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面屋在涉谷區的繁華地段,每天的生意不錯。

高橋涼子家境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相對比較闊綽,東京一家人氣拉麵店每天的營收相當不菲,從小學時就成績不好的她直接花錢買名額進了高中。

按照正常的人生規劃,既然沒天賦,那畢業后也別浪費時間買個三流大學了。

直接進自家的拉麵店學好手藝,以後接管這家拉麵店就好了。

可就在高二的時候,

意外發生了。

高橋涼子成為了覺醒了火系能力,成為了天選之子。

這一下子,她頓時從一個劣等生成為了「天之嬌女」。

可很快,一盆涼水潑在了她的腦袋上,去能力協會評級后,高橋涼子悲催地發現自己只有lv2的等級。

一般這樣的人老師都會建議畢業後去學個廚師。

我不要當油膩膩的廚師!

我命油我不油天!

不敢違背母親想法的高橋涼子,高中畢業后一邊在拉麵店幫忙,一邊拚命嘗試這種方法提升自己的能力。

為此,她甚至不惜向店裡那個打小工的鄉巴佬不恥下問。

那個鄉巴佬打工妹衣著打扮土裡土氣的,一天到晚總是呵呵傻笑,幹活連偷懶都不會,看起來就腦袋不太好使的樣子。

但在一次閑聊中,高橋涼子驚訝地發現,對方的目標居然將來的某一天能夠成為能力者。

混蛋!

別侮辱天選之人啊!

你這樣的雜魚也配成為能力者?

高橋涼子心中說不出來的憤懣!

似乎覺得這樣的鄉下來東京的打工妹,居然也敢覬覦能力者的身份,莫名就拉低了她作為能力者的格調。

可是對方傻歸傻了一點,似乎還真有一套訓練方法。

高橋涼子表面上不屑,心中卻暗自記了不少,每天回家吃完飯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偷偷訓練。

最近她發現,以前加入的一個網路「低能力者」俱樂部中許多人都莫名其妙地獲得了提升,有些哪怕重新考核后沒有提升能力等級也提升了能力指數。

那也就更別說經過「特訓」的她了。

高橋涼子有理由相信,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天她一定能突破。

先定個小目標,

突破他個lv3能力指數!

她心裡正這麼給自己加油鼓勁。

忽然間,卻在排隊的人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小野?」

……

小野明美正笑哈哈地和山崎海分享她以前在奈良縣的鄉下讀書考試時的各種玄學小秘訣,比如遇到不會的統統選b,還有飛鏢填空…

因此面對考試她從來都不緊張。

山崎海聽得有些無語。

這時,他聽到背後的聲音,回過頭,發現一個不認識的女孩真滿臉錯愕地盯著小野明美。

他又轉頭看向小野明美。

「好像是找你的啊。」

「啊咧!是高橋小姐!」

小野明美歪頭一看,立馬興奮了起來,她正覺得排隊有些無聊,周圍的人都太緊張也很無趣。

此時看到熟人,立馬神采奕奕地地抬起手沖著高橋涼子使勁的擺了擺手。

「高橋小姐,你也來參加考核嗎?」

高橋涼子和小野明美隔得並不遠,只是之前她太緊張,一直沒有注意到而已。

此時確定真的是小野明美后,她的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起來。

那種感覺怎麼說呢…

就像是一個網紅精挑細選了一個優惠日,畫著美美的妝,甚至去租了套首飾,帶著專用的美顏手機去一家高檔餐廳準備拍照打卡。

結果剛進去坐下,隔壁就來個趿拉著拖鞋,穿著褲衩背心的人,也在你旁邊那桌拉開椅子坐下了。

讓她感覺自己的檔次和格調,一下子就low進了地心。

不過看在小野明美旁邊那個帥哥的份上,高橋涼子還是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回應道,「是啊,好巧。」

說到這,高橋涼子想起了什麼,眼神中有些懷疑地問道:

「小野你也覺醒能力了嗎?」

「嗯嗯!」

小野明美興奮地點頭。

「什麼能力?」

高橋涼子下意識地追問。

「暫時還不確定,我是第一次來。」小野明美苦惱地撓撓頭,忽然又興沖沖地說道,「我想把它命名為【王權統御】,高橋小姐你覺得這個名字好聽嗎?」

山崎海:……

你那就是個念動力啊!

