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破風聲傳來,天空中突然顯現八道身影,三男五女,其中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後背揹着一柄龍形寶劍,面容俊美,正是鄧楓,其中七人便是歐陽靜他們了。

“我們先在這裏休息一下吧,這裏離帝都還有四個時辰的距離,不急於一時。”歐陽靜突然停下來說道。

衆人皆點了點頭,現在歐陽靜是領袖,論實力,論輩分都是理所應當的,她的話自然沒有人反對。

咻咻!

兩道白色身影從遠處趕赴而來,快若流星般,眨眼便至,露出其中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絕塵女孩,赫然便是白梅,而旁邊一位容貌嬌媚的白衣女子便是她的師傅燕星語了。

“怎麼,想攔路劫殺?”歐陽靜別了彆嘴道,美眸中露出不屑。

聽得此話,紫萱、莫羅等人皆是神情緊凝,目光警惕的看着她們二女,雖說有歐陽靜的庇護,但是至尊巔峯強者瞬間便可出手結束他們的性命,這就是實力差距體現出來的恐怖效果。

燕星語無奈苦笑,道:“聽說你們要去帝都,我這位徒兒苦苦哀求了很久,想跟你們一塊去,不知可否方便?”

“哦,是嗎?”

歐陽靜,鄧楓,紫萱,血紅八人皆是目光驚奇的看着白梅,這樣的事情太過奇怪,難道白梅不知道彼此之間是仇敵的關係麼?她不怕死嗎?

“白梅,不知道你什麼意思,能說說原因嗎?”鄧楓打破了尷尬的氛圍,詢問白梅道。

白梅紅着臉,樣子有點嬌羞,甚是誘人,粉紅的臉此刻韻味十足,傾國傾城。就是一心修煉的男子見了,也會被此時的白梅所吸引。

“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怕死,我相信你的本質並不壞,一直都被誤解了而已,我相信我的直覺。”白梅看着鄧楓認真說道。

她表露了這番心思讓衆人更加驚訝了,一個個都呆呆的看着白梅,從何時起她開始喜歡上鄧楓的,難道她忘記仇恨了嗎?

不只是在場的衆人,連鄧楓也十分驚訝,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梅,就這麼看着她,鄧楓想從白梅的眼神中看出一絲謊言的味道來,但是許久後,鄧楓都只是看到白梅真摯的感情,沒有一絲虛情假意。

“告訴我,爲什麼會喜歡我?我不懂。”鄧楓疑惑道。

“感情的事誰能說得清楚呢,我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喜歡上你的,自從你殺了鬼棲,我就被你的英雄氣質所吸引,但那時候我以爲是錯覺,後來你一個人殺了我們這麼多弟子,我氣瘋了,我從來沒有這麼傷心難過,你讓我難以忘懷,恨到徹底便是愛吧,漸漸的,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我自己的感情,而那天聽到你說要娶我,我竟然心裏非常的驚喜,我知道我開始喜歡上你了。”

白梅停頓了下,不在乎衆人驚奇的目光,繼續說道:“再後來聽師傅說你殺了跟師傅同樣級別的巔峯至尊強者,我當時心裏非常的震動,我知道這就是你的特別之處,你的才華註定要爲我綻放,聽聞你要去帝都了,我心裏非常的失落,我好害怕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所以我就苦苦哀求師傅,讓她帶我來見你一面,不求你能帶着我,我只是想見你一面..”

