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壯碩的保安拿著一摞表單,湊到前台,臉部微微向下,避開了大堂和前台對自己表情的監控,小聲地對著賓館前台服務員笑著說道:「小慧妹妹,我剛剛值班的時候想了想,咱們過兩天歇班,去那家拉楓寵物店看看怎麼樣啊?我給你買一隻薩摩耶……我聽說它的外號是微笑天使……就養在我的員工宿舍……到時候你可以天天來陪它玩……嘿嘿嘿……」

壯碩的保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一邊假裝和前台服務員對著表單,一邊嘿嘿笑著。

「哎呀……大壯哥哥……我都說啦!現在是上班時間,等咱們下班了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的魔鬼經理有多麼……連手機都不讓玩……」小慧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微紅,一邊拿著筆假裝在表單上寫寫畫畫,一邊低頭無奈地說道。

兩人突然聽到電梯的提示音響了,於是保安咳嗽了一聲,拿著一摞表單快速地離開了前台範圍,假裝巡邏起來。

「先生,我有什麼能夠幫助您的嗎?」小慧語氣和善地說道。

畢竟晚上剛剛目睹了「馬梓軒」的「三寸不爛之舌」,那個魔鬼經理竟然都被說服了。

「你好,退房,我要走了……」馬梓軒語速極快地說道。

也沒有注意服務員對自己說話時的語氣變化,而是一邊說著話,一邊抱著「神獸大人」,一瘸一拐地往賓館門口快步走了過去。

「XXX號退房……請您稍等片刻……我稍後會退給您剛剛的押金,屆時請驗收……」小慧一邊對著對講機下達指示,一邊和馬梓軒說道。

「啊,押金不用退了,我現在有急事兒,就先走了……」馬梓軒此時壓根就沒想要押金找零,話音未落,就已經急切地抱著「神獸大人」,衝出了賓館大門。

「半夜兩點退房,他還真是個怪人……不過不會是把什麼東西弄壞了吧!保潔,保潔,XXX號有什麼異常嗎?沒有啊?好的……」小慧看著馬梓軒抱著一隻肥橘貓慌慌張張的樣子,有點無語……

剛剛還費勁千辛萬苦住下來,現在又不住了。 屠雄,高威,慕容潔三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著趙寶。高威皺眉道「寶爺,在這若大的靈山秘境之中,你要如何去尋找一個樹精?」

「紅紅樹精說它們一族世代鎮壓盤古一族的時候,我就在它身上留下了精神印記。我可以感應到它存在的位置。」趙寶微笑道屠雄幾人露出恍然的神情,慕容潔笑道「呵呵,你說紅紅樹精欺騙你,在算計你,你一樣不是在別人身上做了手腳?」

「我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如果紅紅樹精的家族真是世代鎮壓盤古一族的存在,它所在的地方肯定是最安全的。」趙寶解釋道「這時候還有必要去找一個什麼樹精么?我們一起離開靈山秘境,不去管這裡的事情不就行了。趙寶,你別忘記,我們需要在盤古一族出世之前,去往崑崙仙域的。」屠雄沉聲提醒道「非常有必要。我不希望盤古一族出世,他們太強。」趙寶說出了心中的想法,他要去找紅紅樹精,看有沒有辦法能直接鎮封盤古一族的新靈山。

屠雄攤開雙手錶情誇張道「趙寶,難到你認為,一個樹精真能封印盤古一族?」

「我本來是不相信的,可是這朵還魂花卻給了我準確的答案。還魂樹一族,的確有封印盤古一族的實力。」趙寶看著還魂花堅定道「既然如此,我們就不要耽誤時間了,現在就去找這樹精問一個究竟。」高威贊同道趙寶搖手道「高威,你留在這裡,替我保護慕容潔。我自己一個人去找紅紅樹精。」

