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揚聖地各位準聖子,我有方法除掉他,你們將自己的擅長的武道,全部告知於我,放開心靈,讓**控,擺下大陣,將他滅殺!」

江碧蘭立刻給那些准聖子們傳音。

那些准聖子,本來都被秦南的殺伐,給徹底震住,如今聽到江碧蘭一言,心思一動,立刻答應下來。

如果任憑秦南繼續肆虐下去,他們飛揚聖地不僅顏面大失,損失慘重,到時候聖主和峰主們,肯定都會發飆,將責任怪罪於他們頭上。

現在不如集體聯手,將秦南擊殺,到時候還能獲得嘉獎。

秦南再怎麼逆天,面對他們聯合,也要徹底戰敗吧?

「嗜心武魂!」

眾目睽睽之下,江碧蘭一聲大喝,釋放武魂,通過武魂能力,她直接將人群之中的十位飛揚聖地的准聖子,全部操控,成為她的傀儡。

「四方槍滅陣!」

江碧蘭彷彿化身為一尊女元帥,指揮全場,令的那十位準聖子,分別站在了東南西北方,緊接著每一位準聖子上,背後玄光閃耀,武魂懸挂,一件件的法寶,還有一門門的功法,都全部運轉起來,氣勢通天。

江碧蘭捏成一個個手印,打出一道道陣旗,插入每一個準聖子身後,勾勒大陣。

嗡!

大陣凝成,剎那之間,這十位準聖子,組成了一個四方之陣,那滾滾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是勾勒出來了一柄巨大無比的大槍,大槍懸浮虛空,渾身血色,強尖上噴出了無數的殺伐之氣,令的全場眾人,無不膽寒!

「好一個江碧蘭!」

飛揚聖主和各大峰主,都是神情一震,臉上浮現出了抹喜色,如此大陣,哪怕是蕭仲煌,也根本無法抵擋,滅殺秦南肯定不在話下!

更不用說,現在的秦南,已經消耗了不少力量!

那商道盟的盟主,臉上也閃過了絲傲然,他一直給予江碧蘭那麼巨大的資源,不僅僅是看中了她的天賦,還看中了她的智慧!

「秦南……去死吧!」

江碧蘭一雙美目之中,閃過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猶豫,緊接著就被一抹興奮之意取代,她一次次的的算計,都被秦南給擊敗,這令她大受挫折。

如今槍陣已成,秦南豈能不死?

轟!

那十名准聖子,都是整齊劃一,身形齊齊衝來,那幻化出來的殺伐大槍,更是威能恐怖,強尖上綻放出來了恐怖的風暴,眨眼之間,就將秦南方圓四周五十米,全部籠罩,無法逃走。

這一刻,飛揚聖地的上上下下所有人,無不精神一震,心中大喜。

「哈哈,聖女真心厲害!」

「如此大陣,威力無窮,哪怕是武皇境四重,都要被誅殺!」

「秦南,讓你這麼囂張,這次你死定了!」

「等他死了以後,一定要把他的屍體,懸挂飛揚城一百年!」

「……」

這些弟子們,本就被秦南壓的憋屈不已,如今見到情勢反轉,當下譏嘲開口。

唯有天空上的唐青山和青龍聖主,滿臉淡然,彷彿絲毫不擔心。

「區區槍陣,也想殺我?正好,你們一起來,免得我一個個去收拾!」

秦南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反而一雙眼睛之中,爆發出來了無窮戰意!

砰!

他腳尖一點,整個身形,不退反進,朝著那槍陣,直接殺去。

「他要幹什麼?」

飛揚聖主和各大峰主們,都是齊齊一驚。

這個傢伙難道瘋了?

居然要硬憾這個大陣?

「逆天元嬰,萬般大陣,都給我鎮壓!」

秦南左瞳一掃,立刻發現,那大陣的薄弱之處,就在中央之處,他當下張口一吐,纏繞著二十二條金色龍紋的元嬰,衝天而起,攜帶著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鎮壓在了那大陣中央!

轟!

從那元嬰之中,噴發出來了無窮的雷霆和火焰,將整個大陣,瞬間籠罩,令其動彈不得。

「這——」

飛揚聖主等人的臉色,無不微微一變。

江碧蘭的臉色,也徹底凝固下來。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秦南居然有著如此恐怖的元嬰!

這只是元嬰啊,武宗境凝聚的元嬰啊!

「聚天一擊!」

秦南一聲長嘯,將渾身的火焰、雷霆、刀意、自我意志,全部蓄積起來,在指尖凝成了一枚光點,狠狠彈下,落入了那大陣之中。

轟!

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們看起來,威能無窮,足以滅殺秦南的大陣,在秦南的這一招之下,竟然當場破碎!

這……怎麼可能!

這個秦南,怎麼可能如此變態!

只見到,大陣破碎,那十位準聖子的身形,都受到了重創,一個個都被擊落再地,就連操縱大陣的江碧蘭,一身氣息,也跌落谷底。

「怎麼會這樣,秦南,你明明已經消耗了不少,為什麼還有這麼逆天的戰力,這根本不符合邏輯——」江碧蘭看著眼前這一幕,徹底失態。

她的算計,居然又失敗了!

「少給我廢話!」

江碧蘭的話還沒說完,呼吸略帶急促,額頭上浮現一層細密冷汗,氣息虛弱下來的秦南,就發出了一聲大吼,緊接著他的拳頭,毫不留情,直接砸在了她的臉上。

砰!

一聲巨響,江碧蘭鼻樑咔擦一聲,直接被砸斷,令的她發出了一聲慘叫。

秦南看到她這幅模樣,卻是怒火越來越旺!