白梅說完眼睛也紅了,努力憋着不讓淚水流下來,驕傲的臉龐一直不曾在乎別人的眼光。美眸一直看着鄧楓,期盼他的那種跟自己心裏所想一樣的答覆。

而鄧楓心裏此刻卻非常震撼,白梅的真情告白他豈能沒有一絲動搖,他的心裏早就翻江倒海了,他自從第一眼見到白梅起就被她的氣質吸引了,要不是後來發生了那麼多敵對的事,他還真有可能現在就接受白梅。

只是這段緣分註定是沒有結果的,不說他們現在是敵人的關係,就是一般的邂逅,二人皆有好感時,也不行,他已經有了李思敏、血紅她們二女,他不可以辜負她們二人中其中任何一位。

“不行,我不可以帶你走,你回去吧。”鄧楓努力恢復平靜,語氣冰冷說道。

“爲什麼?難道你還在恨我?我都可以放下!”白梅再也沒能忍住,淚水默默順着美麗的臉頰流了下來,楚楚可憐的模樣惹人憐惜。

鄧楓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萬一故意接近我,尋找機會報仇,那我豈不是引狼入室了。”

白梅聽到鄧楓如此說她,忍不住大哭起來,心裏喜歡的人不接受自己沒關係,慢慢堅持就好了,要是被喜歡的人誤會,那就太傷心了。

其實鄧楓是故意這麼說的,爲了讓白梅死心只好出此下策了,鄧楓說話時都不敢看白梅一眼。

衆人皆被白梅真情真意感動到了,但是鄧楓的話,他們也不置可否,他們兩的事誰也插不了手,倒是李思敏此刻心亂如麻,醋意橫生。

“哎,一段孽緣啊…”燕星語重重的嘆息道,就欲帶着白梅離去,但是白梅死活不肯離開,眼睛死死地看着鄧楓,心裏期盼鄧楓能夠回心轉意,接受了她。

可是鄧楓目光堅決,再也沒有看過白梅一眼,他知道自己必須斬斷他跟白梅的情絲,不然的話,等自己離開這方天地,又少不了一番生死別離。

最終,白梅還是被她的師傅燕星語強行帶走了,白梅聲嘶力竭,哭喊聲震天動地,奈何鄧楓始終沒有再看她一眼,待得白梅消失後,他才轉頭看向消失處,頓時兩行清淚悄悄滑過。

衆人見他如此,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這是鄧楓自己的選擇,沒有對與錯,緣分這東西強求不得,其實他們都知道鄧楓並不是絕情的人,方纔還見鄧楓眼睛也溼潤了,若是沒有感情,恐怕他們都不會相信,莫羅他們也只能唏噓感慨。

“我們出發吧,從現在開始,一氣呵成到達京城。”歐陽靜出言打破了沉寂,其實她一切都看在眼裏,她不想再看到這一幕,她想早點到達帝都,白梅的癡情卻是勾起了她的回憶,令歐陽靜眼睛都有了些許泛紅。

衆人再次被歐陽靜帶着穿梭虛空前進,速度比之前快了將近一倍,也不知道歐陽靜是怎麼了,大家也不敢出言詢問,就這般安靜的前行,沒有人再說話。

幾個時辰後,一座龐大的都城便映入衆人眼眸,相隔遙遠,都可以見到一座巨城的輪廓,那裏氣勢磅礴,護城大陣所帶來的壓迫感即便是隔着這麼遠都能親身感受到,要是妄想以力破陣,那得有多麼強橫的實力啊。

近了,離京城越來越近了,除了歐陽靜外,衆人怕都是第一次來帝都吧,個個都心情激動,被眼前地域遼闊的都城所吸引。

周圍雲層不斷倒退,到了這裏,已經不能撕裂時空前行了,只能依靠飛行,

“到了帝都,便只能低空飛行了,因爲帝都的空間都被鎮壓了,一般的至尊都只能在低空飛行,速度也是慢了很多,只有至尊巔峯強者纔不受空間的鎮壓。”歐陽靜向衆人解釋道。

“到了帝都便不能隨便戰鬥了,除非有十足的理由,不然就等於向劭樺陛下宣戰了,那後果不堪設想,你們都記住了。”歐陽靜邊說着邊放慢了速度,衆人皆是點了點頭,縱然他們都是天才,此時也只能低下他們驕傲的頭顱,乖乖的聽話。

終於他們一行人來到了都城的正東門,有護城大陣在,只能通過正常的方式進入京都。

“什麼人,進城幹什麼?”一位長相兇悍的士兵大喝道,看向鄧楓一行八人目露不善,往日可沒見過這些人,以爲是哪裏來的野孩子,這帝都是他們能來的地方嗎。

歐陽靜見此並不怪,這帝都的士兵比其他城池的士兵要囂張些,心裏優越感在作祟,很多人都見怪不怪了。

“我們是周家家主永樂至尊的座上賓,還請你放行。”歐陽靜誠懇說道。

“你說是就是啊,周家家主那麼尊貴的身份,是你想見就見的嗎?有何憑證?”

