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 這一戰可謂是風險之大,但是沒有辦法,放著大量的靈魂不煉化,那不是易文的作風。

靈魂太弱,悟性太差,是易文當前面臨的最為主要,也是最為棘手的問題。

他必須將其儘快處理掉!

魂石,則是最快,也是最好的辦法!

故而,明知道大量煉魂肯定會受到煞氣影響,甚至是迷失神智,可易文依舊如此做了!

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此戰雖說險些讓易文丟了小命。但收穫,卻是沉甸甸的。

且不說在黑三角滅殺的古山幫和白鯊城的修士,他們的靈種,儲物袋,成為了易文的私有財產。光是白鯊城坊市內的店鋪洗劫,那都是一筆易文從未有過的資源!

最為主要的,還是大量靈魂煉製而成的魂石!這種能夠提升修士靈魂的東西,才是不可多得的好寶貝!

一處簡陋的山洞內,易文悠悠的醒了過來,在他的身旁,嘯天靜靜的趴在地上。

感受到了易文的蘇醒,嘯天微閉的雙眼豁然睜開:「醒了?你這傢伙恢復能力還當真是快速,其他的粹皮初期的修士都沒有你這般的恢復能力!」

嘴裡說著,嘯天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易文,圍繞著其躺在地上的身軀轉悠了起來,彷彿要把易文看個透徹一般。

身子一動,全身上下傳來了一股劇痛。任憑易文心志堅定,嘴裡還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悶哼,臉上露出了吃痛的神色。

「我昏迷了多久?」易文強忍住劇痛,一粒血氣丹服下,開口問道。他的心裡還牽挂著海石城。

「不久,才半日的工夫而已,沒有睡個一天,已經讓我十分吃驚了。」嘴裡說著,嘯天對著洞穴的一旁看去,那裡,還有著一人。

正確的說,是還有著一具屍體。

正是那名古山幫的修士!易文昏迷過後,比人的屍體以及法器,易文的雙手大劍,都被嘯天一股腦的全部搬了過來。

「這傢伙應該不窮,所以,他的屍體我當然沒有放過,特別是那件銅鐘,雖然只是高階法器品質的寶物,但用處卻是不小,用來陰人絕佳!」

嘯天嘿嘿笑了起來,然後一臉臭屁的說道:「像他這種角色,等到嘯天爺爺再突破一個等級,分分秒就搞定他!你真是太弱了,居然差點栽在他的手中,真是丟我神獸秘境虎的臉啊!」

嘯天的馬後炮,易文懶得去計較,它的脾氣怎樣,這段時間的接觸,易文心裡早已有數。

當前要做的,就是趕緊恢復傷勢,然後取出石封劍!

海石城驚變,他肯定要回去出上一份自己的力量。可如何讓自己出力到最大化,才是易文當前所在意的。

要說在短時間裡再度突破一個境界,將修為提升到築基後期,那明顯是不現實的。

煉體術提升到粹皮中期,也沒有那個時間!

如果非要在短時間裡讓自己的戰鬥力再度提升一個層次,易文個人覺得,石封劍才是首選。

不過這石封劍能不能幫到自己,易文自己也不敢肯定,只能活馬當做死馬來醫了。

服下了血氣丹,易文快速的煉化了起來。同時,自身丹田內的靈力運轉,也在為易文恢復起了傷勢。

有丹藥,外加靈力對傷勢的修復,這速度可比易文昏迷時,身體自動修復快出了倍許。

易文療傷,自覺無聊的嘯天也收起了吹噓,無精打採的嘆氣了一聲,然後趴在了地上,閉目養神了起來。

一個時辰過後,易文身上由於雷擊而焦黑的皮膚開始一塊塊的脫落,露出了嬌嫩新生的肌膚。片刻的工夫,壞死的皮膚全部煥然一新,在易文盤坐的身下,焦黑噁心的皮膚鋪了一層。

這時,易文的傷勢雖然並沒有全部恢復,但已經不再那麼疼痛,行動能力恢復自如了。

沒有再繼續療傷,療傷的事情,可以在趕回羅蘭山的路上再實施。當前易文要做的,便是將這次所得到的所有戰利品都清點一遍。

這不是易文守財,而是很有必要如此做!

全部清點一遍,各種符篆丹藥以及法器,易文心裡就有了一個概念,一旦與人廝殺起來,可以將其充分的利用。

戰利品驚人,這一次的清點,耗時居然勝過了易文之前療傷的時間。

各種修鍊資源,暫時用不著的,現階段能夠使用的,現階段已經完全沒有價值的,易文一一將其歸類好,收入儲物袋中。

縱使易文早有心裡準備,還是被眼前的財富嚇了一大跳。這筆財富,至少抵得上海石城兩個月的總收入了!那小小的儲物袋,即將面臨著裝不下了。

他貴為易家二公子,但又何時擁有過如此多的資源,並且還是種類齊全的修鍊資源!

特別是其中一部功法玉簡,裡面所記載的功法,正是讓易文無奈了兩次的,這對易文來說,可是一個意外之喜。

想想也是,此修士竟然會的修鍊玉簡呢!