「留在這裡保護?慕容潔道友,你還不肯跟我們一起走么?」高威一愣的看向了慕容潔。

慕容潔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趙寶的理解讓她很開心。

「她是個死硬份子。不能將她給封印的話,她都會以元神出竅的方式來拚命的。」趙寶對慕容潔已經極其了解了,這個仁善的女人,決定的事情,你很難去改變,「你暫時在這裡保護她,我找不到封印盤古一族的方法,會立刻回來,讓我們一起將慕容潔制服,帶離這裡。」

趙寶的話,讓慕容潔的笑容漸漸消失。她想要說話,趙寶直接搶先說道「不要給我說人間大亂的事情,盤古一族只要能成功出世,你封印不封印這件法寶,人間都將大亂。那樣的話,你就沒有留在這裡冒險封印這件法寶的必要了。」

說完這句話,趙寶看向屠雄,用眼神詢問屠雄,要不要一起去。

屠雄看著遠方的山岩道「我對樹精沒有興趣,我在這裡替你保護女人。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你還不回來的話,我會強行制服你的女人,逼你跟我一起離開靈山秘境。」

「好,如果你能制服慕容潔的話,我會感激你的。」趙寶笑著飛離而走,雖然對於山岩之下,到底有什麼趙寶很好奇。可是現在最重要的卻是,找到封印新靈山的方法。

趙寶飛走後,屠雄馬上就動了,他飛向了山岩所在的位置。

高威沒有去阻止,慕容潔也沒有阻止,她已經勸說過了,屠雄不聽她也沒有辦法。

「這是……萬魔陣……」飛到山岩上的屠雄驚恐無比的叫喊了一聲,而後屠雄瘋狂的開始轟擊山岩之下的東西,片刻后他安靜了下來。接著他如高威一樣,陷入長時間的寂靜之中。

……

在靈山秘境之中,無法施展時空轉移之術,趙寶只能以游龍步伐來極速飛縱。終於,在傍晚時刻,趙寶飛回到了靈山秘境的入口處。紅紅樹精居然還在這裡,它還在操作的迷幻之陣。

看到操控迷幻之陣,阻止弱者下到靈山秘境之中的紅紅樹精,趙寶心中陰謀論的猜測有些動搖。紅紅樹精,在試圖拯救人類修者的命運,它不像是一個會算計人的樹精。

在趙寶心中無法確信,紅紅樹精有沒有算計他的時候,紅紅樹精轉過身來道「趙寶道友,你是來找我的么?」

聽到這話,趙寶心中的無法確信直接消失了,他眼中凝出了殺意。他一伸手,直接將紅紅樹精給探抓到了身邊,「看來是我低估你了,這種情況下,你都能發現我的存在。」

趙寶身上有通天神木做成的箱子,他的修為氣息與生命氣息都是跟天地融合在一起的,一般人是無法發現的。

「趙寶道友,你身上有我的生命之花。你在什麼地方,我都可以感應到的。」紅紅樹精沒有驚恐,它平靜的說出,讓趙寶怒火上升的話。

「你果然是在算計我!」趙寶惱火的運轉靈力,將紅紅樹精的一根樹枝捏碎焚燒道紅紅樹精的臉譜上,露出痛苦的神情,面對憤怒的趙寶,它心酸道「趙寶道友……我沒有算計你……我真是按祖規辦事,才送你生命之花,因為知曉盤古一族存在的人,並且進入靈山秘境的人,就是我族的盟友……」

趙寶沒有讓火焰繼續燃燒到紅紅樹精的其它部位,他沒有準備斬殺紅紅樹精,他只是要教訓一下這個敢算計他的樹精。

「我帶著你生命之花所經歷的事情,你都知道?」趙寶冷靜之後問道「對,我知道,所以我來到這裡等待趙寶道友的到來。」紅紅樹精晃動著樹身,化身為一個妙齡少女可憐道趙寶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面對可憐兮兮的紅紅樹精,趙寶冷哼道「不要以為裝可憐,就能平息我的怒火。你最好有辦法解決我想要做的事情,要不然我就鎮壓你。」

