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 腳下一空,影煊一路快速往下墜去,根本沒有一丁點時間催動體內靈力進行平穩著落,很快就重重摔在地面上了。

「呃…骨頭是不是斷了啊?」

躺在地上的影煊嘴裡一陣模糊不清的痛苦呢喃,極力掙扎一番終究還是沒爬起身來。

即使本身體質比起同階靈修者已經算是很強橫了,但卻依舊無法承受這從如此高度墜落下來的強烈痛苦。

「不行,得快點救人了,否則這人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成屍體了。」

躺了一會的影煊,終於想起了此時懷裡還抱著人,終於再次一運力,滿臉痛苦地就掙扎著爬起身來了。

他其實早就感受到這人體內似乎滲透進了一股劇毒,而且已經蔓延的不淺了。

將懷裡的神秘人往身旁的石壁輕輕一靠,影煊緊緊咬著牙關,猛地一抬手快速往自己後背幾處就是一陣狂點,在一陣輕微的悶哼聲中,他那幾處摔得錯位的骨頭硬是瞬間被他拍回去了。

快速撿起掉落在腳邊還微微泛著寒光的月影短刃,收入鞘中,影煊就快速走到倚躺在石壁旁的神秘人。

影煊快速蹲下,望著眼前的神秘人,瞳孔中不覺閃過一絲異色,他快速抓起神秘人的手,雖然剛入手給影煊一股軟如無骨的滑膩感覺,但影煊卻絲毫沒有再多想,只是迅速感受神秘人此時傷勢如何。

「果然中毒了。」

「應該是那頭母赤焰烈虎利齒上的劇毒。」

感覺到神秘人的確是中了毒后,影煊頓時就猜測出真實情況了。

「傷口在哪?」

想到這的影煊,連忙伸手開始在神秘人身上尋找傷口了,果然很快救讓他摸索到女孩左肩上的一處還在緩緩流溢鮮血的傷口了。

見已經找到了滲入劇毒的傷口,影煊略微思索就快速從腰間皮革袋中掏出了賞金任務卡,手指觸摸著卡面輕輕一點一拉,散發著亮光的投影畫面瞬間就飛出賞金任務卡面,懸浮在了影煊面前半空之中。

原本四周漆黑無光的環境瞬間被賞金任務卡的投影畫面給照亮了不少,至於有了亮度的洞穴地底具體景象,此時的影煊就絲毫沒有什麼興趣和閑心去仔細觀察了。

反正他早就四散開來一股靈力,確認了此時身旁幾百米內並沒有任何生命能量波動。

借著身前半空之中所懸浮的投影畫面散溢出的光亮,影煊輕輕拉起神秘,讓其趴在自己腿上,快速找到剛剛那處在其左肩頭的傷口。

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影煊自己抽出腰間月影將神秘人傷口那塊長袍覆蓋之處的布料一刀削去了。

一來是他根本不想去脫這個莫名有些熟悉感的「男人」衣服,二來他也懶得再多費時間去拖下對方那裹得極為嚴實顯的十分臃腫的長袍了。

將月影隨緣插在自己身旁,影煊借著頭頂投影畫面的光亮,仔細向神秘人受傷中毒的左肩頭看去了。

左肩頭的確有兩個不深不淺的齒印,此時已經發黑,並且那片黑色明顯還在蔓延。

不過看了還沒有被毒素蔓延到的地方后,讓影煊略微有點詫異,就是這人的皮膚居然看上去比他還要光滑白皙,估計長得應該也不比自己差吧?

