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蒼老之音,回蕩天地之間,冷漠無情,帶著不可抗逆的意志。

暗金禁制突然一顫,無數暗金鎖鏈。層層將燕瀾封鎖,快速收縮起來。

赦無生望著暗金鎖鏈,當即倒吸涼氣,因為鎖鏈威勢衝天,連他都沒有把握斬斷。

突然,淡漠聲音又道:「本尊封天鎖地,可鎮殺六衍分神期強者,燕瀾,你莫讓本尊失望。」

石泉、風起、雲涌當即駭然。這就意味著,他們三人身在鎖鏈之中,都會一命嗚呼。

此刻,馴皇爭比已經顯得無關緊要,獸殿橫生變故,讓身為閣老的赦無生都無可奈何。

這是馴盟的恥辱,暫且還只能忍氣吞聲。

因為馴盟的至尊強者,都遠在皇國中央。潛心修鍊,一般沒有生死存亡的大事。根本驚動不了他們。

所有人都為燕瀾捏了把汗,期盼著奇迹的發生。

因為,若無奇迹,燕瀾必死。

燕瀾雙瞳一寒,王奇斷臂浩蕩祭出,噬靈漩渦逆轉。狂暴的能量瘋狂注入斷臂。

斷臂五指張開,瞬間膨大至千丈之大,繼而隨著燕瀾的手勢,自下而上,霸道地朝暗金鎖鏈抓去。

「嘭嘭嘭……」

籠罩天地、並急劇收縮的暗金鎖鏈。爆發出密集的斷裂聲。

燕瀾騰空而起,穿過斷臂破開的裂縫,衝出了封天鎖地籠罩的範圍。

王奇斷臂越發巨大,瞬息增大到萬丈,一掌傾覆,完全將暗金鎖鏈徹底摧毀。

與此同時,燕瀾催動斷臂朝上一轟,暗金禁制轟然破開一道缺口。

總裁真霸道 燕瀾當即竄出禁制籠罩,御動斷臂,狠狠一壓。

暗金禁制轟然破碎,沒有分毫遲滯。

這一幕,把赦無生看得心驚肉跳:「怎麼可能,此子一掌之威,竟比本閣鎮獸天印還要強悍,這個燕瀾,到底是什麼人物。若非是斷尺驚虹舉薦,本閣還真懷疑此子來歷不明,身份可疑。」

眨眼之後,暗金禁制層層碎裂。

赦無生當即沖向燕瀾,他必須將燕瀾收為麾下,以燕瀾的天賦與潛力,未來必是馴盟掌舵者之一,身份地位還要在他之上。

誰知,九丈灰影冷冷一哼,一道三丈灰掌,直朝赦無生轟來。

赦無生目露殺機,手掌一抬,又是祭出鎮獸天印。

只不過,這道鎮獸天印的掌心紋絡,比之前更為複雜,更為澎湃。

「轟……」

灰掌氣浪衝天,鎮獸天印當即破碎,赦無生震得後退百丈,一臉茫然。

獸殿第九層,石泉駭然道:「怎麼回事?連赦閣老都非那九丈灰影的對手,那人到底是何人?」

施寶駿感覺自己的神智,根本無法掌握眼前的動靜,直覺得一片空白,眼前只有瘋狂的混亂。

九丈灰影淡漠道:「燕瀾,你果真沒讓本尊失望。最後一擊,本尊耗盡全力,但願你能活下來,最好能活到本尊親自來找你,哈哈哈……」

桀驁不馴的笑聲,帶著睥睨眾生的狂傲。

「死亡收割!」

喝聲轟鳴,九丈灰影化作一團灰霧,同時,龍從之與冷凝鋒二人身上,又被抽離出大量的能量。

僅僅半息不到,一尊宛如死神一樣的身影便顯現出來,僅有三丈之高,手握三丈長刃,整個身軀更為凝實。

燕瀾心神一驚,一股死亡的氣息將他籠罩。

從來,都是燕瀾以死亡氣息籠罩別人,他還為經歷過如此濃郁的死亡力量。

三丈身影手握長刃,真如死神之刃一般,朝燕瀾的生命收割而來。隨著其快速奔襲,千里之內的一切,都彷彿受其掌控,所過之處,山石捲起,大地開裂,宛如一頭至毒無比的巨蠍在地底橫衝直撞。

