霸覺得沒有怎麼佔到太多的便宜。

這深寒精魄的競價,乾雄霸不想再加。

「讓我覺得不舒服?」

「五十萬上品晶石,買我女人高興,何樂而不為?」

「而且,我這五十萬,可不僅買到了香衣的高興。」

「而且,還買到了乾元聖地的小氣聲譽,不是么?」

「本以為你乾雄霸作為乾元聖地聖子,還會和我加價爭一爭。」

「沒想到,乾元聖地的聖子,竟然這麼慫!」

「偷雞摸狗,偷襲別人的乾元聖地,也不過如此。」

七夜在心裡略微鬆了一口氣,不過嘴上可是表現的異常強勢。

吃了小虧,嘴上的便宜可是要佔回來。

「牙尖嘴利的小子。」

「你最好祈禱,不要死在青魔秘境之中!」

乾雄霸憤怒的咆哮道。

「這話我也回敬給你。」

七夜回了乾雄霸一句之後,也懶得繼續搭理他。

雖說七夜身上有三千萬上品晶石,可若是買幾個小東西,就用的差不多了,那這三千萬上品晶石,也並不算多。

將五十萬上品晶石交付給了古舊城拍賣會方。

而交付上品晶石之後,深寒精魄立刻送到了七夜身邊。

「香衣,給!」

七夜將深寒精魄放在了夜香衣那冰雪般的小手之中。

「七夜哥哥,謝謝你!」

七夜幫其買下了深寒精魄,夜香衣感謝的道。

而且,夜香衣的嬌小身軀直接鑽進了七夜的懷裡,兩隻晶瑩雪白的長腿,直接環在了七夜的身上,柔軟的身軀貼著七夜。

「你們兩個……」

「能不能在我面前矜持一點!」

妖女很生氣。

在以前的時候,只有她調戲七夜,只有她才會對七夜如此親密曖昧。

而那個時候,七夜是她一個人的,誰也搶不走。

可是現在,妖女突然發現,自己雖然以性感妖媚著稱,可是和夜香衣相比,根本比不過這丫頭。

夜香衣並不妖媚,也不挑逗。

夜香衣有的,僅僅是純真,純凈。

她的眼裡,只有七夜。

可就是因為夜香衣心裡只有七夜,所以她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也不在乎其他人的注意。

無論夜香衣和七夜何等曖昧親密,夜香衣眼裡,只有七夜。

這種專一,讓妖女動容。

至於七夜給夜香衣買下了深寒精魄。

妖女可是十分吃醋。

「妖女姐姐!」

「我喜歡七夜哥哥這樣抱著我。」

「如果你不高興,也讓七夜哥哥抱著你吧。」

夜香衣以為,妖女不高興,是因為七夜沒有抱著她。

而且,夜香衣這丫頭,立刻做出了更加讓妖女腦袋發脹的事情。

這丫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她竟然抓著七夜的手,放在了她自己的玉女峰上。

這一舉動,更是讓妖女吐血。

妖女突然發現,自己以前那種故作勾人的誘惑和媚態,是多麼的好笑。

夜香衣這丫頭,其實就是一張白紙一般的少女性格,她的感情認知面很窄。

她的思維很單純,很簡單。

她喜歡七夜,所以喜歡和七夜在一起,做快樂的事情。

或許僅僅是抱在一起,她也高興。

兩人陰差陽錯,結合在了一起,這讓夜香衣更喜歡和七夜在一起。

對於七夜來說,美人在懷,溫香軟玉,那種感覺讓人食髓知味。

可是眼看到後院起火,七夜心裡自然是無比心虛。

妖女不高興起來,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來。

「下一件拍賣品。」

「靈媚魔聖所留的,《靈媚魔典》」

「這算是一本天階中級的功法武技。」

「既然是功法武技,那麼這本《靈媚魔典》可以說是靈媚魔聖的武道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