自從進入下域以來,都被這個女人,不斷的算計,弄的他多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敵人!

砰!砰!砰!

眾人只見到,秦南像是瘋了一樣,一拳又一拳,不要命般的砸下,那骨骼被不斷砸碎的聲音,傳入他們的耳中,讓他們都是不寒而慄。

「從此以後,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廢物的滋味!」

秦南砸出了幾百拳之後,整個人都砸累了,當下抽出古刀來,毫不廢話,爆發刀氣,直接朝著江碧蘭和這十位準聖子斬去,準備將他們全部廢了!

「住手!」

那天空上的飛揚聖主和各大峰主,都是臉色一變。

如果說這十位準聖子和江碧蘭死了,他們飛揚聖地的天才,就只剩下蕭仲煌一個人了!

這種事情,絕對不允許發生!

「嗯?」

青龍聖主和唐青山,都同時眼睛一眯,湧出了無邊寒氣,令的飛揚聖主等人,動作都不禁一僵!

這一剎那,秦南的刀,已然落下,距離眾人的經脈,不過三寸!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都給我住手!」

一道喝聲,彷彿來自九霄之上,滾滾落下,在那飛揚城上空炸開!

剎那間,天地色變! 第四百五十三章敢不敢

一種難以想象的威壓,從那天穹之上,迸發開來,炸在每個人的心靈,讓無數的弟子,瞬間瑟瑟發抖。

就連那飛揚城的四面八方,都蔓延開來了一道道的裂紋,甚是可怕。

嗖!

一道人影,從天而降。

這道人影,是一名老者,身穿紫袍,國字臉,留有兩條八字白色鬍鬚,頭髮被盤起,插著一根紫金髮簪,猶如一名道長。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宗主!」

「宗主!」

「……」

飛揚聖主和楊峰主等等峰主,都是臉色一喜,連忙開口。

全場飛揚聖地的弟子,都是臉色一愣,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堂堂飛揚聖主,都要叫這名老者為宗主。

這名老者,到底是何等身份?

「飛揚聖地的弟子,都給我聽好了,此乃上域東洲四大勢力之一問道山的宗主,同樣也是我們飛揚聖地的太上長老!」楊峰主仰起頭來,開口大喝。

此話一出,眾人無不變色!

上域東洲!

傳聞之中,上域分有五洲,他們下域,就與東洲接壤。

現在這名老者,竟然是東洲四大勢力之一問道山的宗主,這等身份,簡直可怕!

上域東洲的勢力,可不是下域兩大聖地能夠比擬的!

「見過太上長老!」

「拜見太上長老!」

「……」

原本殺氣騰騰的飛揚聖地,在這一刻,氣氛瞬間變了,那些弟子們,都是迅速拱手道,態度無比恭敬。

唯有青龍聖主和唐青山,臉色不動絲毫。

秦南手中揮出的刀一停,抬頭看了眼這名問道山的宗主。

這名老者,顯然就是百年陰謀的策劃者,也就是他,在圖謀著青龍聖主。

「你就是秦南?」紫袍老者直接忽略了全場眾人,就連青龍聖主等人,都沒有看一眼,直接看向了秦南。

這一道眼神看下,秦南的臉色,當下微變。

他只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直逼他的心靈,想要讓他頂禮膜拜,只不過在承受了戰神左瞳的威壓之後,他很快就平靜下來。

紫袍老者眼中閃過了絲異色,能夠承受他的眼神,這種天才,哪怕在東洲裡面,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他當下淡淡開口,道:「秦南,我看你天賦不凡,可以破例一次,將你收為問道山的內門弟子。你犯下的一切罪行,我也既往不咎,如何?」

此話一出,飛揚聖主和楊峰主等人,都是神色微變。

如果將秦南收入了問道山的弟子,假以時日,憑藉秦南的天賦,成就恐怕非凡。

不過轉念一想,青龍聖地失去了秦南,那麼死亡之海一行,他們根本沒有了任何威脅,青龍聖主也沒有了任何希望。

秦南看了他一眼,扭過頭去,連話都懶得說,直接揮起刀,準備斬下。

離開青龍聖地?

休想白日做夢!

飛揚聖主和各大峰主,見到他這番舉動,都是心驚肉跳,這個秦南,簡直膽大包天,居然直接無視了問道山宗主!

「秦南!」紫袍老者眉頭微皺,喝道:「你可知道你現在的局勢。」

秦南扭過頭來,看向他。

紫袍老者淡淡道:「青龍聖主,半年之後,大壽便至,必有一死,哪怕是你取得死亡之海內的至寶,也無法救回他。青龍聖主一死,你就沒有了強者庇護,沒有人庇護你,你還能在這下域之中,繼續活下去?」

飛揚聖主楊峰主等人都冷笑起來。

今日若不是青龍聖主在這裡,他們早就將秦南不知道殺了多少回了,豈能讓秦南這般囂張?

秦南臉色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當然了,你可能僥倖活下來,但是那又有什麼用?從此以後,在下域你會被人追殺,並且你還不能踏入上域。在東洲,我要你死,你就必須死,沒人能救你!」紫袍老者語氣平淡,但是彰顯出來了一股霸氣!

我要你死,你就必須死!

這紫袍老者,不愧是問道山宗主,短短一句話,讓全場眾人,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現在,念在你的天分之上,我就給你一條活路,離開青龍聖地,成為我們問道山的內門弟子!至於這次飛揚城發生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如何?」紫袍老者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銳利。

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秦南。

在他們看來,這樣的秦南,絕對會答應。