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市也是二堂主你努力了好幾年的勢力,你要不想因為三少爺的胡作非為讓你的勢力縮水一半,可以脫離三少爺這次的任務組,跟我們一起,保證大少爺讓你的人跟你的貨物完好無缺的回到京城。」分隊隊長氣定神閑的開口。

跟程饒瀚的人一起走,就表明站了隊,二堂主一生忠心於程老爺子,這一點他做不到。

他決心要用程雋這次錯誤的行動來叫醒程老爺子。

只是程饒瀚的舉動在他意料之外……

二堂主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一直被當成背景的程木在情況之外,他還非常淡定的喝了一杯茶:「我要先回去了,秦小姐還有事找我,二堂主你明天要準時到。」

聽程木這麼淡定,二堂主心中一動,他希冀的看向程木。「三少他疏通關卡了?」

程木一臉茫然:「什麼關卡?」 觸林(好吧,咱承認咱的確不怎麼會起名,嘎=。=)

觸林是留守電石礦的獸羣頭領,電石礦整塊半徑五公里左右的龐大領地,在嘎嘎之前的調理之下已經很安全,所以,這一百隻觸手嘎嘎獸在嘎嘎離開並選出了頭領觸林之後,都開始了安安穩穩的生活。

(真是令人羨慕的生活啊。)

每天看着日升日落,感到肚子餓了就結伴外出咬幾隻動物,閒暇時練練觸手纏繞啊、利爪揮擊啊、尾錘敲打啊神馬的,日子過得悠閒無比。

而在這種情況之下,一百隻觸手嘎嘎獸,包括頭領觸林都長得膘肥體壯。

熟話說飽飯思嘎欲,雖然還沒到進食期,但某些觸手嘎嘎獸似乎已經閒的蛋疼,開始騷擾另外一些健壯豐滿的雌性觸手嘎嘎獸,爲其布種天下的野望(大霧)添磚加碼了。

觸林身爲頭領,當然不會像那些普通個體一樣騷擾其它雌性觸手嘎嘎獸了,因爲雄性的嘎嘎頭領之前也從不對雌性觸手嘎嘎獸下手。

身爲頭領,這些頭領觸手嘎嘎獸也不得不按習慣穩定自己。

當然,它們到了繁殖期還是會付出自己的行動滴。不過更爲主要的是……

嘿嘿……

身爲武鬥勝利者的觸林,它自己就是隻雌性的觸手嘎嘎獸。(哦呵呵呵,掩嘴=0=)

吼叫着趕跑了兩隻不懷好意跑過來大獻殷勤的雄性觸手嘎嘎獸,觸林鬱悶地撲在銀白色電石礦上,繼續自己的睡眠保存營養。

正在觸林半睡半醒之間,山下的觸手嘎嘎獸們突然嘈雜起來。

這些混蛋,就不能安靜點嗎!

觸林憤怒地擡頭向着下面吼叫,然後張開迷糊的雙眼查看情況。

因爲吼叫並不是面對強敵的驚慌,或是面對敵人的殺意,所以觸林並不擔心出現什麼事。

我可憐的睡眠啊,纔剛躺下兩個日升日落。

怨念在腦海中產生,但突然,觸林又清醒了過來,然後專注的盯着下方。

嘎嘎頭領!

首富從日常遊戲開始 一個獸羣之中的頭領,一般都是最受歡迎和崇拜的個體,而所以理所當然的,也是在異性個體中最受關注的那隻。

觸林也是雌性,雖然同樣是頭領,但在所有觸手嘎嘎獸眼中,嘎嘎纔是最大的頭領。好吧,於是咱們就叫它大頭領吧。(怎麼聽着像山寨老大啊,囧)

在觸林看來,獸羣中只有大頭領嘎嘎是最適合自己的,但讓雌性觸手嘎嘎獸們幽怨的是,嘎嘎完全無視了它們。而長時間之後,這些個體也就放棄了。

但觸林看來屬於小部分倔強的個體之一,(只是對其它個體看不上眼吧=。=)特別是在它搶到頭領之位後,就對其它雄性個體,採取了和嘎嘎對雌性個體一樣的完全無視態度。

彈起身子,觸林立即衝下山坡向嘎嘎奔去。

……天降分割~點……

帶着混合部隊的嘎嘎終於趕到了電石礦,迎接自己的是一堆豐滿的觸手嘎嘎獸樣生物,如果不是對方傳來的波動和感覺,嘎嘎搞不好會誤認爲電石礦已經被另一種生物給佔領了。

“這些傢伙營養還真是充足啊。”

酸溜溜的感慨着,嘎嘎看了看己方一隻只苗條健碩,對方一隻只豐滿健壯的觸手嘎嘎獸,不斷進行着對比。

“當初咱選的電石礦還真不錯,嘎嘎。”

很快,嘎嘎就再次對自己的英明決定表示滿意,如果不是自己將它們留在這兒,它們會長這麼健康嗎?

