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話,小斷風似乎是有些不樂意了,轉回頭,不管姜焱就往外走去。

“這小傢伙還來脾氣了?”姜焱苦笑着搖搖頭,但下一秒他就震驚了。

斷風在走到樹洞外的空地時,渾身便被一股紫色霧氣所包裹。僅一秒,斷風的體形竟一下長到了半人多高。

“哇塞,小傢伙,你厲害了啊,可大可小啊!”

這下,姜焱也來了精神,鑽出樹洞,圍着斷風參觀了起來。

“吼——”

體型變大以後,斷風的聲音也變得渾厚了許多。它靈活的上竄下跳了幾下後,突然來到姜焱身後,頭一低再向前一挑一供,就將他挑上了自己的背。

“唉你……”姜焱嚇了一跳,他生怕自己將小斷風壓倒。

可當他坐穩後才發現,原來小斷風能已經強大到,可以馱着自己了。

這還不算什麼,更讓姜焱吃驚的是,斷風居然馱着他開始飛奔起來。

“喂……喂喂……小斷風,你……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這裏很危險,很危險……”

姜焱低呼着,他可不敢大喊大叫,萬一引來什麼牛X的魔獸,那可就慘了。

怎料斷風卻只是搖了搖頭,便繼續悶頭向前跑去。

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姜焱現在只能在心裏祈禱,可別遇見什麼無法對付的魔獸了……

……

“姜焱呢!告訴我,他的人去哪了?”

“我……我……”

“砰……砰……”

天空學院,非常看好姜焱的斯巴克,此時正一腳踩在帶走姜焱的那個黑瘦男子身上,憤怒的逼問着。

“咳咳……斯巴克,我想,你還沒有資格過問這件事情……咳咳……”

男子冷笑着咳出幾口血,不屑的嘲諷着。

“魂淡!”斯巴克再次擡起腳,重重的落了下去。

“咔嚓”一聲,男子胸口頓時斷了幾根胸骨。

“你以爲你身後有人,我的身後就沒人了嗎?”怒視着男子,斯巴克怒吼道,“在這天空學院裏,能當上導師的,又有幾個身後沒人的?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隨意帶走新招收的學員!看來,你和你的家族,都不打算在天空城裏待下去了是吧!”

聞聽此言,男子的臉色終於變了。他只是接到上面的指示,帶走那個畫面上顯示的男子。可是,他卻並不清楚,這人在此次招生導師心裏的位置,竟然是如此之高。

“我……我把他……”男子猶豫片刻,還是一咬牙,看了看周圍越聚越多的人,趁着某人還沒出現趕緊說道,“我把他丟進了斯特哥爾摩森林……”

“什麼!”斯巴克大驚,但事已至此,只好先繼續逼問道,“爲什麼?他一個從未來過天空城的新學員,又能得罪到誰?”

“他……他是我們家少主的情敵……所以……”

男子一想,既然前面都說了,那後面不如干脆都交代了。反正,說了也許還能落個痛快。

此時,聞訊趕來的凌洛菲,剛好聽到了男子的話,她的心裏就是一陣的大怒,“莫薩德!如果姜焱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們萊利家族沒完!”

斯巴克恍然的看向凌洛菲,在結合男子的話,他頓時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這個萊利家族的小子,簡直太猖狂了。居然仗着家族勢力,無視天空學院,乃至天空城的規矩,做出此等事情。看來,是該給他們萊利家族一點兒顏色看看的時候了。”

斯巴克的眼中厲芒閃動,腳下踢了踢男子,“滾,不要再出現在天空學院,否則,就算我不收拾你,想必他萊利家族,也不會放過你。”

男子苦笑着吐出一口血,他的心裏無比清楚,斯巴克所說的事情,那可是千真萬確的。

凌洛菲來到斯巴克面前,沒有理會狼狽離開的男子,眼帶淚花的問道,“導師……姜焱他怎麼辦……”

“唉——”斯巴克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道,“稍後我會派人過去斯特哥爾摩森林搜索的,可……我就怕他們把事情做絕,萬一把姜焱丟在了中心區域,恐怕他就是凶多吉少了……”

之前聽那個男子的話,明顯是沒有在半路幹掉姜焱。這也就讓斯巴克的心裏,多少有了一些期待。

“不——”

凌洛菲悲呼一聲,雙腿一軟就癱坐在了地上。強忍了半天的淚水,也在這一刻流了下來。

“小姐。”凌家的幾人急忙衝了過來。

“先帶她回去吧,我會將這件事情儘快上報,並馬上連絡其他勢力。”斯巴克擺擺手,怒道,“這件事情,絕不會就這樣結束的!絕不會!”

“是……小姐,咱們先回去再想辦法……”

幾人攙扶着哭哭啼啼的凌洛菲,穿過人羣離開了這裏。

斯巴克的目光在周圍衆人間一一掃過,眼神忽然一凝,看着人羣裏的某人怒斥道,“回去告訴你們那個愚蠢的家主,我爲他能有如此出色的兒子,而感到慶幸!哼!” 話音落下,斯巴克便在一陣風中,消失在了人羣裏。

而那個被斯巴克怒斥的人,此時正滿臉蒼白的轉過身,痛苦的捂着胸口踉蹌着離開了這裏。

很快,萊利家族大少任意妄爲,打破天空學院的老規矩,挑戰法度,殘害天空學院新學員的消息,頓時在天空城傳開了。

爲此,天空城城主,天空學院院長,各大家族族長全都得到了天空城衆議會的召集。但這份召集名單裏,獨獨沒有萊利家族。

……

姜焱戰戰兢兢的坐在斷風背上,看着身邊時不時路過的魔獸,感覺自己的小心肝都快跳出來了。

“親,能告訴本寶寶,咱們要去哪兒嗎?”

