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內我保證你們的身體素質能夠增強兩到三倍,但以後這種對身體的增幅會漸漸慢下來”

夏楓的話立刻令三人兩眼放光,都緊盯着他,令這貨感覺**一緊

“靠—都滾一邊去,你們這都什麼眼神,老子可不是玻璃”

“嘿嘿,老大”男爵一臉奸笑

“幹嘛?”

“我記得以前我們一起出去玩,你好像從來沒碰過女人吧?所以是不是玻璃還真不好說”

“你小子膽子很肥嗎?看來我要找機會好好操練操練你了”男爵的話戳中了夏楓的軟肋,他惡狠狠地盯着男爵說道

“別啊-老大,這話不是我先說的,碉堡和狼人都說過”這小子想禍水東引的話立刻招來碉堡兩人的怒視

令人蛋痛的魔神訣,害得自己被這三個小子調侃,夏楓極度鬱悶,他陰沉着臉說

“那就等下一起操練”

Www •ttКan •C○

隨後安排公子在附近幫着三人租個住處,他們住在咖啡屋不方便……

等到夏天神清氣爽離開咖啡屋後,三個鼻青臉腫的難兄難弟相扶着出門

“FUCKYOU,老大太無恥了,盡往臉上招呼,這讓我怎麼出門泡妞啊?”男爵頂着兩個大大的熊貓眼大發感慨

“你這魂淡活該,誰讓你嘴賤,害的我跟狼人也跟着受罪”碉堡抱怨着 夏楓鑽進淋浴室,企圖衝個涼水澡澆滅心中的浴火,不過一番努力後,感覺效果很差,因爲貝娜惹人的嬌軀一直在他腦中揮之不去,看着依然保持着敬禮姿態的小夏楓他一陣無語

看來需要去修煉一會兒,才能讓它消停下去,夏楓連內褲也懶得穿了,穿着肯定束縛的有些不舒服,他披上浴袍,走進自己的房間

額—身穿睡衣的小丫頭居然一臉怒容地盤腿坐在自己的牀上,正惡狠狠的表情盯着自己,這什麼情況?

“過來—”小丫頭此時的表現猶如女王

“額—小丫頭這麼晚還不睡覺,有什麼事嗎?”夏楓撅着屁股,卑微地像個奴才一樣慢慢朝前挪去,不撅屁股沒辦法,小夏楓現在還保持着敬禮的狀態

“坐”小丫頭表情嚴峻地拍了拍身前的位置

“不用了,我站着你行,有什麼事您說”浴袍裏連內褲都沒穿,這貨此時如何敢坐,故作客氣地回答

“那你老實交代,那個什麼貝娜到底是怎麼回事?”小丫頭的語氣很嚴厲

“什麼怎麼回事?”

“她是什麼身份?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她爲什麼現在來找你?都要老老實實地一樣樣說明”小丫頭語速很快,臉上帶着怒氣

額—這小丫頭查戶口嗎?搞的跟個警察似的,夏楓正在心裏埋汰呢,小丫頭繼續說道

“回答以前要仔細想清楚了,我們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靠—還真當是警察辦案嗎?

“那個-那個貝娜是我在國外的同事,一直對我有好感,不過我一直沒答應她,這不—就追到華夏來了”夏楓一臉委屈地忽悠小丫頭

“真的?”

“當然,比真金還真”

“你在國外工作過?”

“是啊,在國外呆了兩年”

“幹什麼工作?”小丫頭刨根問底

“那個-那個清潔工,對,就是清潔工,打掃垃圾的”夏楓腦中一轉說道,心想我確實是清潔工,不過打掃的是垃圾人類

“你確定?”小丫頭臉上帶着狡黠的壞笑,令夏楓直犯嘀咕,不過依然嘴硬道

“確定”

“你說謊,貝娜這樣的條件能去做清潔工?你騙鬼去吧”小丫頭一臉鄙夷

“額—貝娜是主管,她自己又不親自幹,管理好我們這些清潔工就行了”夏楓繼續狡辯

小丫頭歪着腦袋盯着夏楓,這貨繃着臉,最終心裏充滿不確定的小丫頭選擇不再糾結這個問題,繼續問道

“那現在貝娜已經住進來了,你準備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夏楓有些奇怪

“不是你說貝娜是因爲對你有好感,所以才追到華夏來的麼,我問你怎麼辦?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怎麼會呢!我沒騙你,怎麼辦-怎麼辦—”夏楓腦中一轉

“暫時先讓她住着,等到她慢慢發現我跟他不合適她自然會放棄的,你覺得怎麼樣?”

“不怎麼樣”小丫頭白了他一眼繼續說

“如果那麼容易放棄,她就不會輕易追到華夏了,這事沒那麼簡單”

“那你說怎麼辦?”夏楓好笑的看着她

“讓我好好想想”小丫頭把手臂支在腿上,手掌託着尖尖的小下巴,秀眉輕皺,身子前傾着,透過低開的領口,一片雪白立刻進入站在牀邊夏楓的視線

好看,這丫頭每次洗澡後都不穿內衣,不知道她是不是裸睡,耷拉着眼皮子的夏楓沒注意到自己正在流口水,而且下方的帳篷越支越高,由於入神造成身體漸漸直立,已經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趨勢,猙獰的龍頭若隱若現

