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劍靈只會按照主人的命令行動,有點類似於傀儡之術,執行簡單而機械地命令。

可是妖夜本身卻擁有一套連羅征都看不透的劍舞之術,身為劍靈為何還懂得主人未曾接觸的武技?這一點就連知識廣博的青龍都難以解釋,羅征更加不可能知道答案。

現在羅征算是有些明白了,劍靈原本就擁有自己的意識,或者說擁有妖夜族中那個「王」的靈魂!

將靈魂依附在劍靈之中也並非太難的事情,當初羅征第一次進入殺戮劍山的時候,遭遇的冰劍上人就將一縷靈魂置入劍靈之中。

可是這妖夜族的王將靈魂悄然置入劍靈之中,以羅征現在的感知之力竟然絲毫都察覺不到?退一萬步說,就算羅征差距不到,難道青龍也沒有絲毫察覺?

望著自己的劍靈,羅徵結結巴巴的問她是誰。

劍靈淡淡的注視著羅征,回答道:「我的名字不叫妖夜,我叫『熏』。」

「一個字的名字?」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

在天賦之碑的牆壁上第一排中,就有兩人的名字只有一個字,一位叫做「火」,一位叫做「崖」。

人類因為姓氏的緣故很少取用一個字的名字,說不定那個「火」和「崖」兩人就是出自於妖夜一族。

不過在上界之中,種族多如牛毛,也不能確定那兩人一定出自於妖夜一族,保不準其他種族也會使用一個字的名字。

「你為何是我的劍靈?」羅征的心情慢慢平復下來,至少劍靈對自己並沒有太大的敵意。

「這個問題,我暫時無法向你解釋……我現在需要你去一趟妖夜族的聖地,」熏說完后,扭頭面對梅大人和白幻,「你們的聖地叫做什麼名字?是幾品聖地?」@^^$

梅大人滿臉崇敬的回答道:「回稟我的王,我們在海神大陸上的聖地名叫天羽聖地,是七品聖地!」

因為流羽這樣超凡入聖的天才存在,天羽聖地已經晉陞為七品宗門勢力,也算是海神大陸上唯一的七品聖地。

魔族的雙魔聖地如果合併起來,勢力要比天羽聖地略強,也可以算是七品聖地,但無論是恐魔聖地還是炎魔聖地,單獨分拆來看都只能算是六品頂尖聖地。

至於人族的紫心聖地,如果以勢力和底蘊來評判大約相當於五品頂尖宗門,不過因為罪惡之塔的緣故出現了幾位神海境的老怪物,所以勉強也能夠算是六品聖地,不過也只能算是六品聖地中最差的那一等。

「能夠在如此貧瘠的地方發展為七品聖地,很不錯,現在你們就帶我去,」熏依舊用淡淡的口氣說道,但語氣之中卻有一抹不容置疑的威勢,她之所以邀請羅征一同去妖夜族聖地,因為她現在依舊只是羅征的劍靈而已,只是不清楚熏用什麼秘法,悄然隱藏在這劍靈之中,即使是羅征和青龍都無法察覺到。!$*!

「我的王,我們很樂意為你效勞,」梅大人和白幻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在所有妖夜族的族人之中,王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就等於至高無上的存在,莫說熏只是要求他們帶著自己前往聖地,就算熏命令梅大人和白幻現在就地自殺,他們也不敢有太多的遲疑!

妖夜一族雖然是一個秩序種族,族中也沒有太多的忌諱和禁忌,可是整個種族的建設和信仰,就是圍繞著三座王者的靈魂雕像所建立的。

「等等!」

一個渾厚的聲音響了起來,這時候開口的正是蒙沖!

這一幕已經把蒙沖完全給攪糊塗了……

他覺得剛才已經給了妖夜族的面子,讓妖夜族的那個神級天才沐青陽去挑戰羅征!

無論沐青陽能否打敗羅征,到時候蒙沖在出手滅殺羅征,這個劇本已經寫入了蒙沖的腦海之中,可是眼前這一幕到底是哪一齣戲?怎麼打著打著沐青陽忽然就下跪了?