不會。

身爲主意識,嘎嘎放棄了優厚的巢穴,毅然帶領着獸羣爲明天而努力。這是無私的,充滿對物種感情的,值得表揚獎勵的偉大行爲。這一刻,嘎嘎被自己的無私奉獻精神所感動了。(掌聲……)

身旁的觸手嘎嘎獸似乎察覺到頭領又一次陷入妄想之中,稍稍拉開了雙方的距離。

而此時,反倒是那八隻冥獄蝶更有吸引力。這些沒見過這樣大飛行生物的觸手嘎嘎獸們,此時正圍着幾隻翩翩飛舞的冥獄蝶好奇的打量着。

動物的思想都很單純,此時即便已經二級大腦,但無論身體、意識還是智慧都只是普通動物而已。

冥獄蝶已經與嘎嘎完成了友好交流,除了那隻最年長的冥獄蝶,其它七隻都是一蛹化就與觸手嘎嘎獸們生活在一起。而且,現在的觸手嘎嘎獸們,都已經獲得了對冥獄蝶毒素的一定抗性,所以只不過短短一會兒,雙方關係就開始穩步提升。

當嘎嘎發現這隻獸羣的頭領觸林到來之時,冥獄蝶們已經在獸羣中穿梭飛舞,與觸手嘎嘎獸們玩的不亦樂乎。

這是什麼生物,沒有敵意?

觸林和反應較慢的觸手嘎嘎獸先後趕到,然後都疑惑的看着這些飛舞的蝴蝶。而由於嘎嘎和其它觸手嘎嘎獸對這些蝴蝶的態度,觸林它們也沒有對蝴蝶們表露出敵意。

幾個繁殖點加上電石礦這處巢穴,總計就已經建立了八塊,但此時加上電石礦的一百隻觸手嘎嘎獸,嘎嘎也只有一百二十七隻觸手嘎嘎獸可用。

一路上計劃了一下,嘎嘎打算在電石礦靠北,之前驅趕動物時到過的最北處,建立一個三十隻的巢穴,然後再在電石礦與幻靈領地之間找一處,建立第十個巢穴。

這樣一來,電石礦只留下六十隻留守,嘎嘎自己則帶領着剩下的一個小隊,加上它自己共八隻的觸手嘎嘎獸,作爲機動小隊時不時到各個巢穴巡查。

而當主線任務完成,繁殖出新的蛋時,嘎嘎就將返回編輯空間休息,而這一次除了對物種進行進化外,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熟練的對電石礦獸羣進行分割,但稍稍麻煩的是,留守電石礦的頭領卻選擇和嘎嘎一起行動。

“一起來就一起來吧,也就是重新選一下頭領的問題。”

“咦,真好選厲害的個體作爲咱的小隊成員的說,嘿嘿,就這樣定了。嘎嘎親衛隊,成立!”(撒花=0=)

並沒什麼自覺的嘎嘎抱着無所謂的態度將這個頭領分入了自己的小隊,然後在留守的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和四隻冥獄蝶疑惑的目光中,昂首挺胸的向北方移動。而之前一直隨自己行動的二十七隻經驗豐富的觸手嘎嘎獸們,則大多留下來保護電石礦。

“電石礦可是重中之重口牙!反倒咱自己是半不死之身。”