所有人都心驚膽顫,包括赦無生和斷尺驚虹。

這一刻,燕瀾知道,稍有閃失,便會萬劫不復。

所以,既然是對方最後一擊,他也不能再有所保留。

燕瀾抬起右手,伸向背後隱匿形跡的雷罰古牒。

不到萬不得己,燕瀾絕不輕易開啟古牒,因為他不想過多依賴古牒的力量。

但眼下,燕瀾不容退敗,神秘尊主千方百計想要殺他,他必須要回敬壓倒性的力量,讓那神秘尊主,難測他的底細,不再輕易對他開殺。

尊主一擊,僅剩千丈。

燕瀾手握古牒之柄,猛地抽出古牒。

霎時,燕瀾身周,雷威沸騰,氣勢熏天,宛如天雷降世,雷神附體。

無形雷威,震得赦無生心神顫盪,迫使他不得不後退百里。

彷彿赦無生不退,便會和尊主之力一同灰飛煙滅。(未完待續。) 眾人看到,三丈身影雙手揮斬長刃,刀影密集,真如機關瘋狂收割一般。

說時遲,三丈身影實則動若閃電,在大地上劃出一道筆直的溝壑,直直衝向燕瀾。

「古牒之芒!」

燕瀾猛地低吼,古牒應聲而出,一道無形衝擊波以他為中心,瞬間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瞬間,一道剛猛澎湃的雷電力量,飆射出一道不容扭曲的鋒芒,狠狠地衝擊在三丈身影身上。

好似憤怒噴射的岩漿,轟擊在天空飛翔的鳥雀身上,古牒雷芒瞬間將三丈身影徹底吞噬。

「轟!」

強烈的爆震之音肆虐開來,十萬里大地強烈搖撼。

萬里之內,山石崩塌,川流飛濺,好似大地受到莫大的威脅,劇烈驚顫。

半息不到,古牒入鞘。

古牒之芒的力量,在席捲三丈身影之後,僅僅變得稍稍黯淡了些,可鋒芒依舊不改,繼續朝原來的方向疾馳。

燕瀾見狀,無奈一笑,古牒之威,他根本無法掌控,哪怕僅僅動用半息時間的力量。

古牒之芒切割著大地,繼續向前奔騰了萬餘里后,方才消散無蹤。

十萬里荒古之地,留下了一條筆直漫長的大地裂縫,好似神人高居蒼穹,在地上劃了一筆。

燕瀾魂力橫掃數萬里方圓,發現再無尊主氣息,當即暗暗鬆了口氣。

如若對方還能發起更強攻擊,那麼燕瀾所能反抗的力量,僅剩雷水融力。或者御雲魂劫,只不過御雲魂劫需要蓄勢的時間太久。不可能瞬發而出。

極道聖力雖然不凡,但體量相對來說還是較少。

當然。紫漪這個底牌還未用上,不到萬不得己,燕瀾不願讓紫漪涉險。

因為,紫漪一旦出手,必定是竭盡所能助燕瀾打壓對方,甚至好不顧惜自己的損傷。

紫漪已經為燕瀾重傷好多次,燕瀾於心不忍。

此外,死神降臨的力量可以反覆使用,只是燕瀾心中沒底。不知可否對抗尊主加持之力更強的攻擊。

待荒古之地徹底平靜下來,所有人方才緩過神。

赦無生驚怔地望著眼前的一切,魂中還波動著古牒之芒的天威,當即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若燕瀾爆發出全部力量,何止夠獲封馴皇,連大馴皇都有資格染指。

獸殿第九層。

斷尺驚虹微微點頭,浮笑道:「這才是真正的燕瀾,這才是他爆發全部實力的樣子。不,他肯定還有後手。只能說,這是他爆發最強力量的樣子……」

石泉三人只能喘著粗氣,不知道該如何言語。

在他們看來,別說百屆。萬屆馴皇爭比的歷史中,都很難出現像燕瀾這樣的人物。

燕瀾可謂千古第一,曠古絕今。

施寶駿完全震呆了。瞪大雙瞳望著光幕,神智根本無法消化眼前一切。

燕瀾找到了龍從之與冷凝鋒的身軀。他們二人被巨大的餘威掀飛至數千裡外,衣衫殘魄。肉身遭創,幸好他們確實是難得一遇的天驕,根底深厚,並無生命之憂。

燕瀾明白龍冷二人不過是被那神秘尊主控制了神智,所以尊主之力消散,他並未為難龍冷二人,而是將二人軀體丟給了赦無生。

旋即,燕瀾轉頭,怒沖數萬里之外的另一頭雙生玄蟒。

燕瀾看到那頭玄蟒,既因它的雙生伴侶被馴御而憤怒不已,又因感受到死神降臨與古牒之威而驚恐萬狀。

雙生玄蟒見燕瀾突然出現,猛地扭動了一下龐大的身軀。

燕瀾冷聲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心甘情願做我御獸,二是被我暴打一頓,再成為我的御獸。」