紅紅樹精沒有收起可憐之色,它嘟嘴道「趙寶道友,你不要這樣凶好不好?慕容潔姐姐不是說了么?我的還魂花救了你一命,這足以證明,我沒有惡意……」

「哼,還魂花救了我一命不假。可以也讓盤古一族的人認為,我是還魂樹一族的人了。你應該知曉,這行的情況,會給我帶來怎麼的危機?」趙寶冷哼打斷紅紅樹精的辯解,同時他警告道「還有,慕容潔不是你姐姐,不要在這裡攀親戚。」

紅紅樹精委屈的不說話了。

「別裝啞巴,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告訴我,你有沒有辦法封印新靈山?」趙寶看著一臉委屈表情的紅紅樹精冷聲道「有!」紅紅樹精抬起臉很肯定的回答。

「真的有?」趙寶臉上冷意消散了。

「嗯,真的有。可是能不能封印新靈山,要看趙寶道友,有沒有實力將我族的封印天符,移出一道去封印新靈山。」紅紅樹精肯定道「封印天符?這東西在哪裡?快帶我去過去。」趙寶欣喜若狂道進入靈山秘境之後,一直保持沉默的桔子,忽然間開口道「趙寶師兄,你要小心一點。封印天符連大帝都可以傷到,不是輕易能挪動的。」

「桔子,你知道封印天符?這是天界的東西么?」趙寶心驚道桔子沉默一會後,才傳念道「我不會告訴你太多東西,我只能告訴你,我爹被這東西傷過。」

聽到桔子這話,趙寶只覺一股寒氣從腳底下直衝腦門。桔子的確沒有多少什麼。可是只是最後一句話,就足夠讓趙寶警覺了。妖帝都被傷過,這封印天符,可想而知有多麼恐怖。

「趙寶道友,你怎麼不跟著我走啊?」桔子的話,讓趙寶下意識的停下腳步,紅紅樹精見趙寶沒有跟上,不由催促道「來了。」趙寶眼中閃過一婁殺機,如果紅紅樹精是想要利用封印天符對付他,他會在危機降臨之前,先將這紅紅樹精給斃掉。

紅紅樹精沒有察覺趙寶的殺機,它一面前行,一面提醒道「趙寶道友,封印天符非常可怕。你待會不要去勉強,我的一個又一個親人,都是因為想要去挪出一道封印天符,去封印新靈山而死的,我不希望看見你也是這樣的下場。」

紅紅樹精的話,讓趙寶心中的殺機消失,不過趙寶的警惕卻不會鬆懈了。這一個紅紅樹精已經算計過他一次,他需要小心行事,不能被其麻痹大意。

「還魂樹一族,真的只剩下你一個人了嗎?」趙寶沉聲問道「嗯,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所有的親人都耗盡壽元而亡了,我爺爺曾經對我說過,盤古一族已經接續了氣運,他們強盛了,我們就會滅亡。」紅紅樹精傷感道「樹精要繁衍後代,只需要分出一部分樹根應該就能完成了?這樣的話,你們這一族怎麼會凋零成這樣?」趙寶無法理解道趙寶的話,讓紅紅樹精面紅耳赤,紅紅樹精小聲道「趙寶道友,你會這樣說,說明你不了解精怪類的生靈。我們已經開啟了靈智。已經脫離了普通樹木的行列。我們想要有後代,也是需要陰陽相合的……」

「呃……原來是這樣啊。」趙寶也覺得有些尷尬了,不過這時候他想起了色色的天歌樹精,如果他將這紅紅樹精鎮壓的送給天哥樹精做妻子,那傢伙會不會歡喜的瘋掉?