這倒不是影煊自戀,他的長相無論是在之前萊夕大陸還是現在這個世界,可以說總是被身旁人認為是極度俊美、無人可及的。

而且這種現象在影煊從煉祭山上那處不知名的地宮中醒來之後似乎越加強烈。

讓原本長相就極為俊美的影煊,顯的更加俊俏絕倫了,之前就連夢汐都經常笑著調侃他,說要是與影煊比起相貌俊美,就連她自己都慚愧不如。

影煊也覺著自己的外貌太過於那啥了,在這種黑暗世界長得太好看,尤其還是個男孩子,那可根本算不上什麼好事。

所以影煊向來能不顯露自己的真實容顏,就盡量帶著兜帽遮掩,一切就像之前在萊夕大陸滄嵐城那樣,畢竟他可不想某天又被什麼人尾隨。

再回過來看神秘人左肩這不深不淺的齒印。

雖然那頭母赤焰烈虎並沒有咬得太深,但依舊釋放出利齒間的劇毒,再加上這人一直被兩頭中階赤焰烈虎追殺,根本沒有機會將毒素逼出。

反而因為一路極速逃跑,強行運轉體內的靈力,導致毒素越滲透越深了。

「這赤焰烈虎的毒…應該對我沒效吧?」

輕聲低喃自語一聲,影煊抬手一撩遮掩在自己面前的兜帽蓋沿,淡紫色的瞳孔中像是經歷過什麼決斷一半,快速閃過一抹異彩,終於下定決心俯身低頭向著那處傷口靠近。

畢竟有著之前在萊夕大陸那邊世界凶獸森林嗜血毒蛛那次遭遇,再加上血意·影火前不久新進化升階,似乎衍生了一種極其強大的免疫毒素功效。

嘴緊貼著神秘人左肩頭的傷口,一連動用靈力吸取傷口深處的毒液,影煊居然是完全將其吸入口中,沒有絲毫的吐出。

其實開始影煊就有了個很大膽的猜想,那就是這中階母赤焰烈虎的齒間劇毒可能對自己並沒有效果。

要知道,之前那次與中階毒絲雙頭蛇廝殺搏鬥,影煊就中了一次劇毒。

就當他以為自己就要玩完時,卻突然感到體內湧現一股溫熱,慢慢的那股溫熱衍變為熾熱,最後居然釋放出了紫色焰流,然後他就絲毫感受不到體內還有任何毒的存在了。

因此影煊猜測,那血意·影火隨著新的一次進化升階,或許衍生了某種吞噬化解劇毒的功效。

所以影煊現在就湧現一個瘋狂大膽的想法了,那就是驗證自己的猜想到底是否正確。

他知道自己體內藏有紫色火焰,他這個瘋狂的舉動不僅可以試探出自己是否可以免疫劇毒,還可能激活體內的紫色火焰。

「嗯—哼~」

被影煊親密接觸傷口一連長時間的吮吸,昏睡中的女孩居然情不自禁發出一聲低沉的嚶嚀,聲音之中女孩子那股獨特的嬌聲嬌氣瞬間盡顯無於了。

可影煊卻似乎並沒有發覺這聲音中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原本他距離女孩這麼近,按理說就算極度虛弱昏睡中的女孩那聲悶哼極其微小低弱,憑藉他那超常的敏銳力應該頓時就發現了。

可是因為影煊一直在感受著自己體內吸入毒液后的細微變化,所以並沒有發覺。

女孩傷口之內的毒液因為滲透入時間並不長,再加上女孩雖然沒有去治療但卻多少出力勉強壓制,所以滲透的還並不全面深入,在影煊動用靈力后一番吸收,大部分已經被吸取出來了。