然後妖夜一族忽然蹦出一個什麼「王」,而且還要帶著羅征一同離開?

他蒙沖怎麼可能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見到蒙沖如同小山一般的身影攔在前面,熏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問道:「什麼事?」

「我不管你是妖夜族的什麼王,去哪裡也與我魔族無關,那個小子,你要留下!」蒙沖厲聲說道。

蒙沖並不了解熏在妖夜族心目中的地位,雖說熏的氣度非凡,即使蒙沖站在她面前也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但在實力為尊的世界之中,熏的實力並不足以讓蒙沖忌諱。

而羅征則是蒙沖必殺的人,他如何能夠任由羅征安全離開?

「放肆!」

「找死!」

蒙沖的話音剛落,一左一右白幻與梅大人的身影已飄忽而至。

妖夜族的兩位席位掌控者竟然不由分說,直接對蒙沖發動了進攻!

白幻與梅大人其中任何一位對上蒙沖都絲毫不落下風,何況是兩人聯手發動攻擊?

在白幻的手中浮現出一朵朵白色的花瓣,看上去白皙細嫩的手指中卻蘊藏著讓人驚懼的力量,朝著蒙沖當頭拂去。

而梅大人手中卻跳出一把黑色的短劍,迎面朝著蒙沖猛刺過去。

「你們!」

蒙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怒色!

原本蒙衝決定不顧罪惡之塔中的規則,直接對羅征出手,就已經是很大的事情了,很有可能將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罪惡之塔,重新引入混亂之中。

所以即使是蒙沖本人也是小心翼翼!

可是蒙沖哪裡想到,現在不過是因為他一句話,妖夜族的兩位席位掌控者就絲毫無視規則,對他動手!

席位掌控者對陣席位掌控者……

在罪惡之塔的塔頂上,席位掌控者每年也會切磋比斗,由此進行席位的排列,一百二十八個席位掌控者之間也有實力高下之分!

但是切磋歸切磋,若是再這裡戰鬥,很有可能引發席位掌控者之間的大戰!

即使是蒙沖也不敢在這裡隨意對其他席位掌控者亂動手,特別是妖夜一族的席位掌控者。

當然,像人類這種僅僅佔據四個席位的弱小種族,蒙沖就沒有那麼多忌諱了!

「嘭!」

「噗!」

慌亂之下,蒙沖揮出兩拳,迎向白幻與梅大人。

一百二十八位席位掌控者中,蒙沖的實力排在四十五位,而白幻的實力則排在四十二位,梅大人的實力排在三十七位!

單獨應對其中一人,蒙沖都會非常吃力,何況是白幻與梅大人聯手?

蒙沖一拳勉強化解了白幻手指輕輕一拂,另外一拳雖然逼退了梅大人,但依舊被梅大人短劍之中逸散的劍意所傷,後退了幾步之後,蒙沖的右肩之上,「啵」的一聲,一道褐色的血液噴薄而出!

蒙沖伸手死死的捂住肩口,在梅大人的短劍之中蘊藏著一種特殊的力量,能夠延遲傷口的癒合,所以即便蒙沖捂住傷口,也難以止血。

「你們……妖夜一族,是想跟我們魔族開戰么?」蒙沖滿臉憤然,心中也滿是不解,妖夜族的這兩個傢伙瘋了么?二話不說就動手!那個叫熏的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侮辱我王者,死,」白幻沉聲說道。

「莫說開戰,就算付出巨大的代價,抹平你們雙魔聖地又如何?」梅大人同樣也說道。

瘋了,都瘋了,妖夜族都是瘋子……

一個念頭反覆回蕩在蒙沖的腦海之中,此時此刻,蒙衝心中是極端的懊悔!

早知道就不該答應那個叫沐青陽的後輩,放任她去挑戰羅征,直接將羅征殺死就沒有這個破事了!