「嗯,是這樣。」紅紅樹精聲音小的蚊子都快聽不見了。

「紅紅樹精,你們還魂樹一族,能跟其它樹精通婚么?」趙寶聽到這話,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馬梓軒此時的心思全部在「大師」會怎麼幫助他,以及自己為什麼那麼倒霉的猜想之中,沒有關注自己的腳,也沒有注意周圍的情況。

肥橘貓「燒雞」感受到一種能量波動,就在馬梓軒即將走到的一棵樹附近。

於是它半眯著眼,悄悄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眼珠轉了轉。

捂著自己的肚子喵喵叫了起來,同時在馬梓軒心中說道:「沒事兒,不要說話,趕快回拉楓寵物店。」

…………

在馬梓軒經過之後十幾秒,那棵樹的樹梢上好像顯現出了一塊扭曲的透明物體。

「異盾蛇23報告!剛剛從賓館里衝出來的,只是一個抱著貓的人……他沖向了一家剛剛開門的寵物店?哦……二樓是寵物診所……可能是貓得了什麼急病吧……暫時無異常……」一陣若有若無,分不清男女老少的聲音,從扭曲的透明物體中傳出。

…………

此時拉楓寵物店的捲簾門已經打開,明亮的燈光透過玻璃門,打在了門口的地面上。

津市深沉的黑夜環繞中,這燈光在馬梓軒的眼中顯得是那麼的溫馨、可靠。

馬梓軒剛剛進門,一看到洪楓,就慌慌忙忙地叫喊道:「大師,我回來了!您一定要救我啊!」

肥橘貓「燒雞」若無其事地打了個哈欠,從馬梓軒懷中跳了下來,在地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莫慌……待我問問你身體中的這位朋友……別裝了,我知道,你早就已經醒了……」洪楓說道。

「唧唧、唧唧,踏馬地!你是誰?你怎麼能控制住我?我是怎麼被困在這團能量中的?你這是什麼能力?」馬梓軒的嘴巴一張一合,用憤怒地語氣問道。

「大師,剛剛不是我在說話……您救……」馬梓軒驚慌地說道。

「呵呵,莫慌……我先把你的腳治療好……」洪楓不慌不忙地說道。

宏都拉斯對馬梓軒的腳部施展聖光法術:次級恢復術。

現在隨著貓貓狗狗們提供的聖光能量愈發強大,明亮橘黃色的聖光之力效果也越來越強了。

「誒!真的不疼了啊!我還感覺不到疲累了!大師,您真乃神人也!」馬梓軒驚訝地叫道。

「這位『老鼠』朋友,剛剛你也感受到了吧,外邊那些人,他們在追你……」洪楓此時一派高人風範,不慌不忙地說道。

「唧唧、唧唧,胡……胡說,你怎麼知道他們就是在追我呢?再說我才不是什麼老鼠呢……」馬梓軒的嘴巴一張一合,沒有底氣地說道。

「天機不可泄露……」洪楓此時越來越像是一位世外高人了。

宏都拉斯在心中說道:「廢話,燒雞剛剛在進門之前就告訴我了,門口那股未知能量波動出來時,你這老鼠慫了,所以我們現在唬你的……沒想到他們還真是在追你,嚇得洪狗子剛剛都差點激活了店裡的防禦機制!」

洪楓急忙在心中反駁道:「宏都拉斯你凈放屁!我那才不是嚇得!那叫防患於未然,你不也是急忙施展了大型的聖光屏障,籠罩住了整個寵物店嗎……」

宏都拉斯嘲諷道:「切,我才不和你這個狗子爭呢……你實在是太苟了!」

此時一些貓貓狗狗陸陸續續地從店鋪後邊的窗戶進來了,宏都拉斯靈魂離體去指揮那些動物。

經過馬梓軒的時候,一些靈魂組成的細線擦過了他的身體。

「馬梓軒」頓時渾身抽搐起來,高聲叫喊著:「唧唧、唧唧,不要殺我,我就是老鼠!他們就是在追我……大人您饒命啊……」

一股尿騷味頓時從他身下散發出來。

「莫慌,莫慌,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殺你……你老實交代吧,不要讓我用其他法門……」洪楓不慌不忙地說道。

