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骨頭都能聚集元氣,巡海夜叉活着的時候,佈置洞府,會不聚集大量元氣?

世界大變,元氣稀薄,但洞府的元氣,未必消失了。

畢竟,夜叉骨都能聚集元氣,洞府內,應該也不缺聚集元氣的辦法和寶物。

“你和我說這些,是想讓我帶你去夜叉洞府?”江道明淡淡道。

“這是合作。”黑衣人淡笑道:“夜叉洞府,我已尋到,但想要開啓洞府,還需要一物。”

“什麼東西?”江道明皺眉。

能找到夜叉洞府的位置,此人也算有些本事。

只是,打開洞府,還需要東西,對方來找自己,是懷疑他有?

“夜叉玉佩。” 願許你一人,託付我終生 黑衣人輕笑道:“江殿主,這玉佩應該在你手裏吧?”

江道明打量了他一眼,這才仔細感應,竟是一位六層武者。

價值1命元!

“你覺得,我會給你?” 渡夫成仙:家有總裁初長成 江道明沒有否認,淡淡道。

豪門暗欲:冷麪總裁寵妻上癮 “合作。”黑衣人道:“你拿出玉佩,我開啓洞府,你我二人,瓜分洞內寶物,如何?”

“你覺得,我會與一些妖邪之輩合作?”

江道明冷淡地道:“白日殺的那三人,是你魔雲宗的吧?”

“魔雲宗很大,裏面弟子參差不齊,他們找死,殿主出手,算是幫魔雲宗清理門戶了。”

黑衣人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很平靜。

對於白天黑袍女子三人的死亡,一點也沒放在心上。

“魔門就是魔門,師兄弟死亡,一點也不在乎。”

江道明站起身來,漠視着黑衣人:“如此冷血心腸,我如何敢與你合作?”

“因爲我知道開啓之法,我瞭解夜叉洞府。”黑衣人中性聲音,透露着幾分自信:“在來之前,我已研究過巡海夜叉資料。”

江道明目光開合,沒有言語。

黑衣人繼續道:“巡海夜叉,本是海中龍王手下,擅長控水,統御海族,上古神人,李哪吒,曾用至寶打死過一隻。”

江道明:“??”

上古神人,哪吒?

這個世界,佛門供奉如來也就算了,你跟我說哪吒是上古神人?

“李哪吒?是不是還有金吒,木吒,他父親是李靖?”江道明忍不住道。

黑衣人中性聲音帶着詫異:“江殿主居然瞭解這些上古祕聞,不錯,他父親李靖,有一件寶塔至寶,可鎮殺妖物。”

真有李靖?

江道明一揮手,一罈烈酒飛來,落向黑衣人:“我突然對上古祕聞感興趣,來,和我講講。”

“上古祕聞?你要聽什麼?”黑衣人道:“聽完之後,答應與我合作?”

“不合作,但我想聽。”江道明淡漠道。

“可笑,既然不合作,我爲何要講給你聽?”黑衣人冷笑。

“惜命。”江道明右手輕指黑衣人:“魔雲宗,乃是魔門之人,殺孽無數,暗中窺探本殿主,本殿主不殺你,已是網開一面。”

“你還真是狂妄,你覺得,你能拿下我?”黑衣人冷哼一聲,語氣也冷了下來。

江道明淡淡道:“你想試試?”

話音一落,一股龍象之威席捲而出,如山似嶽的壓力,籠罩黑衣人。

黑衣人面色一變:“我好心來找你合作,不想與你動手,告辭。”

“你走不了。”

江道明五指曲張,磅礴吸力傳出。

龍象擒拿手!

黑衣人體內瞬間爆發磅礴灰色真氣,充滿妖邪之性,抵擋擒拿吸力。

“有點實力。”

江道明淡然道,一手提着酒罈,一手拍向黑衣人。

龍吟象哞,龍象盤旋其中,八方龍象掌!