歐陽靜遂拿出了一張周府的令牌,展示給守門士兵看,那士兵見狀,驚恐的看着歐陽靜,惶恐道:“小的有眼無珠,還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無妨,現在我們可以進去了吧?”

“是是是,當然可以了,快打開城門,永樂至尊的貴賓到了。”士兵轉頭大喝道,一面諂媚的望着歐陽靜。

隨後歐陽靜帶領着鄧楓他們七人漫步走進了帝都,剛進入帝都,他們就被帝都的繁華吸引了,原來塵世間還有這麼熱鬧奢華的地方啊,真是富貴啊..

只見帝都市列珠璣,戶盈羅綺,放眼望去,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絕覺,千騎擁高牙,乘醉聽蕭鼓,吟賞煙霞,好不快活愜意的生活。

衆人除了紫萱,歐陽靜外都發了驚歎聲,實在是這裏太過震撼了,比他們去到的任何地方都要繁華。

“果然不虛此行啊,應該早些日子來這帝都了,”鄧楓笑道,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裏極具奢華,是個不錯的地方。

“你還沒見識過劭樺陛下的皇宮呢,那裏皆是瓊樓玉宇,雕欄玉砌,奢華程度人間少有。”歐陽靜嘴角微揚,得意說道。

“對了,剛纔你拿出的是什麼東西啊,竟讓士兵們這麼驚恐。”鄧楓似乎想起了什麼,詢問歐陽靜道。

“是永樂至尊給我的家主令,見此周府家主令牌便等於見到他本人,你說他們會不會恐懼呢?”歐陽靜輕笑道,笑容魅惑衆生。

“難怪,這家主令都可以送人,可見永樂至尊對你是多麼的好了,看來生死丹有望了。”比起家主令,鄧楓更關心的是生死丹,畢竟現在血紅身上有傷,她的實力大減,又是爲了保護他所受的重傷,鄧楓自然是難以釋懷。 “好了,我們前往周家吧,永樂至尊見到我們一定會歡迎的,他是一位相當不錯的一家之主。”歐陽靜微笑道。

“那你怎麼不加入周家,能享受那麼好的待遇,還能夠得到生死丹,多美的事,多少人羨慕嫉妒恨啊!”鄧楓忙打趣道。

歐陽靜臉色泛紅,面露尷尬,道:“我自由慣了,我喜歡無拘無束的生活,不被塵世的紛爭所牽絆,你不懂。”

鄧楓怎能不懂,他也是喜歡自由的一個人,他從小就討厭規則的束縛,他常常擡頭看向天空,幻想着某日能在蒼穹中自由翱翔,去往天地間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對了,這位永樂至尊跟你實力比起來,如何?”鄧楓忙轉移了話題,詢問歐陽靜道。

歐陽靜怔了怔,思索了片刻答道:“這位永樂至尊實力深不可測,我站在他旁邊都能感受到他的一絲壓迫感,他的實力絲毫不亞於我,至尊境巔峯吧。”

果然,能成爲一方勢力首領的人物,實力定是極高的。鄧楓早就料想到了,趁着還沒到周家,鄧楓又多問了些關於華夏帝國的一些強大勢力的事。

歐陽靜不厭其煩的向大家解釋了這帝都的勢力都有哪些,這些勢力孰強孰弱,原來劭樺陛下所在的皇族實力最是恐怖,至尊境強者上百,幾乎每天都有趨炎附勢之輩,只因他們是帝國皇室。