沒多久,影煊已經能嘗出自己口中有股腥甜味了,看來是毒素已經完全吸取出來了。

抬起頭的影煊,快速從腰間皮革袋中拿出一卷紗布,那是他出攬月城夢汐事先放在其中的。

拿出紗布的影煊,伸手就想將還昏迷著趴在腿上的神秘人輕輕弄起來,讓「他」先倚躺在石壁上,再給「他」包紮傷口。

畢竟這是個「男的」,他可沒有那方面特殊嗜好,還是極為抵觸的,吸完對方傷口中毒素的影煊,已經一連嘔吐好幾次了,雖然並沒有吐出什麼。

眼下他也不想再讓這人繼續這麼親密趴在自己腿上了。

「嗯?這是……」

一手把住對方的又肩頭,一手撐著對方的左胸前,影煊卻突然覺著撐著對方左胸的手好似入手感覺有些不對勁。

好像…有一團柔軟之物被他握在了手心。

滿臉疑惑驚愕的影煊,手居然一時間接連多次輕輕揉捏了許久,這完全是他下意識的舉動。

「嗯~」

依舊還陷入昏迷中的女孩,因為影煊的舉動,再一次發出了一連串的嬌聲悶哼,這一次影煊可就聽的清晰無比了。

「是…女的?」

滿臉驚愕的影煊頓時就知道自己那隻手心握著的柔軟之物是什麼了,臉上頓時浮現一抹窘態,趕緊鬆開了自己的手,讓其輕輕倚靠在了石壁旁。

快速將自己背後耷拉著的兜帽一來,完全遮掩住了自己滿是窘態的上半張臉,只略微顯露出了嘴以下之處。

帶著一股強烈的罪惡感,影煊小心翼翼給倚躺在石壁旁的女孩包紮好了傷口,強烈的罪惡感居然讓他一時間忘記了繼續感受體內的細微變化。

畢竟一開始他居然絲毫沒有發覺這個人是個女孩,還略微帶著芥蒂的幫對方吸取了傷口中的毒液,以為自己吃大虧了,卻沒想到是自己佔了人家女孩大便宜了。

「對了,如果是女孩,為什麼會有股莫名熟悉感?」

終於回想起先前自己剛看見這個女孩的第一眼,莫名其妙突然湧現一股怪異熟悉感。

想到這的影煊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求知慾與好奇心,輕微抬起手,緩緩向著女孩的臉伸過去了。

女孩整個面容都被緊緊包裹住了,唯獨顯露出一雙眼睛,可是因為受傷中毒昏迷,此時她的雙眼也是緊緊閉著的。

影煊一時間,無比想知道這個女孩的真實面目,想知道她到底為何會給自己一股莫名熟悉感,又是自己很久之前認識的哪一個人。

「你想死?」

一聲冰冷至極的聲音驟然響起。

就在影煊抬起的一隻手緩緩伸向女孩遮掩住的面龐時,原本緊閉著雙眼的女孩猛地睜開了眼睛,與此同時她抬起的手速度極快地就抓住了影煊那隻伸來的手,隨之就是猛地一扭。。

PS:一更奉上,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未完…待續……』 「你想死嗎?」

一道驟然極度冰冷的聲音,突兀響起,原本昏迷沉睡中的女孩猛地睜開了雙眼,那雙淡紫色眼眸泛著強烈寒光,死死盯著影煊。

影煊見此剛略顯驚愕神情,只見自己那隻伸向女孩臉龐的手已然被對方死死抓住了。

讓影煊有點覺著奇怪的是,這女孩傷口中的劇毒明明才剛被自己吸出來,可眼下靈力似乎完全恢復了,一時間影煊雖然極力一震,避免了對方將他那隻手強行扭斷,但卻也並沒有立刻掙脫開來。

慢著!這股靈力波動、這女孩似乎……

早先因為女孩受傷中毒,再加上一直只顧著逃避那兩頭赤焰烈虎的瘋狂追殺影煊並沒有刻意去探測這女孩的真實靈力等階。

可眼下兩人近距離接觸,再加上女孩顯露出極其強烈殺意的那一瞬間,居然讓影煊清晰察覺到了女孩的強大靈力波動。

雖然以他現在低階靈師的等階還沒辦法大致探測出女孩的真實靈力等階,但影煊可以肯定對方靈力等階已經高於低階靈將了。

雖然對方說話聲中透露著極度的清冷,但影煊還是不難從女孩那清脆悅耳的聲音中感覺出她年齡與自己相差無幾,甚至可能還沒自己大。

十五六歲就達到靈將實力,不得不讓影煊感到驚愕不已。

「我並沒有惡意,只是好奇你為什麼把自己臉遮掩的這麼嚴實,想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樣。」