“很好,就讓我看看,江殿主究竟有多強。”

黑衣人冷喝一聲,同樣提掌迴應。

雙掌接觸,一股陰寒真氣,侵蝕而來,卻被龍象真氣瞬間撲滅。

神聖鎮壓之力,百邪不侵的護體龍象,自動激發。

反觀黑衣人,背後顯化一道黑色模糊虛影,散發着陣陣邪異氣息,陰寒至極。

龍象真氣,陰寒真氣,金黑光芒閃耀,竟是僵持下來。

江道明眉頭一皺,他用了五層後期實力,居然奈何不了眼前人。

真氣再提,五層頂峯。



黑衣人氣勢同樣再次增強一分,真氣越發陰寒,背後虛影也凝實一分。

“十八龍象,確實不凡!”黑衣人冷笑一聲:“但,還差了些。”

說完,黑衣人真氣居然再度提升,陰冷的真氣,隱隱有妖魔虛影顯化,在周身亂舞,嘶吼。

江道明眉頭一皺,抽身而退,沒有動用六層龍象真氣。

黑衣人沒有追擊,漠視着他:“現在你覺得,你還能拿下我?”

“好實力,沒想到,魔雲宗竟來了你這位能人。”江道明淡淡道:“六層頂峯實力,可是魔雲宗聖女?”

“嗯?”黑衣人略顯驚訝:“你竟知道聖女要來?你從何處得到的消息?”

“想知道?上古祕聞說來聽聽。”江道明淡淡道。

黑衣人突然輕笑一聲,道:“不想知道,是江陵郡主到了吧?她在哪裏?不和我合作,是將玉佩給了她?”

“沒有,玉佩依舊在我身上。”江道明沒有藏着掖着:“打敗我,你便能取走。”

傲嬌男神你好壞 “剛纔一掌,你還沒認清差距?”黑衣人聲音冷了下來。

江道明不語,黑衣人實力確實不錯,六層頂峯。

有這份實力的,還了解夜叉洞府,應該是魔雲宗聖女了。

一般聖女這種身份地位很高的人,手裏都有保命底牌,自己雖然自信,但也未必真能殺了她。

還是再想辦法,套些上古祕聞出來。

“你若說的滿意,我可以考慮與你合作。” 「逍遙宗在對抗魔族的過程會是什麼樣的態度,我想時間會給大家說明一切的。」李逸晨說道:「不過接下來的一段不短的時間內我需要閉關與神劍融合,所以在這段時間內逍遙宗的一切事務都將由逍遙宗的祖師杜清處理,而對抗魔族之事也由他統一調度。」

不知為何,一聽李逸晨要閉關五大勢力之人皆有舒了一口氣的感覺,顯然他們寧願面對杜清也不願意麵對李逸晨。

「魔族隨時都可能會出現,所以時間緊迫,我就馬上閉關了,對抗魔族之事,就只有仰仗各位了!」李逸晨說完轉身之際和杜清眼神微微交匯之後,便走了下去。

當然他也讀懂了杜清眼神中叫自己一切小心的意思。

而杜清自然也明白,李逸晨所謂的閉關其實就是離開逍遙宗去與魔族搶奪各種自然之力,而這才是與魔族之戰真正決定勝負的核心。

當初在看著各方勢力齊聚的時候,杜清心裡的確萌發出眾人合力搶奪自然之力的念頭,可是當看到五大勢力的嘴臉之後,杜清不得不認可了李逸晨的選擇。

退出逍遙大殿,李逸晨身影一閃,便向著逍遙峰下直奔而去,對於這次的行動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齊九霄他們在內。

並非李逸晨不信任他們,只是這樣的事情,他們縱然知道了,也只是徒增擔心而餘事無補。

輾轉之間,李逸晨便已經行至逍遙宗的宗門之處,雖然如今護宗大陣已經被開到最高防禦級別,但在李逸晨面前卻是形同虛設,眨眼之間,李逸晨便直接穿過大陣走出了逍遙宗。

「這次補充夠了吧?」剛走出逍遙宗,李逸晨的精神力便探入逍遙聖戒中對劍靈說道。

「還行……還行……」雖然九階之物在劍靈眼中仍然不值一提,但五大勢力的收藏其中可不乏一些聖品,而且這次五大勢力舉家遷移,這其中的數量也到了驚人的地步,哪怕質量差些,在數量的增補之下,劍靈這次的確大補了一番,但頓了一下還是帶著幾分責備地說道:「你小子就不知道再多拖一下時間,他們儲物戒中還真有不少好東西,我都還來不及吃呢。」

「算了,對抗魔族也是一場消耗戰,若是沒有他們吸引大量的魔族,到時只怕我們會更加危險。」李逸晨說道:「對了,你現在恢復多少了?」

「上次的消耗已經彌補過來了,若是把這次吞噬的這些資源消化應該勉強可以達到聖人後期的實力吧!」劍靈道:「不過我沒想到你小子居然把雷神都能拐到手,這次我們就去從雲嶺吧,若是從雲嶺之行順利的話,到時再獲取大地之力,我們應該就可以進入青雲聖地嘗試一番了。」