姜焱無腦的說着現代話,聽的斷風是一個勁的喘粗氣,也不知道它的心裏是怎麼個想法。

距離那棵藏身的大樹,已經有很遠的一段路程了。

一路上,斷風似乎是有目的性的在前進着。雖然有驚無險的,從一些明顯強大的魔獸身邊跑過,但姜焱還是被嚇得不輕。

對於這種現象,姜焱自己也解釋不清,那些魔獸到底爲什麼會不攻擊他。

實在是沒有頭緒,姜焱只好塞了一根棒棒糖到嘴裏,乾瞪眼的看着小斷風,到底要把他帶到哪裏去。

就這樣聽着風從耳邊刮過,看着樹木一顆顆離自己遠去,姜焱忽然發現了一件事情,貌似從他開始遇到魔獸,一直到現在,所有的魔獸,似乎都在朝着一個方向行進着。

“有點意思!”姜焱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了些許期待的神色。

他一掃迷茫的心情,對即將抵達的未知目的地,涌起了一股好奇之心。

“吼——”

“嘎嘎嘎……”

“嗷嗚——”

“啊嗚——”

漸漸的,姜焱聽到前方傳來了一陣陣的吼聲,神色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因爲光聽其聲音的不同,就可以判斷出,前方的魔獸種類以及數量絕對不少。

“寶貝兒,你該不會是帶我去參加你們魔獸大會吧……”

姜焱不確定的拍了拍斷風的大頭,想要得到一些答案。

無奈,人家斷風本來就不會說話,問了也是白問。頂天了,斷風的迴應仍然是搖頭……

“哎喲我去……大俠,您這搖頭啥意思啊……你敢不敢告訴我!”

鬱悶的姜焱在心中的躁動下,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這種感覺……”隨着斷風的腳步變緩,姜焱忽然感受到了來自前方的莫大壓力,“這是有多少強大的魔獸湊在一起,纔會散發出來的威壓啊……”

“呼哧,呼哧……”

不知爲啥,剛剛還生龍活虎的斷風,不但步子變緩了,就連呼吸也開始變得粗重了起來。

“不對!”姜焱發現了異常,慌忙翻身跳了下來,一把抱住了斷風的脖子,急切的問道,“斷風,小斷風,你怎麼了?小……”

話剛說道一半,斷風就在一陣紫芒中極速縮小,恢復成了當初的小貓般大小,聽衝着姜焱舔了舔舌頭。

“你這是……沒魔能了?”姜焱抽了抽嘴角,取出一根棒棒糖就想塞進它嘴裏。

誰料,小傢伙居然一扭頭,露出一副不屑的樣子。

“呃……”姜焱撓了撓頭,“看你這樣子是不喜歡吃這個了?難道……”

想到了一個可能,姜焱便將這根塞進自己的嘴裏,轉而又拿出一根更高等級棒棒糖。

果不其然,這次,小傢伙不但沒躲,還一探腦袋,沒等棒棒糖到嘴邊就主動含在了嘴裏。

“你啊你……”輕輕的揉了揉斷風的小腦袋,姜焱就這樣抱着它,目光不確定的看向前方,“小傢伙,你說我是繼續前進呢,還是趁着沒有深入,轉身就走呢?”

“嗷嗚……”

小傢伙似乎是聽懂了姜焱在說些什麼,竟然用爪子撓了撓他的胸口,又指了指前方。

翻了翻白眼,姜焱嘆了口氣,“行,算你狠……走、走就走……”

姜焱也不是那種拖拖拉拉的人,既然決定了去前面看看,他就不會後悔。

更何況,來這裏還是斷風指引的。不知道爲什麼,姜焱就是相信這個小傢伙,沒有理由的相信。

按照地球人的觀點就是,既然我選擇了你,你也選擇了我,我就會徹底相信你。

越往前走,那股氣息就越重。

終於,姜焱看到了前方出現的一片光明。沒錯,就是一片光明。在這茂密的大森林裏出現光明,只能說明,前方有着一大片空地。

姜焱所感受到的那股壓迫力,也正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近了……更近了……

姜焱躡手躡腳的抱着斷風躲到了最邊緣的一顆樹後,打算先偷看一下里面是一個什麼情況,再做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吱吱吱……”

突然,一陣怪異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在其汗毛倒豎,打算躲開的時候,感覺腰間一緊,就被一頭從後趕來的魔獸卷着,一路跑了出去。

“我……我去……”

姜焱低頭一看,這特麼怎麼看怎麼像是一頭超級大蠍子。只不過,卷着他的是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而不是劇毒的倒勾。

再擡頭看向前方,姜焱頓時在心裏驚呼道,“我……我尼瑪……這是要我老命還是怎麼的……停下,停下啊……我次奧……”

前方,黑壓壓一大片各類魔獸圍成一個圈,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出現,又像是在祭拜什麼。

姜焱看了看被自己安穩抱在懷裏的斷風,現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斷風啊,貴圈太亂,容我離開可否……”

現在是說什麼都不管用了,因爲就連斷風的大眼睛,也都一眨不眨的看向了那羣魔獸。似乎在它們之間,有着什麼極爲吸引它的巨大棒棒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