這等實力的雙生玄蟒,已經擁有不弱的靈智,它扭動著身軀,明顯是掙扎,在思考。

燕瀾見狀,右掌一翻,一頭雙生玄蟒在他掌心舞動。

此刻的燕瀾,宛如萬獸主宰,無怒無喜,卻擁有至高威儀。

燕瀾又道:「剛才種種場面,想必你也目睹,難道我的實力,夠不上成為你的主人?你要知道,成為我的御獸,絕對是你的榮幸。再容你思考三息,不然,我便出手。」

那頭雙生玄蟒晃了晃腦袋,當即低下巨大的腦袋,臣服在燕瀾身前。

燕瀾雷魂一動,祭出一道魂印,按入了玄蟒雙目之間。

片刻之後,燕瀾便成功掌御雙生玄蟒的獸魂。

燕瀾鬆了口氣,雙生玄蟒乖乖俯首,和劇烈反抗,他所消耗的魂力足足相差百倍。能夠動動嘴皮、安安靜靜地降伏,自然盡量選擇輕鬆平和的方法。

旋即,燕瀾飛快朝赦無生馳去。

直到燕瀾落在赦無生面前,赦無生方才徹底清醒,繼而難以置信地望著燕瀾。

赦無生訝道:「你……你成功馴御了兩頭雙生玄蟒?」

燕瀾聳眉一笑,當即祭出兩頭雙生玄蟒,傲然道:「那是當然,如此兇悍的凶獸,我豈能輕易放過,萬一我馴御之後,閣老大人又決定贈送給我呢?」

赦無生望著玄蟒高昂的頭顱,猩紅粗大的信子,無奈搖頭道:「罷了,本閣此前還振振有詞說,馴皇爭比中,無人可以同時馴御兩頭雙生玄蟒,沒想到低估了你的能耐。更沒想到,一向性情狂躁的雙生玄蟒,在你面前卻乖巧得如同一條小犬。哎,罷了罷了,既然你已開口,本閣便決定,兩頭雙生玄蟒,也都送你吧!」

燕瀾心中暗喜,神色卻只微微一笑,拱手道:「晚輩謝過閣老大人。」

赦無生點頭一笑,道:「收起玄蟒,走吧!」

眨眼瞬間,燕瀾便來到了斷尺驚虹等人身邊。

赦無生托著龍從之與冷凝鋒的身軀,輕輕一哼,雄渾的力量源源滾滾流進二人體內。

十息之後,龍冷二人睜開眼睛。

隨後,二人落地,搖搖晃晃地站立著。

龍從之用力搖了搖頭,望著眾人道:「我怎麼到了這裡,我……我不是在參與馴皇爭比么?」

冷凝鋒神色茫然,似乎連參與馴皇爭比的事都記不清了。

赦無生望著冷凝鋒道:「凝鋒,你能記得什麼?」

冷凝鋒搖頭,道:「我只記得一日深夜,我在深山修鍊,從此以後,便無任何記憶。」(未完待續。) 赦無生點了點頭,神色微肅道:「馴皇爭比已經結束,兩名馴皇人選已經產生,諸位應該知道是哪兩位了吧!」

石泉聳眉驚異,在他看來,分明只有燕瀾一人通過了爭比,怎麼可能出現兩人?

風起與雲涌也是極為不解,怔怔地望著赦無生。

施寶駿回過神來,發現居然無法回想起剛才荒古之地爭比的細節,只記得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當即拍了拍腦袋。

燕瀾微凝眉頭,忽然意識到赦無生潛在的意思。

斷尺驚虹微微一笑,當即瞭然。

石泉道:「還請閣老大人明示。」

赦無生道:「燕瀾與龍從之二人,乃是本屆馴皇爭比之馴皇封獲者,燕瀾為第一馴皇,龍從之為第二馴皇,如此詔告馴盟即可。」

石泉微微一怔,望著冷凝鋒道:「這……」

赦無生面無表情道:「很顯然,冷凝鋒很早便被神秘強者攝取神智,故從頭到尾,根本不知馴皇爭比發生了什麼。龍從之必是近段時日,被神秘強者侵入神智,但不知是龍從之魂魄極強,還是那神秘強者沒打算奪取龍從之神智,故龍從之參與馴皇爭比期間,神智清醒,完全依仗自身真實實力。」

「此外,冷凝鋒現在身體極度虛弱,需要好好調養一番。風起馴皇,請你親自將他送回滂漓州高級馴盟,讓盟內那些老傢伙好好調養他一番。憑他不凡的天賦,很快便會恢復,參加下屆馴皇爭比,必定封獲馴皇。」

「今日之事,諸位務必保密。無論是燕瀾馴御兩頭雙生玄蟒,還是對抗龍從之與冷凝鋒體內的強者加持力量。抑或是燕瀾動用的種種極招,一個字都不可透露出去。」

赦無生說著,目光冷冷掃過石泉三人和施寶駿。

石泉三人當即領命。

施寶駿則有些獃滯,搖頭道:「閣老大人,我已經記不清剛才發生什麼,就算想透露。也說不出什麼。何況此事涉及本盟隱秘,寶俊能得閣老大人允許,踏上第九層觀戰,這是何等的信任與提攜。我必當遵從閣老大人囑託,半字都不會透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