四隻冥獄蝶和一個小隊八隻觸手嘎嘎獸打頭,浩浩蕩蕩的六十多隻觸手嘎嘎獸開始向北方移動。

※※※

無盡山脈邊緣,某幻靈甲蟲領地。

鋼幻靈(咱承認這時正好想起剛大木=。=),它是這片幻靈領地的頭領。

在無盡山脈之中,幻靈甲蟲是一個強大的物種,雖然數量稀少,但它們通過控制甲蟲和影響普通獵食者的行動,大多處於某塊領地的食物鏈上層的位置。

但幻靈甲蟲極不團結,除了繁殖期,基本上無法看見一隻以上的幻靈甲蟲待在一起。

而鋼幻靈就是這樣一隻幻靈甲蟲,大致長成後,它便離開了繁殖出自己的巢穴,然後依靠不斷收攏繁殖出的一百多隻的雙鐮甲蟲,佔有了這座高山周圍的一大片領地。

當然,它自己並不會去計算這個數字。

一般而言,佔有這樣領地的幻靈甲蟲都會悠悠閒閒的過日子,將自己的身體養的白白胖胖,腦滿肥腸,但鋼幻靈……嘛,也是這樣的。

此時的鋼幻靈還是青年期,直到現在,鋼幻靈都帶着雙鐮甲蟲蟲羣佔着這座山,同其它幻靈甲蟲一樣每天過着悠悠閒閒的日子,但是某天。

某些事情,改變了它剛剛養成的習慣。

這天,正在山頂曬太陽的鋼幻靈,遠遠望見了一隻體型龐大的巨無霸。

它是生活在無盡山脈邊緣的一隻史詩生物,即便在鋼幻靈眼中已經算高大的雙鐮甲蟲,也只稍稍高過對方腳背。

這些巨無霸每天四處遊蕩,幸運的是它們脾氣一般很好,只是會在餓了的時候,才隨手抓起一隻身旁的動物填一下肚子。

這就是巨無霸?

雖然有時也聽見過它們的巨吼,但這還是幻靈第一次見到這種生物的本體。

好奇心冒出來之後趕都趕不走,幻靈擺動着自己還沒有因爲營養過剩而過度肥胖的身體,一步步越過幾塊岩石,選了一處高地開始觀察巨無霸。

此時巨無霸所在的位置是鋼幻靈旁邊的一塊領地,那也是一隻幻靈甲蟲佔有的,而且不久前那片領地的幻靈甲蟲似乎還和更北方的一隻幻靈甲蟲幹過架。

這時,對方應該正窩在洞穴中休息。

一天到晚打個什麼勁啊,好好在自己領地上曬太陽不久可以了。

對於那些思想複雜的幻靈甲蟲,鋼幻靈一隻都是持鄙視態度,打來打去雙方都半斤八兩,有什麼意義了。

這時,一聲巨吼傳來,鋼幻靈看見剛剛坐到地上休息的巨無霸,毫無預兆的突然爆發出無邊的吼叫,聲波甚至吹歪了它旁邊的樹木,然後,這隻巨無霸兩手捂住下方,搞笑的學着蹦蹦獸(某兔子類似生物)在那塊領地上跳來跳去。

巨無霸的體重可不能小視,地面隨着這隻巨無霸的跳動不斷震動,甚至連鋼幻靈所在的岩石都有些鬆動,嚇得它急忙爬下岩石,趴在一邊不敢作出任何動作。

此時,無數的動物正在這隻巨無霸的跳動下四下奔逃,而山上的碎石也不斷滾落,砸倒了無數的花花草草和某些倒黴的動物。 二堂主的心瞬間落入冰窖,「不疏通關卡,我們人、物都過不了檢……」

「怎麼會?有雋爺在,那些東西都可以當做不存在。」程木正色,畢竟雋爺在機場胡作非為也不是第一次了。

程家三少是個傻的,連他的手下都是傻的……

分隊長看著一臉淡定的程木,不由嗤笑一聲,還當這裡是京城?所有人都會看程家太子爺的臉色?就算是在京城,你也過不了檢,更別說是在c市了。

當做不存在?你能怎麼當做不存在? 武煉巔峰 當機場背後的人不存在?

分隊長看了程木一眼,譏諷的笑笑。

他也懶得聽下去了,既然二堂主不聽他的勸說,他也不再勸說,直接離開了書房。

程木也喝完了茶,他把茶杯放下,等分隊長關上了門,他才看了二堂主一眼,「記得,明天你的手下、物品,七點起飛,你們要準時到達我給的地點。」

程木第一次這麼嚴肅,二堂主也有些被他震到了,下意識的點頭。

等程木也離開之後。

二堂主的手下才過來詢問,他憂心忡忡的:「二堂主,明天真要拿所有兄弟跟貨物一起去嗎……大少爺不幫忙,我們會不會全折在那裡?」

若全折在那裡,對二堂主來說是極大的損失,他回到程家本家就幾乎沒了勢力。

二堂主還在思索,他也在糾結,目光正好碰到程木剛剛喝過的茶杯。

他忽然整個人一頓。

連忙站起來拿過了程木喝的茶杯。

嘩啦——

茶杯立馬掉在桌子上,碎成了幾片。

什麼樣的力道能把茶杯不動聲色的捏成這樣?