可惜蒙沖不是先知,根本不可能預料到這一幕,實際上就連羅征本人也沒有預料到這一幕……

不過就算蒙沖沒有答應沐青陽的要求,梅大人也是從聖地之中迅速趕過來,只要羅征在比斗場上拖個一時三刻,梅大人出現之後一樣會阻止蒙沖的殺機。 比斗場四周所有的生靈,鴉雀無聲,什麼樣的表情都有。

從羅征走上比斗場開始,絕大多數人,甚至於人族都覺得羅征恐怕死定了!

以人族的勢力,終究無法保住這個天才,如果他們非要出手將羅征保下來,恐怕會因為羅征一人將整個紫心聖地都拖下水。

戰鬥結束之時,也就是蒙衝出手之際。

按照魔族的個性,多半在殺掉羅征之後,強行補償人族十件聖器,而這些補償不過是為魔族破壞規則找一個台階罷了。

原本挑戰完月守,蒙沖都準備出手了,結果妖夜族中的神級天才,在罪惡之塔第十層中與月守並駕齊驅的沐青陽忽然想要挑戰羅征。

即使沐青陽的出現,僅僅也只是將時間往後挪一挪,這一點在場的諸多人類很清楚,其他種族的生靈同樣也清楚。

但戰鬥到一半的時候,情況忽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羅征的身邊忽然衝出一位妖夜族人,而且竟然是妖夜一族的「王」!

整個形勢驟然反轉,原本妖夜一族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並不想摻和這件事情,卻是因為那所謂的「王」出現,態度完全改變了。

趙焚琴,周煮鶴兩人已經完全愣住了,他們實在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無論如何,妖夜族既然選擇在這個時候站住來,對人族自然是大為有利,畢竟妖夜一族無論在罪惡之塔,還是在詛咒之地外面,都不輸給魔族!

所以在發愣的同時,兩人都流露出會心的笑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夏霜喃喃的說道,神色激動,面頰緋紅。

她一直覺得羅征特別有底氣,彷彿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只是夏霜並不清楚羅征的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現在夏霜明白了,這就是羅征的底氣!

但在想明白的同時,夏霜還是有些疑惑。

剛剛看羅征的表情,對於他身邊劍靈忽然開口說話的事情,他自己也是滿臉茫然,似乎毫不知情。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對於羅征來說也是誤打誤撞,也是突發事件,先前羅征應該也是毫不知情。

以夏霜之聰慧,全神貫注的注意著羅征,也算洞察分毫了。

可是如果他那邊的劍靈與妖夜一族的王扯上關係純粹是誤打誤撞,那麼此前羅征與月守戰鬥的時候,底氣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難道羅征不清楚自己即將面對魔族戰尊,席位掌控者蒙沖?

夏霜的小腦瓜中,這件事情宛若一個謎團……

她當然不清楚,羅征的底氣並不是來自於妖夜一族,而是因為羅徵得到了罪惡之塔中器靈的承認,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可以任意將其他人給踢出去!

現場的氛圍越來越緊張,氣息彷彿被凝固了一般,就連竊竊私語的聲音也消失不見了,一些膽子小一點的生靈已經準備離開第十層。

可以預見,一旦魔族與妖夜族在這裡動手,牽扯到罪惡之塔上層的諸多戰尊,那麼第十層中恐怕會成為一個修羅場!

「看樣子,你們妖夜族的確想跟我們魔族宣戰,」蒙沖活動了一下胳膊,肩膀上的褐色的肌肉一陣涌動之下,梅大人那一劍帶來的創傷瞬間擠壓在一下,傷口蠕動之下,迅速的止住了血。

蒙沖的話音落下,從十一層的通道之中浩浩蕩蕩走下來一群魔族戰尊!

當諸多生靈看到那些魔族戰尊一個個臉色也是大變,看樣子真的要動手了!