上前一步,伸出一指,點住了馬梓軒的額頭,並讓宏都拉斯用聖光之力清潔了一下他—要不然一會兒也是洪楓擦地……

心中說道:「宏都拉斯,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兒?這老鼠怎麼嚇成這個德行了?」

宏都拉斯也納悶地心道:「誒嘿!我哪知道啊……我剛剛就是想去指揮那些動物,讓他們都繞遠從後邊進來,別讓外邊那些人發現異常……」

洪楓心道:「難道是你的靈魂觸碰到他了?是了……這還是你第一次觸碰到人類吧?難道產生了什麼未知的反應?」

宏都拉斯心道:「誒嘿!還……還真不是,我之前……在警察局時好像還碰到了一個濃眉大眼、身材魁梧的冷麵壯漢……不過他當時沒什麼反應啊……」

洪楓在心中怒吼道:「你之前怎麼不跟我說啊!」

宏都拉斯弱弱地心道:「這不我一直把靈魂細線拉的高高的嗎……後來也一直沒碰到過人類,我也就沒想起來告訴你……」

洪楓無奈地心道:「算了,你的跳脫……我已經習慣了,下次還有什麼事兒,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宏都拉斯心道:「沒問題,苟……洪楓……」

洪楓心道:「你說會不會是你剛剛回到現代社會時聖光能量不強,而今晚這個老鼠是在咱們大本營,還有大量的貓貓狗狗持續不斷地提供聖光信仰之力呢……」

…………

洪楓和宏都拉斯兩人在心中對話,速度非常快。

「唧唧」此時不知道洪楓是在詐他,感覺身上的衣服乾淨了不少,心中大驚。

只當現在面對的是一位神秘強者,急忙控制馬梓軒的嘴喊道:「唧唧、唧唧,回稟大人,剛剛我的確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動,那種感覺跟我晚上自爆分身時,炸的其中一個透明人是一模一樣的,難道他受傷不嚴重?而且他們知道我沒死?是了,我之前就一直跑不了,分身還被他們用奇異的手段抓住了,逼得我自爆分身脫身……現在我雖然自爆了一個分身,但是我不一定能逃得過那些人的追蹤。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我沒想害人的……我願意為您願效犬馬之勞,我的能力很有用的……」 唧唧看了一眼老神神在在的洪楓,內心中思緒連轉:「唧唧、唧唧,我剛剛雖然處於自爆分身之後,又附身這個小白臉的虛弱狀態……但是這位強者竟然能用不知名的方法完全壓制住我,我還沒有感覺到什麼能量波動外泄……這說明他對能量的控制已經達到了化境……我剛剛不在他身邊,都能感覺到他的能量對我深深的壓制……而且這位強者明顯是個人類啊,又不是我的種族天敵……難道說他的能量已經龐大到無法想象了嗎?還有這股時不時傳來的危機感……難道他的強大已經讓我對他的危機感知,直接達到了我的種族天敵水準?要不然我先假意投降,以後……」

洪楓此時不慌不忙地說道:「這位『老鼠』朋友,你剛剛說的太亂了,而且不要再動什麼小心思……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組織好了語言再說一遍……」

唧唧聽了大吃一驚,急忙控制馬梓軒的嘴喊道:「唧唧、唧唧,大人饒命……小鼠不敢了!小鼠交代……小鼠剛剛的確是有苦衷的……小鼠只是剛剛晚上實在餓的不行了!路過新能源高新科技產業園區,感受到那裡的能量比較集中,想過去偷吃一點情緒波動……」

在場的人大概了解到了「唧唧」今晚的驚險歷程,還有它的奇怪能力。

【唧唧的能力:隨機剝奪對方的一種情緒,轉化為召喚獸。

召喚獸的能力與唧唧耗費的能量成正比,對方實力越強,體內能量越龐大,該情緒(如悲傷、憤怒)越強,轉化為的召喚獸就越強。

不過要注意實力越強的人,以及過於強烈的情緒,唧唧可能會被轉化召喚獸耗費的能量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