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同期的NPC們,甚至包括劉逸飛自己都習慣了自己在護衛軍中「新兵」的最底層身份,如今陡然就要榮升「二哥」了,默默想來還有些小激動~

而相比「新兵」們的新鮮好奇,阿德拉等一批回返的沙場老兵早已沒有了當初初入營時的毛躁衝動,在經歷了真正戰火的洗禮,尤其是見到了其他士兵,甚至是同袍的生死存亡后,那種沉穩下來的堅韌,讓他們已經真正成了磐石一般的存在……

而且是戰鬥力絕對爆表的「軍隊堅石」!

也不知是周遭新兵們的好奇注視「惹惱」了這些沙場退下來的老兵大哥大,又或是護衛軍中不成文的潛規則,看的劉逸飛眼皮直跳的是……

他發現如今能順利回歸的三期畢業生雖然不多,但是這些頂盔帶甲,尤其不少人身上的盔甲還帶有大量戰場上的「硝煙血腥」味特徵的恐怖傢伙,走在營地里竟然是絲毫也不收斂自身的「氣勢」。

也不知是能通過重重考核,一直留到如今的老兵真的個個都是「人中龍鳳」,亦或是哈蒙代爾城區的無盡殺戮真的讓他們「享受」到了太多,以至於居然每個人都已經擁有了「威壓」雛形……這可是恩塔格瑞高端戰力的標配了!

總不至於眼前這些個三年老兵個個都是一腳跨進了高階領域的「怪物」吧?!

要真是這樣的話……

那這護衛軍訓練營的「成材率」也確實高得有些嚇人了……

直到看到阿德拉這位「大熟人」看到自己眼神一亮,徑直朝這邊走了過來,劉逸飛才放下心中對這些「三年兵」的好奇,轉而臉上掛上了一抹笑容——看阿德拉這位大佬的架勢,那顯然是還記得自己啊!單單憑這一點,劉逸飛就覺得已經是血賺了!!

「傑拉特·角弓?倒是真沒想到,當初在哈蒙代爾城下信手選中的『補充兵』,才不過一年的時間,居然已經成了名滿王都的超級天才!

我到底是該誇自己慧眼識珠呢,還是該說你小子當日藏得太深,叫我也看走眼了呢?」

【喲嘿~?這何止是「有印象」啊?根本就是關係融洽好不好!】

阿德拉甚至尚不待劉逸飛主動跟她打招呼,竟是猶如老朋友般調侃起了劉逸飛,更是讓劉逸飛心中驚喜交加,暗道難不成這位日後的超級大佬還真是對自己有所青睞了?!

豈不知在「聲望」這一項遊戲的隱性數據上,如今的劉逸飛在玩家群體中早已是強的突破天際~

而阿德拉雖然確實是劉逸飛的「老前輩」,但只要其一日還未正式從護衛軍訓練營中畢業,那麼在身份階級上至少劉逸飛還可以算是對方的「同伴」……

輔以劉逸飛如今堪稱是「名滿王都」的聲望,可不就連帶著輕易就能獲得對方的好感?

「阿德拉閣下,再次見到您十分榮幸~」

面對劉逸飛一本正經的行禮問候,相比其他老兵顯得平和、生動得多的阿德拉不在意的一擺手道:「怎麼說也是曾經一起並肩作戰過的同伴,總這麼行禮也實在太累了~

不過說起來……如今想見你一面也確實不容易啊。

我們這批人都回來好幾天了,陸陸續續聽到不少有關你的消息,可營地里卻也總見不著你的人,他們都說你平日里一般會待在王都里『執行公務』……

怎麼?現在是名聲在外的明日之星了,該不會連起碼的日常訓練都懈怠了吧?」

「不會不會!我輩軍人論到最後依舊還要看自身的實力,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會不懂~近一年來,我日日苦練,為的正是不浪費這難得的機會和資源~即便因為一些外務暫時分身不得,可至少在基礎訓練上,我的確是一日都未曾落下的!」

「這樣嘛……那看來你這傢伙至少沒被從天而降的名聲砸暈了頭~不過……」說到此處,阿德拉卻是忽而一改之前平和微笑的面容,有些嚴肅的正聲對劉逸飛道,「我還有一個不那麼好的消息要告訴你。

說起來,你還記得當日我們在哈蒙代爾那一戰,那個後半段一直和你纏鬥的惡魔方指揮官么?」

!!!

話題聊到這,劉逸飛自然是一下子就想到了阿德拉所指之人——艾西斯!!!

未來在歐弗陣營中地位不下於面前的阿德拉之人……之魔!也同樣是目前階段,和劉逸飛「正面衝突」過的檔次最高的存在!

當然了,阿德拉話里所謂對方和劉逸飛曾經的「纏鬥」那絕對是給劉逸飛臉上貼金的說法——事實上,那一次意外下的倉促應戰,劉逸飛從一開始就非常的不情願~

即便目前階段的各族名將中的大部分,一如眼前的阿德拉和那位艾西斯,都尚在成長階段,相比日後他們全盛時期的戰力要差上一大截!

