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話,蘇藝煙倒是惡狠狠地瞪向呂路,「呂路!」

蘇雲初也是面色微沉,「呂公子!那也是我致遠侯府的女兒,呂公子說話還是留些口舌的好!」

呂路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說罷,蘇雲初轉過身,卻是輕輕出手,為蘇藝煙穿戴好身上的衣物,蘇藝煙卻是一手拍掉她的手,「不用你假好心,蘇雲初是你做的對不對,是你設計的,今日這般模樣的就該是你,不是我!」

蘇雲初面色微冷,「二姐還是想好了這句話再說吧。」

聽罷,蘇藝煙再次被蘇雲初冰冷的語氣嚇了一跳,今日的刺激,已經讓她身心俱疲。

蘇雲初不再多話,只冷眼看了呂路一眼,便帶著蘇藝煙離開了廂房,朝著雲客居掌柜為她準備好的馬車而去。

另一邊,廂房之中的慕容淵卻是靜靜聽著蘇雲初在出了廂房之後的動靜,修長的手指拿著茶杯,靠在軟榻之上的動作慵懶之中帶著一絲邪魅,高貴之中卻又是有著一股難以掩飾的乖戾與冰冷,直到蘇雲初坐上了那馬車,離開了雲客居這邊之後,他才閃身離開這一處。

且說蘇雲初帶著一路都是怔忪,甚至已經不顧和她撕逼的蘇藝煙帶回了侯府。

才剛剛回到侯府的府門口,便看到劉氏慌慌張張沖了出來,蘇雲初雖是不知道劉氏怎麼會如此,但是想來,也是知道了的樣子,她還沒有下車,便被劉氏一手推開,直往馬車上衝過去,「煙兒,煙兒。」

聲音裡邊的慌張與擔心自是不言而喻。

蘇雲初退到一邊,看著劉氏已經無暇理會她只往馬車上沖,倒是只是站在一旁不出聲。

而馬車之上,還沒來得及下車的蘇藝煙在看到劉氏的時候,終於是忍不住,大聲哭了出來。

劉氏看著蘇藝煙脖子之上青紫的痕迹,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變成了這般模樣,也是抱著蘇藝煙一邊安慰一邊哭泣。

蘇雲初無奈,這是要引起過路的人來圍觀的節奏么?

「劉姨娘,二姐,還是先回府吧,如此動靜,免不得別人要來圍觀了。」

劉氏聽到蘇雲初的聲音,再看已經泣不成聲的蘇藝煙,卻是惡狠狠地瞪向她,「蘇雲初!」

劉氏幾乎已經肯定,這件事器就是蘇雲初做的。

蘇雲初對於這一記眼神,只是淡淡開口,看著路過的人,投過來的指指點點的眼神,開口道,「劉姨娘當真要在這府門口讓人看了笑話?」

劉氏反應過來,這才對著身後的丫鬟,讓人將蘇藝煙帶回院中。

這一出出事情,自當是驚動了府中的一眾人,蘇藝煙的狼狽樣子,還有劉氏的面色,都太值得懷疑了。

加上劉氏這一路上,喝止一眾人不許看著蘇藝煙,此舉自然是此地無銀的遮掩嫌疑,便是原本沒有想法的人,心中也是多想了幾分。

蘇雲初微微嘆了一聲氣,原先在雲客居時候因為蘇藝煙的心思而做出的將蘇藝煙自己搭進去的這番舉動,如今看著,卻是覺得心中有些迷茫,她要懲罰一個人,自有千千萬萬種方法,甚至可以直接了結了她,但卻是選擇了一種最是殘酷的方式,她對蘇藝煙沒有好感,甚至說得上是有些厭煩了這些無休無止的宅門爭鬥,可是,蘇藝煙畢竟也還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女罷了,看著她在今日發生了這些事情之後,難得的迷茫安靜與怔忪,蘇雲初微微搖頭。

不待她多想,衛叔卻是出現在了蘇雲初的身後,「三小姐,老夫人請您去一趟福壽院。」

蘇雲初回過神來,不再多想,不論如何,不管是做與不做,如今,這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想必今後,蘇藝煙該不會再有機會鬧騰了,而她,還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

抿了抿唇,收回神色,「勞煩衛叔了。」

說著,便朝著福壽院而去了。

衛叔看著兩個方向,兩個人影,微微嘆口氣,搖搖頭,無人知曉他心中想的是什麼。先複製一章擋一下,後期會補過來的……

他不會傷害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雲權開口道:「北顧,收回威壓吧!」

「是,少主!」北顧恭敬的按照雲權所說的收回了自己的威壓。

雲權也定不責怪他們,畢竟這裡是凌雲宗的外門,這裡聚集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勢力,不認識雲權也很正常。

剛才的喧嘩聲引來了一隊人馬,裡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自己的岳父,還有九大州有頭有臉的人族,同時雲權也看到了青龍觀的青志雲等人。

當楚……

《歸虛武帝》第一百九十三章天才與人才 發生的這樣的事情,且不說消息是如何傳回了侯府之中,蘇雲初不會多去探究,外邊的風言風語已經在慢慢傳開,致遠侯府雖然漸漸沒落,但也不至於什麼消息都不能收到。