的厲害之處,易文早就領教過了。雖然每次施展,對施展者的損傷都不小,需要燃燒全身的精血,這一個不慎,不僅是精血虧空身體受到重創那麼簡單,搞不好,自身本以穩固的境界也會隨之跌落!

但是,弊端相比長處,那可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畢竟,和自己的小命相比起來,損失全身精血,有可能會面臨著境界跌落,這又算的了什麼呢!

,不錯的功法,易文當然不準備放過。不過,眼前修鍊此功法的時間段不太合適。因為他沒有那個時間。

他悟性有限,修鍊功法的速度太過緩慢,海石城還等著他回去出一份力,所以只能將暫且的放下。

提到悟性,大量的魂石,易文同樣將其歸類到了暫時用不著的一類之中。不是易文用不著,而是當前的易文,同樣沒有時間煉化它。

雖然心裡急不可耐,但易文只能強忍下來,等到海石城風波過去之後再說。

除開丹藥、符篆、法器、妖獸內丹、功法以及靈藥材等等的各種資源,靈石的數量,易文也得到了一筆不小的數目。

經過清點,易文如今儲物袋中的下品靈石,已經高達六千多塊!這筆數目,對於未到黑三角之前的易文來說,可是一筆天文數字!

有了這筆靈石,開始羅蘭山秘境是完完全全沒有半點問題了!

殺人奪寶,果然是最快的致富之路。但獵殺對方的同時,自己也要做好被別人獵殺的準備。致富雖快,可一旦跌倒,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的生命!

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粒專門用來療傷的「歸元丹」,易文毫不猶豫的將其服下。

歸元丹,乃是築基期修士用來療傷的丹藥,它雖說無法補充修士體內流失的氣血。但是,卻能做到快速修復修士身體內外的傷勢。其價值,要遠遠勝過低階的血氣丹。

這歸元丹,正是易文這次得到的戰利品丹藥之一,之前已經服下了血氣丹,虧損的氣血正在逐漸的恢復,如今又服下了一粒歸元丹,兩者相輔相成,對易文的傷勢恢復效果更好。

從新換了一套衣服,易文手掌從腰間的靈獸袋撫過,喚出了白虎獸,然後一個翻身而上,看向了下方的嘯天,道:「上來,我們出發。」

「這麼快?你不恢復傷勢,可也要我睡上一覺啊!」嘯天睜開雙眼,嘴裡大聲抱怨道。

「上來睡。」

「好吧好吧,真是怕你了。記住,這次的戰利品,所有的內丹都是我和小白的!別以為你清理戰利品的時候我沒有看見,是不是又得到了一瓶聚氣丹?況且,還有那麼多的靈種,你如果連妖獸的內丹都要與我和小白搶,那就太不夠意思了!」

嘯天站起身來,一副什麼我都知道的模樣,對著易文大大的談起了條件。易文胯下的白虎獸,聽到內丹兩個字眼,虎目頓時閃閃發亮了起來,舌頭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都是你們的。」易文倒是沒有反對,開口說道。

正如嘯天所說的一樣,這一次所有戰利品當中,又得到了一瓶聚氣丹,這對築基中期的他來說,可是快速提升修為的絕佳丹藥。算上大量的靈種、魂石以及其他的修鍊資源,嘯天僅僅開口只要內丹,根本不算過份。

「這可是你說的哦!」嘯天虎臉上露出了笑容,四肢一躍跳到了易文的肩頭,然後道:「我和小白可只要了內丹,真是便宜你了!不過,這些東西只是低階修士需要的渣渣而已,嘯天爺爺我才不會在意呢!」

對於嘯天的臭屁,易文理所當然的選擇了無視,輕拍了拍白虎獸的後背,嘴裡淡淡道:「出發。」

「嗷!!!」

白虎獸嘴裡發出了一聲呼嘯,四肢躍動,身形頓時如同一道白色流光衝刺了出去!

推薦和收藏很重要,請各位書友順手投一張,順手收藏一下,小子跪著謝謝您了! 219、

瞧見皇上對廿廿這麼冷淡,點額面上倒看不出什麼來,可是十公主反倒有些不落忍了。

「汗阿瑪……」十公主上前抱住乾隆爺的手臂,「廿廿可是女兒的侍讀~~」

乾隆爺瞧了十公主一眼,「嗯,朕當然知道。怎麼著,你是想說朕健忘了?」

廿廿自己心下卻反倒因此而更自在,連方才冷不丁見點額和十公主的拘謹都沒了。

不多時十五阿哥也趕到了。

十五阿哥先給乾隆爺行跪安大禮,回頭又先問點額的身子可吃得消。

「看了一個頭午的戲,我原本還想著向汗阿瑪求個情,午後就放了你去歇著吧……」

點額含笑低聲道,「今兒是阿哥爺的好日子,妾身一點兒都不累,倒比阿哥爺還高興呢。」

.