“有了”小丫頭猛地直起身子,嚇了這貨一跳,感覺下面一陣清爽,低頭一看,靠—小夏楓破簾而出了,立刻彎腰擡頭—

還好,滿目生輝的小丫頭沒注意到,否則丟人丟大發了

“什麼有了,你有了?幾個月了?”夏楓急忙下意識的說話掩蓋尷尬的表情

“小楓哥哥你耍牛氓,我要去告訴霓裳姐”小丫頭立刻聽明白夏楓是在調侃自己,馬上祭出殺器

“跟你開玩笑呢,趕緊說說想到什麼辦法了”這貨急忙忽悠她

“我們大家都不要理她,時間久了,讓她自感沒趣,自然就待不下去,這個主意怎麼樣?”小丫頭一臉自得的賣弄

“這個主意好,還是小丫頭聰明”夏楓違心的恭維她

“既然你也認爲這個主意好,那我現在就去通知霓裳姐和商嬋姐”小丫頭一躍下牀,朝門口快步走去

“都這麼晚了,她們估計睡了,明天再告訴她們不一樣嗎?”夏楓勸道

“不行,這件事要當做重大問題來認真對待”小丫頭頭也沒回地說着話開門出去

夏楓上牀盤腿坐下,看着伸頭出來的小夏楓心裏一陣感慨:

終於把這丫頭對付走了,趕緊處理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吧

“啪嗒”一聲門響,小丫頭再次衝進屋來

“對了,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

夏楓手忙腳亂的拉浴袍遮掩着,小丫頭奇怪地問

“你在藏什麼?”

夏楓苦着臉說

“沒藏什麼?我這不是準備脫衣服睡覺嗎!對了,你還有什麼事?”靠—差點露餡

“你借我的養顏膏還沒還我呢!差點忘了”小丫頭理直氣壯地說

“明天,明天一定還你行嗎?”

“不行,你不會是想賴賬吧?”小丫頭立刻古怪地看着他

“怎麼會呢”

“那就馬上兌現你的承諾,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小丫頭趾高氣揚地說道

看來跟她糾纏不清,夏楓索性一躍而起,走到旁邊打開衣櫃,拿出三瓶養顏膏塞到她手中

“就剩這些了,都給你”

“真的就剩這些了,我看看”小丫頭不知足,就要堅持着看還有沒有,夏楓如何會同意,因爲裏面還剩一瓶他準備明天送給貝娜的

兩人一個要看,一個就不想讓看擋着對方,小丫頭抱着三瓶養顏膏已經被佔住了雙手,於是就用後背去頂夏楓,轉身時一瓶養顏膏終於脫手朝地面跌落—

夏楓下意識就想幫着接住養顏膏,疏忽了兩人的安全間距,小丫頭也下意識地彎腰想去接住,翹起的小PP正對着夏楓,夏楓探身接住養顏膏的同時,感覺自己的分身進入一個緊繃的間隙

“哦—”控制不住的舒爽**脫口而出

小丫頭感覺一股滾燙緊抵在自己的雙股間,立感渾身緊繃,很不舒服

“什麼東西頂着我了”小丫頭不滿地說道,同時騰出一隻手來朝身後摸去—

夏楓大驚失色,這要是讓小丫頭抓住,那就丟盡老臉了,他立刻後退一步,強忍着離開後的失落和不捨急忙說

“是槍,我忘了把槍放起來了”

最終忽悠着把小丫頭推出門,夏楓立刻上牀靜心凝神,平復躁動的心緒,壓制邪火— 興沖沖的小丫頭返回自己的臥室,放下手中的養顏膏,順手扯了下身後的睡袍,因爲她感覺到雙股間夾了睡袍很不舒服

不對!小楓哥哥說謊,槍怎麼會是熱的,那是—

丫頭的小臉瞬間紅欲滴血,渾身痠軟無力,口中不停嘟囔着

“臭小楓、壞蛋小楓、死小楓、色狼小楓…..”

早餐時,小丫頭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不時偷看一眼夏楓,但對方的表現卻讓小丫頭窩火,因爲這貨把以前不時猥瑣關注自己的目光,轉投在了貝娜的身上

貝娜今天依然是一身職業套裝:黑西服、黑短裙、黑絲襪,西服低開的胸口能看見紅色的內衣,那一抹豔紅包裹的雪白被擠成醒目的溝渠,能亮瞎所有男人的眼睛,自然也吸引住了夏楓這個牲口的目光

“謝謝霓裳妹妹的早餐”貝娜沒吃兩口,就客氣地放下餐具說道

“大言不讒,也不知道有沒有霓裳姐大就叫妹妹”小丫頭忍不住開始發起衝鋒

“呵呵—小丫頭放心,我肯定比霓裳大,這點不用質疑”

“請叫我小雪”小丫頭不客氣地繼續

“小雪”霓裳輕輕開口,令小丫頭賭氣地低頭,有仇似的用筷子把面前盤子中的煎蛋夾的稀巴爛

“我接下來要忙着準備我的工作,會早出晚歸幾天,霓裳妹妹就不用準備我的早餐了,等忙過這幾天我請大家吃飯”貝娜再次優雅地開口

“那小楓你去幫貝娜拿下房門鑰匙,在我房間的櫃子上”霓裳安排

拿上鑰匙的貝娜戴上一個碩大的墨鏡出門,高貴的舉止猶如一個歐洲中世紀上流社會的貴婦人

去教室的路上,小丫頭陰沉着小臉誰都不理,夏楓索性讓自己拉後的更遠些,給趙復國打去電話

“上次的藥再幫我準備一份,儘快送來”

這小子當我是倉庫保管嗎?趙復國早上的好心情立刻消逝無蹤,他沒好氣的說道

“你小子注意點影響,不要讓我壓力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