蘇雲初進入福壽院的時候,如往常一般,裡邊已經坐滿了蘇府各房的女眷,蘇母也是皺著一張臉坐在主位之上,元氏抿唇不語,但是從時不時看向蘇母的眼神裡邊也能看出其實她心中也是不安的。

蘇亦然站在蘇母的身後,為她捶肩,動作也顯得小心翼翼,孫氏坐在下首,沒有帶蘇欣悅過來,畢竟這樣的事情,蘇欣悅這個未及笄的女孩子不宜參與。

整個福壽院裡邊,靜悄悄一片,便是下人走路的聲音也變得比以往更加輕手輕腳了。

蘇雲初進入了蘇母的院子,看著整個屋子裡邊的氣氛,沉抑而隱含著無聲的怒氣,她豈會感受不出來。

但是,她是蘇雲初,什麼樣的場面沒有經歷過,比蘇母更具威嚴的教官都能與她打成一片,比此時的福壽院更加煞氣的場面她經歷了不知有多少年,所以,只是淡淡走上前去,跟蘇母請了一個安,「祖母。」

蘇母瞟了蘇雲初一眼,原本留存在心中隱忍不發的脾氣在看到蘇雲初淡然的神色與氣度之後,更是旺盛不已,本想著發作,但是,此時,再想到蘇雲初郡主的身份還要高她許多,且與景和公主還是交好的姐妹,便將胸口之中的怒火生生壓了下去,「如今,這個場面,我們侯府被人說三道四,你該是滿意了?」

蘇母不問緣由,甚至不問蘇藝煙的情況如何,也不問蘇雲初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一看見蘇雲初,便這般單刀直入地開口,質問蘇雲初。

蘇雲初知道,這件事,原本就是自己做下的,但是,蘇母的這個態度,卻是讓她心中冷笑,「祖母這話是何意?」

「何意?今日你怎麼會與你二姐出去,為何好端端得出去便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難道我不出府你就以為我心中不知道外邊的人怎麼議論我們致遠侯府了么?那些話語,要有多難聽就有多難聽,便是我活了五六十歲,一張老臉也是臊得很,你呢,別以為我不知道,私下裡,你與府中的姐妹並不交好,今日無端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你說,不是你害得我們致遠侯府名聲不堪,還有誰?」

一口一個致遠侯府,蘇雲初面上的表情沒有其他人心中覺得所該有的,只是她抬頭看向蘇母,「祖母心中,可是曾把二姐當做蘇府的女兒,當做您的孫女?」

蘇母聽著她扭頭不對馬腳的話,皺眉,「你這話是何意,難道想逃脫罪責?」

蘇雲初冷笑一聲,「至始至終,祖母自我進屋之後,開口閉口,只有致遠侯府,可曾問過二姐如今是什麼樣了?可曾問過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曾想過為如何為二姐做主?」

蘇母一聽這話,冷哼一聲,「她如何不是我的孫女了,她身上流的是我蘇家的血脈,難道我關心侯府不對?只有侯府好了,你們一個一個的才能好!」

蘇雲初只嘴角微微翹起,卻是不再多言。

可是,蘇母哪裡能容得了她的沉默,加上剛才蘇雲初的這一聲搶白,她心中火氣更盛,「怎麼,如今你還來質問我了,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便是你是皇上欽封的郡主,我作為蘇府的老夫人,也有權利處罰你。」 先複製一章擋一下,後期會補過來的……

他不會傷害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雲權開口道:「北顧,收回威壓吧!」

「是,少主!」北顧恭敬的按照雲權所說的收回了自己的威壓。

雲權也定不責怪他們,畢竟這裡是凌雲宗的外門,這裡聚集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勢力,不認識雲權也很正常。

剛才的喧嘩聲引來了一隊人馬,裡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自己的岳父,還有九大州有頭有臉的人族,同時雲權也看到了青龍觀的青志雲等人。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雲權來到楚浩天面前開口道:「岳父大人好久不看見!」

楚浩天對著再場的各位開口道:「各位,這少年便是帶領我宗榮登九州霸主的那名天才少年。」

「什麼……是他?」

下面的人得知他就是雲權以後頓時炸開了鍋。

「什麼,他就是那個絕世天才!」

「我們剛才還冒犯了他!」

「他就是雲權!」

有的人欣喜,欣喜他們能見到被傳頌已久的天才中的妖孽。

有的人害怕,怕剛才對他的言語是那麼的不敬,會不會惹得他不高興。

不過顯然,雲權並非是小肚雞腸之人,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就連那原本升空的看著也是滿腦子虛汗的杵在那裡。

然後急忙道歉道:「小友剛才多有得罪,希望莫要怪罪!」

他的樣子很是謙卑,彷彿在雲權面前他才是小輩一樣。

雲權對他笑了笑,沒事!