「對了,紫貂從雷池出來的時候將雷電之力也一起挾帶了出來,此行的途中我們正好可以參悟一番。」李逸晨接著又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雷電本源亦是他的命根,若是他不帶出來只怕不出半月就會死亡。」劍靈輕笑說道:「否則我又怎麼會說可以嘗試去青雲聖地呢?」

「那事不宜遲,我們就抓緊時間吧!」李逸晨說話的同時揮手之間將飛行靈器再次祭了出來。

「你幹什麼?」就在李逸晨剛登上飛行靈器之時,劍靈問道。

「現在時間這麼緊,你不會讓我徒步趕往從雲嶺吧?那可是是在南荒,相隔數千萬里之多。」李逸晨不解地反問道。

「飛行靈器快是快,但現在幾乎所有的武者都聚集在了逍遙宗,你知道青雲大陸有多少魔族嗎?你這樣招搖的駕馭著飛行靈器,你覺得一路過去,我們會經歷多少大戰?」劍靈帶著不屑地白了李逸晨一眼道:「真不知道你這智商當年是怎麼修鍊到破虛的!」

「好像也有點道理,那看來還只能徒步了。」對於自己有錯的地方,李逸晨從來不去爭辯,當即又將飛行靈器收了起來。

「把雷神放到逍遙聖戒來,我與他溝通一下,等我參悟了雷電之力我再反饋給你,這樣也可以省你一些功夫。」劍靈接著說道。

「把雷神放進去?那可是儲物戒指,除了你這變態的傢伙,生命體還能進去?」李逸晨問道。

儲物靈器可儲萬物,但也只能是死物,一旦活物進入其中,那麼瞬間就會死亡,所以從來沒見有人把靈獸放入儲物靈器之內。

「放心吧,有本大人在,你就是把自己裝進來都不會有事!」劍靈輕笑道:「青雲大陸的術煉還是太差了,你這破戒指,本大人已經給你修改過內部的陣法了,現在絕對不會有問題。」

「是這麼嗎?」李逸晨微微一愣,精神力探入逍遙聖戒之內發現此時聖戒中的空間完全大變了一番模樣。

如果說之前的逍遙聖地只是一個單純的儲物空間,只是一件死地的話,那麼現在更像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甚至演化出山川、河流、草原、大漠……而且在某片平原之上,李逸晨甚至看到上邊種植著大量的藥材,而且無一不是九階之物。

「這……這是什麼個情況?」哪怕曾經踏足過聖域,李逸晨也從來沒聽說過誰的儲物靈器中能自成一方天地,且隨身攜帶。

可以說如今的逍遙聖戒中,除了缺少一些生機,已經完全如同一個濃縮版的大千世界。

「將來要進入青雲聖地攝取法則之力的本源,以本大人如今的能力也沒有把握能完全煉化,但將其轉移出來倒也不是什麼難事,那麼龐大的力量自然需要一個載體,否則就我倆,到時被撐爆也不可能容納得下。」劍靈說道:「所以我把你這逍遙聖戒改成一片天地,等我們此行進入從雲嶺獲取大地之力本源加以穩固之後,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這……這樣也行?」原本覺得天下無所不知的李逸晨,此時被劍靈這麼一說,突然覺得到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鄉下小子。

「當然了,若是能夠成功,將來這片天地將是你的個人專屬,其中力量任你調動,到時你則等於多出一個強大的助力。」劍靈似乎對於自己的傑作十分滿意,此時說起也是得意萬分。

「好吧,隨你怎麼折騰吧!」李逸晨微微點頭,表面上雖然淡定無比,但內心對於逍遙聖戒的變化同樣充滿著期待。

「別急啊,這一方天地的好處我還沒說完呢!」見李逸晨沒有接著問下去,劍靈不由有些急了起來。

「還有什麼好處嗎?」李逸晨問道。

「當然了,你看到那片葯園了嗎?」劍靈指著那片被分類種植的葯園說道:「這片天地若是將來充斥滿了法則之力,便可自行演化,若是法則之力強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逆轉時空,到時在這裡邊種植藥材,甚至可以達到剎那芳華的地步,也就是說哪怕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九階藥材也可從種植到成熟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便可,而且山川之中亦可衍生出諸多資源……反正總得來說,就是這裡完全是一個世界的自動運轉,一個屬於你的大千世界,而這裡邊的一切都將只屬於你一個人,怎麼樣?想著就覺得激動吧?」