給自己搞得那麼花里胡哨幹嗎?

「呃…還…還好吧。」

高橋涼子聞言愣了下,嘴上這麼說,心中卻鬆了口氣。

小野明美這不著調的話,倒是坐實了她心中的猜測——這個打工妹果然還是來搞笑的。

小野明美遇到了熟人,興緻勃勃地和人家「敘舊」。

山崎海卻是沒想到,她鬧出的這點動靜引起了隊伍中其他人的注意。

這兩個人都認出了山崎海。

前者是柳源梨繪的同校生,都住在涉谷清河町,被柳源梨繪稱為「放電妹」和「小矮子」的谷坂悠由。

她和山崎海沒說過話,此時也僅僅是認出了山崎海,看著山崎海的側臉,腦海中隱約有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

似乎兩人見面的次數,比她記憶中的,要多出那麼一些。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難道做夢夢到過?

想到這,身材嬌小的高中女生谷坂悠由不由小臉一紅,低下了視線,心裡輕輕地呸了一聲。

她雖然嘴上兇巴巴的不饒人,遇到對頭風紀委員會的死對頭柳源梨繪,哪怕需要仰著腦袋也要和她怒目而對,

但其實心裡,她對自己的偏幼的容貌和身材一直非常自卑。

年齡慢慢長大后,周圍的女生同學朋友都有了異性朋友,她卻像是自己給周圍撐起了個阻隔一切異性的屏障,將自己關在了裡面。

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什麼異性能在她心裡留下過什麼印象,但偏偏那個男生讓她印象莫名有些深刻。

這是怎麼回事?

谷坂悠由使勁晃了晃小腦袋,一不小心,額頭碰到了前面的一個女孩的後背。

「啊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

兩人同時彎腰道歉,幸好身高差明顯,否則又要砸一次。

不過說來也巧。

谷坂悠由不小心碰到的女生,正是山崎海在峰原高中一年三班的同學藤原穗香,她剛剛就發現了山崎海。

只是她性格比較內向,躊躇了半天,也沒好意思上去打個招呼。

其實她對山崎海的觀感有些複雜。

彩虹大橋附近的海域出現凶獸那一次,她和山崎海乘坐了同一輛公交車。

當時在漫天大雨中看到山崎海打開車窗,一滴水隨著他的指尖隨風飄向遠空,還以為自己自己的錯覺。

後來回到家,看新聞報道說那個章魚凶獸是被某個不願透露姓名的神秘人擊殺,又有傳言說是秋葉原龍王。

她心裡就隱隱覺得那滴水,很可能不是自己看錯了,更可能和那頭海里的章魚怪爆開有什麼關係。

那麼也就意味著,山崎同學很可能是一個超能力者!

腦海中冒出這個想法后,藤原穗香像是發現了大秘密一般連上學都不太敢直視山崎海了,生怕自己太笨被對方察覺。

對方既然隱藏自己…

萬一這個秘密,對山崎同學至關重要,山崎同學不得不痛下殺手滅口的話…

完蛋了!

兩人平時放學還是做得一班公交車,尾隨都是順路的。

母親和父親離婚,家裡除了幼兒園的弟弟連一個靠得住的男人都沒有,那對方深更半夜的潛伏進來恐怕都要慘遭毒手。

藤原穗香的心裡越想越害怕,直到黃金周開始放假,每天不用繼續去學校裡面對山崎海,這才終於稍微放下了心來。

不過黃金周在家,莫名其妙地,藤原穗香發現…自己好像覺醒了。

猶豫了快兩天,她把這個消息告訴母親后。

母親抱著她激動壞了,立刻在能力者協會的網站給她報名,今天來參加能力評析和考級。

可藤原穗香卻沒想到,居然在這裡遇到了山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