接下來便是劉家了,僅次於華夏帝國皇室的一大勢力,劉家底蘊雄厚,不知道其中有多少高手,劉家老祖乃是當年跟隨劭樺陛下打江山的功臣之首,劭樺陛下也對他們愛護有加,傾其所有提拔他們的實力。

再接下來便是趙家了,當年趙家老祖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連劭樺陛下都對他禮敬三分,享受無上的尊榮,勢力之廣僅次於劉家。

然後便是周家、蘇家、蕭家。這三大家族勢力龐大,小覷不得,在五大家族幾乎要瓜分華夏帝國領域時,天鷹宗,寰宇門,清風殿,蓮花閣這四大勢力也不容小視。

他們任何一大勢力都不好惹,雖然門下至尊可能沒有五大家族多,但是他們的首領皆是至尊巔峯強者,這才能形成九大勢力九足鼎立的局面。

鄧楓他們滿臉震撼,這華夏帝國感覺一點都不太平,和樂融洽的背後是暗藏着波濤洶涌,劍拔弩張的局勢。

“所以各大勢力才拼命招攬人才,對於我這種至尊巔峯強者,放在哪都是香餑餑,極力拉攏的人物。”歐陽靜眼底裏傲氣盡顯,得意說道。

鄧楓他們都很贊同歐陽靜的話,畢竟這個世界實力爲尊,擁有強大的實力走到哪都不懼,還會受到天下人的歡呼和尊重,這就是實力的好處。

雖然帝都內時空被鎮壓,但是歐陽靜顯然不受這種影響,巔峯至尊強者的實力讓她很愜意的在高空飛行,帶着鄧楓他們,享受着下方帝國子民的崇拜與豔羨目光。

鄧楓知道這歐陽靜喜歡高調的生活,也不怕各方勢力的人前來拉攏她,那她到時候也不免頭疼,可是既然歐陽靜都不在乎,鄧楓也不好多說什麼。

“到了,周家的勢力範圍就在前方,那是他們的總部,永樂至尊便居住在那裏,我們先去把事情辦了,再來欣賞帝都的繁華。”說着歐陽靜便加快了速度,往前方周家趕去。

鄧楓以及紫萱他們七人擡頭眺望前方,灰色的圍牆一眼看不到盡頭,處處高屋建瓴,假山湖水隨處可見,修煉之地也是不少,從外面都能感受到那許多恐怖的氣息,看來周府內高手不在少數。

待得他們來到周府大門前,守門的衛士一見是歐陽靜,連忙叫旁邊的守衛去通知永樂至尊去了,當初他第一次見歐陽靜的時候可是跟隨家主一起進來的,永樂至尊當時便介紹了歐陽靜的厲害,他豈能怠慢了歐陽靜。

“原來是歐陽靜上座到了,你們請進,家主肯定很開心見到您。”那位守門的勇士拱手禮敬道。

“我們進去吧。”歐陽靜轉頭說了聲便邁步往裏面走去,鄧楓他們七位對守衛點了點頭表示感謝後便跟着歐陽靜進入周府中,歐陽靜心裏驕傲,她可瞧不起一位守門的將士。

可鄧楓不一樣,他的眼中絲毫沒有強者對待弱者的歧視之意,雖然這個世界強者爲尊,看不起弱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是他始終堅持自己心中衆生平等的信仰。

進入周府後,遠瞧霧氣沼沼,那是濃郁的天地靈氣,不用想周府內肯定有座龐大的聚靈陣,而且比神龍學院的聚靈陣更加龐大,從裏面的靈氣濃郁程度就能感受的出來。

門口有四棵門槐,彷彿具有靈性般,審視着鄧楓他們一行人,翠綠色的草叢環繞着許多條小道,各種奇花異草長在其中,宛如百花爭豔般,煞是美麗。

衆人來不及欣賞周府的美景便被一座高大的樓房所吸引,那是高千丈的高樓,佔地面積數百畝,從裏面能感受到莽荒的味道,一塊古老的匾額映入眼簾,上面書寫着蒼老遒勁的三個大字‘論道殿’。書法蒼勁豪邁,顏筋柳骨。