明朝小公爺 二堂主回想著程木說過的話,他手一拍桌子,想了好半晌,眸色震震:「明天早上去機場!」

**

門外。

程木一出來,就低頭,面無表情的發消息給秦苒——

【秦小姐,我為什麼不能當著他的面把杯子捏碎,其實我還能捏的更碎!我偷偷的捏碎了,但這樣他會不會不知道那是我捏碎的?我不是白捏了?】

秦苒不理會他。

程木很著急,又去問程金。

程金:【……】

他讓程木閉嘴。

**

翌日,早上五點。

秦苒程雋這一行人出發,江東葉跟他們一起回去。

一下樓,就看到停在院子中央的私人飛機。

江東葉看了眼程雋,「雋爺,不要告訴我,這個就是我們今天的交通工具……」

程雋把秦苒的箱子遞給程木,聽到江東葉的話,他漫不經心的看他一眼,「你不喜歡飛機可以不坐。」

江東葉連忙否決,「當然不是,只是我記得各大城市都有限飛令,我怕我們會被拘留,這種事我們在京城干就夠了,c市會不會太張揚了?」

聽完,程雋看了他一眼。

江東葉自動理解了他的意思:這也叫張揚?

江東葉:「……」

你,好,囂,張。

他複雜的跟著程木一起坐到了私人飛機上,一路上戰戰兢兢怕被炸下來,沒想到四十分鐘后安然無恙的到達了機場,江東葉也是恍恍惚惚。

「你們雋爺什麼時候拿到了飛行令?」江東葉抹了一把臉,看向程木。

程木更加驚訝:「飛行令是什麼?」

江東葉觀察了一下程木的臉色,發現他是真不知道,才眯著眼看程雋離開的方向,他怎麼覺得這次來c市,哪哪兒都不對勁?

機場服務人員先帶了江東葉跟程木去了乘機通道,跟普通的乘機通道不太一樣……

並沒有檢查江東葉的行李……

也沒辦登機牌……

江東葉心底一驚,他剛想詢問機場服務人員,卻看到程木十分鎮定十分尋常的,還禮貌的把自己的東西遞給了空姐,讓她去辦託運,似乎習以為常。

「江少,你怎麼了?」程木看了江東葉一眼。

本來想說話的江東葉選擇閉嘴,也沒有再問什麼,而是跟程木一起故作鎮定的去登機:「……沒什麼。」

**

機場物檢1區。

程雋還在慢悠悠的排隊買奶茶。

這個時間點機場的人不少,程雋前面有十幾個人。

「我們先去找你那個堂主吧,」機場人多,秦苒沒排隊,就站在他身側,不由往下壓了壓帽子:「六點半了,待會他們上飛機時間來不及。」

「夠的,」程雋一手插在兜里,懶懶的收回了看奶茶的目光,「他們不會有多少人的。」

又一算,清冷好看的眼眸稍稍眯了眯,不緊不慢的開口:「大概也就二堂主跟他的心腹,二三十個人,留十分鐘給他們就行,放心。」

程雋也守時,他說七點,自然不會讓人多等。

秦苒頓了一下,她抬頭望了望他,「你還算過?」

「自然,」前面一個人走了,程雋往前挪了一步,見秦苒不知想什麼,還頓在原地,他伸手把人拽過來,漫不經意的:「我大哥的人會在裡面作梗。」

秦苒「哦」了一聲,她瞅了瞅前面的人,算了下時間,他們要買到奶茶,差不多距離七點只剩十分鐘。

她不由仰了仰頭,嘆氣,「雋爺。」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程雋瞄她一眼,「說。」

「我不想喝了。」

兩分鐘后,兩人到達物檢一區內部。

二堂主跟手下一行人正在裡面,煩躁不安。

程木昨晚特意提醒了七點出發,所以他們五點就來了,畢竟他們不少東西要經過例檢。

這麼多人一個小時過檢的話肯定不夠。

然而他們五點就來了,等到了六點半也沒看到程雋跟程木的影子。

「二堂主,三少說七點出發,到現在都還沒有檢查的動靜,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流程?」二堂主的屬下看著入口的地方,等了一個多小時,他已經煩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