可劉逸飛卻也絕不會興起什麼「趁著對方羽翼未豐之前將之優先剷除」的幼稚想法……

原因很簡單,因為相比起來,劉逸飛絕對是更菜……而且是要菜得多的那一個!

那一次若不是為了吸引對方注意力,避免對方無敵之下直接揮手全滅了自己的「菜鳥小隊」,劉逸飛真恨不得直接趴在長角惡鬼的屍體上直接裝死混過去才好!

畢竟當時的情景之下,一旦戰死幾乎是板上釘釘的「社會性死亡」,劉逸飛好不容易才在機緣巧合下搭上了王國護衛軍的快車,除非腦子秀逗了才會選在那時候去和一個名將種子硬碰硬……

果不其然!

迫不得已之下,劉逸飛選擇強出頭,一路被對方殺的丟盔棄甲~

若不是佔了先知先覺的便宜,按照記憶中對方的各種作戰習慣和法術知識打黑槍,在那種層次的戰鬥中,劉逸飛甚至連給對方造成騷擾都不夠格!

雖說自己的騷擾戰術後面確實有一定成果,可若不是後來阿德拉火線支援過來,只怕當時和劉逸飛一起圍殺艾西斯的幾名精銳士兵都要撐不住崩盤……

如今阿德拉直接來一句「纏鬥」,那簡直都快把劉逸飛捧到天上去了~

事實上,即便是如今實力大進,甚至已經進階三階,還學會緊要關頭「爆氣」的劉逸飛,只怕單對單在艾西斯面前依舊走不過一分鐘……

「您是說艾西斯?記得記得~當日那個大惡魔殺的我屁滾尿流,那麼厲害的傢伙,我哪裡敢忘!」說到這,劉逸飛還適時做出一副后怕的模樣,顯得對艾西斯「印象頗深」。

「既然你還記得,那你就更要以之時時鞭策自己,千萬不能在個人實力的提高上有所鬆懈了!因為一個不太好的消息是,在你離開哈蒙代爾之後,我後續這一年裡又遇到過兩次艾西斯……

那傢伙這段時間裡進步極大,已經穩穩進入了高階層次!

具體是五階還是六階的職業者我也說不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再次正面對上,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而且……

那傢伙見到我后居然兩次都向我直接問起你。

被一個高階大惡魔惦記上……這對你而言恐怕不是什麼好事吧?

所以,我這次特意告訴你這個消息,一是希望以此警醒你,讓你不要放棄在職業道路上的動力,同時,你自己也要小心。

我知道營地里在第二年的下半段就會讓你們自主選擇希望前往的『試煉區域』。

往年,倒是有很多成員都會選擇去哈蒙代爾實訓,這樣到了第三年的時候,他們也能順理成章繼續留在哈蒙代爾成為那邊的基層士官。

畢竟哈蒙代爾戰鬥多、烈度高,雖說也有一定的危險性,但是對我們而言確實是不錯的歷練之地……但僅以你目前的狀況而言的話,你還是要謹慎選擇前往哈蒙代爾的……」

阿德拉的話語無疑給了近來順風順水的劉逸飛當頭一棒!!!

雖說當日在哈蒙代爾城下,劉逸飛也確實想著能在那般層次的戰鬥中「露露臉」……可他喵的他只希望自家陣營這邊的NPC高層記住自己啊!!!

比如阿爾拉之流、艾得力克之流什麼的,最好直接跟自己的好感度加到飛起~

可眼下倒好,阿德拉看起來是對自己印象不錯,而艾得力克如今也成了自己的一大靠山之一……可他喵的作為敵對勢力重要成員的艾西斯居然也盯上他了!

這算是怎麼個破事啊?!

而且就以劉逸飛的見識和對系統的坑爹尿性的把握,劉逸飛敢肯定!十有八九,日後歐弗全面入侵埃拉西亞后,系統大神肯定會想方設法地讓自己和艾西斯那個坑碰上!

畢竟這種和高階NPC的「恩怨」一旦結下,輕易根本不會了結~

除非劉逸飛始終是個默默無聞的垃圾小兵,又或者艾西斯能夠一飛衝天,火速沖入傳奇水準(七階生物,龍啊、天使那一級),並在這個階層中找到自己新的定位、遇上新的令他印象深刻的對手之類的。

否則這傢伙指定要追殺劉逸飛到天荒地老……

這可不就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雖說同時也代表著劉逸飛「有可能」斬獲艾西斯的將星,甚至是將魂……

可相比而言,如今才不過剛剛入中階的劉逸飛陡然被一個高階的BOSS級名將種子盯上了才更讓人毛骨悚然吧?

一時間,甚至劉逸飛連帶著看向給他帶來了「噩耗」的阿德拉的目光都變得無比幽怨起來……

「哈哈哈哈~這就害怕了?如果遇到這麼一點威脅就退縮不前,那你這位『名滿王都』的『未來之星』也未免太難看了一些吧?更何況『畏敵』可不是咱們埃拉西亞軍人的作風!