“這周家果然是財大氣粗啊,光是在這裏待上一兩年修爲便能精進不少,看氣派是我見過最強大的勢力了。”鄧楓忍不住讚歎道。

“那是自然了,除了劭樺陛下的皇室、劉家,便數週、趙、蕭、蘇四大家族了,周家的實力足以排進華夏帝國前四,你說厲不厲害?”歐陽靜彷彿在說着自己家似的,臉上自豪色盡顯。

“那你怎麼能拒絕永樂至尊的邀請呢,我想你要的自由他也會同意的,關鍵時刻幫幫忙就行了吧?”鄧楓關心生死丹,如果歐陽靜能答應永樂至尊的邀請,便能獲贈生死丹,從歐陽靜手中拿到生死丹,總比從永樂至尊那裏得到生死丹容易。

“你少來了,我還不清楚你的心思麼,到時候看永樂至尊的誠意吧。”歐陽靜尷尬笑道。

正當鄧楓他們邊走邊聊的時候,遠處一道灰色衣袍的身影飄然而至。此人濃眉大眼,一襲青絲垂至肩膀,面龐凌厲,中年人的樣子,眉宇間散發無盡的威嚴。從他的氣息來看,絕對是一位恐怖的強者。

“歐陽靜,歡迎回家,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可要去流沙域找你了,哈哈..”中年人不顧形象大笑道。

“讓周兄久等了,我們神龍學院有難,我豈能不去救援,還請周兄見諒。”歐陽靜微笑着說道。

“客氣了,身爲神龍學院弟子,伸出援手天經地義,我本來想帶着我的手下們趕去救援,奈何現在情勢險峻,稍有差錯便會萬劫不復,你應該知道帝國現在的境況吧?”

“我明白,好在我趕到及時,現在已經沒事了。”歐陽靜依然面露微笑道。e

“嗯,那就好。對了,是哪方勢力膽敢發難你們神龍學院,神龍學院實力可不弱啊!”永樂至尊狐疑。

“是蓮花閣!”歐陽靜頓時美眸冰冷,厲聲道。

“哦?居然是他們,難道他們不知道此時境況危急嗎,如果九方勢力任何一方此時攻打蓮花閣,那蓮花閣將不復存在了吧,這花滿天好歹也是一代梟雄,他腦子進水了嗎?”

歐陽靜也奇怪的很,此事還沒有好好深究呢,她看了看鄧楓,這事肯定跟他有關,待有機會一定好好問問他。

“我也不知道啊,剛把他殺了便趕回來了,蓮花閣此次派去的二十餘位至尊全部戰死,還請周兄帶領手下趁此機會降服蓮花閣,不然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歐陽靜此話一出,永樂至尊不禁露出驚駭色,這麼說來,那歐陽靜實力該有多麼強橫,連他自己都不敢說一定能斬殺得了花滿天。

“此話當真?”永樂至尊還是不敢置信,雖說歐陽靜實力極強,可是比他還要強上不少,這有點讓他難以接受了。

“千真萬確。”歐陽靜眼神堅毅道。

歐陽靜此話並不是要攬獲功勞,她不是喜歡功名利祿的人,她只是想保護好鄧楓他們罷了,還有一個原因,如果能幫助周家佔領了蓮花閣統領的地盤,那憑藉這份功勞應該能換取生死丹了吧。

永樂至尊看了看歐陽靜旁邊的幾位青年男女,他們一個個氣息薄弱,沒有一位至尊級高手。血紅因爲受了重傷實力大減,此時的她虛弱得很,此時的氣息已是不如至尊。

歐陽靜偏頭向鄧楓他們介紹道:“這位便是永樂至尊了,周家的家主,已經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實力恐怖得很。”

“周兄,不介意我這麼說你吧?”歐陽靜嬉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