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那些邪道妖人主動讓他薅了兩點劍術底蘊。

二,蹦和蹦蹦蹦的出現讓自己的第一步計劃幾乎沒有什麼波折就達成了。

那麼接下來,就又輪到我的回合了!

白季先是收起了地上婦人屍體上的白光,又架起了婦人的屍體,接著在路過兩個霧海人之間時用空著的手小拇指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你們的聲音辣是真滴大……」

對於婦人身上爆出來的東西,白季沒有多看。

當前自己的身上只剩下了8點戰鬥經驗,看也沒用。

「能跑就先跑吧,待會別被波及到了。」

說著話,白季一手舉著婦人屍體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裡的黑暗薄霧中。

兩個霧海人的修為並不高,純粹靠著本身的肉體力量,在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戰鬥中起不到任何作用。

白季也懶得忽悠他們。

而且孤身一人,也更容易發揮自己嘴上的功力。

……

被綁著坐在地上的一眾正道人士小心地靠在一起,儘可能地在不引起那些邪道妖人注意的情況下小聲地溝通著。

「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藥力正在消散啊?」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以為是錯覺呢……」

「不對啊……迷迭香的藥力沒有這麼快就會消散才對啊?」

「哎!可惜明玉堂的師姐不在。」

人群中,林牙默默無言,只是默默感受著體內的藥力。

似乎……確實在消散。

身體內原本在迷迭香的藥力下沉睡了的氣力,漸漸恢復了活力。

而無力麻木的四肢,似乎也正在漸漸有了力氣。

這迷迭香有問題!

林牙的目光掃過全場所有的那些邪道妖人,眼神中有些疑惑。

事實上,自他剛開始被抓住之時,就有了這個疑惑。

這些妖人,似乎並沒有提前設置好陷阱,等他們踏入。

他們的埋伏,看起來似乎也是臨時起意。

更重要的是,當前自己等人體內迷迭香的藥力正在緩緩消散,估計他們也是不知道的。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

然而場邊的那些邪道之人這會可沒空在意這些算是囊中之物的階下囚。

他們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個方向,似乎是徐二娘去往的方向。

難道……是徐二娘出事了?

她可是武境四重近乎五重的武者,一手雲羅步縱然是與七大派之中輕功、身法最強的四象門相比,都是不怎麼遜色。

怎麼會到現在連一點警告都發不出來?

如果真的如此,那來人不會是六重的名宿吧?

望著在黑夜中顯得有些鬼蜮的那個方向,不少人都是心頭髮毛。

「你去看看!」

寇敵隨手指了一個人。

被指到的紫毛非主流拚命搖頭。

「我不去。」

在場眾人可以說是聯合關係。

打打順風仗還可以,一旦事有不明,大家彼此之間又沒有什麼從屬關係。

威望?

威望能當命使么?

「要麼一起去,要麼都在這等。」

「那他們呢?」

有人指著那些癱坐在地上,似乎沒有行動能力的正道人士。

即便知道他們暫時受迷迭香所限,但是真的沒人看管,卻也是不能讓人放心。

寇敵掃視了眼全場,做出決定。

「對方既然藏頭露尾,也就不用去理他。貿然分散,反而可能讓他個個擊破。」

「對!」

「正是如此。」

話音剛落,夜色的薄霧中,似乎傳來了一道呼嘯之聲。

聲音極快,破風聲明顯,不是人。

是什麼物件?

「噌!」

地面微微震動了片刻。

審問那些正道人士的地方,是一個**露的高台。

原本,為了觀察情況,那些邪道人士走出了敞開的大門。

而此刻,那似乎從天而降的物件,就直直地插在了他們眼前的露天高台空地上。

是……一柄黑色的重劍!

……

重劍!

這突然出現的重劍,自然是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看著那柄重劍,有三個人的目光中,都顯示出了些許異樣。

凌汛似有疑惑,別霜也是若有所思。

他們都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這柄重劍。

唯有林牙,猛然睜大了眼睛。

是他!

在縣令府邸時,凌汛刻下來的劍痕模具里的痕迹,在他的腦海中,頃刻間,就與眼前的重劍完全吻合。

又是那位使用重劍的俠士!

他又來了!

「踏踏~」

夜色下,一個人影破開黑色的薄霧,緩緩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7017k 此刻!

天龍教三長老有種想哭的衝動。

他整個人就站在池子裏面,水流沒過他胸口的位置。

他輕而易舉的就能上來,但卻是在深海魔鯨王的氣勢威壓下,嚇得瑟瑟發抖,想死的心都有了,根本就不敢爬上來。

雖然他並不相信,眼前這個小孩就是深海魔鯨王。

覺得對方是在扯淡。

但這傢伙的氣勢,實在是太唬人了。

他只是面對深海魔鯨王,感受着對方身上的氣勢,就讓他有種肝膽俱寒的感覺。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寧願面對洪荒猛獸,都不願意麵對這傢伙。

只可惜!

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現在他因為一個錯誤的選擇,便是落得如此境地。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次的他,他說什麼都不會來到這個小院,絕對會提前就規避開這一切的。

當然了。

說到底最大的原因,還是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到。

自己過來后,竟然會只是因為那麼兩句叫囂,就被打得這麼慘。,

他原本是覺得!

自己過來耀武揚威的恐嚇一番,葉天傾就會嚇得乖乖跪地道歉!

只是現實和理想的差距,讓他遍體鱗傷。

葉天傾並沒有跪地道歉。

甚至都沒有道歉。

甚至都是壓根沒搭理他,一句話都沒說,反倒是這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小孩,直接爆發將他暴揍成這般模樣。

現在三長老也是真的凄慘。

遍體鱗傷,身體疼的如同散架一般。

那張臉更是紅腫的宛若豬頭,嘴裏的牙齒則是一顆不剩,全都被打掉了。

「哎!」

實在是忍不住了,他嘆息一聲。

「哼!」

深海魔鯨王冷哼一聲。

「好了,別胡鬧了。」葉天傾終於是開口說話了,他將深海魔鯨王拉回來。

旋即他目光落在三長老身上,

「天龍教的人?」

「天龍教讓你來的目地是什麼,說說看吧。」

相比較深海魔鯨王的咄咄逼人,葉天傾的語氣就溫和許多了。

聽到葉天傾的話。

三長老也是不敢在造次了。

擔心自己在那句話說的不好,就換來深海魔鯨王的一頓暴揍。

他苦笑着看着葉天傾道。

「我,我……我是被安排過來找吞天至尊的,我們想讓他加入天龍教!」

三長老乖乖回答。

如果是挨揍之前,他可不會回答的這麼乾脆,肯定是要先狐假虎威一番的。

但現在挨了揍后。

已經是徹底的不敢嘚瑟了。

葉天傾問什麼,他就老老實實的回答什麼,一句廢話都不敢多說,半點都不敢嘚瑟,老實的就像是被一群貓圍住的老鼠一般。

「那你回去告訴天龍教的掌教吧,跟他說吞天至尊,乃是我們神龍殿的盟友,他沒興趣加入天龍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