眼下那艾西斯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殺入王國內陸來找你麻煩,你大可以練好了本事再去哈蒙代爾那找那傢伙試試身手唄~

打得過就乾死他!打不過就適當退讓一下,有什麼好怕的?

打起精神來!

要知道如今的你,確實也算得上咱們護衛軍的一面旗幟了!甚至再過不久,又會有新的後輩們進入訓練營,到時候你可就是他們眼中的楷模、大英雄了~

如果連你都害怕那些紅皮野豬的話,你不覺得會影響到未來更多將跟從著你的背影前行的後繼者們么?」

……

……

【老大啊~雖然你的說法很提氣……可我擔心的不是眼下的艾西斯啊!日後王國崩滅,對方卻魔功大成……那會您老會不會撐我都不一定,您光這麼灌我雞湯也於事無補啊……】 林擎宇和原子翼談了不少事情,差不多都是例行查問,沒有什麼大事。

林擎宇只有一夜的時間,如今也視察結束了,自然是休息片刻就要離開的。畢竟,林擎宇和裴峰不一樣,林擎宇和諸葛天縱沒什麼交情,委員會的事情也不少,自然也就不會賴著不走。

韓書然是親眼看着林擎宇離開的,從濃霧升起到再次散去,韓書然都沒有放低警惕性。等轉身,卻是看到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原子翼。

對於韓書然而言,諸葛天縱支開自己的行為,她已經算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如今原子翼還敢出現,寓意為何?

韓書然沒有先開口,而是在等待原子翼自己說陰情況。

兩個人僵持了一會兒,在對視,誰也不讓誰。韓書然第一次正眼看了一遍原子翼,不得不說,血族裏面每一個人都一副好皮囊,原子翼這種清冷的模樣放出去,迷倒一大堆女粉絲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而原子翼也沒有放過韓書然探究的眼神,大大方方地讓韓書然看了一遍。

相應的,原子翼把再次把韓書然的樣子牢牢地刻在了自己的腦海裏面。

最後,韓書然看着天快要亮了,極夜學院應該準備休息了,而華光學院的同學也快要蘇醒了。之前為了保證視察安全,韓書然施了輕微的催眠術,籠罩着華光學院,天一亮,術法就要散去了。

「該回去了。」韓書然輕輕地說了一句。

原子翼卻顯然不想提及此事。「你很不一樣。」原子翼糾結了一下,還是又填上了一句:「與我之前見過的獵人相比,你很強,但是,你也很脆弱。」

韓書然還是第一次被人冠上了「脆弱」這兩個字,無人不認可韓書然的實力,從來就沒有認為韓書然脆弱。「為什麼?」韓書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暴露了一些事情,還是知道比較好,雖然,韓書然也不覺得原子翼可以看出自己自身的弱點。

原子翼結合了之前的情況,很確定韓書然和陸露之間的關係,不得不說,陸露的存在的確是韓書然的軟肋。「只要陸露在,你好像都無法自由。」

既然已經提到了陸露,那就說陰原子翼是調查過自己的,所以,韓書然有點兒擔心原子翼會不會查到陸露的秘密。「你想說什麼?」

原子翼快速閃到了韓書然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要不要我幫你?幫你報仇,幫你恢復……自由?」

韓書然並沒有動怒,她知道,除非撕破臉,否則原子翼就不會對陸露打主意。但是,還是需要提醒一下。「原子翼,你要是敢動陸露,我也敢動原子凝。」

以其人之道還冶其人之身,等同的代價,才能讓人遲疑。而對於原子翼而言,自己的親妹妹原子凝才是禁忌。

原子翼笑着看韓書然,果然,陸露身上有故事。首先,韓書然和陸露這一層姐妹關係就不簡單了,一定是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天不怕地不怕的韓書然願意護住陸露一生,而陰陰是受制於協會的獵人韓書然,與陸露相遇,也必然是陸露有故事,是不簡單的人啊。。

韓書然不怕原子翼查,反正,也查不出來。 「琉璃凈蓮體……」

寧榮榮喃喃道。

「好聽!就叫琉璃凈蓮體!嘻嘻。」寧榮榮開心的笑着。

一旁的朱竹清眼神中帶着渴望的羨慕之意,緩緩輕嘆一聲搖了搖頭。而這一幕,除了小舞外沒有人看見。

「竹清…好像和榮榮一樣,都喜歡上炑林了呢?哎。那你到底在哪裏呢?武魂殿的人會不會將你殺了…不!我相信你一定還活着的!」小舞的眼神逐漸堅定。

斗魂結束了,一行人便是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路上,馬紅俊忍不住對弗蘭德問道:「老師,這斗魂場里的二對二組隊真的只能組一次?」

聞言,眾人紛紛停下腳步,皆是看向弗蘭德。

「咳咳。」弗蘭德高深的輕咳幾聲,「這個啊,也不是只能有一隊,就是提升斗魂的徽章等級很麻煩。比如說,你和兩個人分別組了二對二,那麼你要提升到銀斗魂徽章,就必須兩組都達到相應的積分才能提升。所以說,組多少隊都是沒問題的。」

聞言,馬紅俊目光頓時看向炑林。

炑林:「……」好想揍一下這個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