當著點額和十公主的面兒,乾隆爺賞一對新人:朝珠一盤,古玩五件;面簪三塊,簪花八對,鈿邊一分,拴扮手巾一條。

其中朝珠一盤、古玩五件是賞給十五阿哥的;其餘的面簪、簪花、鈿邊、拴扮手巾都是女人家的飾物,自是賞給廿廿的。

這些恩賞,全都是有定例的。十五阿哥和廿廿這麼賞,其餘皇子和福晉成婚也都這麼賞,並沒有任何的特別之處去。

十五阿哥和廿廿自是千恩萬謝,點額也陪著含笑起身一併謝恩。

皇上賞完了,十公主早按捺不住,趕緊叫了使喚太監捧著禮盒進來。

「廿廿是我的侍讀,如今又成了我的嫂子,說句實誠話,我都該給廿廿預備一份兒妝奩去才成!故此我今兒啊,可是給廿廿攢了好些東西!」

旁的金銀不稀罕去,倒是十公主紅著臉抽出一條念珠來,塞進廿廿的手裡。

「十五阿哥……咳咳,這個,我直到汗阿瑪將廿廿指婚給你,我才忽然想明白這念珠兒的來龍去脈!」

「我當初只知道這念珠怕是你給廿廿的,可是我沒當回事兒,我都不知道十五哥你跟廿廿竟有這樣的緣分,故此我當初就給拿走了……」

「咳咳,我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是太蠢了。我現在就還給廿廿,我這項還得給十五阿哥和廿廿你們兩個賠個不是……」

十公主說者無心,廿廿心下便是咯噔一聲,趕忙攥住十公主的手,「公主……都過去了,別再說了。」

廿廿邊說,邊抬眸望住十五阿哥。

倒是十五阿哥淡淡地笑了,伸手握了握廿廿的手腕,看她戴上那素刻的念珠。

「原來這念珠是在你那啊,小十,你個小淘氣。我說我當年送出去的東西,怎麼沒見人家戴出來呢。」

十五阿哥說著走到點額身邊來,與點額並肩而立,含笑凝視點額的眼睛。

「……你們駁了我的面子不要緊,可是那念珠彼時可是福晉幫我選的。我是不知道你們小女孩兒家都喜歡什麼,故此從五台山拿回來那些東西之後,便都交給福晉,叫福晉幫我選。」

「小十,你可害廿廿被你大嫂子誤會了去啊……」

點額看著十五阿哥,便也緩緩地笑了,「可不嘛。我也想過,或許我也是年歲大了,挑的東西太老氣了,倒叫廿廿不喜歡了。」

十公主趕緊說,「所以我說嘛,我今兒必須得把話說開了,給十五哥、兩位嫂子都道歉呢!」

倒是乾隆爺出了一會子神,忽地遠遠說,「……朕這個老人家愛說些前塵往事,你們一幫小孩兒家家的還到我老人家面前來倚老賣老,嗯?」

「剛過去幾年的事,還拿出來說個沒完。小十,這是你的不對!」

幾人一聽,都趕緊行禮請罪。

.

正說著話,魏青奇從外頭走進來,神色略有些不對。

乾隆爺雖說見天兒的自稱老眼昏花了,卻還是一眼就叨著了。

乾隆爺哼了一聲,「怎麼著,有事兒要回?」

魏青奇忙道,「不是皇上的事兒,而是……」

他瞟了十五阿哥一眼。

乾隆爺點頭,「嗯,說吧,趁著他們都在。」

魏青奇跪倒,「回皇上,回十五阿哥、十五福晉、側福晉,方才十五阿哥所兒里送來信兒,說是,說是十五阿哥所兒里的關格格,不好了……」

一聽是這事,十五阿哥便一皺眉,上前拉了一把魏青奇的衣袖,示意魏青奇別在皇上面前說這事兒。

此時乾隆爺已是八十老人,這會子最忌諱在面前談這些生老病死。

魏青奇自也明白規矩,扭開了身兒,壓低了聲音才說的,「……太醫說,怕是,留不住了。」

魏青奇口中的「關格格」,便是十五阿哥的侍妾關佳氏。

關佳氏與劉佳氏是最早被放到十五阿哥身邊兒伺候的使女,都是在點額成婚之前的。

劉佳氏誕育了大阿哥,關佳氏則誕育了大格格。

大格格生於乾隆四十五年四月十一,結果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便夭折了,虛齡不過四歲。

關佳氏在大格格夭折之後,也是心力交瘁,傷了身子去。這些年都不能再伺候十五阿哥,便也再沒能有孩子來沖淡失去大格格的傷痛。

點額先一個踉蹌,幸虧廿廿出手扶住。

點額黯然垂下眼帘,「……她是勉強支撐了這些年,可終究是熬不住了。」

她抬眸望十五阿哥,哀哀道,「看到她如此,我便彷彿看見了我自己。」

十五阿哥也攥緊點額的手,「你別胡思亂想。」

乾隆爺問,十五阿哥忙上前稟告,只說所兒里有事,需要先行告退。

乾隆爺便也沒有深問,自放他們一家人先走。

小轎行在宮牆夾道里,廿廿親自扶著點額。

點額拼力撐著不肯垂淚,卻還是將廿廿的手攥得登緊,「……她可千萬要熬住,千萬。我還欠她一個承諾,還沒來記得實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