話音剛落,影煊卻並沒有強行抽回自己被對方死死抓住的手,只是看了看對方那隻抓著自己、顯的格外白皙滑膩的手,又望了望對方那散溢淡紫色寒光的眼眸。

「你是誰?」

「是你…救了我?」

聽了影煊的解釋后,女孩淡紫色的眼眸上下仔細打量了他一番,在確認了他並沒有什麼惡意,並且靈力等階也只有低階靈師1級后,顯然態度緩和了不少,但話音依舊顯的清冷無比。

「我叫諾亞。」

「的確是我救了你。」

影煊微微一點頭,他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就報出了自己的假名字。

畢竟他就沒打算把「影煊」這個名字透露給別人知曉,即使是與他關係已經極為親密的夢汐,他一直也沒有相告。

在影煊看來,眼下還是不要輕易透露出自己的真實姓名比較好。

畢竟他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要是透露自己真實姓名后,被某些有心之人暗中調查,那將會給他帶了很多不必要的大麻煩,再說他已經頂著諾亞那個名字了,不然就繼續頂著隨波逐流吧。

「多謝相救,剛剛抱歉了。」

女孩神色微微一變,最終鬆開了死死抓住影煊的手,聲音清冷地說到。

「抱歉,即使是你救了我,我也不能讓你看我的真實面目。」

「不過你放心,我會付出豐厚報酬的。」

女孩聲音清冷地說到。

「為什麼遮擋這麼嚴實,難道你……」

聽了女孩的回答后,影煊顯然覺著有點摸不著頭腦,說實在的他只是想見識一下女孩的真實面貌,看看究竟為什麼會給自己一種意外熟悉之感。

一時間,影煊甚至有點懷疑這個女孩之所以把自己臉遮掩的這麼嚴實,是不是因為她臉上有啥見不得人的傷疤胎記之類的。

「哼!你不是一樣遮掩的這麼嚴實嗎?」

看著影煊整個面目幾乎都被兜帽給死死遮掩住,只外露白皙無比的下半張臉,女孩不禁也冷聲說到。

「如果你想看,我不介意暫時撩起兜帽,只不過你……」

一邊說著,影煊抬手就作勢想要撩起兜帽,似乎一點都沒有聽出女孩話里話外的拒絕之意。

「哼!用不著,我不看。」

女孩見影煊居然絲毫聽不出自己話里話外的拒絕之意,冷哼一聲頓時語氣中顯露出的寒意越加強烈了。

「……」

影煊一時間簡直無法弄清這女孩的真實心思。

這也完全怪不得影煊,原本在萊夕大陸那邊世界他就不是那種對男女感情極為細膩的男孩,再加上失去了心臟后,他對人之間的情感感悟以及把控就跟顯的白痴了。

可以說他智商很高,但情商卻因為某種特殊原因,已經缺失差不多十分之九了。

「滴滴滴滴——」

就在兩人因為那番對話而弄得氣氛滿是尷尬之時,一直懸浮在影煊頭頂半空之中由賞金任務卡放出的投影畫面,頃刻之間居然發出一陣急促機械提示音,並且還伴隨著一陣強烈的光芒閃爍。

「A+高級懸賞任務—擊殺中階8級赤焰烈虎兩頭,完成情況:任務失敗。」

「任務目標已被未知人類靈修者擊殺。」

影煊和女孩頓時被這一陣冰冷機械音吸引了注意力,兩人所表現出的神情也是各不相同。

女孩聽了賞金任務卡投射出的畫面提示音后,先是微微一愣,緊接著如同猜到了什麼一樣,淡紫色眼眸中快速閃過一絲欣喜。

而影煊則是一臉的驚愕不已、不可置信。

要知道那兩頭傢伙並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那可是兩頭中階頂峰8級的凶獸巨怪,而且還是高位族的赤焰烈虎。

距離賞金獵人系統自主發布接領那個擊殺兩頭中階赤焰烈虎的A+高級任務可沒過多久。

依照影煊的推算,那兩頭中階赤焰烈虎此時應該追到自己兩人前不久掉落的那處地方了,也應該是在那被人擊殺的。

可前後時間相距應該不超過半個小時,到底是什麼人將那兩頭赤焰烈虎擊殺的?

在半個小時快速擊殺兩頭中階8級的高位族赤焰烈虎,雖說這兩頭畜生事先不知何種原因受了不輕的傷,但要想在半個小時之內快速將兩頭聯手的中階赤焰烈虎擊殺,根本不是什麼簡單事情,除非——

除非出手之人靈力等階位於靈王境,而且還可能處於中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