隨後便與楚宗主一同到了宴請貴賓的地方,這裡的絕大部分人都認識雲權,他們見到雲權回來以後,也是激動不已。

有三岳們的三兄弟,滅星門的等看到雲權以後都恭敬的上前與他打招呼。

雲權也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有穎兒,敏兒,但卻並沒有見到靈媗姐與靈兒。

沒有見到靈兒也好說,可能還在蛙祖那裡,不過為何沒有見到靈媗姐。

按說半年的期限已滿,她也應該從哪裡出來啦。【!…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於是雲權詢問自己的岳父為何沒有見到靈媗姐。

岳父大人回答道:「那丫頭,原來已經回來了一趟,聽說你離開

了這裡,她便又再次回到那秘境之中修鍊。」

她說想要變的更強,然後守候在你得身邊。

雲權聽后眼中也多了幾分柔情。

雲權與他們簡單多了聊了幾句以後,便與穎兒他們告別。

可是穎兒突然從後面抱住了雲權,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手。

「公子,穎兒想要跟隨公子左右,侍奉公子,可不可以也帶上穎兒一起離開。」

其實在場的幾名女子,也都對雲權生有好感,可是他們並沒有穎兒的那種勇氣。

於是她們只能在遠處觀望著,將對雲權的那份愛埋藏在心中。

雲權勸阻道:「穎兒,我還有很危險的事情要去做,你跟著我真的不安全,給我半年的期限嗎?半年以後,我就會回來帶著你們去看看我那美麗的家鄉。」

「如今我的家鄉賊寇盛行,能為了惡人們逍遙法外之地。」

「所以我必須去處理,我這次回來也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辦,然後才順道來看你們的,等我見到靈兒她們以後,我便會再次回去。」

經過幾番勸阻以後,穎兒才終於放開了手。

看著雲權漸行漸遠的背影,眼睛有些微微泛紅,他的父親落櫻山莊的打莊主來到,她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人吧,總有些事必須去做,孩子相信他未來不會辜負你的。」

靈兒點了點頭,「謝謝爹爹!」

雲權與北顧就這樣離開了凌雲宗。

「北顧,你去青龍觀一趟,一周以後我們神都大陸見面。」

雲權在北顧的耳旁小聲的說些什麼,然後北顧會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雲權便獨自一人來到了,靈兒他們所在的遺迹,因為雲權有邀請令所以很輕鬆的便進去了其中。

當雲權見到蛙祖以後,向他詢問靈兒與靈媗姐最近的狀況,不過他從蛙祖的口中得知,靈媗姐早些時日便離開了這裡,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

雲權聽后擔心道:「那你可知道她去了什麼地方?」

蛙祖疑問道:「她不是回家了嗎?」

他看了看自己腰間的靈犀雙生玉,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不會去尋找自己了吧,雲權的心中突然冒出了這樣一種可能。

雲權開始慌了,外面的世界太,危險,如果她遭遇什麼不測怎麼辦?

想到這裡雲權不由的加快了腳步,來到靈兒的面前以後,將靈媗姐的情況告訴她以後,靈兒也有些擔憂,想要他一起去找,她也十分的擔心靈媗姐。

不過卻被蛙祖一口拒絕,也想讓她留在這裡,「靈兒,你放心靈媗姐一定會沒事的,你還是安心在這裡修鍊

吧!」

靈兒本想祈求蛙祖讓自己離開這裡,可是還沒等開口,雲權便已經離開了這裡。

雖然雲權對靈兒說靈媗姐一定不會有事,不過他自己卻非常的擔心,生怕靈媗姐會出什麼意外。

在這些武者的世界里,只要有實力就會無限放大武者的慾望。

而且現在神都大陸惡人盛行,如果靈媗姐真去了神都大陸,以靈媗姐的長相,是非常危險的。

雲權將靈犀雙生玉,放在自己的掌心感知著靈媗姐的具體方位。

不過那塊靈犀玉卻並沒有給雲權提供任何線索。

此刻雲權心急如焚,心神不定的向著邊界之門敢去,如果靈媗姐在九州大陸還好,但,如果在神都大陸的花,那將是四面楚歌。

經過極樂的全速前進,很快雲權便回到了神都大陸,又試著感知了一下。

可還是沒有任何回應,這讓雲權有些慌了。

雲權沒有急著尋找,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手中的那塊吊墜上面。

畢竟神都那麼大,要漫無目的的尋找一個人那可絕非一件易事。

於是他手中的靈犀雙生玉,便成了找尋靈媗姐的關鍵,雲權開始有些懷疑當初靈媗姐黑自己講述的那個關於靈犀雙生的故事是否是真的。

接著他便運用雲海洞悉術,觀察了一下,裡面的構造看看是否有什麼奇特之處。

這一觀察,雲權真就還在其中,發現了端倪,這可潤白色玉石的中心竟然有些一顆微粒狀的東西。

他的質地已經樣貌雲權都認不出它是什麼東西,不過雲權卻隱隱的在它的上面感受到了靈力的波動,這顆粒如果是雜物的話怎麼會有靈力波動呢?

這塊玉墜真有可能與靈媗姐說得那樣,能讓相隔千里里愛人,找到彼此。

難打想要這石頭回應還需要特順的條件嗎?

雲權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怎樣才能讓它發揮作用,讓我感受到靈媗姐的具體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