「我覺得你還是直接說需要我做什麼好了!」看著劍靈不遺餘力的賣弄著這片天地的好處,李逸晨心中頓時泛起一股不安,憑著他對這傢伙的了解,這傢伙無事獻殷勤絕對沒好事。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如今世界初成,空間還極其脆弱,還需要一些力量的支撐,所以需要你幫幫忙,否則這一切都虛有其表……」劍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李逸晨仔細一看,此時的天地中雖然萬物皆已成像,但的確看上去也萬分虛幻,那些山川河流雖然看上去似模似樣,但卻又彷彿隨手一壓都會破碎開來,就連一直懸挂在上空的烈日也感覺不到半點炙熱,倒更像是被人隨手畫上去的一般。

「你說的幫忙是指?」李逸晨試探的問道。

「你不是剛才才在五大勢力手裡敲了十來件九階靈器嗎?」劍靈帶著幾分賤笑地望向李逸晨。

深知劍靈的變態的李逸晨這次可變聰明了許多,從五大勢力手裡敲來的十件靈器他並沒有放入逍遙聖戒,而是單獨放在一個儲物袋中,怕的就是這傢伙什麼時候又不問自取。

「那可是你的口糧?你準備這樣糟蹋了?」李逸晨到沒想到劍靈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些東西我吞下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若是這個大千世界運轉起來,到時沒有人給我搶奪其中的力量,我才能真正的快速恢復,所以我自然不介意了,而且你也說了是我的口糧,我現在只是提前透支,你應該不會介意吧?」劍靈立刻跟著說道。

「你想弄,那就隨你吧!」李逸晨說著直接將那十件九階靈器扔入逍遙聖戒之內。 只見十件九階靈器出現在聖戒空間的上空,緩緩的垂落而下,接著十道靈光從天運神劍之中湧出,分別落在靈器之上。

頓時那十件足以令無數武者為之瘋狂的九階靈器在半空之中,彷彿受到某種強大的力量撕扯一般,在輕微的脆響中崩碎開來,化為無數豌豆大小的顆粒,慢慢的變得虛幻起來,隨即隱入空氣之中。

而此時空間內某種力量微微的波動中,只見各處景象彷彿一瞬之間又凝實了幾分,就連上空的烈日似乎也多出幾許溫暖。

「這就完了?」雖然李逸晨不清楚劍靈具體做了什麼,但他也勉強能猜到,劍靈將十件九階靈器的能量完全分解溶入聖戒空間之內,只不過那可是十件九階靈器啊,若是放在一起足以令五大勢力這樣的存在為之大動干戈,如今就這麼點變化,甚至連水泡都沒有泛起一個就消失了。

面對這樣的結果,李逸晨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九階靈器而已,你還想要有多大的效果?」劍靈雖然有些看不慣李逸晨這般小家子氣,但他還是知道李逸晨縱然踏足過聖域,但當初也只是混跡於聖域的底層,眼界終究還是未能跳出青雲大陸的範疇,如今又有求於他,只得安慰道:「等這大千世界建立起循環之後,像這樣的九階垃圾你要多少,我給你搞多少,現在是投資,你懂不懂!」

「我如果說不懂,你會不會停下來?」李逸晨當即反問道。

「不會!」劍靈白了李逸晨一眼道。

「好吧,那就當我懂了!」李逸晨的眼界的確在劍靈看來不夠高,但付出等於回報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其實此時的聖戒空間需要的能量越多,則說明將來的潛力越大這個道理他也是明白的。

而且當年曾經踏足過聖域的他也深知在青雲大陸頂尖的九階之物到了聖域的確算不得什麼珍貴之物,如今聖戒空間表現出來的這股力量,倒令李逸晨感覺,若是在進入聖域之前,自己能將此空間建立循環,將來進入聖域也許還會多幾分立足的資本,所以此時也只得放任劍靈繼續去搞。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李逸晨相信劍靈不會坑害自己,既然他是為了自己,那麼浪費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何況如果聖戒空間真的能像劍靈說的那麼牛逼,現在的浪費其實也不算什麼。

李逸晨說著與紫貂溝通了一下之後,便將他也放入聖戒空間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