一旦動手的話,他們這些戰將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在如此多戰尊的眼皮子底下,誰也不敢逃走,雙腿宛若灌了鉛一般釘在地上,幾十位戰尊釋放出來的強大氣勢,讓不少實力較弱的戰將牙關不斷地顫抖著。

「竟然有六十多位魔族戰尊從上層下來了……」有人細細數了一遍。

「最前面的戰尊,全是巔峰戰尊,也是魔族的十大戰尊,十個席位掌控者……」又有人小聲說道。

「走在第一位的是孟天!一百二十八個席位中排名第二的席位掌控者!算是罪惡之塔中最強的人物!」

這些魔族戰尊之中有些是來自於十一層,十二層,十三層……

但真正讓人畏懼的就是走在前面的十位魔族戰尊,這十位戰尊也是魔族在罪惡之塔中最強悍的戰尊,魔族二十多個席位掌控者竟然來了一半!

這十大戰尊之中便是以巔峰戰尊孟天為首領!

那孟天身穿一套火紅色的鎧甲,鎧甲之上分佈著一條條火紅色的紋路,彷彿一道道岩漿在他的鎧甲之上流轉一般,人還沒有過來,一股灼熱的氣息就噴薄而來,讓人感覺到面對的不是一個魔族戰尊,而是一座火山!

魔族人原本就人才高大威猛,浩浩蕩蕩幾十人移動過來,宛若幾十座小山涌過來,又像是一群巨象踩踏著第十層的地板,讓人懷疑罪惡之塔的地板能否承擔他們的腳步,龐大的氣勢讓人難以呼吸。

「蒙沖,什麼事情?」走上前來的孟天停住了腳步,開口淡淡的問道。

蒙沖望著羅征說道:「我要滅殺人族那小子,妖夜族的白幻和梅卻出手阻攔,還動手傷了我。」

「哦?」孟天冷冷的盯著白幻和梅,淡淡的說道:「看樣子你們妖夜族是不打算跟我們魔族和平共處了?」

梅大人和白幻臉色略微有些不自然,雖然她們與孟天同為巔峰戰尊,同樣是席位掌控者,但是一百二十八個席位也是分強弱的,即使梅大人的實力比蒙沖略強,但卻比孟天要弱上不少。

不過,那不自然的臉色轉眼就消散了,因為熏在她們的身後。

妖夜一族的王,是她們拼盡性命也要去守護的,正所謂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為了守護「王」她們連靈魂都可以出賣,莫說性命了!

「為了吾王的安危,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梅大人斬釘截鐵的說道,從她身上驟然散發出一道道銳利的氣息,竟然隱隱有蓋過孟天身上那道熔火氣勢的意思!

「那小子死,一切既往不咎,」孟天隨即說道。

「吾王聚居在那位人族的體內,那麼他絕對不能死!」梅大人的口氣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是嗎?既然如此,只能得罪了!」孟天雙目之中的精光一閃,身影一晃,竟然就要繞開梅大人和白幻,巨大的雙手一把抓向羅征。

「孟天,你敢!」

「住手!」

白幻和梅大人頓時急了,身影一晃,就要去阻攔孟天,她們心中所想,孟天面對妖夜一族應該有很大的顧忌,沒想到孟天竟然如此果決!孟天到底有什麼倚仗?

白幻和梅大人阻攔的同時,心中也十分納悶!

難道魔族在罪惡之塔中還有其他的倚仗?

面對巔峰戰尊的雙手,羅征目光一閃,身影往後面急退,羅征有勇,但並非無謀,他現在的實力或許能夠挑戰一般的戰尊,若是將胸口的造化之光煉化也能夠挑戰三階,甚至於四階的戰尊,可是眼前的孟天乃是巔峰戰尊,而且是諸多巔峰戰尊中最強的幾個,羅征並非他的對手。

所以看到孟天一動,羅征在比斗場上就驟然往後面退去!

「小子,就憑你一個區區戰者,想要逃脫我的手心?」孟天話語之中有一種淡淡的嘲諷之色。

此刻白幻與梅大人也一左一右圍了過來,勢必要阻止孟天,而站在比斗場上的熏,也就是妖夜一族的王也將那柄黑色巨劍高高揚起!

「星辰戰體!」

羅征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瞬間開啟星辰戰體,在後退的同時一拳擊出!

「星沉地動!」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雪月城,鯤爺怒懟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